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天才藝術家?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天才藝術家?


短短幾分鍾,凌羽已經畫完了一張草圖,然而他並沒有停下來,翻過這一頁,又換了另外一個木炭開始畫起來。

略顯纖細白皙的手拿著木炭在紙面上飛快的劃著,旁邊的兩個女生,看著凌羽的表情,幾乎是崇拜了。

圍觀的幾個人,也是好奇心被勾到了頂點,到底凌羽畫的是什麼?

幾個人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凌羽,聽著他“沙沙”的作畫。

沒有幾分鍾,凌羽第二幅畫頁畫好了,然而他沒有停下來,馬上又換了一塊木炭做第三幅草圖。

眾人的期盼也是更加強烈,簡直恨不得搶下凌羽手中的話看看他到底畫的是什麼。

就在眾人的好奇心快要爆炸的時候,凌羽忽然將木炭往桌子上一扔,“呼~~”的吐了一口氣,微笑著對眾人說:“畫好了。”

此時,畫板已經被宮紫璿和韓明君拿在手里,目不轉睛的看著畫上的內容。

感覺到眾人好奇的能殺死貓的眼神,宮紫璿才不好意思的一笑,剛才自己有些失神,她將畫翻到第一頁,放到眾人面前。

眾人一看,能看出是一副人像的草圖,一個穿著中世紀服裝的威嚴卻不失親和力的男人半身像端正的在畫的正中央,後面是一幅宮廷背景,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畫意卻透紙撲面而來。

“《凱西.保羅曼紅衣大主教》未完成油畫草圖?”吳雨同幾個月前剛剛在盧浮宮走了一圈,對這件藝術品記憶猶新。

“恩,吳同學,你看看這幅畫和你看到的那副原作細節上有什麼不同。”凌羽微笑著對吳雨同說道。

吳雨同將畫拿在自己的面前,端詳了半天。

吳同學的記憶力是很不錯的,況且藝術系的學生天生對藝術品有一種特殊的記憶能力,能記憶出不少常人無法發現的細節,他端詳了半天驚訝的說道:“除了比例不同,整體構架,筆鋒,甚至停頓,甚至是粗細濃淡上,基本沒有不同……不過,就是不知道哪里有些不對勁。”

凌羽微微一笑,不怕行家,就怕不識貨的,他對吳雨同說道:“吳同學,翻開第二頁看看。”

吳雨同迫不及待的翻開第二頁,只見,也是一幅《凱西.保羅曼紅衣大主教》的未完成草圖,這一幅草圖,和第一幅幾乎一模一樣。

吳雨同撫摸著這幅草圖,嘴里說道:“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居然和上一幅一模一樣,甚至筆鋒和著筆粗細濃淡都一樣……可是,為什麼我覺得這一幅更像是原圖呢?”

不管他的驚奇,凌羽對吳雨同說道:“吳同學,再翻。”

吳雨同又翻了一頁,還是《凱西.保羅曼紅衣大主教》未完成草圖,可是這一幅草圖,卻給了他看到原圖的感覺,他拼命的回憶著在盧浮宮看到的原圖,卻無法發現和這幅圖有一絲一毫的差別。

學畫人的記憶,和普通人不一樣,普通人的記憶,是靠大腦左半球,記住幾個微小的細節,然後以抽象的邏輯記憶模糊儲存在大腦左半球,一般來說記憶邏輯公式比較強,但是對生活細節,圖畫,記憶容易模糊,消散。而學畫的人的記憶,卻是運用大腦右半球,是如同照相機一樣記憶整個圖片,而且大腦右半球還是深度記憶的區域所在地,所以,學畫的人容易記得整個圖畫的細微細節,甚至幾十年都不忘記一點,這點和警察容易分辨犯人畫像是一個道理。

而吳雨同的圖畫記憶,又是其中佼佼者,甚至能在自己眼前再現幾個月前看到的圖畫,他驚奇的發現,這幅畫,和自己記憶中的原畫,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差別。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如果不是畫紙太新和比例不對,這簡直就和那原圖一樣。”吳雨同喃喃的說道,哪還有剛才侃侃而談的樣子?

宋詩琪眼睛流露出異樣光彩,對凌羽說道:“凌羽,為什麼三幅同樣的草圖,卻給吳雨同不同的感覺?我可沒發現有什麼異常。”

凌羽微微一笑說道:“如果沒見過原圖,確實很難分辨幾張圖的細微差別,但是吳同學的感覺很敏銳,潛意識里就發現了幾幅圖的不同。”

“怎麼不同?”宋詩琪問道。

“請翻到第一幅圖。”凌羽對沉醉于凌羽神奇畫筆下的吳雨說道。

“哦……呃”吳雨同才反應過來,翻到第一頁。

凌羽好整以暇的對眾人解釋道:“這是我第一幅草圖,這是按照普通的繪畫方式畫的,所以吳同學發現,這幅圖和原圖不同。現在請吳同學翻到第二幅。”

吳雨同按照凌羽的指示翻到第二幅,凌羽說道:“仔細看,和上幅圖有什麼不同?”

眾人將頭湊向凌羽的畫,像是找碴一樣找著不同。

忽然,韓明君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喊了起來:“啊~~我發現了!”

眾人眼神看向他,韓明君臉上一紅,指著畫上說:“你們看,這個碳畫的痕跡,筆劃都是左邊深一點,右邊淺一點,上幅圖筆畫顏色都是一樣的。”

凌羽點點頭,說道:“不錯,觀察的很細致。大家可能不知道,拉斐爾在二十七歲的時候,坐馬車出行意外翻車,左右兩手的大拇指全都受傷,握力變得和常人不一樣,所以,在他構圖的時候,都是左深右淺的。”

吳雨桐馬上回憶,記憶中那副原圖確實是這樣,馬上點點了。

“你知道的真多~~”宋詩琪佩服的說道,這是發自內心的稱贊。

“再請翻開第三幅圖。”凌羽笑笑說道。

第三幅圖,和第二幅圖一樣,筆跡還是左深右淺,但是不明顯了很多,感覺卻和第二幅圖不太一致。

凌羽並沒賣關子,直接說道:“第三幅圖,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是我的握碳筆的姿勢……”

韓明君忽然想了起來,說道:“你是反握的!”

“對!”凌羽說道,“拉斐爾在轉型期間,學習達.芬奇的構圖技巧,並且學習米開朗基羅的人體表現和雄強風格,開始覺得手上的傷對自己構圖很不利,曾一度研究出一種反握炭筆的技巧,在構圖上有所體現。”

頓了頓凌羽說道:“知道拉斐爾有手傷的人並不多,所以,雖然拉斐爾的油畫贗品眾多,但是草圖卻表現出這幾個特點的人,幾乎沒有。既然吳同學看到了那些草圖是這種筆法,那說明很可能是真的,而且,雖然他畫這幾幅草圖是在轉型期,卻如同大象即便有變異也不會飛,還是有些蹤跡可循的。”

“比如,拉斐爾十分講究靈感構圖,通常都是用幾周、甚至幾個月的時間在腦海里思索,然後在靈感來臨的短時間內完成草圖,然後再短時間完成畫作,所以體現在草圖上就是一氣呵成,有一種流暢感,這就是特點,還有……”凌羽侃侃而談,就像是訴說飛機是現代而不是石器時代的產物一樣解釋著為什麼他認為那幅畫是拉斐爾真品。

看到眾人崇拜的看著凌羽,齊墨非冷哼一聲,負隅頑抗,堅守自己最後的陣地:“世界上研究拉斐爾的人多了,這樣也不能說明這一定是拉斐爾真作。”這已經近乎強詞奪理了。

凌羽微微一笑,對齊墨非說道:“這些都是正面證據,我還有一個佐證。”

“什麼?”

“今年五月份的時候,國際刑警組織破獲了一個偽造藝術品的國際組織,並且追蹤到二十七幅仿造拉斐爾的油畫和草圖,據犯罪組織的藝術家稱,他在他偽造的作品上,都留下了特殊記號。吳同學看展出是在七月份左右,盧浮宮一定知道那個消息,那個偽造組織是世界最大,也可能是唯一一個以拉斐爾的藝術品詐騙的組織,而世面上流出的拉斐爾贗品99%出自這個組織,所以,我說在這之後舉行的畫展,應該是拉斐爾的真品。”

齊墨非已經徹底潰敗了,他沒想到,這個呆頭小子居然有這種藝術修養,雖然自己說了不少,可是人家現場畫了三幅圖,說,永遠沒有做有分量啊。

三個女孩,看凌羽的眼神已經近乎崇拜,其余幾個男生也對凌羽相當佩服,無論是他的藝術能力,還是廣博的知識,都讓人敬仰。

宮紫璿眼中異彩流動,果然,這個男人,沒有讓自己失望。

“我可以收藏你畫的這幾幅作品麼?”宋詩琪忽然說道,凌羽點點頭,又恢複了呆呆的樣子,可是在其他人心中,這完全是深藏不漏,大智若愚的表現。

“其實這只是草圖,如果是真正的油畫,我反而不那麼容易分辨了,有些人,做贗品幾乎等同于真品的藝術性。”看著幾人崇拜佩服的眼神,凌羽有些不好意思。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七章 拉斐爾的畫     下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請你跳支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