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藝術系的帥哥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藝術系的帥哥


帥哥很迷惑,他自付交游還算廣闊,海天大學里幾個武林世家的子弟自己都聽說過,並沒有聽說過有姓凌的啊。

“閣下一身功夫,請問到底是哪位前輩高足?”越是如此,帥哥越想明白個究竟。

凌羽沉默,忽然說道:“你不是有重要事情麼?”

“啊?對啊!時間快來不及了!”那個帥哥似乎才想起來,驚呼道。

“同學,你叫什麼名字?我借得錢過兩天就還給你,你給我留個手機號吧,到時候我請你喝茶詳談。”帥哥忽然從武林中人的姿態變回了學生模樣,向凌羽說道。

凌羽還沒富裕到拿兩百元隨便送人的地步,給這個自稱趙爾曹的人說下了自己的電話號,趙爾曹竟然僅僅聽過一次就點點頭,看來不是敷衍了事不想還了就是記憶力驚人。

趙爾曹和凌羽走出了,都急急的向一個方向走去。

“同學,順路啊?”趙爾曹看到凌羽跟在自己身邊問道。

凌羽點點頭,繼續跟在趙爾曹身邊,一直走到了藝術系的樓下,兩人還在一起。

趙爾曹忽然轉過頭來,對凌羽說道:“同學,錢我真的會還你,你的電話是XXXXXX,我記下了,不必跟著我了吧?”

奇怪的看了趙爾曹一眼,凌羽說道:“奇怪,難道我就不可以來這里麼?”

“嗯?你也參加舞會?”趙爾曹說道。

凌羽點點頭,向樓上走去。

“同學,誰邀請你來的啊?把上哪個妹妹了?”趙爾曹一聽,眼睛眯成了彎彎的形狀,跟上去對凌羽問道。

凌羽忽然覺得這個趙爾曹似乎很有趣的樣子,不過沒有說是誰:“到上面你就知道了。”

見凌羽不說,趙爾曹依然很熱情的說道:“同學,你還是比較有眼光的,我們這一屆的藝術系,還真是全部在水准以上……”然後他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藝術系的各個美女。

很快來到三樓,三樓的房間只有三間,趙爾曹帶著凌羽,穿過你個房間,終于來到了藝術系的舞蹈排練房。

近了這件房子,趙爾曹開始向四周找尋什麼人一樣,扔下凌羽一個人不管了。

這里的空間很是廣大,一間屋子幾乎占據了整間樓層的三分之一,而且舞蹈室的一面牆上還有一面覆蓋整個牆面的立地鏡子,將這間房間照大了一倍,更是顯得空間廣大。

此時,舞蹈室里已經被布置的很好,在舞蹈室的前台,各種布制的花籃放在上面,一個小平台上用彩帶和編制的花繩布置好了,留出了一個主持人的位置,而在舞蹈室正中間,已經有三四十個穿著似模似樣的晚禮服的人正站在那里聊天。

舞蹈室很大,在舞蹈室的後排,搬來了座椅和沙發,還有一些充當放零食和飲料的桌子,看樣子能坐下六七十人,此時已經有一半坐位被人坐在那里了。

凌羽掃視了一眼,立刻捕捉到了宮紫璿的身影,此時她正和一桌人圍坐在一張桌子旁聊天,凌羽快步走了過去。

“宮紫璿!”凌羽走到他們那桌,對美女喊道。

隨著凌羽的喊聲,十幾道目光向凌羽身上聚焦。

宮紫璿所在的這張桌子,一共坐了八個人,五男三女,除去宮紫璿外的兩個妹妹雖然並不似宮紫璿那麼國色天香,卻也是各有獨特氣質的極品,微微只遜一籌而已,那五個男生,也是各色美男,或者陽剛俊朗,或溫柔清俊,甚至是略帶女性的陰柔之美,仿佛各具力場,無一不有吸引人的特質,凌羽雖然勉強算是一個帥哥,但是和這五個仿佛明星組合般的大帥哥比起來,卻仿如蝴蝶和飛蛾,差了兩三籌。

宮紫璿此時的位置正是背對著凌羽,聽到凌羽的說話聲,扭過頭來,看到凌羽,卻是心中一喜,站起來要要向凌羽走過去。

八個人圍的一個桌子,已經很擠,宮紫璿站了起來,她一側的兩個男生也站了起來,那兩個男生身高也足有一米八五以上,比凌羽高出大半個頭來。

宮紫璿只是對那兩人點點頭表示感謝,卻馬上走到凌羽身邊:“凌羽,怎麼才來?等你好久了。”宮紫璿語氣親昵,還用兩手抓住了凌羽的胳膊。

頓時,凌羽感覺到三道帶著“殺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凌羽像是不經意間的掃視一眼,只見坐在宮紫璿這桌的三個男生正帶著敵意的看著自己,感應到凌羽的目光,其中兩個人低下頭假裝拿飲料喝,另外一個目光卻毫不避諱的繼續注視著自己。

凌羽感歎了一聲,“紅顏禍水啊!”不過凌羽從來都不是懼怕這種競爭的人,隨意的讓宮紫璿抓著自己的胳膊,和她走到了眾人跟前。

“我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朋友凌羽,這幾位是我的同班同學,這兩位美女是韓明君,宋詩琪,這幾位帥哥他們是葛云飛、宋師道、齊墨非,吳雨同,夏天。”宮紫璿給凌羽介紹說道。

說到各人名字眾人分別點頭示意,兩個女孩目光閃爍的看著凌羽,她們很好奇像是宮紫璿這麼優秀的女孩有著特殊的好感的男生到底有什麼特殊。

那五個男生則是心思各異,陽光男孩夏天只是把這次見面當成普通朋友見面,宋師道對凌羽是單純的好奇,而有些女性化柔美的齊墨非是赤裸裸的敵視凌羽,而身世不錯吳雨同和葛云飛都是感覺,凌羽不配宮紫璿,和自己比起來都差幾個等級,可是宮紫璿卻似乎對他另眼相看,讓他們兩人很郁悶。

齊墨非,吳雨同,葛云飛,三個人都在追求宮紫璿,凌羽正是他們的情敵。

“啊~~凌羽,你坐哪里啊?”宮紫璿忽然說道,她發現這桌的座位已經被坐滿了。

“呵呵,算了,讓你和他坐一個沙發上吧,我再找一個椅子。”韓明君說道,剛才她和宮紫璿坐在一個小沙發上,此時她起身讓座,其實是想看看凌羽和宮紫璿到底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宮紫璿只是和韓明君嬌嗔著推脫了一下,卻是同意了,將凌羽拉來了和自己坐在一個沙發中,完全看不出害羞,而韓明君則從旁邊拿來一個單凳坐在宮紫璿的另一邊。

看到宮紫璿和凌羽坐在一起,三個帥哥臉色都變得陰沉起來,尤其是齊墨非,剛才他也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要坐在宮紫璿旁邊,卻讓宮紫璿拉來韓明君擋住了,現在凌羽來,宮紫璿居然主動和他坐在一起,厚此薄彼,讓齊墨非心中十分不爽。

當然,他不會將怨氣放在美女身上,而是轉而敵視起凌羽來了。

凌羽確實全然不管那三人什麼感受,今天宮紫璿穿了一件淺紫色的晚禮服,雪白的肩膀以及一小塊後背都露在外面,凌羽坐在宮紫璿旁邊,兩人的胳膊經常接觸,不時觸碰到宮紫璿那圓潤如玉的玉臂,而宮紫璿有意無意的依偎過來,讓凌羽感覺蠻舒服的。

待到凌羽坐定,這些年輕人的話題又開始回到了凌羽來之前的話題,對世界繪畫藝術品的討論,才聽了一會就昏昏欲睡。

凌羽除了裝了一腦袋警察抓強盜的知識,對這種藝術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只是旁聽幾人高談闊論。

這幾個藝術系的新生,明顯都比較有料,而那幾個男生都因為美女當前,都顯得很興奮,侃侃而談,訴說著對藝術品的見解。

“高考結束後我和阿姨去了一次法國巴黎,特意在巴黎中心塞納河的北岸盧浮宮參觀了三天,那里當真是藝術的聖殿,很幸運,《維納斯》雕像、《蒙娜麗莎》油畫和《勝利女神》雕塑,我全部都看到了,還看到了卡拉瓦喬的《大衛》和拉斐爾的《西斯廷聖母》,拉斐爾不愧是文藝複興三傑之一,他的藝術品優雅俊秀,十分和諧,簡直是高度完美,去的時候,正好有十九幅未參展過的拉斐爾的油畫草圖展出,我甚至見到了傳說中拉斐爾的轉型期未完成油畫《凱西.保羅曼紅衣大主教》的草圖,仔細看可以看出,拉斐爾學習米開朗基羅雕塑的繪畫筆法的痕跡。”

吳雨同眉飛色舞的對大家說道,很顯然,他的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凱西.保羅曼紅衣大主教》?你所說的草圖莫非是傳說中的拉斐爾十八幅風格油畫中的一張?”葛云飛問道,在油畫界,傳聞文藝複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在繪畫生涯中段的時候,曾經吸收各個流派所長,創作出十八幅風格迥異的優秀油畫,但是絕大部分不知所蹤。

“是啊,在五年前,有法國超級豪門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在索斯比拍賣行,以一千零五十萬美元的天價拍下了十八幅油畫中的一幅《所羅門王》,迥異于其他畫家的轉型期作品,拉斐爾的轉型作品由于構思大膽創新,相對于其他的作品,更具有藝術價值,收藏界願意花大價錢追捧,其價值也越來越高,那次拍賣,竟然拍出了千萬美元的天價。”吳雨同感慨說道。

上篇:正文 第二十五章 高手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拉斐爾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