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四章 字尸  
   
第十四章 字尸

漆黑之中張毅城感覺自己似乎被人抱了起來然後撲通一下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這一下差點沒把骨頭摔折了好在摔這一下之後拽自己腳脖子的感覺倒是沒了.急之下張毅城也顧不得疼了掙紮著伸手去拿洞口的手電就在這工夫忽然覺得一團東西從自己腦袋頂生呼的一下就飛出了山洞.

"誰啊……?"張毅城擦了兩下眼鏡趕忙追出了山洞用手電往山坡上照只見一團黑影正順著山坡往下滾.

"堅持住!!"張毅城四處找了找從地上撿了塊順手的石頭追下了山坡.

山下霧氣比剛才更濃了能見度已經降到了不足二十米"人在哪呢!?"拿著石頭張毅城心翼翼的邊找邊喊要也怪就算被那東西弄死了臨死也得喊一聲吧?但這山坳子里除了張毅城一個人的喊叫聲外什麼聲音都沒有連蟲子叫都聽不見四處安靜的讓你窒息.

就在張毅城准備回到山坡上居高臨下再看看的時候忽然聽見不遠處的草坑中嘩啦一聲仿佛是什麼東西砸在里面了."堅持住!!"張毅城咬破舌尖撲的一口血噴在石頭上順著聲音跑了過去不一會出聲響的地方已經進入手電的光照范圍了只見兩個人正扭打在一處確切的是一個人正在單方面被打.

之所以是被打是因為壓根就沒有還手的余地正對著張毅城的是一個髒兮兮的後背腦袋上的頭亂糟糟的全是土就跟剛從地里鑽出來的一樣此人半蹲半跪的騎在另一個人的身上用兩只膝蓋頂著被騎者的胳膊.而其自己則正掄圓了胳膊狂揍下邊這位.

看到這一幕張毅城也是一愣以前聽父親和大爺過怨孽害人的方法自己也見到過幾次至多的是用嘴咬或者用手插還真沒見過用"大鐵炮*"生砸的但奇怪歸奇怪此時此刻救命恩人被壓在下面挨揍自己哪還有時間思考?

"敢拽我腳……!?"張毅城快步躥到打人者的背後狠命掄起帶著"童子眉"的石頭照著這位的腦袋就上一下.要這下可夠狠的只見打人的這位身子一震撲通一聲就歪倒了.

"這麼簡單?"張毅城愣在了當場自己聽張國忠和老劉頭過巴山的事在自己印象里山里的玩意應該很厲害才對斬鐵都不好使最次也得用龍鱗怎麼這會讓自己碰上.一塊板磚就解決了?

就在張毅城一愣的工夫剛才挨打的這位從地上噌的一聲就躥了起來敏捷程度就如同猴子一般還沒等張毅城看清其到底什麼樣.便消失在了濃霧中."哎……別跑啊……你誰啊!?"張毅城也傻了看這位的度不像是人啊……這到底……

蹲下身子張毅城仔細的看了看挨砸的這位只見其腰里栓了個麻袋半鼓不鼓的※下是一條髒兮兮的破褲子.褲腿挽著再往下一雙舊了吧唧的綠色解放涼鞋……"這……"張毅城一下傻在了當場原來被砸的不是別人正是外出采藥的大手劉……

摸了摸鼻子還有氣但不論張毅城怎麼推搖這大手劉就是不醒急的張毅城都快瘋了人家好心救自己卻被自己砸暈了這陰山背後的連個人都沒有萬一人死了蹲監獄是事這份恩將仇報的內疚可是要背一輩子啊況且聽崔立嚴過此人好象還有一個癱瘓的母親怎麼向老人家交代啊……

"劉叔叔……你快醒醒啊……"張毅城把手電放在了一邊把身上殘留的爛衣服脫下來捂在了大手劉的傷口上一個勁的按人中順心口折騰了少二十分鍾只見大手劉渾身一顫呼的一下坐了起來下意識的用手捂了捂頭上的傷口一轉頭看見了張毅城.

"劉……"看見大手劉忽然醒了張毅城還挺高興剛想兩句什麼便現一只拳頭已經掄到了自己的眼前……

迷糊中張毅城只感覺兩耳生風就好象在游樂園坐轉盤飛機一樣雖還有點意識想醒過來但這兩只眼怎麼也睜不開直到感覺有人用針紮自己……

睜開眼張毅城第一個看見的是老劉頭旁邊是崔立嚴和大手劉.

"你這個兔崽子……人家好心救你你用石頭砸人家……"老劉頭嘿嘿一笑.

"不不……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他們是一伙的……我不是故意要打他的……"大手劉傻忽忽的餓拼命解釋"娃子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沒事沒事……我還得謝謝您……要不是您把我從那洞里拽出來我就不止是挨一拳頭那麼簡單了……"張毅城從地上掙紮著爬了起來"對了劉叔叔你真厲害……我還是頭一次看見人打鬼的……"

"鬼……?"大手劉兩只眼睛瞪的圓圓的"原來那個就是鬼?"

"到底怎麼回事?"雖聽大手劉了半天但老劉頭也沒聽明白他支支吾吾驢唇不對馬嘴的到底想什麼此刻倒挺想聽明白人形容一下當時的的況.

"我去找鷂子迷路了……"張毅城把事經過原原本本的了一遍聽的老劉頭和崔立嚴眉頭直皺"毅城啊你可瞅准了那東西到底是不是人?"老劉頭也是不大相信出道這麼多年就沒聽過那東西能被活人壓在身子底下用拳頭砸的"會不會是山里的土匪什麼的你看錯了?"

"這山里不可能有土匪……"崔立嚴搭話了"解放前都沒有就別現在了……"

"是啊那個山洞也就這麼大……就算是土匪也不可能跟耗子一樣往那里鑽啊……"張毅城用手比劃著地洞的大"而且我用石頭把劉叔叔砸倒以後那東西嗖的一下就沒影了我都沒看清他長什麼樣……人的動作怎麼可能這麼快?"

"我看清了!我看清了!"聽到這大手劉傻呵呵的笑了"跟這娃子差不多也光著身子特別瘦……長的像……像……"大手劉傻忽忽的回憶一眼瞅見了崔立嚴"長的有點像他……"

崔立嚴聽的臉都白了但大手劉可不在乎繼續繪聲繪色的形容"但嘴再大但……眉毛比他濃……"聽大手劉這意思那東西長的好象比崔立嚴還強點……

正在這時張國忠打著手電從外邊進來了一看兒子沒事心才放下."你這是跟誰打架了?"雖人沒事但張國忠也納悶這荒山野嶺人跡罕至的想挨頓打都不知道找誰怎麼這大半夜的還能讓人打成五眼青?

"不是打架……!"老劉頭把事經過簡要的了一遍張國忠一聽立即對大手劉千恩萬謝從口袋拿出一打子錢要塞給大手劉.

"我不要錢……"大手劉一把推回了張國忠的錢.

"那……也得讓我謝謝您啊……"張國忠道"那您家里缺什麼?"

大手劉也倒實在張國忠這麼一問還真琢磨起來了但琢磨了半天也沒想到家里缺什麼"我褲子破了你把褲子給我吧……"大手劉看了看張國忠身上穿的褲子不錯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就要換.

"沒問題……"一看這大手劉風就是雨張國忠汗也下來了大手劉身上這條褲子剛才打架打的襠都開了難不成讓自己穿著開襠褲回縣城?

綠著臉穿上大手劉的開襠褲張國忠開始詳細詢問剛才的事"劉老弟你你看清那東西長的什麼樣了?"張國忠緊了緊皮帶還不錯腰圍倒是挺合適.

"對……"大手劉來到崔立嚴跟前又要拿崔立嚴當模特嚇的崔立嚴趕緊站起來了"我出去方便一下你們先聊……"

一看模特走了大手劉又開始形容那東西身上的特征"那個人身上花花綠綠的……我在蘭州見過……我娘身上寫字的都不是好人所以我在山里看見就打……!"

張國忠聽著腦袋都大了這大手劉的想必是那些紋身的流氓流氓大半夜的跑山里來干嘛?

"看的清寫的什麼字麼?"老劉頭也是聽了個莫名其妙.

"我不認得……但我記得啥樣!"罷大手劉找了塊石頭在地上畫了起來寫了一大堆張國忠和老劉頭看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這大手劉寫的全是殄文一筆一劃竟然絲毫不差.

"記性真不錯……"張國忠都驚呆了當年上學時背"荷塘月色"全是認識的字沒一個下午根本背不下來這大手劉就趁跟那東西打架這麼會功夫竟然把自己壓根就不認識的殄文記得如此一絲不差……

仔細看了看地上的殄文雖都認識但卻驢唇不對馬嘴大部分是一些標明方位與五行的信息也好象是咒文但究竟是什麼咒還真沒見過.

"師兄……你覺得……廖氏夫婦身上的會不會是這些字?"張國忠道.

"不好……"老劉頭此刻也撿起了一塊石頭在地上畫了兩個人形"劉兄弟你看這是人的前胸這是後背……你還記得這些字都寫在什麼位置麼?"

上篇:第十三章 山洞     下篇:第十五章 無底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