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二章 野鷂子  
   
第十二章 野鷂子

"兄弟敢問…你爸和你大伯都是干什麼工作的?"崔立嚴見自己和張國忠老劉頭實在是沒有什麼共同語便開始跟張毅城搭話"怎麼的好像都是五行八卦什麼的?"

"我爸是茂山掌教…茂山派您知道麼?不少香港電影里演的那些抓鬼什麼的干那個的…"張毅城假裝喂鷂子也沒有把頭回過來這黑燈瞎火的和崔立嚴對視恐怕晚上得做噩夢.

"茂山?抓鬼?"崔立嚴呵呵一笑心真是沒天理了這年頭跳大神的都用上大哥大了…"你爸是老道?不像啊…"

"哎?"張毅城也怕這個崔立嚴誤會畢竟這種事不是一句兩句能解釋的清的"哦我爸起事是開養雞場的抓鬼業余愛好純粹業余愛好.他不是老道…他師傅是他也就算個俗家弟子…"

"哦…!"崔立嚴眉頭一皺怎麼天底下還有愛好這玩意的?"那你呢?你也喜歡抓鬼?"

"嗯…大鬼不好鬼怪的倒是也抓過…"張毅城硬著頭皮回頭道,"崔叔叔你看我這個鳥怎麼樣?"

"呃…不錯…!"崔立嚴心這幾個人怎麼都神經兮兮的呢?問他抓鬼的事怎麼拐到鳥上了?

"這就是我抓鬼用的警犬!"張毅城神秘道"您原來在公安局呆過見過警犬吧?"

"哦?警犬…?"崔立嚴倒是經常見警犬公安局犬隊的警犬大都是狼狗立起來前爪能扒著人的肩膀倘若是一般的偷盜根本就不不用警察出手幾只大狼狗往上一撲罪犯也就尿了但眼下這個雀鷹怎麼也成警犬了?"兄弟你真的覺得這世界上有鬼?"

"嘿嘿我知道您不信…"張毅城道"好多人都不信."

"我只信我親眼見到的東西這是唯物主義世界觀啊!"崔立嚴倒是喜歡上綱上線.邊邊伸出手指頭指了指自己的假眼.

"那您信有外星人嗎?您想啊宇宙是無限大的要是告訴您.除了地球以外還有別的生命您信不信?"張毅城一個勁的誘導.

"那倒是有可能…國外有好多報道啊…"崔立嚴道.

"那您見過外星人嗎?"見崔立嚴上套了張毅城一臉地壞笑.

"這…"崔立嚴沒詞了對著張毅城噗嗤一笑差點把張毅城嚇著"伙子年紀不大邏輯思維很嚴謹啊…"

"您看對面那個艾叔叔.他跟您一樣原來也當過警察…還當過兵!他就差點被鬼弄掛了還是我大爺救的他…還有那個孫叔叔也一樣."張毅城指了指閉目養神的艾爾訊和正在看地圖的孫亭."您要真想見鬼回旅館我就能想辦法讓您見見…不過您可別後悔…"

"真…真有鬼?"見張毅城一臉地認真崔立嚴也有點動搖原來在醫科大上學的時候這樣或那樣的怪談多的是醫科大不趁別的故事就鬼怪傳多什麼解剖室血手印啊什麼被鬼上身跳樓啊什麼看見有人自己吃自己啊.什麼標本室福爾馬林池子里的尸體自己翻身什麼的本來畢業這麼多年那些邪乎傳早都忘了但今天聽張毅城這麼一一下子又都想起來了.

"鬼怎麼害人?掐脖子?"時候大人不讓孩子到山里玩就騙孩子山里有鬼被抓住會被掐死所以在自己印象里鬼的唯一本事就是掐人.

聽崔立嚴這麼一還沒等張毅城答茬.張國忠的眼珠子瞪大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圍環境上了而忽略了死者本身的況當初公安局陳法醫分析的那個可疑地縊痕的事忘了問了"對了崔大夫當初那個尸檢報告上寫著死者頸部有明顯縊痕您在尸檢的時候看見沒有?當初尸體除了體表有字以外依您看還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哦!是這樣的!"一看可算能施展一下專業知識了崔立嚴還挺高興"當初那兩個尸體側身躺在草叢里互相掐著對方的脖子就像這樣…"著崔立嚴還伸手掐住張毅城的脖子示范了一下"掐的非常緊掰不開啊當時我們都想動鉗子了後來還是大手劉給掰開的…但是手掰開後雙方的脖子上沒有任何痕跡後來尸體抬到公安局以後身上的字沒了脖子上的印也出來了…"

"在這沒有印抬過去出的印?"張國忠一皺眉受傷當時沒痕跡過個一兩天就青了紫了這種事放在活人身上還的通但死人血液已經不循環了怎麼可能出現這種況?

"這個啊…我也沒太注意…"崔立嚴道"死者是外賓這件事都驚動省廳了直接派過來的專家尸體抬到縣局就沒我什麼事了我的現場報告人家專家看都沒看."那群專家對那個縊痕怎麼看?"老劉頭問到.

"他們也沒看出個門道來好像到最後連什麼東西勒的都沒弄明白我粗略看了一眼那個痕跡的形狀和粗細很不規則不像是繩子勒的甚至…"崔立嚴一皺眉"甚至死前所致還是死後所致都不好最後那幫什麼什麼專家得出結論很可能是罪犯在拖曳尸體的時候留下的痕跡…估計也就是糊弄上面人哪個罪犯能傻到勒著死人脖子拖尸體啊…"話里話外只要一提到專家崔立嚴就顯得極其不以為然外之意不讓我檢你們檢照樣沒查出什麼名堂啊?

"對了還有一點很可疑…"崔立嚴一個勁的回憶"除了尸體上的字外還有一點是我與專家分歧最大的地方!"

"哦?"張國忠眼睛一亮"快請!"

"當時現尸體的時候尸體肚子很大男女都是…和身體明顯不成比例…用手摸上去還挺有彈性的…"崔立嚴用手隆著衣服示范"開始我以為是尸體體內的腐敗氣體就沒注意但到了公安局尸體肚子明顯了很多彈性也沒了但其腹部,肛門等部位並沒有明顯的創口不通啊…但是死者家屬不同意解剖尸體也沒要求破案…這事最後就不了了之了…外籍人士啊…背景調查,社會關系摸排連來這里的動機都不知道案也沒法破…"

張國忠和老劉頭一邊聽一邊撇嘴這種死法也忒怪了啊…簡直就是聞所未聞啊…看來目前只能指望秦戈和曲青青這兩邊能有點線索了倘若再不行這件事也只能作罷擺明就是無頭案啊…

"對!動機!"一直沒話的艾爾訊忽然靈機一動"這荒山野嶺的他們夫婦不可能是來這旅游的吧?他們來這的動機是什麼?侵犯了誰的利益?"

"艾同志的有道理不如換個角度查…"崔立嚴道.

"這個我問過廖少爺他也不知道…"老劉頭犯難了"不過他他是在姨媽家里長起來的回頭等我這個有信號的地兒…問他能不能跟他姨媽打聽打聽…?"

看了看表快十點了"咱們快睡吧明天一早得往回趕中午前得趕到公路邊上…"崔立嚴伸了個懶腰道…

張毅城倒是也想睡但眼下這幾位除了孫亭以外個個打呼嚕的動靜都跟開礦有一拼加上這個山洞的攏音效果簡直就把睡覺現場整得跟工地一樣鬧加上洞里又潮又冷雖自己倒是挺困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踏實.就在自己強閉著眼迷迷糊糊剛要睡著的時候洞外忽然隱隱約約傳來一聲鷂子叫這一聲叫的張毅城一驚莫非鷂子跑了?

睜開眼張毅城往拴鷂子的地方看了看只見鷂子仍然拴著並沒逃跑."***…野鷂子啊…"張毅城翻了個身接著睡但過了沒半個鍾頭只聽撲啦啦一聲張毅城趕忙一睜眼正看見鷂子從山洞飛了出去而原本拴鷂子的繩子已經被其自己啄斷了."哎…**…"張毅城一翻身站了起來趕忙追出了洞.

山洞外到處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這鷂子早飛沒影了."**…"張毅城忽的直跺腳轉身跑回山洞翻開張國忠的包就找手電.

"你干嗎?"張國忠睡的迷迷糊糊的.

"鳥跑了…我出去看看…"張毅城也沒多拿起手電就沖出了山洞.

"別走遠了…!"張國忠也沒怎麼在意心想外邊是山坳子全是草地應該也沒什麼握.

拿手電照了半天張毅城才現不遠處的石崖子上落著一只大個野鷂子足足比自己那只大了兩圈野鷂子旁邊落著的正是自己養的那只.

"回來!"張毅城一個勁的吹哨但自己養的那個鷂子就跟沒聽見一樣"***…敢勾引我家'棗花’(張毅城給鷂子起名叫棗花)!?"張毅城氣呼呼的掏出了彈弓撿起一個石塊就瞄准了野鷂子.

啪的一下石塊打在了石崖子下面野鷂子喳喳叫了兩聲兩個鳥撲啦啦全飛了"真他媽是招了女婿忘了爹啊(張毅城的鷂子時母的)!給我回來!!"拿起手電張毅城大跨步追了過去…

上篇:第十一章 山洞     下篇:第十三章 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