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九章 除惡不留名!  
   
正文 第九章 除惡不留名!


看著跪在地上痛哭的刀疤光頭,凌羽冷笑:“放你一馬?想必那些被你們堵截的受害者也和你說過吧?你有沒有放他們一馬?”

說完,凌羽把著那個刀疤光頭的兩手,像是做體操動作一樣又翻到空中,不過這一次他的身體在空中像是陀螺一樣猛的旋轉!

“啊~~”那個刀疤光頭的兩只手,在巨大的慣性下像是擰麻花一樣擰在了一起,那個刀疤光頭發出了像是屠宰之前的牲口一樣的巨大叫聲!

凌羽在空中翻轉一周,落在地上,松開了大把光頭的手,此時,那個刀疤光頭的手已經像是面條一樣擰在一起,絕對是粉碎的不能再粉碎的粉碎性骨折!

“爽麼?”凌羽冷笑著看著刀疤光頭,那個光頭身體下面一陣惡臭,褲襠一片黃白,已經大小便失禁了!

“送你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

凌羽將他拎了起來,又是兩腳踹在他的小腿骨上,兩聲脆響,他的兩腿也骨折了!

那個刀疤光頭很直接的暈了過去。

並不是凌羽殘忍,而是凌羽在幼年的時候經曆過一些事件,讓凌羽的心變得有些偏激,甚至嫉惡如仇。

凌羽冷哼一聲,將刀疤光頭扔在地上,轉眼看向那個眼鏡仔。

眼鏡仔在地上將凌羽怎麼炮制他老大的情景看的清清楚楚,剛才眼鏡還在地上抱著腿哀嚎他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在地面上掙紮用手爬著想跑掉。

凌羽冷笑著走到他的身邊,抓住他那條沒事的腿,硬生生的將他拉到他老大那里!

“不~~~”那個眼鏡仔哀嚎著,十指緊緊的扣著地面,但是卻怎麼能有凌羽一樣的巨力?十指扣著地面的眼鏡仔,手指甲在拖拽中硬生生的被磨掉了!

“那個刀疤光頭是首犯,你是從犯,雖然罪責輕一點,但是也是其惡可誅!!!”說著,凌羽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向後板去!

“咔嚓!”一聲脆響,眼鏡仔的手臂斷掉了!

眼鏡仔還沒有他老大神經堅韌,在恐懼和疼痛的雙重刺激下,昏了過去!

凌羽將他扔在他老大身上,向那個花格襯衫走去。

剛才凌羽的幾個大耳刮子,運上了流云勁,那股暗勁將花格襯衫打得頭腦發木神經遲鈍,現在還暈暈的,滿耳耳鳴,什麼都聽不見,凌羽沒有和他客氣,兩腳踹折了他的小腿,一掌斬在他的大動脈上,打暈了過去。

將這個花格襯衫也扔在那兩個人身上,凌羽想起那個女人,回頭看去,那個女人也是滑溜,看形勢不對,早就跑的沒影了。

凌羽也懶的去抓她,走到刀疤光頭身邊,摸索了一陣,找到了一個手機。

凌羽打開手機,撥下了一個電話。

“嘟~嘟~你好,這里是妖妖零報警中心,請問有什麼能幫助你的?”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恩,我想問你,想不想知道摘腎黨的消息?”凌羽對電話講道。

“什麼?你知道摘腎黨的消息?現在我們警方正在懸賞二十萬給可以給出摘腎黨情報的市民,你有消息麼?”電話那邊的聲音一聽到是摘腎黨,馬上熱烈起來。

“在海天大學西側建築工地里,有三個人,就是摘腎黨,正在作案,你們快派警車過來吧,來晚了他們就跑了~”凌羽對著電話說道。

“什麼,這麼說你就是在附近目擊?請保護自己安全,我馬上通知領導!如果情況危險,請優先考慮自己的安全!”電話那邊的警察急促的說道,然後凌羽就聽到電話那邊大呼小叫:“何局!何局!……”

凌羽扣上電話,開始等待警察。

大約二十分鍾,凌羽聽到了遠處大街上傳來的陣陣警笛聲,凌羽心中不禁罵了一聲,要是真的歹徒正在作案,聽到警笛不早跑了?凌羽估摸著警察差不多開搜索到這里了,便轉身向學校跑去。

翻過學校的大牆,進入了自己的寢室,凌羽才發現自己的心蹦蹦直跳,每個人心中都有絕技在身,行俠天下,懲奸罰惡的願望,沒想到,自己真就過了把俠客癮。

點燃了一根煙,凌羽控制著自己恢複了一下情緒,壓抑自己***的熱血。

一根煙剛剛抽完,凌羽從刀疤光頭那里拿到的電話忽然響了。

凌羽想了想,接起了電話。

電話的那邊,一個渾厚充滿威嚴的男子聲音想起:“喂?你好,是你報的警麼?”

凌羽想了想,故意沙啞著嗓子說道:“沒錯,是我。”

“我是B市F區東條公安局副局長何威,我們在你報警的地點發現了三個受了重傷的男人,你能給我解釋一是怎麼回事麼?”那個男人說道。

凌羽沙啞的聲音說道:“他們就是摘腎黨,已經被制服了。”

電話那邊一陣沉默,然後那個聲音說道:“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是你制服他們的麼?那你又是誰?”

凌羽想了想,說出了三個字:“不留名!”說著,馬上掛上了電話!

電話的那邊,也就是剛才凌羽怒懲摘腎黨的地點,一名不怒而威,充滿威嚴的中年男人皺著眉頭,聽著電話里的“嘟~~嘟~~”聲.

他的身後,有二十幾人正在四處搜索,看能不能發現什麼線索。

他就是F區公安局副局長,何威。

前天,何威剛在市總局開會,市委管轄公安治安的副市長崔傑將全市的所有公安局局長,副局召開起來開會,會議的主題就是這個‘摘腎黨’案件!

雖然已經封鎖了消息,但是還是不少市民知道了這個惡性案件,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崔傑副市長已經當著全體公安系統領導拍了桌子,下了死命令,一個月之內,必須破案!

據說這個案件,已經驚動中央公安廳,上面似乎要派出一個專案組,來專門調查這個案件,崔傑副市長,傳達了市長孔浩天的指示,一定要盡快破案,將惡劣影響控制在最小范圍,盡量不要造成市民的恐慌。

而自己所在的F區大學城,離上兩起案件的發生地很遠,何威因此有些放松警惕,以為不會發生這種惡性案件在自己的地頭上。

但是,案件一旦發生,那麼後果也是極其嚴重的!

F區是B市的大學城所在地,在這里全國重點大學,就有三個之多。

其中還有以重點中的重點,有著無數領導干部和各路神仙子女所在的‘海天大學’。

如果這些天之驕子出了什麼問題,那麼輿論管制可能就壓制不住了,到時候,自己這個副局長,恐怕就會被震怒的崔副市長當做泄憤的羔羊,一擄到底!

因為大家都知道,明年就是市領導班子換屆,而崔副市長正式市長人選的有力競爭者之一,而孔浩天市長,也是在自己仕途上再走一大步的關鍵時期!

所以,兩位市長,誰也不會允許自己在現在崗位上的最後一班崗出現這種惡性案件,何威干了一輩子刑警,當初從一個平頭小子,沒有任何官方背景,干到現在這個副局的位置,自己深知其中艱辛,當年為了上位,自己在地下毒品交易黑幫中臥底兩年,才好不容易爬到現在這個位置,他可不像當成一只替罪羊就這麼斷送了前程。

所以,雖然不認為罪犯會出現在自己轄區,可是還是加了幾個夜班,加強了對轄區的控制,沒想到,今天居然真的碰上了報案電話!

在執勤室,何威副局長驚出了一身冷汗,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現場。

之所以讓眾人開著警笛,就是本著就算抓不找罪犯,也不能出現受害者的思想。

可是在報案電話所說的地方,只看到三個四肢都被折斷的男人,而沒發現其他人。

剛剛看到這幾個人,何威頭皮都炸了,以為是受害者,除了一身冷汗。

可是仔細一看,又不像,自己一肚皮疑惑,幸好自己記錄下來了那個報警的電話,所以才出現給凌羽打電話的一幕。

此時,何威收起電話,嘴里嘟囔著:“不留名?”

此時,一個干警向何威請示:“何局,那三個人怎麼辦?”

“怎麼辦?送醫院!派六名警力守在醫院,人醒了馬上調查審問!”何威說道,轉身上了警車。

而此時剛剛怒懲摘腎黨的凌羽,卻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寢室,雙手因激動而顫抖,因為摘腎黨而想起自己幼年的往事,正在一個人點著煙,默默的回憶。

上篇:正文 第八章 踢到鐵板上了吧?     下篇:正文 第十章 寢室聯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