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七章 石台  
   
第二十七章 石台

"張掌教你來看看這些…"就在張國忠向大手劉道謝的時候秦戈獨自溜達到了不遠處的石台旁邊開始仔細的端詳這些石台.

"嗯?什麼東西?"張國忠上來時雖也看見了這些奇怪的石台但因為對考古尤其這種不乾淨的古薊什麼興趣也便沒注意這是看見秦戈半蹲在石台邊上又是擦又是聞的心里難免也有些好奇.

"我懷疑…這是張石床…"秦戈伸出手指用力在石台上碾了一下之後又開始用鼻子聞手指"而且好像是某種刑具."

"刑具?"張國忠來到石台邊上現這些石台的確有點怪:整個石台呈正梯形左窄又寬石台的兩頭各有凹陷左邊窄的一端只有一個凹陷但比較大;右邊寬的一端雖有兩個凹陷但都比較石台的兩側下方則有數個鑲入石頭中的金屬扣環從石台的長短看如果一個成年人頭朝左躺上石台那麼石台左側的較大的凹陷正好放頭右側的兩個一些的凹陷可以用來放腳人如果需要捆在石台上的話兩側的金屬扣環則可以用來固定繩子."看來"確實像是捆人用的…"張國忠來到石台右側伸手比了比兩個凹陷之間的距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原來石台右側兩端的凹陷之間至少有一米五的距離也就是人如果真的把腳放在這兩個凹陷之中的話必須劈著腿而且幅度還不.

"這個……"張國忠腦袋里一通胡思亂想"秦先生你這個西是不是受那個刑的……?"

"哪個刑?"秦戈也來到了張國忠的位置用手比劃了一下兩個凹陷之間的距離"張掌教你是指宮刑…!?"

"哎…?我覺得…"張國忠劈了劈腿"秦先生我覺得這個台子很可能是捆人用的如果真是這個姿勢躺在上邊還要全身都抽的結結實實的不是割那玩藝的話還能有什麼目的?"

"不大可能…"秦戈沉思了片刻開始仔細檢查云跡深無石台的各個細節"此處距離咸陽千里之遙怎麼可能把淨身這種無關痛癢的事搬到這里來做……?"

"張掌教…你看這里…"著半截話秦戈好像又從這張石台上現了秘密手電光下只見石床中心靠下的位置被秦戈摳開了一個窟窿啤酒瓶蓋大≌才好像被泥漬封上了所以直到此刻才被現.

"這…"張國忠不禁一愣÷意識的蹲下身子將視線低到了與石台平行的高度"不出所料…"張國忠微微點了點頭.原來這個石台實際上呈"漏斗"狀四外高中間微低而秦戈現的那個窟窿恰好就處在整個"漏斗"的最低點如果真的在這個台子上施酷刑的話那麼受刑者的血便會順著漏斗四周流進這個窟窿里.

"看來這是排血用地…"張國忠渾身上下不由得一陣不自在就什麼罪過哪怕是敵人直接砍頭不就完了麼干嘛要研究出如此莫名其妙且殘酷異常的辦法呢?"…先閹後殺?秦先生古代有沒有這種講究?"

"我覺得…這應該是祭祀儀式地一部分…"此刻的秦戈顯得一本正經不時把窟窿里干干巴巴地東西放在鼻子前聞來聞去把張國忠看得直嘬牙花子"秦先生我研究過自西周開始大部分玄學教派的祭祀儀式沒聽需要切那東西的…"實在的到目前為止張國忠仍然認為這種石台子是施宮刑用的…

"張掌教…我覺得遠不止那麼簡單…"秦先開始蹲下身子在石台子底下找了起來"我懂中醫西醫也研究過男性生殖器部位雖血管密集但卻沒有主要的靜動脈切掉那里所流的血是沒有必要弄一個專門的'下水道’的!而且我覺得如果他們不惜這種云工程量深來造這種漏斗形的石台很可能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收集血液…!"

"收集血液?"張國忠一愣茅山術中雖有不少地方需要血但大部分都是動物血只有在萬不得已的時候施法者才用自已的血而且很少咬破舌尖那點血大部分況下也已經夠用了需要大量血液的陣法只有逆改陰陽的"青龍赤血陣"但此種陣法是宋朝才明的可比秦朝要晚了一千多年呢…

"爸!我想撒尿…!"這時不遠處張毅城忽然一句.

"離那個窟窿遠點就行…"張國忠心煩意亂道"懶驢上磨…!"真的此刻天井下面那兩位黑爺爺應該正處在"失明狀態"好像只能通過陽氣來尋找獵物所以潛入水下其便會找不到而便本就屬于"漏陽"的范疇況且張毅城還是童子之身便陽氣更重這嘩嘩的要是從天井噴下去豈不是會把那東西引上來?

"知道……"張毅城站起身走到距離天井四五米以外的地方脫下褲子便尿了起來.

"在這里!"這時秦戈好像現了新大陸一樣叫了起來張國忠聽聞也趕忙蹲下了身子只見石台最下方有一個半圓形的石洞跟乒乓球差不多大而石洞外的地面則有一道很淺很淺的凹道一直通向上來時的"天井"因為凹道太淺了深度還不到一厘米所以剛才一直被眾人當成了地面上的花紋而未加注意.

"我明白了…"者著石台下面的凹道秦戈恍然大悟臉上多少顯得有些興奮"古圖上的大廳就在這里!那些細細的條紋很可能就是指這些凹道!畫圖的古人經過過這里!很可能云他下去時通道里的水位比現在高他是潛水過去的所以搞錯了比例讓古圖上的通道看上去至少五十米長!從這里往前也許就能找到他進來的地方!"

"這難道…"張國忠心里忽然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趕忙站起身到周圍幾個石台子邊上看了一圈現每個石台子都有一條一模一樣的凹道一律通向上來時的"天井".

"我明白了…!"張國忠緩緩道"這就是陣法…很可能和青龍赤血陣差不多…"

"青龍赤血陣是不是那種讓水流翻騰的陣法?"老劉頭在埃及那個倒金字塔里布青龍赤血陣時秦戈雖被人胄按在代得夫拉地棺材上什麼都沒看見但這種陣法可是聽艾爾訊跟自己形容過據場面挺壯觀的但布陣得割脈跟自殺差不多.

"沒錯…"張國忠徑直走到了天井邊上正想低頭仔細看看這些淺凹道忽然現一片水正緩緩的流向天井"怎麼回事…"張國忠猛然抬頭現張毅城正站在一邊拉褲鏈."讓你離遠點…!!"眼看著這些尿就要流到天井邊上了.無奈張國忠脫下了身上濕漉漉的衣服撲的一下便鋪在了尿上.

"怎麼了?"老劉頭一直在給孫亭推背揉穴位.並未注意這邊生的事.

"師兄…這個屋子應該是取血用的…"張國忠用手指著不遠處的石台"人躺在上面…割斷動脈…然後血從台子上流下來通過這些凹道流到下面…"張國忠蹲下身子指了指通到天井邊沿的那些凹道"現在看來…整個屋子好像也是個漏斗……地面好像是有坡度的只不過咱們覺不出來…"

"什麼亂七八糟地…?"老劉頭被張國忠糊塗了."想流血直接在這方不就完了麼干嘛還修這些東西脫了褲子放屁……?"

"石台子很怪我懷疑是割那玩藝用的…"張國忠用手指了指褲襠."好像得劈著叉躺在上頭…"

"阿訊…"正在這時候孫亭醒過來了晃晃悠悠的要站起來.

"慢點…"艾爾訊上前一把住了孫亭"我沒事…"

見孫亭醒了秦戈也回到了天井旁邊參照了一下下面通道的方向後帶著眾人開始往古圖上所標注地"入口"方向走.在行進過程中張國忠粗略數了數大廳兩邊可見的石台少也有一百個"古代人啊…"張國忠邊走邊感歎幸虧自己沒生在那個野蠻的年代吃不飽穿不暖暫且不隨時還有被閹地握…

就在張國忠邊走邊琢磨的時候忽然覺得側面不遠處仿佛人影一閃"又來了…!"張國忠一把梗出了巨闕劍老劉頭也聽見旁邊好像有點動靜但架勢沒張國忠那麼奪張只不過把手放無在了劍柄上跡而已按剛才的經驗如果是鐵鎖尸地話不論其作什麼動作都有嘩啦嘩啦的鐵鏈子聲.而此刻老劉頭聽見的聲音僅是"噌噌"幾下充其量像個耗子.

打開手電張國忠單手持津剛才閃人影的地方走了過去"怪了明明是這里…"打著手電四處照了照三十幾米的半徑內除了石床就是石柱子根本沒什麼人影而剛才的鐵鎖尸雖然力氣大但行動好像還沒敏捷到轉瞬即逝的地步…

"大家心點…"張國忠開始心翼翼的往回走就在這時候忽然感覺腦袋上一股惡風"果然有東西…!"張國忠急忙一個前滾翻只聽後面嘩啦一響緊接著就是撲通一聲嚇的張國忠心里一激靈"完了…果然是那東西…"

站起身張國忠剛想大聲通知大家逃跑忽然看見大手劉迎面撲了上來還沒等自己上前阻攔便從身邊躥了過去動作之敏捷真是有點半人半神了"劉大哥!回來!那東西碰不得…!"張國忠轉身大喊不轉身不要緊一轉過身張國忠差點噴出來.

這時候老劉頭也趕到了一看眼前的景也傻了……

上篇:第二十六章 生石灰     下篇:第二十八章 斷句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