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八章 踢到鐵板上了吧?  
   
正文 第八章 踢到鐵板上了吧?


女孩主動的帶著凌羽向前走去,凌羽只是順著女孩的的牽引前進

“不要走了,走錯路了,是死胡同。”女孩對凌羽說道。

凌羽抬頭一看,自己不知不覺間走到一片尚未拆遷的平房處,這是一個死胡同,三面都是斜斜的房子。

“朋友慢走!”一個聲音在凌羽身後傳來,凌羽一震,轉身回頭。

自己的身後,一共站了三個人,一名滿臉橫肉的光頭,頭頂還有道疤,一看就是苦窯里出來的慣犯的中年男子;一名臉上沒有任何特征,三十五六歲,穿花格襯衣的漢子;還有一個身材頗高,帶著眼鏡,一臉冷漠神色的大齡青年,那個眼鏡手里,還提著一個電工用的箱子,而那個花格襯衣手里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剛才和女孩進入死胡同里時候沒看見人影,他們應該是躲在拆遷的屋子里,看到凌羽走進來才出現堵凌羽。

雖然知道遇到什麼事情了,凌羽看著女孩說:“你們一伙的?”

女孩將挎著凌羽的手抽了出來,跑到了三人的身後。

“反應不錯,還沒蒙啊。”刀疤光頭對凌羽說道。

“承蒙誇獎。我沒有仇人,幾位設局,是圖財吧?”凌羽冷靜的說著。

刀疤光頭搖頭說道說道:“圖財,不過小錢我看不上,你知道這是個局?”

“不知道,知道我還往里跳。”

“那你怎麼那麼冷靜?”

“慌亂有用麼?我要是喊救命現在身上就得多出一個窟窿。”凌羽說道。

“行,兄弟年紀不大是個爺們,但是我們的生意也得做,你那點錢我們看不上,不要錢,只要在兄弟身上打一針。”刀疤光頭說道。

凌羽眼中精光一閃,說道:“摘腎黨?”

凌羽聽寢室里的大二師兄說過,B市最近出現了一個極度惡劣的犯罪組織,這伙人先是將半夜獨行的人劫持,然後打上麻醉劑,就在現場有疑似醫生的人摘下被害者的一顆腎髒,然後把被害人的電話留在現場,自己揚長而去。這伙人已經在B市的C區作案三起,其中一個遇害者已經死亡,警方為了避免恐慌,封鎖了消息,調了重警力在C區偵查,可是誰知道這伙人竟然出現在自己所在的F區大學城。

那個刀疤光頭沒想到凌羽竟然知道自己,愣了一下說道:“兄弟好博聞,不過既然知道就配合點,我們也不想鬧出人命。”說著,向凌羽逼近了一步!

在刀疤光頭旁邊的花格襯衫心中已經不耐煩了,他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動手老大還要說上幾句話,按照他的意思直接把人干暈就行了,乾淨利索,弄完了事,自己雖然最愛看那些被自己堵住的男人女人絕望的表情,但是出于職業需要,自己還是忍下了這一大愛好。

可是面前的這個小子,真的讓自己很不爽,明明就是一副打不還手的孬種樣子,還裝逼毛冷靜?老大還被他唬住了,要是自己,早上去把他干倒了。

這個時候,花格襯衫聽到老大喊自己動手,興奮的以舔嘴唇,拿著匕首就向凌羽逼近。

只見那個被色誘出來的小白臉雙手分開,還擺著一個架勢。

小樣?還擺出個架勢,你當你是李小龍啊?沒聽說過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麼?看老子不在你身上開兩個洞!

想著,花格襯衫獰笑著拿著匕首,沖向了凌羽,那個小白臉果然虛張聲勢,花格襯衫已經看到他臉上的恐慌了!

那個充當誘餌的女孩,也似乎不忍心看到這麼一個有‘肌膚之親’的人就這麼中刀,扭過頭不看這一幕。

“咔嚓!”花格襯衫愣住了。

刀疤光頭愣住了。

充當誘餌的女孩也愣住了。

那個花格襯衫,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自己的匕首刺向這個小白臉的時候,他雙手忽然帶起一片虛影,自己帶刀的手就伸入了那片虛影之中,隨後就是一聲脆響,再然後,只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火柴一樣扭曲成一個不可能的角度,自己感覺手臂中段像是火燒一樣灼燙!

“啊!!!”那個花格襯衫不可置信的嗷嗷大叫,他的手臂已經在和凌羽一個照面只見被折斷!

“噼啪噼啪噼啪!”那個花格襯衫剛剛叫出來,自己臉上就連續挨了左右開弓六個大嘴巴,一股暗勁打的他滴溜溜亂轉,凌羽冷冷的說道:“鬼叫什麼?看你像個爺們,挨了幾下就像個娘們一樣亂叫!”

那個花格襯衫被打的滿口是血,兩顆槽牙都被凌羽煽飛!

冷冷的掃視一眼那兩個愣在那里的男人,走了過去,那兩個人感覺不妙,像是被煞神盯上了,腿肚子抽筋,產生了想跑的沖動。

還沒等兩個人准備逃跑,只見凌羽一個高空空翻,從兩人頭上翻了過去!

那兩個人齊齊回頭,只見凌羽已經站在他們身後,將他們堵在了這個死胡同里,此時,凌羽手里還拿著一副眼鏡。

“呃???那不是我的眼眼鏡麼?”那個剛才帶著眼鏡的人一摸自己眼眶,自己的眼鏡已經不見了。

剛才凌羽在空中,順手摘下了他的眼睛。

凌羽緩緩將眼睛架在在自己的鼻梁上,冷冷哼了一句:“果然是平光的,你真***悶騷。”

那個眼睛仔看到形式不妙,猛地向前沖了過來,想沖出凌羽的堵截。

凌羽冷哼一聲,身體忽然鬼魅般的一閃,轉眼間已經站在了眼鏡仔的面前,閃電般向那個眼鏡仔的小腿骨踢了一腳!

“咔嚓!”一聲脆響,那個眼鏡仔嚎叫著撲倒在地上,左腿的小腿已經斷成了三截!!!

那個眼鏡仔像是一個大蝦米一樣,弓著身子倒在地上,不停的抱著自己的小腿哀嚎!

“呸!”凌羽不屑的向那個眼鏡仔吐了一口吐沫,“欺負人時候知道逞威風,自己收點小傷才知道疼啊?被你們摘腎的人難道不痛啊?”

然後,凌羽的眼神緩緩的轉到了刀疤光頭身上。

“大…大哥,我想,這是一個誤會……”那個刀疤光頭明顯沒有剛才那股四海勁,舌頭打著顫,結結巴巴的說道。

“誤會?要是一個普通人遇到你,他可就被你摘腎了!”凌羽目光一寒,瞪著那個刀疤光頭說道。

被凌羽的攝人心魄的眼神一瞪,刀疤光頭心中湧現出一股寒意,只覺得自己如同掉進了寒冬臘月的冰湖里,從心底里發冷。

凌羽看到他怯懦的樣子,冷冷笑著,一步一步逼近了那個刀疤光頭。

看到凌羽向自己走過來,刀疤光頭像是被一個嗜血野獸圍堵在懸崖一樣,心頭都是恐怖的絕望,不自覺的向後退。

凌羽向前走一步,那個刀疤光頭就退後一步。

終于,他退到了那個花格襯衫哪里。

猛然間,凌羽邁出了一大步!

那個刀疤光頭,被猛的嚇了一條,一步沒踩穩,坐在了地上!

忽然間,他的手慌忙間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花格襯衫掉在地上的長匕首!

刀疤光頭像是遇到救星一樣,抓起了匕首,掙紮著站了起來:“你…別過來!別過來!”

說著,他像發狂一樣在自己的手臂上連砍兩刀,砍得血光直冒,也許是血液刺激了他的獸性,他猙獰的叫道:“你別過來!我不怕你!”

凌羽露齒一笑,可是在那個刀疤光頭眼里,那白的簡直要反光的牙齒簡直像是野獸的獠牙一樣讓人心寒,這個時候,凌羽已經猛地助跑沖了過來!

“啪!”助跑過程中,一個黑影從空中砸向刀疤光頭,那個刀疤光頭一揮手,將那個黑影揮刀一邊,原來是凌羽將眼鏡甩了過來。

刀疤光頭剛剛將眼鏡甩到一邊,就看到天空中一個黑影翻滾著向自己襲來!

那個刀疤光頭只是本能的將手中的匕首向空中刺去!

那空中的黑影,正是凌空翻滾的凌羽!

在空中,凌羽一把抓住了刀疤光頭握著匕首的手臂,然後翻滾到刀疤光頭的身後!

“啪!”刀疤光頭的肩胛骨一聲脆響,他慘叫一聲,匕首已經落地!

凌羽此時已經翻身到他的身後,嘿嘿冷笑一聲,抓住了刀疤光頭的另外一只手,從身後像是騎拖拉機一樣擒住刀疤光頭,准備下一步的攻擊。

“噗通!”忽然間,那個刀疤光頭竟然跪在了地上,只見他滿臉老淚縱橫:“大哥!繞我一命吧!我知道錯了!放我一馬吧!”

上篇:正文 第七章 網吧女孩     下篇:正文 第九章 除惡不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