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四章 惡斗  
   
第二十四章 惡斗

掉下東西的地方大概在二十米開外由于距離較遠以及水面反光且事突然所以誰也沒看清掉下來的到底是什麼只覺得動靜不張國忠甚至開始把頭潛到水下觀察害怕有東西會潛水過來.就在這時候意想不到的一幕又生了只聽嘩啦一聲掉下來的東西似乎又竄出了水面度之快就好像海豚竄出水面一樣只不過沒再掉下來而已.

"他娘的…這是啥習性?"老劉頭用胳膊蹭了蹭眼睛仔細用手電照了照只見白漆漆的手電光在起伏不平的水面上閃來閃去整個通道又恢複了死一般的寂靜"除了剛才那玩藝掉下來那的水聲從頭到尾就沒有別的動靜…"老劉頭用眼斜了一下秦戈"秦爺這條通道上去後的地形你知道多少?"

"那五十米的通道外呢?"老劉頭並沒有繼續往前走的意思.

"應該是個大廳吧…"秦戈拼命回憶"但圖上有一些細細的條紋不知道是什麼…"此刻秦戈也有點後悔早知道這次竟然歪打正著下到圖上畫的地宮里就把古圖複印一份帶著了.

"下面沒東西!"就在這時候張國忠嘩啦一下把腦袋探出了水面"這水有點問題!"

"廢話人家早走了!"老劉頭道"水有什麼問題?"

"走了?"張國忠一愣抹了把臉側著耳朵聽了半天什麼動靜都沒有."這麼不是沖咱們來的?"

"可能是…意外掉下來的?"艾爾訊道."當年老山前線越南鬼子最愛挖陷階"

"不可能啊…"聽艾爾訊這麼一張國忠把肚袋搖得像撥浪鼓失足掉下陷階這種事生在人身上還有可原怨孽的反應能力比昆蟲還厲害是不可能掉下來的而此時此地除了在場的四個人以外怎麼可能有別人呢?"師兄咱們是回去還是繼續往前?"

"是死是活天注定…!"老劉頭心一橫又舉起了槍"對了這水到底有啥問題?"

"顏色不大對!"張國忠道"我也不好這里的水比外邊清的多但水底下稀稀拉拉地好像有東西有點頭已經被咱們攪渾了但我能肯定絕不是土!"

"那能是什麼東西?"老劉頭撲通一下也潛下了水面.手電光下老劉頭現這個通道里的水確實很清澈.水下好像確實有一層東西顏色上看有點像赤硝.

"他娘的…此地不宜久留大家快走!"老劉頭站起身莫名的湧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舉起槍嘩啦嘩啦的朝前走去."怎麼了?"張國忠雖不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舉起晉了上去.

就在幾個人距離"那東西"落水處十來米的時候只聽身後撲通一聲緊接著就是嘩啦啦的鐵鏈子響聽的老劉頭滿腦袋的頭絲都豎起來了"快…快跑…!"老劉頭這句話剛出口身後緊接著又傳來撲通一聲水音更大了.

"他娘地…兩個…"老劉頭轉身身體貼在了通道壁上用手電一照只見身後兩個黑鐵塔般的影子正在快向前移動嘩啦嘩啦的鐵鏈子聲與水聲混在一起光聽著就夠人喝一壺的.

"吃我一炮…!"老劉頭舉起槍瞄著這黑爺爺的"殂里穴"砰砰就是兩槍此刻隊伍最後的艾爾訊也拔出了槍邊跑邊向身後開槍不打還好點這一打老劉頭反而有點絕望本來自己還對這"赤硝夾心彈"心存僥幸的但沒想到不論是自己手里這把1o毫米口徑的"迫擊炮"還是艾爾訊的手里的7.65毫米"勃朗甯14o式"手槍打在這"黑爺爺"的身上一律是火花四射仿佛根本就打不進去而這兩位黑爺爺挨了幾槍之後前進度不但沒減反而加快了."國忠!槍打不動!快抄家伙!"急之下老劉頭撲通一下把手槍扔進了水里一把拽出了七星劍側身橫在了水面上.

在老劉頭開槍的同時張國忠第一個來到了剛才掉"東西"下來的地方現這里並非是通道的盡頭向前看黑漆漆的通道仍舊不見盡頭而向上看則有一個黑漆漆的方形"天井"大和下來時的"天門"相仿究竟通向哪里也不知道雖沒有樓梯但卻懸有一條拇指粗細的繩子材質看上去與秦戈所用的尼龍登山繩差不多看來先前來這里的人應該是從這里上去的."秦先生!你們先從這里上去!"聽見老劉頭大喊後張國忠一閃身來到了艾爾訊的身後只見兩個黑影子距離老劉頭最多也就十米遠.

"這里!?"秦戈瞪著眼看了看前方仍然不見盡頭的通道又抬頭看了看上面黑漆漆的洞口一時間也慌了"可是前面還有通道!"其實看到洞口懸下來的繩子秦戈也能猜到上一批人是從這里上去的在綜合"天門"外牆上的"詩"分析很可能那批人從這里上去後就"升天"了莫非這次要明知故犯步那位"詩人"的後塵去"升天"?

"快!!"張國忠抽出巨闕跟老劉頭站成了一排此時黑爺爺已經沖到跟前了"秦先生快上去!"張國忠也沒功夫和秦戈解釋了揮手鏘的一劍便砍在了這黑爺爺身上也不知道這東西身上的鏈甲到底有多厚只聽當啷一聲差點把張國忠虎口震裂了巨闕捷然是寶器但面對著東西混身上下的鐵鏈甲似乎作用也不大.

"別砍!紮!"比起張國忠老劉頭似乎心眼多一點.橫著砍受力點太大再鋒利的寶刃也很難揮效力但用劍尖紮下去可就不一樣了.只見老劉頭雙手緊握劍柄照著這鏈甲尸的胸口分心便刺七星劍畢竟是七星列只聽鏘的一聲多半個劍身一下子便刺進了鏈甲尸的胸口這一下還真管用被刺穿的鏈甲尸頓時就站住不動了.

雙手握著劍柄老劉頭也是一愣心這東西看上去來勢洶洶的怎麼就這點本事?就在老劉頭一愣這工夫被刺的鏈甲尸忽然舉起一只"手"橫著一劃拉一只大鐵胳膊直奔老劉頭腦袋這一下要是挨上恐怕腦袋不飛也得落個頸椎骨折高位截癱什麼的.

"我的娘…"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老劉頭舌頭跟都涼了劍也顧不得往回抽了拼命往下一蹲⌒覺一股惡風貼著頭皮掃了過去"壞了…劍!"老劉頭心里暗道倒黴兩腳一蹬地身子嘩啦一下仰著向後劃了兩米多遠.

看見這一幕秦戈也顧不得什麼升天不升天了站在艾爾訊肩膀上抓住繩子就爬上了天井而這繩子當初也不知道是哪個馬大哈放下來的.長度竟然將將與通道的洞頂持平倘若正常人站在通道里根本就夠不到繩子."秦先生!快!!把那個根繩子再放點下來!"艾爾訊也有點慌看著張國忠和老劉頭在前線血拼自己舉著槍晃晃悠悠的也不敢打跳了兩下想夠繩子吧手太濕就算能勉強抓到一點也會滑脫.

在上面的秦戈也懵了用手電四下照了照.原來自己身處一個大廳里繩子另一端一直延續到了黑暗身處不知道固定到了那里"等一下!我來放繩子!"秦戈抽出匕手忙腳亂的想把繩子割斷但沒到這種專業登山繩豈是他的匕能割斷的?(當初在巴山秦戈的登山繩張國忠用龍鱗都沒割斷最後還是用手槍打斷的)

"你們怎麼還不上去!?"張國忠用劍扛在鐵鎖尸胸口身體貼在牆上已經無路可退了而此時此刻更讓張國忠尿褲子的一幕生了從這東西身上鐵鎖鏈的縫隙里竟然伸出了一絲絲的觸須絲絲拉拉的好像蛇的信子一樣借著艾爾訊的手電光粗略一數得有十幾條"這他媽是什麼東西!?"張國忠手里的劍雖扛著鐵鎖尸的身子但另一邊的刃也對著自己的脖子只要稍徽動一動自己的腦袋可能就搬家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鐵鎖尸一點點地接近自己.

此時此刻老劉頭這邊的況也好不了多少仗著自己個頭身體靈話老劉頭一直想把插在這鐵鎖尸身上的七星劍抽回來但這鐵鎖尸被七星劍刺了以後好像也有些不舒服兩只手在胸前劃拉起來沒完老劉頭繞了好幾個回合也沒機會下手看張國忠被這東西逼入了牆角本想上去幫忙的可是剛一湊前忽然感覺兩腿被鐵鏈子纏了個結結實實

還沒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撲嚕一下被拉倒在了水里"他娘的…"老劉頭掙紮著剛一站起來忽然感覺眼前黑乎乎一座鐵塔自己離鐵鎖尸竟然連一尺都不到."把進我!"老劉頭一看有機會趕忙伸手去拔插在其胸口的巨闕劍然而自己手剛握在劍尖上只見鐵鎖尸忽然橫起兩只"手"嘭的一下抱住了老劉頭只聽撲哧一下插在鐵鎖尸胸前的七星劍在老劉頭身體的作用下齊根被送入了鐵鎖尸身體"啊…"露在鐵鎖尸外面的劍柄差點把老劉頭硌死"艾…艾老弟…你站著等死呐…過…過來幫忙啊…"撲通一下老劉頭被鐵鎖尸抱著貼到了牆面上和張國忠一樣眼巴巴的看著一堆觸角徐徐的靠近自己."這娘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掙紮中老劉頭忽然想起了當初自己在埃

及被人胄抱著的一幕…

與此同時天井之上.

正用匕割著繩子秦戈忽然聽見了老劉頭的喊聲看了看手里的登山繩才割開了一半不到"槍…我的槍…"急之下泰戈開始手忙腳亂的摸槍這一摸才想起來自己的槍一直在老劉頭手里…

"阿訊!快把槍扔給我!!"秦戈回到天井邊上然而此刻艾爾訊卻並不在天井下只見洞內只有嘩啦嘩啦的鐵鏈子聲和閃得亂七八糟的手電光…"張掌教!劉先生!阿訊!!"由于天井比較"厚"秦戈根本沒辦法看到洞內到底生了什麼…

上篇:第二十三章 天門     下篇:第二十五章 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