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九章 身份  
   
第二十九章 身份

"押進來!"張國忠還沒話老劉頭先話了正想找機會研究研究那個身上有字的呢張毅城要不倒還忘了.

"哦!"張毅城答應了一聲不一會兒被鐵鏈子捆著的"字尸"被大手劉扛進了暗門.因為暗門比較窄與其是"扛"進去的到不如是被"塞"進去的.

張毅城跟在大手劉和艾爾訊的後面走進暗門雖也被門口一動不動的"鐵鎖尸"嚇了一跳但門框兩邊對稱的奇怪圖案卻引起了張毅城的注意"爸…!這個圖案我認得!"

"你認得什麼!?"張國忠一皺眉.

"門口這個圖案…"張毅城皺著眉頭拼命的回憶冷不丁感覺渾身一哆嗦"對!沒錯!就是這個!"

"怎麼了?"看孩子語氣有點怪張國忠便站起身也來到了門口只見張毅城正在一個勁的端詳貌似能鎮住"鐵鎖尸"的圖案.

"爸!"張毅城把張國忠拽到了旁邊聲嘀咕了一陣聽的張國忠也是頭皮麻"老爺子?你柳叔叔怎麼沒跟我提過這麼個人?"

"也沒跟我!關于老爺子這個名字我是事一年以後才聽蒙蒙的!"張毅城詭異道"當初柳叔叔辦的那個文物案里就有過這種東西一左一右兩邊對稱有個死人被這東西鎮了一下午晚上竟然在停尸房活過來了…"張毅城把當年亮子複活的事與李雙全家的兔子不能還魂結果沖了李雙全妻子身子的事跟張國忠了一遍"後來我聽蒙蒙這個宅子的主謀好像叫老爺子一直沒抓住!聽被抓住那些同伙的供述這種奇怪的東西好像就是那個老爺子從某個秦朝的墓里頭學的!"

"秦墓!?"張國忠一陣納悶抬頭看了看這間密室四周牆壁上的刻紋"莫非是從這里!?"

"不對好像從陝西地某個地方當時那個墓里應該有兩個尿盆.被那個老爺子挖走了一個!那個尿盆上就刻著這種東西!"張毅城表詭並絲毫不像是在笑而張國忠卻聽糊塗了.什麼尿盆不尿盆的?"毅城這件事你還知道多少!?當時柳叔叔沒那是秦國誰的墓!?"張國忠此時也挺郁悶地.心柳東升這個人就有這麼個毛病什麼事就愛藏著掖著若非不到萬不得已避工作做得那叫一個好!這麼重要的線索為什麼來之前不明白…?

"這我就不知道了…"張毅城一攤手"我哪想得到那天還能碰上啊?不過按後來他手下那幫人供述的好像這個人作案是為了找什麼東西…"

"國忠!"此時老劉頭已經解開了"字尸"身上地鐵鏈子此時此刻這個剛才還是活蹦亂跳的玩意似乎越來越弱趴在地上己輕不能動了"你來看者這行子…"

聽見老劉頭一喊張國忠趕忙走到了"字尸"的跟前只見這玩意雖已經沒有鐵鏈子捆著了但仍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道是被大手劉打的還是這房間牆壁上的古怪刻紋有某種作用.

"身上刻的東西什麼意思…?"張國忠低下頭開始仔細的觀察這個"字尸"只見其後背上有一道白刷刷的大口子明顯就是剛才被自己砍過的那位.而其身上的"字"大體上跟大手劉回憶的差不多基本上可以確定是殄文但卻不全認識.

"莫非外頭留詩的人……是毅城嘴里的老爺子…?"站起身張國忠一個勁的琢磨"戴金雙…老爺子…青龍赤血陣……茅山術…"瞬時張國忠恍然大悟"師兄!我知道戴金雙是誰了!"

"嗯?"聽張國忠這麼一老劉頭也是一愣."怎麼回事?他是誰?"

"戴金雙很可能就是茅山五子里的老四戴真云!"張國忠把柳東升幾年前辦地那個文物案以及自己前不久在泰山被襲擊本來對方完全有把握殺死自已但現自己腰里的掌教玉佩後卻忽然離開的事(外篇的故事還沒寫到-.-!!)當著幾個人的面了一遍雖秦戈和孫亭有點不大明白但老劉頭卻聽得將信將疑"國忠啊擺鐵竹陣留斷句詩地人要真是老四他為啥殺廖家兩口子?況且咱們茅山教有祖訓不讓動墓葬他要是還在乎掌教玉佩為啥違背祖訓去當盜墓頭子啊?這年頭修自行車都能糊口他為啥干那些損陰德的事還殺了那多人?"

"人可能總是會變的吧…"老劉頭這麼一問張國忠也是有點不所以"既然王四照能變成叛徒賣國弑兄那戴真云恐怕也能為了錢鋌而走險!"

"那也不對啊…"老劉頭始終不肯相信"這個老爺子和戴金雙要真都是老四戴真云的話本事肯定在你我之上!既然他能去英國那肯定更能去香港!連咱倆都能在老廖頭那蒙個幾千萬過來憑他的本事隨便怎麼玩玩千八百萬也沒問題啊!在大陸一邊被通緝還一邊去山東作案犯不上啊!"

"難道你忘了梁蘭?"張國忠恍然大悟"我看廖少爺拍的那堆照片上這兩個人好像卿卿我我的莫非他們兩個有*?他拼命掙錢是想討梁蘭高興?"

"你等等讓我算算…"聽張國忠這麼一老劉頭掰著手指頭算了起來"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不對啊國忠梁蘭都六十多了按乾元觀給的那個師徒合影上的面相看戴金雙要真是戴真云到現在也應該七十多了你他們兩個…還能干那事嗎?"

"應該沒問題!"孫亭雖聽了個不明不白但此刻碰上黃昏戀的問題倒來了精神"美國有一種新藥叫Viagna聽能讓7o多歲的人勃起!"

"Viagna?"老劉頭一愣好像有點高興"管那個的?怎麼賣…?"

此時站在旁邊的秦戈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十分故意的咳嗽了一聲張國忠也才反應過來當著孩子的面一幫大人研究什麼呢這是…

"爸!我你們太能跑題了吧…?"張毅城臉都白了"我剛才的明明白白那個老爺子的同伙供述他盜墓好像有目的好像是找麼東西你們怎麼搞地'黃昏戀’上去了?"

"目的?盜墓能有什麼目的?"張國忠一皺眉.看了看門口鎮住"鐵鎖尸"的奇怪圖案"莫非是為了這個?"

"我覺得咱們應該在這挖一下…!"秦戈始終堅持自已的觀點"張掌教我聽'赤硝’這種物質在茅山術里有特珠的用途這里無故放了這麼多的赤硝還有一塊石碑難道你不覺得怪?"

"這…"秦戈這麼一張國忠忽然想起了當年李村那個埋"趙樂"的"火熾局"按理赤硝不論在哪朝哪代都是非常昂貴的礦物質價格曾一度過黃金趙樂的墓葬雖事關後晉寶藏,但朱棣埋他時也僅僅是用土混合赤硝而並非全用赤硝.比起明朝秦朝的生產力應該落後很多而這個密室里卻弄了這麼多的赤硝莫非也是為了埋什麼東西?或者赤硝在素朝並不昂貴?

"我挖挖看…"這時孫亭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把折疊鏟二話不開始挖了起來沒挖幾下便挖到了一塊硬東西.大概又挖了十幾分鍾把周圍的赤硝清理乾淨後只見一塊一米見方的青石板從厚厚的赤硝層下漸漸的露了出來.

"果然有問題!?"把折疊鏟放在了一邊孫亭剛想伸手掀石板卻被張國忠一把攔住了."用赤硝蓋著…底下應該有東西…"

"莫非…寫詩的人是從這里升天的?"秦戈好像還惦記著升天的事"你們看按張掌教的分析掘墓三尺本無意升天有道自然離…升天在掘墓後邊…"

"秦先生…縱使我道門有升天之術也不可能在這里…留詩者想必也知道這點…"張國忠對秦戈的"升天結"也無奈了"按我分析很可能他們先前並不知道這些赤硝下面埋藏的秘密之所以他們挖過這里的赤硝也只不過是為了擺'青龍赤血陣’而已!整個磔池的水脈都是相通的而水源便是咱們進來時那個'天門’處的泉眼!擺'青龍赤血陣’水流必須流通既然他們進來時把天門的'泉眼’堵上了那麼到這里現有赤硝可以擺陣後肯定會冒險回去再把那個泉眼打開那詩很可能是他們冒險回去打開泉眼的時候留的!"

"那為什麼咱們進來的時候泉眼還是堵著的?"秦戈似乎對這種解釋不太相信.

"這…很可能青龍赤血陣不能完全治住這些怨孽!"張國忠道"水主陰!但混合了赤硝的水就深屬陽了!倘若泉眼不堵上繼續源源不斷地向磔池內的水脈中注入新鮮泉水的話青龍赤血陣的效果可能會很快消失所以在青龍赤血陣擺完以後需要再次堵上泉眼以延長青龍赤血陣的效果!"

"那咱們擺一個青龍赤血陣豈不是也能平安出去?"秦戈問道.

"不好…"道理都講明白了張國忠的眉頭反而也皺起來了.

為什麼秦戈不解.

"就像你分析的'待到赤血洗清渠水畔有泥掘墓三尺本無意升天有道自然離’…赤血在前掘墓在後升天最後如果這個石板下面真的有什麼秘道的話他們擺完'青龍赤血陣’後應該下去過…"

上篇:第二十八章 斷句詩     下篇:第三十章 別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