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九章 鐵中玉  
   
第五十九章 鐵中玉

"那個墓里布的空間是什麼局我從來就沒見過我挖過不少秦墓但從來沒見過這種局!"戴金雙表愈神秘"尸身的頭腳各放了一個青銅盂盂中盛滿了一些鐵丸表面全是針眼大的眼兒用手晃著感覺里邊有東西好像是空心的但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麼……但以我這雙眼睛卻能看出來這一頭一尾兩個銅盂之間陰氣堪比地眼!就這麼個半木半石的破棺材尸身經曆了兩千多年竟然一點兒都沒爛!棺材從里到外沒有半點鐵器相隔但陰氣卻一點都泄不出去幾千年來的地陰反而被緩緩的吸了進來聚集于尸身之上想必就是棺材頭尾這兩個銅盂在起作用……好在我是從上面開的棺加上那時我的身子能出陰氣才沒驚動那東西倘若我從下面先捅個窟窿有半點陽氣漏上去*那我還真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那些鐵丸里放的是什麼?"張國忠似乎有些好奇.

"全是玉塊!"戴金雙道"上面刻的是他桓齮的死因!"戴金雙道.

"玉塊刻上他的死因……也能聚陰防腐!?"張國忠一皺眉.

"不是……"戴金雙搖了搖頭"真正起到聚陰防腐作用的只不過是那個銅盂上的刻紋和尸身體內的'鎖魂環’!而鐵丸里面玉塊上刻的字全是為那個桓齮鳴不平的話……"

"鎖魂環……是什麼東西?"老劉頭皺起了眉頭出道這麼多年來從沒聽過這種東西.

"就是這個!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戴金雙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火柴盒.打開火柴盒現里面裝的全是火柴棍粗細的玉柱.

"這……"老劉頭接過火柴盒現里面的玉柱與柳東升給的那個作為"證據"的玉柱一模一樣"這是那個桓齮身體里的?"

"對!背回桓齮的尸身以後我現他的身體里有這個!感覺這東西與那兩個銅盂上的花紋應該是成套的陣法我找了具死尸試了一下現單純的聚陰只要銅盂上面的刻紋就能實現.但如果只聚陰的話周圍的游魂野魄就容易被吸過來而這鎖魂環的作用就好比給尸身加了一層密封包裝如果魂魄已經離體那麼只要插上這個別的魂魄是不能侵擾尸身的但如果魂魄尚未離體……嘿嘿給他插上這個.他就永遠也別想離體!"罷.戴金雙從老劉頭手中拿回了火柴盒"挖那個桓齮的墓雖然沒什麼值錢東西.但學會了這麼一套東西也是受益非淺啊!以後再挖別的墓可就方便多了……!不過沒想到♀東西最後還是用在了一個壞了規矩的手下人身上……"

"對了這東西我的警察朋友也給我們看過據是從文物案的一個死者身上現的警察也找過微雕專家他們做不了啊……"張國忠道.

"微雕專家?"戴金雙一聲冷笑"那群人開始我也找過他們也做不了現這盒'鎖魂環’.都是磔池里帶出來的原裝貨!那個秦德親手做的!"

"秦德!?"張國忠一愣記得在磔池之中.曾看到過"秦德于斯四海昌平"這麼一句話當時老劉頭和秦戈還因為這句話的歧義爭論過老劉頭認為"秦德"是指秦國的德行而秦戈則認為主持修建這個洞的人就秦德現在看來似乎秦戈的看法是正確的.

"對……!修磔池的秦德秦王嬴政還有那個大將軍桓齮他們三個是兒時的玩伴……"戴金雙表中似乎夾帶著一絲輕浮……

開棺之後戴金雙第一反應便是一招殺了一起下墓的手下吳江因為這個人和自己不一樣是真材實料的活人此時棺中大陰相聚有活人在現場哪怕是一口所喘大了都有可能起尸這個尸要是起來不光自己活不了方圓十里一個活人都別想跑.

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戴金雙取下了棺頭的銅盂銅于被取下之後這尸身上聚集的陰氣便有如江河決堤般向四外散去短短兩個時的功夫聚集了千年的陰氣便已散殆盡兩千年未爛的尸身也在這兩個時內變成了一具腐尸為了閉起見戴金雙干脆背走了古尸因為自己一時急殺了手下了有點過意不去便把吳江的尸體放進了棺中臨走還給度了一下.

出墓後戴金雙便以最快度弄開了銅盂里的鐵丸現里面裝的清一色全是一些玉塊有大有玉塊上刻的全是篆字仿佛刻的很匆忙看了一個下午後戴金雙逐漸看出了一些門道這些玉塊上刻的字不但表明了墓主的身份更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原來秦王嬴政在孩童時期便有了兩位好朋友一位是太卜·秦冠英之子秦德一位便是市井出身的桓齮.在"鐵中玉"的記載中這秦德本是一個玄學天才九風便窺得了天地陰陽之術而桓齮卻為文武雙全之輩不但力大無窮且足智多謀十一歲便可舉起二百斤的石墩.

嬴政的父親子楚本是秦國夏姬王妃的兒子因母親夏姬失寵早逝所以被父親秦孝文王送到了趙國當了人質後來呂不韋不惜重金賄賂當時秦孝文王的寵妃華陽夫人幫子楚登上了秦王的寶座並把自己的媳婦趙姬送給了子楚後來趙姬生了個兒子因為秦國的國姓為"嬴"所以便給這孩子取名為"嬴政"這個孩子便是後來的"秦始皇".有一些史書中認為嬴政是呂不韋的兒子但在這秦德的"鐵中玉"的記載中嬴政似乎確實是子楚也就是秦莊襄王的親生兒子.

呂不韋幫子楚登上秦王的寶座後便被子楚提拔當了宰相起姬也理所當然的成了王後子楚死後年僅十三歲的嬴政繼了秦王之位因為年紀朝政實際上是被呂不韋和趙姬所把持的此時生性浮蕩的趙姬卻不甘寂寞.又與呂不韋燃起了當年的愛火私下里時常幽會直到嬴政親政為止.

嬴政親政之後身為宰相的呂不韋害怕*暴露便找了個假太監嫪毐進宮服侍趙姬以滿足趙姬的浮欲沒想到後來這寡居皇後竟然懷上了嫪毐的孩子只能假借卜卦躲災的名義移駕到了雍城.此後還生下了兩個兒子.當時趙姬也知道紙里包不住火便與嫪毐一並勾結呂不韋密謀叛亂.要立他們的兒子為嗣君取代嬴政此時此刻的嬴政是絲毫准備也沒有.如果坐以待斃那麼曆史可能就要改寫了.

就在趙與嫪毐聯絡呂不韋謀劃叛亂的關鍵時刻還是秦德以觀天占星之術窺得了趙姬的舉動並及時提醒了嬴政而此時的嬴政剛剛親政不久大部分官員還都是趙姬和呂不韋的親信所以嬴政也只能啟用孩童時代的鐵哥們桓齮充當自己的打手顧于孩時的面這桓齮對嬴政可謂是聽計從死心塌地很漂亮地平息了叛亂∥時也顯示出了自己出類拔萃的軍事天才可以如果沒有秦德和桓齮嬴政很可能來不及統一中國便要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干掉了.

擺平自己的母親趙姬和權臣呂不韋以後嬴政本想給秦德和桓齮加官進爵但秦德卻謝絕了嬴政的冊封堅持以布衣自居按"鐵中玉"的記載秦德也曾勸阻過桓齮不要接受嬴政的冊封但市井出身的桓齮卻始終沒能抵擋高官厚實祿的誘惑最終被嬴政封了個將軍.

早在子楚也就是秦莊襄王駕崩之時年幼的嬴政便曾向秦德詢問過父親的死因秦德的答複是"九五之尊才能擁有天下大王的命數達不到所以地盤稍微大了一點便駕崩了."從那時起嬴政便天天追問秦德要如何才能獲得九五之數但深知命理天數的秦德知道"九五這尊"這種命數大部分都是天生的很難靠後天的方法彌補但為了不打擊鐵哥們一統天下的積極性也便沒明每每只是敷衍了事但沒想到嬴政當了秦王以後仍然對這"改命九五"的方法念念不忘後來秦德實在被煩得不行了便隨口了一句"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便是要用十萬人來祭祀』想到沒過幾年嬴政派桓齮去攻打趙國還真俘虜了趙國十萬大軍.

這一來秦德可傻了眼有道是"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想收是收不回來了況且此時嬴政貴為秦王已經不再是兒時的哥們兒了騙他就是欺君更況且這"改命九五"的熱火罐讓人家抱了這麼多年實話實不但自己難逃一死恐怕還要連累家人秦德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始研究能"改命九五"的方法.當時這件事在秦國是絕對的國防級絕密因為其它諸國一旦得知秦王想"改命九五,一統天下"必然群起攻之到那里秦國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經過了無數個"活人試驗"之後秦德終于找到了一個"改命九五"的方法這個方法便是東晉霜懷子所謂"煉虯成仙"的雛形基本原理是讓正常人逸于天數之外俗了就是結合畜牧修仙的原理將正常人變成"人非人畜非畜"的東西這樣便可繞過"九五之數"的限制就在這時候秦德忽然萌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原因是自己夜晚占星時偶然間現代表好朋友桓齮的星宿已經找不到了在當時類似于招魂引魄的法術尚未明所以秦德只能送密信騙嬴政自己夢到了桓齮冤魂圍繞在王宮周圍久不能散以此向嬴政投石問路探聽虛實沒想到嬴政秦德的這封信卻非常重視回信告訴秦德桓齮因為戰敗已經失蹤了並請秦德想辦法平息桓齮的怨氣.

得知桓齮失蹤秦德也猜出了個大概其自己與桓齮可以是光著屁股長大的摯友.對于桓齮的軍事天才自然也是了如指掌:這桓齮雖不能像樗里疾*那樣百戰百勝但至少也算得上足智多謀勇冠三軍稱其為常勝將軍絕不為過;眼下秦國主要是與趙國交戰而趙國名將廉頗已死就連趙王寄以厚望的扈輒也死在了桓齮的手里趙國又有誰能把桓齮逼到離家出走的地步?如果桓齮真的失蹤了那唯一的解釋便是被你嬴政滅了口.

想到這里秦德算是把嬴政徹底看透了這麼多年的鐵哥們.替你出生入死拋頭顱灑熱血你殺就殺倘若這"九五這數"真的給你祈到了自己豈不是也難逃一死?想到這秦德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全盤修改了原定的計劃既然橫豎都是死干嘛不利用這十萬趙軍俘虜給自己謀點福利?

"他想給自己也弄個'九五之術’?"張國忠問道.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九五這術’≌才我就了.'九五之數’都是天生的誰都改不了!那東西要真能改我還挖墳干嘛?自己改一個直接去當皇帝多好?"戴金雙似乎對張國忠的理解能力很是不屑."秦德明的方法和我現在一樣.就是把折騰的人不人鬼不鬼而已逸于天數之外即使逆了天也死不了!"

"就算死不了……嬴政要是被折騰成這樣豈不是也很難受?"張國忠指了指戴金雙的眼睛.

"人家是高人要是連這點問題都解決不了嬴政早就先把他解決啦……"戴金雙冷冷一哼對自己眼睛的異常並不避諱"不知道你們是否了解'基因’這個東西?"

"基因?"聽戴金雙這麼一連老劉頭都不禁一愣可是現代醫學的最新成果怎麼可能和兩千年前的玄術掛上邊?

"你們去磔池地時候.見沒見過'蛟褫’?"戴金雙問道.

"見過!太見過了!"聽戴金雙這麼一問老劉頭來勁了"本來以為那東西就是傳中的玩意沒想到磔池里能有那麼些多排山倒海啊!我的娘啊現在想想都後怕!"

"那東西在自然條件下偶然形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秦德為了煉丹特地明了人工培育'蛟褫’這東西!"戴金雙道"用'虯膽’煉丹吃完了就會變成我這樣身體最大的變化就是眼睛!但若用'蛟膽’煉丹的話服丹後身體不會有任何變化尤其是眼睛與正常人是一模一樣!這一點在道術上是解釋不通的虯褫有眼睛而蛟褫沒有眼睛所以我敢猜想這應該歸結為基因問題!"

"明白了……"張國忠起初還真以為這位寶貝師兄在基因領域也有所建樹呢敢也是胡猜的……

得知桓齮失蹤的消息後秦德便借著嬴政讓自己給桓齮平息怨氣的機會來到了王宮與嬴政密談了一夜但嬴政死活不肯承認自己殺害過桓齮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甚至在第二天頒布的旨意承諾找到桓齮下落的人可獲得五座城池的獎賞.

其實秦德也明白這只不過是嬴政逢場作戲而已桓齮親自把十萬趙軍俘虜押解到了修建磔池的地方不但知道秦國修磔池為秦王祈九五之數的事甚至連具體地點都知道像自己這樣手無縛雞之力身處磔池內部主持修建的文人倒有可能暫且幸免但像桓齮這樣天不怕地不怕天天走南闖北到處打仗的武夫嬴政又怎麼可能放心大膽地留你活?人是你殺的別人怎麼可能找到下落?就算有知道內還僥幸活著的敢實話嗎?

雖然這秦德心里明鏡似水但也並沒點破嬴政的謊而嬴政此刻似乎確實也有點兩頭為難:殺死鐵哥們心里確實有些過意不去聽秦德夢見桓齮陰魂不散更是害怕其冤魂來找自己算帳但眼下又不能跟秦德實話便只能示意秦德暫停修建磔池全力以赴尋找桓齮的下落.

實話只要死者有怨氣那麼找到其尸並不是什麼難事這也正是當初王四照為什麼非要將老五魂魄打散的原因.按"鐵中玉"的記載秦德運用"星隕陣*"不出一個月便找到了桓齮的尸身.並請命嬴政表示要為桓齮就地修建靈塚當然為了讓秦德想辦法搞定桓齮的冤魂嬴政也同意了秦德的提議只不過暗中派了大量的眼線嚴密監視秦德的舉動而已.秦德也不是傻子知道嬴政派來這些所謂的"監工"大部分都是眼線便用了"石中裹玉"這麼一招把嬴政背信棄義的事全都記了下來.並騙這幫眼線"鐵中玉"是墓局的一部分對此嬴政也並未懷疑.古代人十分在意後世對自己的評價秦德認為嬴政為了一己之私不惜殺害對其忠貞不二的忠臣加好友是一種背信棄義的行為如果自己不想辦法把這件事記錄下來那麼嬴政如此狠毒自私的一面便永遠不會有人知道.所以才冒險用了這麼一招.

在當時秦國正在打仗別一方面還要修磔池所以財政方面比較緊張.嬴政批給秦德用以給桓齮修墓的資金也很有限秦德便不得不用了一個簡易的方法給桓齮做了個墓局.也就是尸身頭尾的兩個銅盂上的刻紋秦德的初衷很簡單就是想在這無陰無陽的四不像地帶聚一些陰氣好讓哥們的尸身保持不腐但沒想到這刻紋的威力竟然持續了兩千年不散因為當時道術尚未盛行也沒有度這麼一所以桓齮的怨氣也便在其尸身上留存了兩千多年隨著陰氣的聚少成甚至已經成了一枚一觸即的"定時炸彈".

"我終于明白那個梁三鏟為什麼吃這里種出的糧食能生兒子了……"戴金雙道."如果按現代醫學分析精子的成活數量直接決定懷孕的幾率.但按道術的法男子陽氣旺盛與否直接決定陽精的多寡!他們盜墓的人酬累月工資在墓里打滾兒陽氣衰微陰氣旺盛陽精自然不多別是兒子連個閨女他都生不出來!便若是生活在這桓齮墓的附近體內的陰氣則會被這棺材中的墓局漸漸吸走!糧食是從地里長出來的地屬陰所以一般地糧食上多多少少都會帶一點陰氣而這片地里長的糧食卻不帶半點陰氣所以不出一年基本上就能恢複生育能力!而且在這沒有陰氣的地方住著生兒子的幾率自然很高!"

"師兄果然博學……"這段話把張國忠和老劉頭聽得張口結舌"那麼秦德留下的'鐵中玉’里記錄了磔池的具體位置?"

"當然……!"戴金雙微微一笑"如果能學會秦德的方法抓幾只'蛟褫’回來煉丹我也不用天天戴著墨鏡見人了……"看來這戴金雙雖表面上對自己的外表不在乎但內心深處還是蠻耿耿于懷的……

注解:

*關于陽氣的走向:在低于地平面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古墓之中陰氣的強度要遠遠大于陽氣這種況下陽氣是向上走的戴金雙的身體雖然顯示出了一些畜牲的特征能散出一些陰氣但畢竟還是活"人"也會有陽氣如果他從棺材下面鑿一個洞的話陽氣泄入棺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濕尸若是余怨未散沾到陽氣後起尸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江南有一些盜墓的派系在"入棺摸尸"時有背朝下仰面躺在尸身上面摸東西的習慣其實就是怕鼻口朝下時呼吸釋放出的陽氣引起尸.

*太卜:秦國負責應大王詔命進行卜筮的官吏.

*樗里疾:一種失傳已入的古代法陣.古代人認為天上的每顆星宿都代表一個世間的大人物如果天某顆星星隕落了也便代表這個大人物死了.星隕陣便是確定星宿"隕落"方向的法術只要按照"星殞陣"確定的星宿隕落的方向一直走便會找到死者的尸身.

上篇:第五十八章 三畝薄田     下篇:第六十章 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