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四章 界限  
   
第五十四章 界限

此次王繼到訪並非是只身前往而是帶了大隊的人馬光老道就有十幾個估計這甘虛觀算是全軍出動了而除了這些老道外還有一幫五大三粗的壯丁就連在寶慶混了幾十年的盧師爺也看著也是面生估計都是外鄉人"民夫寶慶本地就能請到啊干嘛從外鄉請?"盧師爺雖心里納悶但並沒出來.

寒暄了一番後王繼便又向何永萬提出了要求:自己晚上要帶著這些民夫去"干活"消何知縣能夠行個方便順便派幾名衙役去維護秩序疏散圍觀人群.按王繼的法這個活要干三天這期間"工作現場"不能有人圍觀何永萬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但等到這幫民夫開始干活以後何永萬才感覺到納悶.

原來這群人干活的地方是寶慶城內最荒的一塊空地距離城牆不遠按現在的標准大約有那麼五六千平米的面積從先唐開始便沒人居住更是沒人開店做買賣而且最怪的是這些民夫只在晚上干活白天都回店房睡覺只留王繼一個人在現場閉目養神四處守護的衙役三班倒卻只有王繼一個連著轉似乎此人根本就不用休息所有守護的衙役都必須臉朝外不能回頭起初周圍也有一些老百姓想看看熱鬧但隔著好幾十米就被哄跑了就連何永萬自己想進去看看也是被王繼擋在了隔離圈的外面;本來何永萬出于好奇想去問問店房里住的那些老道和民夫但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被問的民夫就撲通一聲跪下了連聲哀求大人什麼都別問老道們則更是口誦法號不語其他搞的這何永萬更是越的好奇.

到了第三天晚上先前住的客棧的老道們忽然都不見了而此時王繼卻讓人把三口鐵棺材連夜運到了那片空地上.等到了後半夜失蹤的那群老道忽然念著經從城門外抬進了兩口棺材看樣子都是新挖出來的再之後就連守護的衙役都被打回家了到了第二天住在客棧的老道和民夫一早離去.瞬時走了個干乾淨淨客棧掌櫃的則給何永萬遞上了一張條子:何大人當世青天申我家門沉冤褒源無以為報唯祈寶慶一方平安以報大人再世之恩;今怨孽已除天日已淨百姓自可安居←大人青天如故明鏡如昨民心若塑則萬鬼不侵哉.另吾等施法之所切不可動土一朝見天日.惡患便回頭褒源已去則無可束之焉.

前幾句拍馬屁的話何永萬倒不是很在意.唯獨最後一句"一朝見天日惡患便回頭"意思是那個讓衙役戒嚴的"工地"絕對不能動土否則惡有惡報鬼便會卷土重來倒是看得何永萬脖頸子直冒涼氣當天便頒布了該地方源百丈不許動土的法令≡此之後寶慶果然沒再生過邪事.而老百姓聽是三鬼仙人親自做法驅除了妖孽以後民心也穩定了很多消息傳到附近的周府.一些先前遷走的人確實也回來了不少.

後來何永萬再次來到了甘虛觀得知褒源乃王繼的道號當其想再見一次王繼以當面道謝的時候才知道王繼本人早已不知去向老道們對施法當晚的事也是只字不提.而親曆法事的那些民夫皆為外鄉人蹤跡早已是無處可尋那天晚上到底生了什麼也便成了一個謎.

光陰似箭徽,欽二帝被金兵綁票以後北宋的統治宣告結束為躲避戰亂大批的百姓逃到了江南不少人便落戶在了寶慶其中不乏一些家財萬貫的大戶而此時此刻家里挖出鐵棺材的劉慰地祖上家便是其中之一.此時何永萬下的"不准動土"的法令早就沒人記得了寶慶府人滿為患劉家祖上便買下了這片"不准動土"的空地蓋起了宅子.

聽到這里薛老仙的大徒弟郭芳儒臉也白了"地眼之怨"向來是道門中的"癌症"就連大名鼎鼎的全真祖師重陽子都無能為力像薛老仙這類二流道士又怎麼可能搞定?更何況是"二流道士"的徒弟了雖不知道當初那個王繼是如何搞定的但其既然給何永萬留了"褒源已去則無可束之焉"的條子想必也是用的玉石俱焚同歸于盡的辦法當時何永萬有為其尊堂申冤之大恩他以死相報倒也符合邏輯而眼下自己跟那個大財主劉慰連認識都不認識就算自己知道那種同歸于盡的方法也犯不上把命搭進去啊……

"那怎辦?把錢退給他?"郭芳儒戰戰兢兢的問師傅.

薛老仙其實倒真不在乎這二百兩銀子的香火錢但是在道門而有一則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收了錢就必須辦事"萬沒有退錢之要麼不收錢干脆不接這單生意只要收了錢就算把命搭上也得硬著頭皮上否則在當地就不要混了吧會被老百姓笑話死而眼下的況是:這所謂的"地眼之怨"就算真的把命搭上也未必能搞定啊……

《史記》中陳勝吳廣在大澤鄉qi義時曾過這麼一段名:"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意思是今天逃跑是死干大事也是死同樣是死為什麼不死得轟轟烈烈呢?

而薛老仙的想法與陳勝吳廣的有些類似只不過意思是反的:今天退了銀子是臭名不退銀子也是臭名既然都是臭名為什麼不卷著銀子溜之呼呢?

想罷薛老仙帶上兩個徒弟和徒孫以及所有能帶走的貴重物品與銀兩租了輛大車連夜離開了寶慶等到劉慰第二天又能派人到彤云觀催促時道觀已經人去樓空了.

得知這幾個臭道士拿了銀子溜之呼的消息後劉慰簡直氣了個半死雖是大戶但這銀子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二百兩銀子正經不呢!威怒之下劉慰干脆開始找人搭架子裝吊鎖准備自己把棺材挖出來弄走……

十天之後……

茅山二十二代監院*劉兆通云游至寶慶腰里盤纏用得差不多了正好看到一家大戶辦喪事便上前叩門想問問用不用做法事以湊點盤纏但沒想進到院子以後現靈堂里竟然同時停了五口大棺材偌大一個院子竟然沒幾個人只有一個上了年紀的老管家和兩三個書童忙來忙去.

憑借著一種職業的敏感劉兆通感覺這家人似乎有些蹊蹺若非是傳染病的話一家同時死五口人的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如果真是傳染病的話此地應當已經被官府封鎖才對怎麼可能還有家丁在院子里忙活呢?

找老管家問明前因後果後劉兆通才知道原來這家人老爺姓王前幾天挖酒窖的時候挖出了幾口鐵棺材起初想請道士但城里的道士收了錢卻跑了老爺一怒之下便自己動了棺材無奈因為棺材太沉用吊索往外吊的時候繩子斷了棺材落下後便插在了土里無論如何便再也吊不起來了當天晚上連老爺帶家眷一下死了五口其余的人覺得是鬼怪作祟都卷包跑了留下的這個老管家名叫周良因為老爺曾有恩于自己所以獨自留了下來給老爺收尸守靈這幾個書童也都是周良收養的孤兒但晚上即使是周良也不敢繼續住在王家了而是帶著幾個書童外出住店據周圍老百姓反映在晚上王家時不時會傳來好幾個人同時嚎哭的聲音也分不清是男是女.為了這件事周良也曾經去過甘虛觀但觀中道人一聽是挖出了三口鐵棺材便都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表示對這件事無能為力.

這劉兆通本也是個不拘傳統的人聽周良這麼一也是新鮮便親自到了鐵棺材的掘現場看了看雖身為茅山教監院也算是見多識廣但這劉兆通也確實沒見過這種鐵棺材卻為何物無奈劉兆通找周良討了些路費後也來到了甘虛觀.

得知是茅山教的監院甘虛觀當時的主持陳觀云當然也是客氣有佳但卻並不願意提起鐵棺材的事然而這劉兆通卻一直追問起來沒完為了不得罪名門大派陳觀云便把當年王繼前往寶慶府的事了一遍只聽得這劉兆通也是張口結舌……

在道術的原理中世間生靈大致分為三類即人,畜生與惡鬼"生靈"一詞在道教上初時期其實是分開解釋的即"生"與"靈"生即人與畜牲這些活物靈即惡鬼*而在這三者中畜牲與惡鬼是最為接近的甚至有的畜牲能夠顯示出與惡鬼一樣的特質例如喜好陰氣甚至本身能散陰氣等等據陳觀云形容當年的王繼似乎是突破了人,畜牲與惡鬼之間的界限但因為當時親曆現場的上任主持已經羽化多年所以具體況自己也不大清楚……

————————————————注解*:監院:道門的職位名稱平時代主持為觀中人講述經典有重大齋醮期間為主持助手.

惡鬼:在道門的理論中普通的游魂野鬼並不算是"惡鬼"所謂的惡鬼是指因為有怨所而不能投胎的魂魄普通的游魂野鬼因為不帶怨氣因而能很快投胎在世間存在的時間並不長久所以道門師祖並未將這些魂魄像人畜一樣歸為一大類而惡鬼因為帶有怨氣往往在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內都要游弋世間不能投胎所以道門便將這些像人與動物一樣能夠酬存在的亞鬼單獨歸為一類與人,畜生一起統稱"生靈"

上篇:第五十三章 三鬼仙人     下篇:第五十五章 乾坤易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