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五章 再入輪回  
   
第六十五章 再入輪回

三天後.

張國忠正坐在李二丫的病床前呆忽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原來是張國義,老劉頭和柳東升.

"那個人最後怎麼處理的…?"張國忠沒精打采道.

"交給馬來西亞政府處理了…"柳東升一攤手也是滿臉的無奈.

"交給馬來西亞了!?"張國忠的火一下子就躥到了腦袋"他可是在中國做的案!"

"但他殺的不是中國人啊…"柳東升無奈道"而且那個人是自殺…"

"唉!!"張國忠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老張你聽我…"柳東升也搬了把椅子"那把劍上也有你的指紋而且我們到場時是你拿著劍架在他脖子上而且現在人證已經死了如果在中國審判反而對你不利我看這樣也挺好!"

"你覺得馬來政府會怎麼判他?"張國忠問道"有沒有可能判死刑?"

"怎麼判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會判死刑!"柳東升的態度倒是斬釘截鐵.

"為什麼?"張國忠一皺眉.

"因為馬來西亞沒有死刑…"柳東升一聳肩張國忠徹底絕望…

"你那個師兄這些是從他的別墅里搜出來的東西件件都是國寶…文物局的人都看傻了…"柳東升微微一笑"最後我…我也沒他的身份…就他只是一個香港古董收藏家去那棟別墅里看過貨而已…老爺子現在仍然在逃!哈哈哈…"罷柳東升從手包里拿出了一打照片遞給了張國忠本來張國忠是沒心思看這些東西的但老劉頭卻一步上前從柳東升手里拿過了照片.直接把最後兩張抽了出來"國忠啊你看看這是什麼?"

接過照片張國忠也傻了這東西自己曾經親眼見過一次……霧靈山.

抽出第二張只見一幅黃澄澄的字卷攤開擺在寫字台上♀張因為照片只是局部所以隱隱約約能看清字卷的頭幾個字:"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

"這…這是…"張國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來這位寶貝兒師兄還真有點愛國懷家底被公安局抄了這堆東西竟然沒拿出去賣了倘若這堆東西要都賣了恐怕夠她梁蘭在那個貴族病房住到地球毀滅的…"這是…是…這不會是後世臨摹的吧…"

"是不是臨摹的過幾天就有結果了…"老劉頭微微一笑"沒見過正品這照片我留著當紀念了…國忠你可別跟我搶…"實話張國忠那有時間跟他搶這個啊…

兩周後.

這天傍晚張國忠剛從樓下買了份飯上樓忽然張國義又找來了身後還跟著一個矮個子老頭個頭也就跟張毅城差不多穿著一身藍色的夾克嘴上的胡子跟老劉頭有點像但看臉上的平整程度該比老劉頭年輕不少渾身上下髒兮兮的乍一看穿戴像個收廢品的但挺胸抬頭的氣質想必也有點來頭.

"哥這位大爺是你的一個同…同什麼來著?"

"同修…"老大爺滿臉微笑聲音倒是挺和藹.

"對!同修.哈哈同修!今天找到我們單位去了我就帶他過來了…"張國義滿臉的堆笑有點表功的意思.一聽同修這兩個字嚇得張國忠手上的飯盒差點扣在地上心想我的天呐上一個同修差點搞得我家破人亡怎麼這回又來同修了?難不成是王四照派來報仇的?

"厄…這位就是張國忠掌教吧?"老頭子微微一笑.

"掌教不敢當!不知道前輩找我…有何貴干呢?"張國忠把飯盒放在桌子上雙手一抱拳.

"嗯…前不久我去香港見到了王勃倫先生他你在香港開新聞布會給凌云子平反昭雪."老劉頭雖個頭不高但談舉止卻透著一種不出的霸氣.

"王勃倫?"張國忠仔細回想當初送請柬的時候確實確實給這個人送過其為全真宗劉處玄隨山派的傳人"哦…我想起來了新聞布會是我辦的王道長的請帖是我親自去下的…但實際上給凌云子前輩昭雪的是他的孫子我只是幫忙而已!"

"嗯!張掌教果然氣宇不凡謙和有佳啊…"老劉頭一笑這一笑可把張國忠笑蒙了自己就了兩句實話怎麼就成了氣宇不凡謙和有佳了?就算是拍馬屁也太沒技術含量了吧?

"張掌教想當年我與凌云子也頗有些交往你能替他洗脫惡名我代他謝謝你!本是想登門拜訪但我聽令內身體欠佳所以便來了這里…"

"敢問前輩…尊號?"張國忠聽著老頭話也是有些變扭都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有"令內"這種詞?這老頭子認識云綾子?不像啊真認識云綾子的話現在還沒有九十歲也有一百了但看這老頭子頂多六十出頭頭都是黑的怎麼可能認識云綾子?

"名卑號賤…不足掛齒…"老頭一笑已經走到了李二丫跟前抬頭就要翻李二丫地眼皮.

"哎…!?"張國義剛要上前阻攔卻被張國忠一把攔住了懂得翻眼皮相比也不是外行萬一有辦法呢?

"嗯…此乃南洋之邪術名曰'瘴髓’已絕世多年…"老頭不緊不慢又掰開了李二丫蜷縮的手掌"行術膚淺不堪精通…敢問張掌教令內緣何會害的此術?"

"這個來話長…敢問前輩您的意思是…"聽老頭子這麼一張國忠甚至已經預感到了一絲喜悅.

"我是給她施術的人手段狠毒但卻算不得高手!"老頭微微一笑.

"您是…她…她還有救!?"張國忠滿臉激動.

"正是…"老頭捋胡須微微一笑.

"那…"張國忠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還請前輩施方救人!"

"不忙…"老頭一笑"張掌教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令內緣何會害的此術?"

"這…"張國忠仔細想了想云凌子的朋友想必也不是壞人而且此人追問老婆的病因想必也不認識王四照倒也無妨…"前輩您請坐…"張國忠沖張國義使了個眼色張國義到也懂事立即告辭了用了兩個多鍾頭的時間張國忠把王真江如何叛變又如何來大陸找麻煩的經過與這老頭了一遍聽得老頭連連點頭"這麼茅山五子都死于二子王四照之手?此人現在在馬來西亞?"老頭一皺眉.

"嗯…"張國忠點頭"馬來西亞沒有死刑看來是便宜這子了…只斷了一只手而已…"

"唉…!看來思甲兄真是山門不幸啊!"老頭也是一聲歎氣.

"前輩…你…認識我師叔?"張國忠一愣…

"呵呵…國之將亡道存何焉…此乃是感我肺腑念我中華道門有幾個不認識思甲兄的?"老者並沒正面回答張國忠的問題"張掌教既然令內所中之邪術出資王四照之手我怎有手旁觀之理.還請你取一條熱毛巾來…"

"哎…好…好…您等等我這就去水房…"張國忠拿起臉盆便去水房要走運也真走運要倒黴這張國忠也夠倒黴這一元的睡房平時想打點涼水都難偏趕這時候水龍頭里出的卻是涼水.

"***…真會挑時候…"張國忠又飛奔到了樓下只見樓下這個水房已經排了一條七八隊人的長隊每個人至少拿了兩個暖壺還有拎四個的而熱水龍頭的出水量比撒尿還接滿一暖壺至少3分鍾.

"真***…"張國忠都快急死了干脆又下了一層樓♀層樓還好點水量比較大只有2個排隊的.然而等張國忠接到了熱水把毛巾弄熱回到病房後卻現剛才的老頭早已不知去向了床上的李二丫則正在微微的咳嗽…

"咳嗽了…"嘩啦一聲張國忠興奮得眼淚都快下來了手里的臉盆嘩啦一聲便掉在了地上出現咳嗽的症狀則明身體已經對外界的刺激有了反應這就明魂魄已經回來了…"咳嗽啦…!大夫…!!!病人咳嗽啦!!!"張國忠狂奔出屋周圍幾個病房的人沒有一個不納悶的心這里也不是精神病醫院啊病人咳嗽兩下至于嗎…

只聽吧嗒一聲一張紙條從李二丫手里掉到了地上:

賊寇東來欲身擋

大難奈何祖恩揚

四方子弟尤為應

昆侖山中議短長

國之將亡道何處

一醒我不愧當

掌從此為國事

叱詫方知有無常

人心自有吾輩斷

恩怨怎當後世殤

生死度外本無畏

卻願駢石歸陰陽

看著這張紙條張國忠恍然大悟莫非是他…?

病床前李二丫已經能做起來喝水了坐在床頭櫃旁邊.老劉頭拿著這張紙眉頭緊皺"國忠啊這詩你看出啥來了?"

"師兄你還記得磔池那'斷句詩’麼?"張國忠拿過筆在詩上點了幾個逗號整詩的意思立即清晰了很多:

賊寇東來欲身擋大難奈何祖恩揚四方子弟尤為應昆侖山中議短長國之將亡道何處一醒我不愧當掌從此為國事叱詫方知有無常人心自有吾輩斷恩怨怎當後世殤?

"這詩中的'昆侖’指的就是馮昆侖啊!"張國忠道"當年馬思甲老爺子第一個找的不就是這個人嗎?"

"莫非這是…"老劉頭也是不禁一愣"龍虎山那個袁紹一?"

"沒錯!甯守家園一塵土不望賊寇萬里疆身雖萬劫不複處回眸中華慢庭芳——我覺得他百分之百就是袁紹一!"此刻張國忠把《中華抗戰機要行動詳錄》中記載地袁紹一的絕命詩也想起來了"想必在真云師兄之前下磔池布鐵竹陣,留斷句詩教後人如何逃跑的人就是他!"

"'自有吾輩斷恩怨怎當後世殤?’這麼…他准備去馬來西亞親自收拾王四照?"老劉頭呵呵一笑.心這位老大哥雖出場晚了半拍但也總比不露面強…"這麼…他也學過那行子煉丹的方法?或者…他也吃過虯丹?"

"我覺得很有可能!"張國忠道"先他如果真是袁紹一實際年齡應該已經過百了但他看著比你都要年輕得多!"

"別跟我比…!"老劉頭就煩別人自己老"我這是愁的!"

"其次…你看最後這兩句!"張國忠指了指紙條上的最後兩句:生死度外本無畏卻願駢石歸陰陽.

"這兩句我研究過半天並不能斷句這兩句是兩個整句!我跟他提到過真云師兄的遺願消能再入輪回他這是在教咱們方法!"

"這能是什麼方法?"老劉頭一皺眉"實話這些天我一直琢磨這個事按他戴金雙的話吃過虯丹之後或者有陰氣這死了反而出陽氣國忠啊這魂魄上帶陽氣想度可比登天還難."老劉頭邊邊嘬牙花子々山術認為魂魄若帶有陽氣則必成惡鬼當初張國忠在巴山准備與冤孽同歸于盡的"陽魂法"便是利用了這個原理但'陽魂法’是有時限的魂魄上的陽氣僅能維持一會兒時限一過照樣可以度投胎然而這種吃"虯丹"而產生"變異"的人其魂魄所攜帶的陽氣誰又知道會持續多久呢…?

"師兄你看這句:'卻願駢石歸陰陽’我覺得奧妙就在這句!"張國忠若有所思.

"駢石…"老劉頭也若有所思"怎麼這麼耳熟呢…奧!我想起來了茅山大茅峰底下有這麼個地方現在是景點…"

"茅山?"張國忠也去過茅山但都是去辦事也沒時間欣賞風景"那地方有什麼特別?"

"茅山大茅峰乃三茅真君所擇'千峰之峰’頂有神池聚千山之陽于內納四海之陰于中旱而不旱澇而不澇實乃諧調陰陽之寶地…"老劉頭捋著胡子倒有幾分私塾先生的勁頭"須陰者陰須陽者陽是以諧也!人須陽助則弱其陰物須陰助則免其陽是以調也千山難抉,萬嶺不舍之寶地曠天下可擇陰陽而調者唯茅山是也…國忠啊袁紹一的意思是讓咱們去茅山大茅峰下的駢石之下以天地之氣除去戴師兄魂魄上的濁陽之氣給老四度啊!"…

一個月後…

雖李二丫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恢複了但父親的死卻對其打擊很大不過好在村里不少熟人都出面安慰這李二丫才好一點▲岳父辦完喪事後張國忠第一時間便和老劉頭拿著封有戴金雙魂魄的死玉來到了茅山.

"好山…"大茅峰上張國忠第一次飽覽茅山全景怪不得當初茅氏三兄弟會選這麼個地方修道觀這茅山雖然不高但群山的走勢卻呈明顯的聚氣納福之勢比自己去過的那些雜山野嶺要強上數倍.怪不得古代的皇帝老子要不遠萬里來這里祈福求壽憑著這種聚氣的山勢別是做法事哪怕單單在道觀里住上一兩天就能轉運也不定啊…!

"駢石就在前面…"負責帶路的道長法號青竹平時也是喜歡舞文弄墨跟老劉頭倒挺聊得來"二位此次來茅山相比不是只為了看風景吧?"

"我們是想為我一位朋友念念經…"張國忠並不想透露太多.

"念經?念經何必來這里?"青竹道長一愣.

"這其中來話長我那位朋友罪孽深重…"張國忠歎了口氣."最主要的我想他也應該回家看看了…"

"他也是句容*人?"青竹道長一笑.

"他是南京人!但是他…"張國忠看了看手中的死玉"但是他的根在茅山…"

是度但實際操作起來卻要比一般的度難上許多張國忠老劉頭在駢石附近找了個不錯的地方之後便跟隨青竹道長回了道觀自此後的幾個月中這駢石之下便每日有一老一少兩位道人誦經至夜來也怪此時正當雨季而這駢石一帶卻始終一滴雨都沒掉過……

上篇:第六十四章 遺願     下篇: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