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二章 怪符  
   
第六十二章 怪符

"真云師兄現在王四照找我麻煩……還消真云師兄能助我一臂之力!"該問的也都問了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張國忠開始跟戴金雙套近乎"真云師兄不怕你笑話我真不是他的對手……"

"在大陸你怕什麼?"戴金雙不緊不慢道"憑我在大陸都不敢興風作浪你還怕他能把你怎麼樣?我已經答應過蘭不再糾纏這件事了……"

"俗話明槍好擋暗箭難防真云師兄我消你能完成馬師叔的法旨王四照他拭兄叛國……"

"行了別了!"戴金雙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張國忠的話"這次找你來只是想把這個玉佩還給你該出手的時候我自然會出手不用你操心!五!送客!"還沒等張國忠繼續話戴合雙干脆把話茬全堵死了"以後記住!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五!送客!"這可好張國忠心里剛剛燃起的消之火又破滅了本以為碰到救星了沒想到人家壓根就沒想管……

走出有玉器店天已經黑透了看了看表九點多了"師兄我送你回去吧……"來到停車場張國忠動了汽車.

"國忠啊你是掌教你能不能跟那個姓戴的再商量商量這傳國璽我沒想著要看看長啥樣就行……"老劉頭還是惦記傳國璽的事.

"他能讓咱倆看見他長啥樣就夠給面子了……"實話張國忠也怵頭去跟戴金雙再提什麼別的過分要求"師兄啊現在咱先研究研究怎麼對付那個王四照吧!如果一個月期限到了我沒把那圖給他你他會怎麼樣?"

"不知道……我感覺你最好別東躲西藏了你住二丫她娘家也不是辦法萬一他來找麻煩報警都來不及……我感覺你最好還是搬回來住得城里四外都是人念他也不敢怎麼樣……"看來老劉頭已經開始寄消于警察了"這樣我打電話給老秦讓他趕緊帶著那個圖來中國你現在趕快回家連夜搬家!"

"連夜搬?"張國忠一愣"他給我一個月時間啊!用得著那麼著急麼?"

"夜長夢多啊國忠!實在不行給他圖的時候肥你那個警察親家喊著他要敢來硬的就讓老柳開槍斃了那個***!"老劉頭晃悠著袋若有所思"其實那個姓戴的的也在理那個王真江畢竟是活人量他不敢在中國撒野!你現在就把手機開了有什麼事隨時聯系!"

把老劉頭送回家後張國忠開車回了李村雖然時間已經步入了九十年代但這李村人的生活習慣卻仍舊停留在七十年代十點剛過全村的燈就已經黑的差不多了僅有李二丫家的燈還亮著電視機的光亮透過窗戶一閃一閃的映在云跡黑漆漆的地面上跟鬧鬼差不多.

"就他娘的知道玩電子游戲!"張國忠憤憤的把車停在了門口"二丫!開門!"因為四周鄰居似乎都睡了張國忠喊的聲音並不大.

"二丫!快開門!哎……?這門……"鎖好車門張國忠來到了院門外現大門並沒上鎖而是虛掩著的.

"莫非……"張國忠心頭頓時誦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躡手躡腳的從後備箱里取出了"問天"匕鬼鬼祟祟的推門進了院.

這處房子是張國忠跡之後花錢給老丈杆子李大明新蓋的與傳統的農村瓦房有著本質的區別一般農家的瓦房每間住室都有通向院子的門但這處房子只有客廳門通著院子想進其它房間只能先進客廳.

"二丫?"張國忠輕輕推開客廳門頓時傻了只見王四照正坐在沙上喝茶看電視而李二丫和張毅城卻不見了蹤影.

"你……"張國忠喘著粗氣站在了王四照的對面"你……你把他們怎樣了?"

"誰們?"王四照仍然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機屏幕.

"我的老婆孩子……"張國忠此刻也不知道這王四照到底想干什麼.

"他們已經睡了……"王四照微微一笑繼續看電視.

聽王四照這麼一張國忠渾身立即就是一層冷汗瘋般的跑向了臥室只見李二丫和李大明兩個人直挺挺的躺在大床上一動不動但卻不見張毅城的影子.

張國忠抱起李二丫扒開眼皮看了看只見整個瞳孔都是白的跟白內障差不多看著像是中了降頭但卻又與趙昆成耍的那種"趙氏降術"有著本質的區別."你……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張國忠一把從床鋪底下抽出了巨闕劍三步並作兩步奔回了客廳.

王四照並未回答張國忠的問題而是從懷里掏出了兩張"符"整齊的擺在了茶幾上盯著這兩張"符"張國忠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憑自己出道這些年的見識還真就沒見過符能畫成這樣:先畫幅的紙不是茅山術畫符的慣用黃紙而是一種類似于牛皮紙的紙張且紙中印著一些燙金的花紋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其次紙上的圖也不像是茅山術的東西而且是用一種黑灰色染料畫的看形狀大體像個人."這……這是什麼!?"張國忠斗大的汗珠子順著下巴吧嗒吧嗒往下滴個不停.

"掌教大人如果我人的魂魄可以封在紙上你可能不信……王四照面帶微笑"但世界上的確有這種方法……"

"你……"張國忠嗖的一下把劍橫在了王四照的脖子上"你……你到底想干嘛……!?"

"你最好別輕舉妄動……"王四照並不在平脖子上的劍而是不緊不慢的從茶幾上拿起了一張符擺出一個要撕毀的動作"既然你已經見過老四了想必也知道老五的下場不想讓你老婆跟他一樣就要配合一點……"

"你……"張國忠的心狂跳不止莫非只要將這些怪符撕毀人的魄就會變得七零八碎?自己見戴金雙的事他怎麼會知道?"什麼老四……!?我不明白你在什麼……!"

"掌教可不能謊啊……"王四照用手緩緩的撥開了張國忠的劍"這里是中國我不想惹麻煩勸你也別逼我惹麻煩只要你按我的辦包你家人安然無恙."

"我已經過了!一個月之內會把那張圖給你……!"張國忠喘著粗氣道"我不會食的!"

"哈哈哈哈……掌教大人我現在又不想要那個圖了你得幫我辦另外一件事……"王四照仍然是面帶微笑.

"你想干嘛……!?"張國忠算是郁悶死了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嘗試被人威脅的滋味.

"殺了老四!"王四照冷冷一哼"到時候咱們井水不犯河水!我還還可以把我在日本的財產都送給你!"

"這……這是不可能的"張國忠差點哭出來殺戴金雙?那個半人半妖的東西?別是自己就算馬思甲馬老爺子從墳里爬出來都未必是對手啊……"你這麼厲害干嘛不自己動手?"

"師兄弟一場我不好意思啊……"戴金雙表怪異一把奪過了國忠手中的劍"你聽著如果我預料的沒錯他等會就會來到這里到時候他肯定不會對你有所防備你只要趁他不備把這個貼在他身上就算完成任務了……"著半截王四照從懷里又掏出了一張奇形怪狀的符比先都兩張更但上面的花紋更密.

"我辦不到!"雖然不知道這張怪符到底是干什麼用的張國忠還是一口拒絕了王四照"他與我無冤無仇我辦不到!"

"無冤無仇?"王四照的眼眯成了一條縫從桌子上隨便拿起了一張怪符"我跟你也無冤無仇殺我時你是怎麼辦到的?"罷兩只手冷不丁一叫勁手中的怪符茲拉一聲被撕成了兩半只聽屋中"乒"的一聲"天破"還沒等張國忠反應過來兩片斷符已經落地了.

"你……!"張國忠瘋般的跑進臥室只見李二丫的胸部尚有起伏而老岳父李大明此刻已經是氣息全無了."王四照!我跟你拼了!"張國忠抽出問天匕奔回客廳一匕便刺向王四照胸口.

面對張國忠來勢洶洶的招式王四照用手中的巨闕劍輕輕一撥左腳照著張國忠的腿就是一下只聽"鏘"的一聲問天匕落地張國也倒在了硬梆梆的水泥地上"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我自己殺不了他?"罷王四照又拿起了茶幾上的另一張怪符"我是不會殺你的但你要記住是你連累了你妻子和你岳父哈哈哈哈……"罷便又要動手撕符.

"等一下!!"張國忠勉強爬了起來只感覺一股淚水在眼眶里打轉"我……"還沒等張國忠話只聽茶幾上的手包忽然出了一陣叮叮當當的手機鈴聲.

"接電話!"王四照的語氣忽然變得異常強烈"快接!"

"喂……!國忠搬家了沒?"張國忠拿起手機聽筒里傳來了老劉頭的聲音.

"還……還沒呢……"張國忠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

"國忠你怎麼了?王四照又來找麻煩了?"老劉頭那邊似乎有點不放心.

"沒有……沒事……我今天不搬家了有事明天再……回頭再打給你……"罷張國忠不容分便桂上了電話.

"看來等會的客人還真不少啊……"王四照一陣冷笑刻意的擺弄著手里的怪符"你剛才的話還沒完呢你准備怎麼做?"

"我……我答應你!但求你不要傷害她!"張國忠歎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我還是那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最好別跟我耍花招知道如何讓她醒過來的只有我……"王四照拿起遙控器換了個京劇節目靠在沙上又端起了茶杯……

"師傅啊!保佑徒弟我逢凶化吉……"張國忠緩緩的站起身惡狠狠的盯著王四照腦袋里一個勁的盤算對策但想來想去卻越想越無奈老婆的命握在人家手里就算真有機會再砍他一刀反而害了媳婦啊……

"王四照如果他個天晚上不來怎辦?"想到最後張國忠決定先套套話看有沒有可能讓他先把媳婦放了哪帕自己給他當人質呢……

"那就只能委屈你的妻子在床上多躺幾天了……我建議你送她去看醫生在醫院里輸葡萄糖的話是死不了的……"

"你……!"張國忠這個氣啊敢這王四照比戴金雙更不講理……

就在這時只聽撲哧一聲電燈電視一齊熄滅屋子里頓時變得漆黑一片這一下就連王四照都是一愣雖早就料到冤家會主動上門但卻萬萬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登場……

黑暗之中張國忠的反應倒是比王四照快上一拍一把便從茶幾上摸過了那張怪符揣在了自己懷里摸著黑跑出了客廳順著走廊直奔臥室.

"你拿那個也沒用心別撕了否則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們……"王四照很快便恢複了不緊不慢的架勢站起身錘了錘腰也開始往走廊方向走就在這時只見一道白光從天而降"什麼東西!?"這一下就連一向穩如泰山的王四照都不免往後退了兩步定睛一看只見一條大號的白蛇橫在門口身上的幾顆銀釘在月光下不時的閃著寒光.

"四弟別來無恙否……?"讓一個畜牲打頭陣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王四照許吟一哼看似鎮靜但語間的些許停攤卻暴露了其勺心深處的慌張.

"四弟別來無患否……?讓一個畜牲打頭陣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王四照冷冷一哼看似鎮靜但語間的些許停頓卻暴露了其內心深處的慌張.

"那你覺得我應該是什麼風格?"王四照的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沙啞的嗓音這一下把個王四照也嚇得不輕急之下竟然把巨闕劍橫起來了.

"你是四弟!?"借著月光王四照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站著的這個人本應和自己差不多才對啊怎麼看上去比自己年輕這麼多?"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就是戴金雙茅山馬思甲真人坐下真云子不是你四弟!"戴金雙語氣似乎很平靜並沒回答王四照的問題"是你自己動手還是讓我替你動手?"

"哈哈哈哈哈哈……笑話……"比起這戴合雙王四照的笑聲也悅耳不到哪去"四弟你以為煉過幾條蛇吃過幾粒丹就能對付我?你看這是什麼?"罷王四照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瓶子擰開蓋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我不想殺你我給你一個自己了斷的機會……"戴金雙似乎並不在乎王四照的舉動而是背過了身.

"你會後悔的……"王四照一聲獰笑冷不丁噗的一口血水噴向戴金雙而戴金雙就好像後背長了眼睛一樣身子猛的往旁邊一閃這一閃雖然幅度夠大但無奈這口血水噴的太散約麼有那麼三兩滴仍舊噴到了戴金雙只見其後背瞬時冒起了白煙就趁這個時候王四照一把拉開了客廳的門就要往外跑只見其身後的大白蛇"老五"一躍而起張開嘴對准其脖子就是一口.然而王四照畢竟是王四照感覺後面動靜不對回手就是一燼割在"老五"的尾巴尖上只聽啪嗒一聲約麼有兩寸長一截蛇尾被這一謹飛了兩三米遠而"老五"吃了虧也不敢冒進了刺溜一下鑽到了沙底下.

"雄黃酒……"戴金雙就像被硫酸濺到了身上一樣拼命的用手梧後背"真云師兄!"這時張國忠在李二丫身上實驗了幾招破降的陣法無效後也從臥室跑出來了"你怎麼真來了……?"提鼻子聞了聞屋里不但彌漫著一股酒味還有一股類似于燒膠皮的糊味.

"是蘭讓我來救你的……"戴真云微微一笑"你師兄你有麻煩直接把電話打到了英國……

"我老婆孩子都中了跟五師兄一樣的邪術了……不知真云師兄你是否懂得如何破解?"

"那不是中國的東西……"戴金雙似乎也有一絲無奈"如果能知道那究竟是什麼邪術也許就能有辦法……"

"我這里有他的怪符……!"張國忠從懷里掏出了怪符遞給戴金雙"茅山的招我試了好像沒用!"

"瘴術……"接過怪符戴金雙眉頭一皺.

"什麼是……瘴術……!?"張國忠也傻了別破這種古怪的東自已連聽都沒聽過.

"菲律賓的東西……日本投降以前就失傳了……"戴金雙微微搖了搖頭"這東西……沒得解……"

"可是……王四照"他……可……可以……可以……"張國忠只感覺自己的兩條腿一個勁的哆嗦一股莫名的寒氣從頭一直涼到腳眼前的景象愈模糊其實張國忠的心理很清醒這是典型的即將著道的征兆本想咬舌頭可下巴卻已經不聽使喚了……"他騙你的."戴金雙面無表轉頭看了看張國忠伸出一只手指在其額頭輕輕的點了一下只聽當啷一聲問天匕落地張國忠兩眼一翻死魚般的躺在了地上.

看著躺在地上抽搐的張國忠戴金雙的臉上似乎露出了些許欣慰此時鑽進沙的"老五"又探出了腦袋戴金雙一個眼神這老五刺溜一下便鑽出了門瞬間消失在了黑暗中.

"你死了我的事還能托付給誰呢……?"戴金雙苦苦一笑一步跨出了大門.

上篇:第六十一章 罪魁禍首     下篇:第六十三章 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