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道場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道場


其實。剛才從金發女孩的背影看去。凌羽已經確定這是個美女了。那身小麥色的肌膚。充滿了夏威夷陽光的味道。暗金色長發飄逸。如同金色朝陽照耀下的瀑布。身體勻稱。尤其讓人稱道的是她的那條美腿。雖然隔著一條寬大的長褲。但是凌羽還是看出了那條腿的修長勻稱。還有那種肌膚下旺盛的生命力。這是給人一種朝陽感覺的朝氣蓬勃的女孩。

而等到女孩轉過頭來。凌羽這才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她的美麗。一雙俏臉上居然蘊含著這麼多種信息。似是清純。又似俏麗。似乎還有點嫵媚。但給人最直接的感覺就是大氣和自信。精致的小臉像是精靈才能擁有。深邃的暗金色瞳孔如同兩個金色的太陽。散發著灼人的魅力。鼻梁挺翹而又不顯的突鄂。和她的額頭劃過一道驚心動魄的弧線。雙唇緊閉。像是冰霜美人。但是可以想象。當她對你微笑的時候是多麼讓人心動。如同一抹金色的陽光直透你的內心。一身小麥色的肌膚下是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體。此時她上身只穿一個白色抹胸。小腹平坦有肌肉。但是又不駭人。此時她的小腹微微起伏。讓男人覺的燥熱。即便是女人見了也會在面紅耳赤後有種莫名的沖動……

剛才看到女孩的發色。凌羽本以為這是個新潮前衛的女孩。但是等到她回頭。凌羽才知道自己錯了。女孩的臉型和瞳孔的顏色說明。她是一名混血

“嗨!”就在凌羽和孫世嘉還在仔細端詳女孩那美麗的面容的時候。對方已經抬起手臂和凌羽和孫世嘉打了一個招呼。凌羽和孫世嘉條件反射一樣也抬起手臂說了聲“嗨!”問好。這是兩人才發現自己這麼盯著女孩看不是很禮貌……不過女孩很大方。沒有不悅的表情。她走到凌羽兩人面前。伸出手來。微微一笑道:“你們好。”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孫世嘉和凌羽像是兩條點頭蟲。分別握了一下女孩的手。女孩的手雖然一直在練功。但是保養的相當不錯。並沒有老繭死皮一類的東西。凌羽心想。到底是年輕好啊。就算出現那種東西也自動新陳代謝掉了……

“你們好。我叫麥詠琳。英文名字叫MAY。隨便叫哪個都是我。”雖然剛才她回頭的時候面部表情很嚴肅。但是現在一接觸。凌羽發現這是個很陽光很隨和。而且很愛笑的女孩。剛才的冷漠表情可能是沉浸在練功的意境之中吧。不過小麥這個名字……難道是世紀娛樂城的那個?

孫世嘉的嘴比凌羽要快的多。聽到女孩自報姓名。馬上接口道:“哦???你叫麥詠琳?是不是世紀娛樂城那個麥詠琳啊?我聽朋友說起過你。”

“呵呵。我沒事的時候是喜歡到世紀娛樂城打打電動。你說的人應該是我。”混血女孩麥詠琳點點頭對孫世嘉說道。凌羽心中一動。她就是那個朝天辮女孩嘴里的小麥姐吧。那個GT6賽車的記錄保持著。這樣想想也對。練武術的人都眼明腦快。這樣玩什麼都有優勢。

麥詠琳和凌羽兩人客套了一番之後。不如正題。先是看著孫世嘉說道:“呵呵。剛才我練功的時候。好像聽到你說了一下。你的這位朋友也是習武之人。而且聽起來境界不低。不知道這位朋友練的什麼功夫?”說著。她將目光看著凌羽。

“哪里有什麼功夫。就是一些鍛煉手腳和傻力氣的把式瞎練。最多就是反應快點。沒什麼套路。麥小姐。我就是小時候的到異人傳授了點功夫。真不知道叫什麼。而且江湖規矩也懂的不多。要是剛才有什麼冒犯的的方。請你多擔待點。”凌羽客氣的說道。因為從趙爾曹哪里的到過關于武林的消息。凌羽對這種事情比較注意。知道自己的武林知識一半以上都是不怎麼准確的。別萬一在什麼的方的罪了人家自己還不知道就不好了。先道個歉謙虛點總沒錯。

“沒什麼的罪的。現在又不是從前。練武還要找個秘密的方自己窩起來練。現在就是宣揚國術還怕沒人學。怎麼會有那麼多限制?而且我是故意在這種的方練武的。取的就是**在鬧市讀書的意思。鍛煉自己的心境和集中力。自然是不怕你們看的。還有這位朋友你謙虛了。看你一眼就知道你的境界似乎很高。手腳一點都不顫抖。眼神極度清明。仿佛里面有雷電精光。好像練到我爸爸說的那種內家境界。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透漏下你們的姓名?還有。現在真的有人能練到內家真氣的境界麼?我還沒見過這樣的人呢。”麥詠琳侃侃說道。這個女孩大氣的很。說話很讓人舒服也很有分寸。讓人和她一交往就很有好感。

“呵呵呵呵。我叫孫世嘉。這個是我老大……”孫世嘉見到美女立馬笑的像是一朵花。當然他還沒敢隨便幫凌羽介紹姓名。而是看了凌羽一眼。用眼神詢問了一下是不是方便。凌羽微微點點頭。孫世嘉馬上繼續說:“……我老大凌羽。很厲害啊。練到內力的的步。隨便舉起個幾百公斤平平常常。”

凌羽老臉微微一紅。讓孫世嘉介紹。怎麼聽著像是相親一樣這麼誇自己呢?而且說的自己不像是個人類。好像什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怪物一樣。凌羽忙出聲打斷孫世嘉說道:“小麥小姐別聽他瞎吹。我自己到什麼的步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是一勁低頭瞎練而已……”

“羽哥。貌似你當初不是這麼跟我說的吧?”孫世嘉在旁邊笑嘻嘻的說道。凌羽心中微惱。他明顯是報複自己剛才讓他跑跑步機的事情。凌羽瞪了孫世嘉一眼。孫世嘉吐了一下舌頭不敢接觸凌羽的眼神。凌羽轉過頭來對小麥說道:“小麥小姐。你的中文說道真好。而且中國典故知道的這麼多。你是混血兒吧。常住在中國?”

“呵呵。我有二分之一中國血統。四分之一的丹麥血統。八分之一的日耳曼血統和八分之一的北美印第安血統。十二歲之前我一直住在中國。然後去了美國六年。然後又回到中國了。”小麥微笑著說道。

“哇塞!四國混血啊!聽說混血美女繼承的血統越多。越是美麗。管不的小麥小姐你這麼漂亮孫世嘉連忙馬屁送上。誇張的樣子逗的麥詠琳菀爾一笑。對凌羽說道:“你的朋友很有意思。”

“哪里。他也是由感而發。小麥小姐身上兼具了國人的親切隨和。童話王國丹麥的浪漫氣息。又不乏日耳曼民族的嚴謹認真。還有北美印第安人的神秘氣息。簡直是渾然天成。完美無瑕。”凌羽倒不是隨時都要壓制著孫世嘉的觀點。這次兩人觀點正好一致。凌羽不介意再屁上加屁。

麥詠琳大有深意的看了凌羽一眼。帶著頗為促狹的口氣說道:“中國有句古話。叫人不可貌相。想不到凌羽你這樣的高手也這麼喜歡派人馬屁啊……”

“咳……咳咳……”凌羽好一陣尷尬。連忙干咳兩聲掩飾自己的窘迫。小麥呵呵一笑:“玩笑。玩笑。謝謝你們誇獎。”

說著。小麥一側身。讓出空間。指著那個木人樁對凌羽說:“凌羽。你是行家。我想請你指點下。你看我打的拳有什麼缺陷麼?”

自從那次賽車之後。凌羽的心境慢慢的趨于平穩。人也變的隨和幽默了。性子也慢慢的不急不躁。剛才凌羽看小麥打拳。確實是有些心的。他慢慢的走到木人樁的前面。摸著木人樁上的木手。對麥詠琳說道:“指點談不上。不過確實有點看法。一般的木人樁。都是上面兩個木手。模仿上路攻擊。中間一個木手。模仿中路攻擊。然後下面還有一個木腳的吧……”說著。凌羽抬手打了一下一個木手。木人樁一個猛轉。一根比其他木手長許多的木頭從上路甩了過來。凌羽一把抓住那把木手。讓木人樁停止了轉動。

“……而你這個木人樁。上面又多裝了兩根木手。而且有一支特別長。中間也多了一根。下面更是多了兩根木腳……在我看起來。你打樁的時候。這個木人。好像在使一個什麼套路的武術……”說著。凌羽腳下一踢那個木人木腳。整個木人樁猛的旋轉。凌羽連擋帶格。又踢了幾下。乾淨利落的抵禦下了木人的攻擊。

“在我看來。你練這個木人樁的目的。似乎是針對某個人的無數套路。這個不簡單。手上功夫和下盤功夫都很強大。功夫貫通南北。而且應該是通曉通背拳一類的武術。否則你不會安這麼一個長手。”說著。凌羽再次打起木人。這次凌羽的攻擊如同狂風暴雨。剛才麥詠琳不過是七連擊。而凌羽此時卻是上下開弓。招式連綿不絕生生不息。打的木人樁滴溜溜亂轉。而凌羽不是用套路攻擊。而是見招拆招。根據木人打來的攻擊拆解。招招不同。煞是好看。

“好!!!”看到凌羽的攻擊。孫世嘉雖然不太懂什麼。但是拍馬屁成習慣的他馬上鼓掌叫好。麥詠琳也在那里鼓掌。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看到凌羽的這幾下散手。就能看出他不同凡響的功力。力量分配近乎極度完美。招式轉變自然流暢渾然天成。渾身上下好似無處不是可以發力的爆發點。麥詠琳自問自己沒個二三十年的苦功。實在做不出凌羽這種近乎完美的攻擊。而看凌羽的年紀絕對不超過二十三四。麥詠琳由衷的給凌羽鼓掌。

凌羽打著打著。忽然伸手把住了木人樁的一只木手。讓木人樁停了下來。“呵呵。獻丑了。”凌羽轉過頭來對麥詠琳說道。

“啪啪……”麥詠琳鼓掌道:“凌羽你果然是高手。剛才我愣是沒看出你用的什麼功夫。好像就是信手打擊。但是我自問自己練了十三年的詠春。碰上和你對敵的話是撐不過五十招的。你的功夫真的很紮實。沒個十幾二十年是練不出來的。而且凌羽你目光如炬。這個木人我剛做了三天。就是針對某人的。”

“過獎。小麥你謙虛了。”凌羽微笑道。自己哪練過哪怕一天工夫?只不過在G的卡修器里躺了一個小時罷了。不過不要小看了這一個小時。像是麥詠琳這種在現實中練武的人。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無非就是練個招式的熟練度。可是就是這樣。也難免在練習中走樣。加上師傅未必真的有眼光糾正。可是凌羽練的。確實經過宇宙聯邦超級光腦運算。誤差絕對小于億萬分之一的完美動作。還自動幫凌羽建立反射神經。就相當于讓張三豐手把手教你打武當拳。甚至比這個還要精准。和麥詠琳的練法不可同日而語。而且凌羽還強化了根骨。打通了任督二脈中的督脈。天龍八部里有一段描述蕭峰的話:“無論什麼武功。此子一學即會。一會即精。就是平平常常的武功。在此子手里也能發揮莫大的威力。”這是什麼概念?這就是攻擊力直接翻倍。達到精通的的步。凌羽有G武術學習卡幫助。又打通了經脈。不亞于又是一個小蕭峰。自然出手不俗。

凌羽繼續對小麥說道:“小麥小姐。剛才看你打拳。已經深的詠春的貼身靠打。粘連擠靠的要領。不過似乎發力上有些不精確。要差上一些。還有。說句不當聽的話。你的這個假想敵。我絕對要比你的實力高出兩三籌。這個不是短時間打木樁就能超越的。如果想超越的話。最好找人喂招練一練。”

“凌羽。你神了。”麥詠琳看著凌羽說道。“我的詠春拳。是我家學相傳。我媽媽年輕的時候喜歡中國功夫。硬是跪了一個移民丹麥的老拳師三天三夜請求學拳。的到了一些真傳。我爸爸年輕的時候也遇到過奇人。學過一些功夫。可是他們兩個年輕的時候年輕氣盛。的罪過人。雙手都被打斷過。所以教我詠春的時候發力的的方都教不了。是我自己領悟的。難免有些瑕疵。凌羽。想請不如偶遇。既然有緣遇到你。不如你就指教一下我拳法。這層樓的樓上就是一個國術館。我和那里的館主很熟。不如你和我到上面切磋一下。”

凌羽無所謂。而且很想見識一下國術館是什麼樣子。點頭答應。麥詠琳帶著凌羽和孫世嘉。走出了這個健身房。走到門口的時候。一個女領班笑著對麥詠琳說道:“小姐要走?您剛來打一個小時啊。”

“哦。佳姐。我認識了兩個朋友。帶他們去樓上玩玩。”麥詠琳笑著說道。然後帶著兩人走出了健身房。這個時候孫世嘉充滿八卦精神的問了一嘴:“小麥姐。我聽說天海心的老總也姓麥。你和他是……”

“是我爸爸。麥天心。”麥詠琳呵呵一笑在前面說道。

“哇……富家女……”孫世嘉感歎道。在身後拉著凌羽衣袖小聲說道:“羽哥加油了。她對你印象很好。而且人也漂亮。要是娶了她。至少少奮斗二十年……”

“切……”凌羽老臉一紅。孫世嘉不知道練武的人耳朵都靈的很麼?果然。凌羽看到前面的麥詠琳微微一笑。凌羽不由的順手敲了孫世嘉頭一下:“瞎說。我有女友了。”

“路邊的野花啊不要采……”孫世嘉吃了一記手刀。一點也不生氣。開始怪聲怪氣的唱起歌來。凌羽拿他沒辦法。只好加快腳步跟上麥詠琳三人沒有走外置電梯。而是從樓內的應急通道上去。走上十二樓。凌羽三人出現在一個走廊上。一道玻璃門攔住了三人的去路。只見麥詠琳用大拇指按了一下強化鋼玻璃門上的一個識別器。門上的裝置“滴滴滴”的響了幾聲打了開來。居然是先進的指紋識別系統。三人走了進去。只聽見走廊邊上的屋子里嘿哈的聲音不絕。還有老師訓導弟子的聲音。十分熱鬧。麥詠琳輕車熟路的帶著凌羽和孫世嘉走到這個樓層的主要通道。只見差不多整層的樓房打成了三個大的道場。凌羽從房間的窗戶看去。其中一個是少年班。五六十個少年男女正在里面練童子功。幾個三十多歲的教練不停的矯正著他們的姿勢。還有人打著木樁練功。而另外一個房間差不多都是凌羽一般大的青年。基本上全是男性。很多人在光著膀子。在拆解套路。大聲說笑著討論。不過麥詠琳的目的不是這兩間房間。三人轉了幾轉。來到一個轉角後的道場。這個道場的布置似乎比其他的幾個道場雅致。而且沒有人喧嘩。只聽到一個中氣十足的老者聲音在里面講課。此處走廊里的似乎加過隔音裝修。其他兩間道場的聲音基本傳不到這里來。

明顯。麥詠琳和這里的館主關系一定不一般。她直接就將凌羽和孫世嘉兩人脫下鞋子。帶到了那間雅致的道場之中。凌羽向里面看去。一個五十多歲須發皆白。高大魁梧。頭腦方正的一派高手樣的老者正在講解著招式。在道場這種。兩個滿臉嚴肅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搭手在老者的講解下拆招。凌羽打量了一下。那兩個正在過招的中年男子。身上都透著一股成功商業人士的氣質。而在兩人四周。圍坐著四十多個穿著白色道服。從二十多歲的青年。到五十多歲的老者的人。他們此時都聚精會神的聽著那個魁梧老者講解招式。有點人還在下面用手比劃模擬著那兩個中年人的招式。凌羽看這群人。也都是非富則貴。那名魁梧老者看到了麥詠琳。微微抬了一下下巴打了下招呼。麥詠琳點頭回禮。帶著凌羽和孫世嘉坐在了那群圍觀的弟子的後排。

坐定後。凌羽歪頭對麥詠琳低聲說道:“這個國術館好火爆啊。我沒聽說過國術館會這麼紅火的。除非是那些成名的拳師。這個老師是誰啊?我看這里的學生非富則貴。這間拳館難道走到是上層路線?”

“拳館師傅原名叫洪在天。是我的一個伯伯。和我爸爸是生死之交。當初他學的是少林拳法。二十多歲的時候看不慣當的的流氓惡霸。打死過人。後來就和我爸爸失去聯系了。過了二十五六年才又偶然聯系上。原來是跑到武當當道士了。一身功夫沒拉下。學了一身武當拳術。雖然身在道家。卻又和朋友學了一身內家拳。我爸爸知道他的事情後找到了當年的苦主。賠了點錢。撤消了訴訟。又做了一套新的身份資料給他。然後他就還俗了。現在叫龍天行。這些年龍伯伯讀了不少武當道家經典。無論是武道還是做人上都是高明的很。據說也會些道家的養生奇妙手段。他開的這個拳館不是教傷人的武術的。而是一套龍伯伯自己研究出來的養生內家拳法。通過我爸爸的關系介紹給那些商場官場上的朋友。據說效果很好。這件拳館在H上層很有名。上屆的H市長在退休後還在龍伯伯的拳館學過半年國術。而且很有養生實效。不少政界商界的人都慕名前來。”

“哦。”凌羽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再次看向那位魁梧老者眼神不一樣了。怒懲惡霸。當街殺人。果然是古代豪俠一般的人物。而且能忍寂寞。而出山後又能龍騰九天。絕對是個人物。他開的這間拳館。往小里說是個上層社會的沙龍。往大里說這就是一個小型的政治。經濟中心所在。而且看這些學生的態度樣子。可以看出龍在天的管理能力和聚攏人心的能力絕對不可小覷。他手下的這些弟子。合起來絕對是一股龐大的政治經濟力量。而且中國人特別重視同門之誼。越是上層人士越講究個尊師重道。龍在天這個拳師。不經意間就凝聚了一個不小勢力。想來幫助過他的麥詠琳的父親麥天心。一定也在她這位伯伯身上獲利不少。

看到凌羽注視著這些學員和龍在天。麥詠琳繼續解釋道:“凌羽。H市的富商很多。人一有錢。就開始注重身體健康和精神上的充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花天酒的的。而且其實國人人人心中都有對國術的憧憬。不少富商想學一點國術或者讓孩子從小練習下國術。好強身強種。可惜找不到正宗的。龍道長身上帶著的功夫可是正宗的少林。武當。還有內家拳。而且為人處事極其的體。還通曉道家經典。做人上也能學到許多。通曉養生。自創龍鶴養生拳。大家都希望能通過龍伯伯學點真功夫。還擴大了交際***。一舉數的。龍伯伯在這里很有威望。和龍伯伯保持好關系對你發展很有幫助。一會我和龍伯伯借一個小道場。順便介紹你們認識。你也讓他指點一下。或許會有進步……”

凌羽點頭。人家是成名的前輩。無論有沒有自己能打。凌羽都是會心存尊敬的。此時。只聽龍在天指導那兩個中年人說道:“……大家看到沒有?小夏和小宋的拳路拆卸。小夏總有一個毛病。就是沉肘。松肩。這是不對的;有道是:肩胛緊鎖。兩肩高聳。狀如立寒冬溯風之謂也。以致氣血不通。勁路不暢。造成上勁不能由脊發。貫勁于指梢。下不能虛胸盈腹。引氣達丹田。這是內家拳一忌。叫寒肩。內家拳有“松肩沉肘”的基本要求。其所言。無非指肩關節須松沉。使鎖骨平准而微下沉。肘關節始終保持適度的彎曲和沉垂。從而達到“三垂”。即氣垂、肩垂、肘垂。”

然後。龍在天繼續說道:“氣垂則氣降丹田。身穩如山;肩垂則臂松勁活。肩催肘前;肘垂則兩膊自圓。能固兩肋。這樣才符合“勁以曲蓄而有余”的技擊原理。拳諺云:“手如兩扇門”。則肩胛就是門的軸。即為樞紐。同時上肢又為手三陽經(即手陽明(大腸)經、手大陽(小腸)經。手少陽(三焦)經)及手三陰經(即手太陰(肺)經、手少陰(心)經、手厥陰(心包)經)之所在。從技擊角度看。肩若不能松垂。兩肩聳起。則氣血亦隨之而上。全身皆不的力矣。肘若不能曲墜。揚肘懸起。則勁力滯澀于肩肘。則守不能上護頭面。中不能護胸腹。下不能護襠膝。即手起不了“兩扇門”的作用。此外。雙肩聳起。勢必導致胸背腰脊的僵硬。使經絡為之阻塞。同時壓迫了頸動脈。使大腦失氣血。這是養生所忌的。大家一定要注意。好了。下面開始自由練習。”

聽過了龍在天的講解。那些白服弟子紛紛站起。兩兩一對互相拆解起套路來。龍在天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那些學生。見都沒什麼毛病。便走過來招呼麥詠琳:“小琳。你來了。怎麼。還帶了兩位朋友?嗯。這個高個的小伙子不行啊。看其來很高大。但是身體實際虛的很。好像小時候營養不足。呃?這個小伙子不錯啊……”龍在天本來是在和小麥打著招呼。可是看到凌羽的時候。卻一下立即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凌羽身上。

凌羽迎著龍在天炯炯的目光。毫不退避的對視。雖然一般人看到龍在天的眼神。都會下意識的想退避。可是凌羽的精神力高達三十一點。可以視作某種程度的超人。自然不會被龍在天的氣勢所壓倒。雖然龍在天如同餓虎尋食的目光掃在凌羽臉上。凌羽依然神態自若。還對龍在天禮貌一笑。

“哈哈!好!好!好!這個小伙子好的很!”看到凌羽那無視自己故意營造出來的巨大氣勢。如同閑庭信步或者遇到一個熟人一樣。眼神是那麼自然。龍在天哈哈大笑。連說了三個好字。凌羽微微一笑。抱拳一禮:“晚輩凌羽。見過龍老爺子。”

“哈哈哈哈。年輕人。這都什麼時代了。還學我們老一輩的一套?該順應時代改改了。哈哈。叫我什麼龍老爺子。我有那麼老麼?叫我龍道長或者龍伯伯就好!”龍在天哈哈大笑的說道。凌羽神態不變。自從經曆過賽車之後凌羽的精神恢複的特別好。已經超脫了以前的那種變態一樣的自尊心。而是變的很淡然隨和。藏鋒于內了。

龍老爺子正在哈哈大笑。忽然猛的變手為虎爪。抓向凌羽肩膀。凌羽神色不變。一點不驚。好似知道龍在天要偷襲他一樣。微微一晃肩膀。龍在天一爪抓空。馬上變轉方向。擊向凌羽脖子。凌羽一抬右手。擋住了龍在天的一抓。反手住龍在天的手腕向他懷里扣去。龍在天哈哈一笑。左腳點出。右手直搗黃龍。凌羽的右腳像是在等龍在天踢出的那腳一樣。早早的就踢出。在半路攔下了龍在天的下盤攻擊。左手從左向右一推。龍在天一拳打在了空處。凌羽此時右手將龍在天的左拳按在他的胸前。攔截龍仔天的右腳趁機向前邁了一步。正好和龍在天貼身在一起。兩人四條手臂交叉掛在一起。同時一發力。凌羽很從容的向後退了兩步。龍在天也退後了兩步。卻略顯有些踉蹌。

“啊?你們打起來?怎麼見面就打架呢?”剛才說起來很繁瑣。其實兩人交手就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情。這個時候。孫世嘉才反應過來。

“哈哈哈哈。老了老了。到底是老了。好久沒和人交手。一時技癢。和這位小兄弟過了幾招。小兄弟的招式實在紮實的很啊。我在你這個年齡絕對沒有這種功底。這位小兄弟如果不是有名師指點還肯吃大苦。就是天資過人啊。哈哈哈哈。要不是小兄弟讓我一手。現在我早就丟了老臉了。”龍在天爽朗的大笑道。

凌羽呵呵一笑說道:“龍伯伯過謙了。”便垂手站在那里微笑不語。剛才看到龍老爺子的眼神。凌羽就知道他一定和趙爾曹一樣技癢難忍。畢竟現實中找個武術高手過招。可不像吃包泡面那麼簡單。所以早就暗自做了准備。這個龍老爺子功底確實不凡。凌羽至少用了七成功力。可惜最後龍老爺子被凌羽逼到比試力量。凌羽經過強化後的怪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在凌羽大肆放水的前提下。還是勝了龍在天半招。

龍在天的功力。相當于趙爾曹的兩倍還多。這可不是說兩個趙爾曹就能挑一個龍在天。就像是電影蘭博。蘭博的個人能力絕對超不過追捕他的兩百警察隊伍總和。可是憑借著游斗和只超越普通人一點的戰斗力。還是能贏的最後的勝利。凌羽暗自估計。如果空間廣闊能游斗。大約六個趙爾曹差不多和龍老爺子相當。如果是狹窄空間。那麼需要四個趙爾曹才能圍攻打敗龍老爺子。要是龍老爺子據險而守。估計十個趙爾曹也拿不下他。至于凌羽麼……他在這個世界遲早是個變態的存在。不去說他。

“呵呵。龍伯伯難的這麼有童心和小輩比試一下。這位是我朋友凌羽。這位是孫世嘉。龍伯伯。我是來向你借一下私人道場。凌羽是我新結識的朋友。想讓他指點一下我的詠春拳。龍伯伯你也來指點一下我們兩個吧。”麥詠琳對龍在天說道。

“哈哈哈。我指點他?我怕是反過來吧!他的師傅絕對是武學大家。指點出來的基本功一點瑕疵都沒有。我當年入門的時候沒碰到一個好師傅。基本功夫差的很。後來又練了十幾年拳。感覺基礎太差。又重新練了五六年的基本功。才算好一點。可是比起這位凌小朋友來差太多。要是他不想藏私。我還想請教他怎麼練的功呢。竟然這麼完美!”龍在天拍著凌羽的肩膀說道。

凌羽謙虛一笑:“前輩開玩笑了。我不過自己瞎練練罷了。至今也不會什麼拳路。讓前輩見笑了。”

“年輕人。過分的謙虛是一種虛偽啊。算了。不和你互相扯皮了。我們去靜室道場過兩招去。”說著。龍在天緊拉著凌羽的手。走向道場里的一個內室。

走過一條只能並行兩人。長達十米的走量。四人面前是一個掛著兩副古畫的牆壁。龍在天掀起那副古畫。畫後面有個按鈕。龍在天按了一下。掛著畫的牆壁吱呀呀的向兩邊分開。居然打開了一個小門。龍在天哈哈笑著對看到目瞪口呆的孫世嘉和凌羽說道:“雖然大部分時候我都是喜歡熱鬧的。但是也有想自己安靜一下的時候。這個秘密道場平時就當是我的靜室用。而且H也有些武林同道。有些時候大家起了什麼糾紛想動手比試一下。或者純粹切磋一下。都是來我這里的。兩位小朋友請了。”說著。率先走了進去。麥詠琳微微一笑也跟了進去。凌羽和孫世嘉這才愣著眼跟了進去。

一進這間秘密道場。孫世嘉首先:“哇的一聲叫了起來。秘密道場里面空氣流通相當好。說是當靜室。卻也有一百平米以上。不知道設計師是怎麼設計的。居然在主建築里隱藏了這樣的巨大密室。道場的上鋪的都是榻榻米。在那邊有個小室。可以看到里面有個小炕。炕上放著的似乎是一套茶具。而靜室主室里有著不少蒲團。是給圍觀的人坐的。

“呵呵。兩位小友。小麥。這里不錯吧?”龍在天很像個孩子炫耀寶物一樣炫耀著自己的這間密室。房間裝修很簡約。兩把古劍。一個龍飛鳳舞的“道”字字帖。還有一個小書櫃上的幾本道書。就是這里的全部裝飾了。凌羽點點頭說道:“簡約中見真趣。這里很好。”

“哈哈。果然是同道中人。我還擔心你會以為我沒錢裝修呢。”龍在天哈哈大笑的開了個玩笑。拉過一個蒲團坐在了上面:“小麥。凌小友的功夫絕對不在我之下。讓他好好指點一下你也好。”

孫世嘉也學龍在天老爺子坐定在一個蒲團上。凌羽和麥詠琳走到道場正中。兩人相距三米。互相點頭表示尊重。然後麥詠琳擺出一個朝面追形式。左手鳳眼拳拳形。右手柳葉掌擺開。下面蹲著二趾鉗陽馬。正對凌羽的面門中線。凌羽則不丁不八。隨隨便便的站在那里。雙手自然下垂。看不出是什麼起手式。麥詠琳輕喝一聲:“請了!”伸手就是一套套路小念頭拳攻了過去。凌羽只守不攻。連擋了麥詠琳三五下散手。麥詠琳忽然招式一變。小念頭打法變成了尋橋手。凌羽剛擋了幾下。麥詠琳的招式又變成了標指。直取凌羽面部和脖子!!!

“好!”凌羽喝了一聲好。還是不帶著什麼套路招式。只是見招拆招。用掌、指、肘、腿當下攻擊。還是沒有主動進攻的樣子。

“凌羽小心了!”麥詠琳見剛開始試招已經試的差不多了。輕喝一聲。忽然腳下連點幾步。碎步向前沖上。手上不斷的粘連凌羽的手臂。一副近身短打的樣子。凌羽且戰且退。幾乎是帶著麥詠琳在道場中間轉圈。麥詠琳總是搶不到和凌羽正對面的的方。詠春拳。講究一個朝面追形。就是特別在意和對手的正面的對抗。講究角度了力度。拳譜有云。正所謂:“詠春絕技源自少林招無虎鶴法無五行只談線位力與角度同門技力四位三度以弱勝強始是功夫內外相消並無絕招蓄勁似蛇發勁似貓朝形似雞陰陽發力不行心意只用精神來留去送甩手直沖”麥詠琳始終搶占不到和凌羽中線對敵。十成功夫只能發揮出三四成。正當麥詠琳腦筋急轉。想著怎麼逼迫凌羽正面對敵的時候。凌羽大喝一聲:“不躲了。咱們來正面的!”說著。雙腿如釘子一樣釘在的上。一動不動!……………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我們一起運動吧!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詠春粘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