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二章 古圖之疑  
   
第二十二章 古圖之疑

打起手電眾人又回到了那排磚窯似的門洞前.

此時此刻張國忠和老劉頭沒一個心里有底的∪這次進洞除了手里有把劍兜里有幾個銅錢以外連張活符都沒有;其次到目前為止對方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有什麼本事也是不知道;再者雖茅山術在戰國時期已經形成了一些雛形(史稱三茅術)但畢竟年代久遠許多法術和理論或者失傳或者被推翻淘汰流傳至今的少之又少況且在戰國晚期陰陽之學和其他學術理論一樣也曾出現過"百家爭鳴"的局面除三茅術外還活躍著很多別的法術學派而這其中的大部學派在後世或已失傳沒落,或已皈依他派眼下這位主持修建"磔池"的大叔在當時到底屬于哪學哪派也不知道面對這個動用十萬(甚至更多)俘虜修鑿的浩大工程眾人也只能是盲人摸象走一步看一步了.

"師兄…我覺得有點怪…"走到門洞前張國忠仿佛恍然大悟"你用手指頭捅的是這門洞里邊的東西怎麼外邊池子里的卻話了?"

"大概…這些水都是通著的吧?"聽張國忠這麼一老劉頭也是一楞剛才光顧著玩命了怎麼沒想到這點?

"這就更不對了!"張國忠眉頭一皺"就算水是通著的但這些水都是死的啊!"到這張國忠走進門洞用手電照了照那些早已干涸的水道"你看水道都干了這水是死的就算能通到外頭也沒這麼快啊!況且從這到外邊的水池子少一百多米你就捅了一下怎麼可能這麼大動靜?"(茅山術認為水主陰雖有傳陰導陽的作用但對陽氣的傳導能力卻很弱用句物理學的術語就是"電阻"很大也就是陽氣在水中會隨著距離地增加而減弱)

"張掌教的有道理!"聽張國忠分折完.秦戈忽然話了"我想咱們可能忽略了一點劉先生用手摸的是這里的東西為什麼外邊的會先活過來?"

"喲?你也開竅啦!"聽秦戈一分析老劉頭顯得有點意外"是啊我捅的是這邊的怎麼那邊出事了?"

"師…師兄…"老劉頭話的同時張國忠已輕走到了起初艾爾訊把鐵籠子拽出水面的那個地洞旁邊

"這…這邊…好像也出事了…"

"嗯?"聽張國忠一喊老劉頭蹭蹭兩步竄到了張國忠跟前"咋回事?"

"剛才…地上可沒水…"張國忠的聲音仿佛有些顫.手電光下只見地洞邊上黑呼呼一灘水就像剛堆過海草一樣一排濕腳印從地洞邊一直通到洞外腳印兩邊還有一些濕漉漉的痕跡好像這東西是帔著濕斗蓬走出去的.

"快!看看鏈子下頭!"老劉頭咽了口唾沫."他娘的它咋上來的?"

艾爾訊往手上吐了兩口唾沫.兩腳吃穩了勁嘴里一叫號●剛才一樣去拉鐵鏈子可這一拉差點閃了腰鐵鏈子刷拉一下被拉出了面只見鐵鏈的一段此刻僅僅剩了一個已經變了形的鐵蓋子下面的鐵籠子已經不見了.

"難不成…會爬鐵鏈子?"端詳著鏈子上連著地鐵蓋老劉頭頭皮一陣一陣的麻只見這鐵蓋約麼有一寸厚掂了掂份量應為生鐵所鑄若能把這麼厚的鐵蓋子弄變形沒個千把斤的力道也差不多.

"巴山的'闐鬼’也能爬繩子!"對于冤孽會爬繩子這一點張國忠倒是不新鮮.

"好像就這一個跑了…"此時艾爾訊又拉了拉別的鐵鏈子都是死沉死沉的.

"看來外邊水里的東西跟咱們無關!還有別的東西!"老劉頭站起身子開始尋著腳印向洞外走.

"莫非…是那個裸尸?"張國忠跟在了老劉頭身後鑷手鑷腳的跟做賊差不多.

"是不是尸…不一定啊!"此刻老劉頭已輕出了洞只見腳印一直通向岩淚深處"國忠啊你砍他那一劍…可能漏了陽了!"

"漏陽*?"張國忠一楞心師兄是不是得了什麼老年癡呆症了?"漏陽"這個詞可是用在話人身上的別是茅山掌教就算一個普通人也能分清話人死人啊自己進洞時好歹也和那個裸著的哥們打過一個照面雖是在水里視線不好吧但就憑挨砍不出血這一點也不應該是活人啊!"師兄我覺得與懷疑是那東西漏的陽還不如懷疑咱們自己游進來地時候"漏陽"啊!"

"好像不是普通的漏陽…"老劉頭道"那東西我摸過渾身鐵甲!鐵不走陰陽!咱們喘口氣兒放個屁那點陽氣根本不會有事!這個洞肯定有什麼別的機關陣法覺察陽氣!但現在已經破了!我感覺就是那東西壞的事!"

"你是…那東西是'活’的?"張國忠一皺眉.

"不好!等會要能碰上好好研究研究…"

聽老劉頭這麼一張國忠真是想哭此時此刻此種處境哪有閑功夫"好好研究研究…?"

往前走了也就幾十米地上的濕腳印便漸漸消失了不過在這幾十米之中濕腳印只走直線並沒拐過彎所以眾人也只好繼續沿直線向岩洞深處跟蹤又走了將近二百米手電的照明范圍內才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岩壁.

"沒錯…"看到岩壁秦戈深呼了一口氣"張掌教我已經知道破掉這里的人是誰了!"

"誰?"張國忠一楞.

"王四照!"秦戈斬釘截鐵道"王四照箱子里的那張圖標的就是這個洞!"

"你確定?"聽到這老劉頭也是一楞.

"我一直在數柱子!"秦戈用手電照了照身後巨大的石柱"一共三十六根一根不差!除非是巧合!否則只有一個解釋!就是王四照來過這里!"

"那張圖的年代你確定過沒有?"張國忠問道.

"這…"聽張國忠這麼一問秦戈也是一楞當初光顧著找專家分折圖上畫的究竟是什麼建築了卻沒分折一下地圖地年代."還沒分析但憑我的經驗不會太晚那種絲織工藝只有西漢才有很可能是西漢的東西!"

"王四照來過?"老劉頭郁嚷著繼續朝前走這麼廖家少爺的爹媽都是王四照殺的?"

"太巧了吧?王四照殺他們這荒山野嶺的有必要偽造現場嗎?"張國忠有點不太信但又不能解釋這里的地圖為什麼會在王四照的箱子里回頭咱們想辦法查查王四照那陣子來沒來過大陸!"

"要真是王四照殺的他們廖少爺查出來的那個戴金雙是干嘛的?"老劉頭又想起了照片上跟梁蘭喝茶的那個人.

"可能人家是純粹的'搞破鞋’吧…"雖此時此地身處險境但張國忠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張國忠眼里廖若遠畢竟還是孩子.只比張毅城大了一輪不到推理的雖有理有據的但畢競還只是臆測"回去告訴廖少爺凶手是王四照這個人已經讓咱們鏟平了…"

"對了!我想到一個問題!"艾爾訊又話了.

"啥?"老劉頭對艾爾訊的見解是有經驗的"艾老弟咱這次可沒帶炸藥來…"

"不不不是爆破…"艾爾訊也沒聽出來老劉頭在開玩笑"秦教授剛才那個圖是漢朝的?"

"對呀怎麼了?"老劉頭眼皮也沒抬.

"而剛才石碑上記錄的這個洞是秦朝修的?"

"嗯沒錯.然後呢…"

"秦朝和漢朝哪個早?"艾爾訊一本正輕問道

這句話一出別是張國忠老劉頭就連秦戈都差點一頭栽在地上.

"秦朝早漢朝在秦朝之後…"秦弋擦了把汗心怎麼也是孫家的壁啊怎麼文化水平這麼潮?

"這就不對了…"艾爾訊道"按理這個洞好像根秘密但漢朝人卻能畫出地圖你們不覺得怪麼?"

"這…"聽艾爾訊這麼一就連秦戈也是恍然大悟沒想到這艾爾訊雖曆史知識差點但畢競是偵察員出身邏輯思維可真不是蓋的"是啊!咱們怎麼沒想到這點?"

"這麼…漢朝就有人下來過?"聽艾爾訊這麼一老劉頭心里也是一動.

"很有可能!"到這秦戈也開始興奮了"那張圖很有可能是有人下來後畫地!因為圖上並沒標出那個水下祭壇很有可能是畫圖的人沒找到!"

"這麼…這個大洞里應該還有出口?"張國忠心理也是一陣興奮興許不用和那一個連的鐵索尸惡斗就能出去呢…

----------------------------------

注解*:

"漏陽":到呼吸虛恭,大到外傷出血都稱之為"漏陽".顧名思義所謂漏陽就是指人體的陽氣泄露茅山術認為冤孽不會襲擊帶有陰氣的東西所以茅山前人明了很多"封陽"的方法例如用礞石一類屬陰的材料塗在身上再憋住氣一些道行淺的冤孽就不會現在這個例子中呼吸便屬于"漏陽"的范疇.而在一些巳被破除的陣法之中"漏陽"有可能重新激陣法的威力例如巴山的"八仙局".

上篇:第二十一章 再入地府     下篇:第二十三章 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