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我若為俠,善惡我報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我若為俠,善惡我報


凌羽回到寢室里,脫下了自己一身頗為風騷的白衣白褲,雖然沒淋到多少雨粉,但是還是要清洗一下。

被忽悠的愣愣的郭美美眼睛一閃一閃的,被宮紫璿拉回了寢室,凌羽和兩女雨中漫步,浪漫的走了一會,也就回來了。

想想今天的經曆,凌羽會心一笑,傳音給精靈蒂娜:“多虧你了蒂娜。”

“小羽,不要和我客氣,幫助你是我應盡的義務。”精靈蒂娜飛出來說道。

剛才凌羽畫的那幾幅畫,都是精靈蒂娜在畫紙上事先模擬出運筆的方法,並計算出落點,然後在凌羽的准確戒指的幫助下,才畫的出來,否則,凌羽今天就糗大了。

至于精靈蒂娜為什麼儲存有拉斐爾的畫作,原因很簡單,G1精靈除了有幫助主機擁有著進行游戲的義務外,還要負責收集一切有價值的科技、文化、藝術信息,精靈蒂娜通過虛擬網絡信號,已經和凌羽所在世界的網絡連通起來,下載了很多文化、藝術信息,至于科技嘛,地球上的科技還是不夠看的,就算了。

脫下衣服,躺在床上,凌羽開始回想今天宮紫璿對自己說的話:

“凌羽,你性格不應該是這樣的,你的本心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你曾經經曆過什麼?能告訴我麼?”

“……”

我的本心到底是怎麼樣的呢?自從自己父親死在自己面前,自己變了好多。

“爸爸,我長大了要當警察,像你一樣,抓光所有的壞人。”幼年的自己這麼說道。

當時父親的眼神很複雜,知道很久以後自己才勉強理解一點,當時他說:“沒那麼簡單的……就是當上了警察,也未必能抓的到所有的壞人。”自己當時並不明白,可是慢慢的,有些明白了。

小時候的自己,那麼天真單純,充滿正義感,自己從來看不慣任何人欺負人,就算是看到一個不相識的小孩被欺負,自己都要管,為此自己挨了不少揍,可是自己的心理很充實,那是為自己理想而做的事情啊。

可是父親死後,一切都倒塌了。父親是撐起全家的天,母親因為極度的悲傷,不到一年,就形銷骨立,甚至治不好的咯血,沒到一年就死了,以前總纏著妹妹沒了父母疼愛,受人欺負,親戚們都說自己是掃把星,克死了自己父母,雖然那個時候不知道什麼是掃把星,可是惡言惡語將自己幼小脆弱的心靈刺激的封閉了起來,變成只屬于自己的世界。

幸好那個時候奶奶來到了自己身邊,照顧起了自己和妹妹,自己才在自閉中剩下一縷陽光,還有複仇的信念,支持著自己走了下來,自己當時對天起誓,一定要當上警察,為爸爸報仇!

被同學孤立,自己忍了下來,被親戚當做掃把星,自己忍了下來,被漸漸長大,開始恨上自己拖累死爸爸的妹妹冷漠待之,自己躲在被窩里哭,可是也忍了下來,複仇的心讓自己冷漠,敏感脆弱的心因為自卑而自尊,開始無視周邊人的苦痛,就這麼一路走到了高中,可是在自己收拾屋子的時候,意外的得到了父親的日記,卻打碎了自己報仇的決心。

“三月十五日,我的搭檔黃岩軍死了,車禍,臨死一周,他給我發了個短信,告訴我有資料在他的老房子里。”

“三月十七日,我去黃的房子,房子被人搜過,可是我在房梁上找到一本筆記。”

“三月二十九日,我弄懂了筆記上的暗碼,這是一本本地黑勢力勾結官員的賬目記錄。”

“四月十五日,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我通過老領導雷洪申請在閻鐸黑勢力集團成為臥底。”

…………

“次年九月二日,終于弄到了閻鐸黑幫的犯罪證據,但是,S市的地下黑幫,疑似有更高層次的力量控制著。”

“九月十七日,閻鐸黑幫被徹底剿滅,可是閻鐸逃逸。我將冒險得到的幾本涉及高層次犯罪的資料上繳後,泥牛入海。”

“十月二日,領導破案的雷洪老領導滿臉的疲憊,告訴我不要再查了,他被撤下,換上了新人,他告訴我,他准備退休了,我發現我的家被搜查,還找出一個竊聽器。但是這嚇不倒我,我有原始資料的備份,我准備向更高級的領導反映……”

日記就到這一天結束了,十月五號,就是小凌羽被綁架的日子。

凌羽的心碎了。

日記上,有凌威對犯罪分子勾結的官員的猜測,那是驚人的,有一個人,正是S市公安系統的領導。

凌羽絕望了,自己就算當上警察,又能怎麼樣?最好的結果不過是父親的結局。從政,當官?自己沒實力沒勢力,能有什麼發展?

報仇的信念,轟然倒塌。

熄滅了心中複仇火焰的凌羽,只是隨便按照老師的推薦報考了一所大學,開始學其他學生一樣,打架上網,玩游戲,或許以後能碰到個好姑娘,生個孩子,就這麼過下去,本來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麼算了,可是,卻在這個時候,得到了G1!

凌羽有時候甚至想,這是不是自己複仇的決心感動了上蒼,給已經失去精神支柱的自己一個機會?

沒有力量,我不會飛蛾撲火,可是一朝我有了力量────凌羽忽然想起了自己看過的一部小說中的一句話────我若為俠,善惡我報!

對!我若為俠,善惡我報!我現在已經擁有了力量!我再也不會虛弱的假手所謂的體制,指望他們,今生就別指望複仇了!我要用自己的手,揪出沾染著我父親的血的人!無論他的身份地位!無論你們藏在哪里,我都要把你們揪出來!

可是,這一切能對宮紫璿說麼?

“愛他,就和他分享。”小男女們這麼說,可是,凌羽不是小男女,他是男人!男人,就要扛起自己該扛的東西,自己撐住了,就是爺們!撐不住,倒下了,那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讓那些軟弱的話見鬼去吧!這一切太沉重了,自己決不能讓自己喜愛的人背負起和自己一樣的重擔!或許,在自己報仇之後,可以講這一切當做一個故事一樣講出來和女人們分享,可是,現在,這是屬于自己一個人的秘密,讓自己一個人承擔起這一切吧!!!

凌羽的腦海里如同驚濤巨浪,種種強烈的情緒沖擊著他的神經,一波波的幻像,簡直讓他的頭痛欲裂。

“啊~~~~”捂著自己的腦袋瘋狂的大叫,頭痛欲裂,他需要一個發泄的地方,凌羽轟然一拳轟在了自己身邊的牆上!

轟!!!凌羽身邊的牆壁,被他轟出了一個大洞!

“你媽逼啊!地震了!!!”隔壁寢室傳來一聲牲口的叫聲,一個人呼通一聲滾落到地上。

啊~~一拳擊出的凌羽,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頭腦中一陣清涼,產生了一種不可抵擋的倦意,就這麼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

“小羽,小羽,你醒醒!!!快醒醒!!!”一個女聲在自己旁邊想起。

凌羽緩緩的睜開眼睛,滿眼一片白色。

“是……蒂娜麼?我怎麼了?”凌羽發現,自己只穿著內褲,躺在了一個好像是醫院的地方。

“小羽……你剛才昏過去了,現在你在學校的醫務室,小羽,對不起。”蒂娜的聲音充滿了懊悔。

“蒂娜……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不關你的事。”凌羽傳音道。

“小羽……是這樣的,我剛才記錄了一下你的腦電波,你的腦電波在暈倒前,強度是正常人的一百三十倍……完全超負荷運轉了,我查了一下,應該是你手上的魅力戒指對你的感情進行了增幅,你忘記摘下來了……我不知道魅力戒指會對人產生這樣負面的影響……是我不好……”蒂娜的聲音,簡直要哭了出來。

凌羽一聽,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自己會暈倒。

“小羽,我剛做了分析,可能是你剛開始用精神力侵入魅力戒指的時候,氣息雜亂,讓你的人格產生了小范圍的分裂,但是幸虧你即使學會了調整氣息,才避過了一劫,回到寢室後,激烈的情緒對你產生了影響……而你以前,似乎也有精神上的創傷,所以才暈倒,不過,現在,我記錄了一下數據,你奇跡般的康複過來了,還彌補了部分以前的精神創傷,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蒂娜對凌羽說。

感應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凌羽發現,自己的思路暢快了不少,心中不再是空蕩蕩的感覺了,“我若為俠……善惡我報。”凌羽忽然想到了這句話,好像信念一樣支撐著自己,自己,又恢複到了擁有信念的狀態。

“我若為俠,善惡我報!我若為俠,善惡我報!”凌羽慢慢的念著這句話。

“你要報什麼啊?我看你快上報了!快伸出手來讓我看看!”忽然間,一個身高一米七五以上帶著黑邊眼睛,穿著一身白色醫生短裙,胸部豐滿的快要爆炸的美女醫生,拿著一個硬本夾,出現在凌羽面前。

~~~~~~

大海的更新後的劇情簡介:首先,大海已經不能自稱‘海子’了,據說是要避諱,二十年前有位自殺的詩人叫這個名字,換個名字倒沒什麼,但是那位兄弟的話聽了很不爽:“你不配!”

本人心中李小龍黃家駒王小波的位置應該是比詩人海子高的,但是大海看到同樣叫李小龍的人,只要不是賣國賊,俺也不會說人家不配吧?

大海家這邊,比較熟悉的人,會將名字里的一個字拿出來,加個‘子’字,表示親昵,大海筆名里這幾個字,也就‘海’字能拿出來,卻被人喝做‘不配’

你喜歡將誰在心中放在什麼高度,是你的自由,可是別人心中評判標准和你不同,你會不會逼著別人換名字?本朝太祖還有六十四個同名的呢,我很納悶,這位兄弟要是路上碰到一個和他偶像長的一樣的人,會不會走上去說:“你長得太像海子了,我覺得你不配,所以請你去整容”?

憲法中都有姓名權自由,你憑什麼規定別人名字?不過大海也沒興趣借著別人名字當噱頭的習慣,以後就自稱大海了,不過告訴那位朋友,只要不是賣國賊,沒誰不配叫什麼名字的!

上篇:正文 第三十三章 紫璿美玉,佳人有情     下篇:正文 第三十五章 禦姐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