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拉斐爾的畫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拉斐爾的畫


這時候齊墨非喝了一口飲料,慢悠悠說道:“確實是天價,不過,正是因為拉斐爾轉型期的作品太多變,也讓藝術界更難判斷真偽,更有無數贗品充斥其中,遠的不說,在二戰時期,就曾經一度大量出現過拉斐爾的畫作,幾乎和拉斐爾本人的作品沒有任何區別,經過了公證,並且拍賣出去十幾幅畫作,後來直到二戰結束,一名叫基努馬維的畫家才出來承認,那些畫作是他偽作,他幾乎不會自主創作,卻能將拉斐爾的畫作模仿的天衣無縫,就是他本人也認不出原品和贗品的分別,這是藝術界一大丑聞,所以說,即便是盧浮宮展出的畫作,也也不一定是真的。”

吳雨同頗以自己去過盧浮宮為豪,聽到齊墨非貶低盧浮宮藏的是偽作,不由的爭辯道:“如今科技發展已經今非昔比,除去傳統的專家藝術鑒定,還有科技鑒定和構圖對比,盧浮宮如果沒有把握,是不會輕易展出的。”

“未必。”齊墨非又喝了一口飲料,對眾人說道:“科技鑒定無非是從紙質和油墨的化學成分進行鑒定,碳十四的年份鑒定會有兩百年的誤差,根本做不得准,而油畫根據保養的程度不同,即使是同一時期的畫作也有很大差異,畫紙方面有人專門保存老畫紙用來作偽,科學比較繪畫規律,或許是個參考依據,但是這次盧浮宮展出拉斐爾的畫作卻是他轉型期的作品,根本不能用平時的規律檢測,所以說那些草圖是假的可能性很高。”

自己親眼見到都分辨不出真假,卻被齊墨非隔著幾萬里說出真假,那樣自己豈不是藝術鑒賞力差齊墨非遠矣?吳雨同不想在宮紫璿面前表現的不如他人,當即振奮精神,組織語言,和齊墨非爭辯起來。

可是齊墨非口才很好,而且所知非常多,旁征博引,一時間吳雨同辯論占了下鋒。

兩人的辯論激起了其他眾人的興趣,眾人開始討論起拉斐爾的畫作,一時間氣氛熱烈,凌羽懂的不多,還是一副呆呆的樣子,聽眾人的討論。

“……綜上所述,盧浮宮所展示的畫作,六成幾率是偽作。”齊墨非此時雄辯滔滔,引經據典,訴說種種疑點,逐漸說服幾人,將自己的觀點訴說出來,吳雨同雖然不甘心齊墨非搶了風頭,卻一時無話可以辯解。

雄辯結束的齊墨非這時抬頭,傲然掃視了一圈還在討論的眾人,他很滿意自己剛才的發揮,剛才自己注意到,在聽到自己的判斷的時候,三個美女眼中都浮現異樣的光彩,藝術系的女孩子不只是看重外表,對藝術的領悟和內在的氣質、能力,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條件,自己剛才一番說話,明顯見識超過群雄,自然博得女孩子們的另眼相看,就算是自己那些男同學,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見識。

可是忽然間,齊墨非看到了自己十分討厭的一個不和諧點────宮紫璿旁邊的凌羽,呆呆的坐在宮紫璿旁邊,面目說不出的呆滯可憎,此時宮紫璿正側著身子和他凌羽身邊的夏天說話,整個身子幾乎壓在了凌羽身上────這讓齊墨非很不爽,雖然現在怎麼看怎麼是宮紫璿是主動的,但是情敵眼里出鄙視,齊墨非怎麼都覺得凌羽是一個沒有內涵的呆瓜一個,怎麼配的上仙女一般溫婉可人的宮紫璿呢?

看著表情呆滯的凌羽,齊墨非心中一陣厭惡,看凌羽那個呆瓜樣,腦袋里也沒有多少存貨吧?就讓我讓你暴露出貧瘠的精神本質,讓你明白你根本配不上宮紫璿吧!

想到這里,齊墨非忽然提高聲音,對似乎睡著了的凌羽忽然發問:“凌羽,你說說,你對拉斐爾的畫作有什麼看法?”

聽到齊墨非的問話,熱烈的討論聲忽然驟然中斷,自從幾個人開始討論的時候,就有意無意的將凌羽排除在外,雖然宮紫璿有意不冷落凌羽,但是凌羽確實對這種話題插不上嘴,再說他一直都是很少說話的樣子,宮紫璿也就任其沉默了,此時,齊墨非忽然發問,卻讓大家再次想起了凌羽這個“外人”來。

宋師道想聽聽這個讓宮紫璿青眼有加的男生到底有什麼本事,而吳雨同和葛云飛樂得看凌羽出丑,兩個女孩也想看看這個貌不驚人的凌羽到底是什麼底蘊,所以在齊墨非的問話下,眾人出奇一致的將目光投向了凌羽。

宮紫璿眼中閃過一絲氣惱,齊墨非明顯在難為凌羽,現在的學生,就算是藝術系的學生,也沒有多少人真正的研究過拉斐爾和達.芬奇吧?而凌羽是個理科學生,這樣擺明是難為他。

但是,宮紫璿眼睛卻馬上又閃過了另外的神彩,在台球室里,凌羽也是貌不驚人,卻上演了一出絕地反擊,說不定他對藝術有驚人見解呢?宮紫璿看著凌羽,看看他能不能給自己一個意外的驚喜。

凌羽確實快睡著了,而且他對藝術真的沒什麼了解,猛然間聽到齊墨非的問話,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見解?我沒什麼見解。”

剛說完這句話,敏感的凌羽就感覺注視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齊墨非露出個了然的神色,這個人也就是種粗鄙不文的人,能指望他說出什麼來?宋師道喝了一口飲料,掩飾自己眼里的失望之色,而吳雨同和葛云飛則是明顯的表示出輕視的樣子,但是在宮紫璿面前還是掩飾了一下,而那兩個女生,卻毫不掩飾的露出失望的神色,眼神滑到一邊不看他,卻讓凌羽捕捉到了她們眼角的一絲不屑,甚至宮紫璿,都出現了一絲失望的表情,只是極力掩飾,不希望凌羽看到。

但是,著一切都逃不過凌羽敏銳的感官,凌羽忽然間臉色有些潮紅,雖然凌羽平時低調的很,也不是很出眾,但是凌羽心中卻潛藏著一種遠遠超越普通人的強烈自尊心,他絕不能容忍自己遭受鄙視,尤其是女人的鄙視!

但是,凌羽卻在藝術上沒有什麼見識,他只模糊借得拉斐爾是初中曆史書上的文藝複興三傑之一,其余的就不知道多少,想說也沒得說。

凌羽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一陀異樣的潮紅,忽然間,宮紫璿感覺凌羽氣息給人的感覺變冷了,她剛想安慰一下凌羽,卻發現,現在安慰凌羽,無異于給凌羽一個巴掌。

齊墨非心里冷笑了一聲,面色卻不變的說道:“算了,凌羽不是藝術系的,說這些不算是專長,也怪不得他。”雖然他很想趁機繼續擴大戰果,進行二次勝利,但是以他對宮紫璿的了解,知道宮紫璿最反感不給別人面子的人,不如就此罷手,反而維護下凌羽,而且,這時候維護他,比打凌羽一巴掌還過癮。

宮紫璿面色稍緩,轉眼看凌羽,只見凌羽目光閃爍,好像在和什麼人交流著什麼。

“凌羽?”宮紫璿擔心的問了一下。

凌羽的眼神忽然一下恢複了正常,吐出一口長氣,臉上的潮紅小時,對宮紫璿微笑說道:“我沒事。”他卻不知道這樣的表現在他的三個情敵心里,又變成了氣量小,遭不得打擊的評語。

宮紫璿見凌羽沒事,心中長出了一口氣,本來想一起聚聚,卻沒想到凌羽遭到刁難,她本來擔心凌羽收不了刺激拂袖而去,看到凌羽恢複平靜,才好過一點,但是,心中卻好像少了點什麼。

就在大家各有心事的時候,凌羽忽然說道:“請問那個畫板是誰的?可以借我用一下麼?”說著,指了指宮紫璿的沙發背後。

那里一個綠色的畫板正在那里,畫板很大,幾乎有半個沙發高。

宋詩琪見狀,說道:“畫板是我的,隨時可以借你,你現在就要用麼?”宋詩琪十分喜歡繪畫,在下午舞會前,自己忽然間很有感覺,便先到畫室畫了一幅草圖,然而畫完之後時間上已經接近舞會,便將畫板也帶過來了。

凌羽點點頭,伸手將畫板拿了起來,放在了自己腿上,而畫板旁邊,有一個綠色小袋,凌羽將袋子里的東西倒在桌子上,卻是幾塊繪圖用的木炭。

拿起一塊木炭,在手里顛了幾下,凌羽翻看畫板,快速在畫板上描繪著。

他在干什麼?一桌眾人都滿懷好奇的想著,難道他在現場作畫麼?

畫板擋住了大部分人的目光,他們只能從和凌羽同側的宮紫璿和韓明君的眼里感受著凌羽的繪畫。

只見兩女的眼神,從剛開始的迷惑,逐漸的變成了注視,變成了驚奇,然後慢慢凝重,變成了熱烈,然後慢慢的變得沉醉其中,而宮紫璿,眼睛不時的閃動著異彩看幾眼凌羽。

宋師道很好奇,到底凌羽畫了什麼讓兩女的眼神如此精彩?

而齊墨非,則抓起一瓶飲料喝了一口,他到底畫的是什麼?齊墨非不安的想,雖然他很想勸說自己,凌羽其實只是個粗鄙之人,但是兩女變幻的眼神,卻讓他極度不安,尤其是宮紫璿的眼神,正是一個女人對男人極度欣賞才會出現的……

上篇:正文 第二十六章 藝術系的帥哥     下篇: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天才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