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恩將仇報——盜版唐手釧勁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恩將仇報——盜版唐手釧勁


俄羅斯人的腿法不是什麼功夫。完全是在軍隊中。為了殺人所產生的技巧。簡單直接。毫無花哨。凌厲無比。日本人只見眼前一花。一道腿影長鞭一樣抽了過來。他只來得及向後一仰頭。那一腳在他面前十厘米的地方抽了過去。踢在了牆上。“啪”的一聲。眾人再向牆上看去。只見那裝修了隔音材料的塑膠牆壁上。出現一道焦黑色。被俄羅斯人腳掌內側的側踢踢出的痕跡。仿佛帶著燒焦東西的味道的青煙在那里升起。那塊塑膠牆壁上被踢出了一大片裂痕。

“唉……”龍在天一皺眉。剛才那一腳。他心中有個估計。如果踢在日本人的身上。踢哪哪骨折。要是踢中的地方是頭部太陽穴。直接就能將大腦組織踢震蕩損傷。不死也得變成一個植物人。這個俄羅斯人。出手未免太狠辣了吧?

“唔……”道場上。那個日本人捂著自己的鼻子。不斷的有紅色的液體向下滴落。剛才那一腳。雖然沒有踢到他的頭上。但是那腳刮起來的腳風卻也讓他的鼻骨受傷。不斷的流出鼻血。日本人有些驚懼的看著俄羅斯人在牆上留下的痕跡。他從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個手絹。接著不斷落下的鼻血。

俄羅斯人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腳。並沒有追擊。不懷好意的“嘿嘿”笑著看著日本人。他已經看出。自己這一腳給眾人的震撼。尤其是已經擊碎了日本人地信心。下面的比試。將會是自己蹂躪對手的時間。他並不急于著麼快就贏得勝利。而是想像貓捉老鼠一樣。慢慢的玩弄這個對手。直到他慢慢地絕望。那種慢慢地。一層一層的剝奪弱者所有生存希望的感覺。是多麼令人陶醉啊。那美妙地感覺不亞于和極品的美女做*愛。那弱者的哀嚎。帶給自己的快感。甚至要超出性地快感十倍以上……俄羅斯人舔了舔嘴唇。契連科夫告訴過自己。打死打殘幾個這屆EA大會的預選參賽者。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自己地任務使命。就是讓這屆剛剛簽約過EA大會合約地中國政府頭痛一下……看看他們能容忍的傷亡底線到底在哪個程度。在這里殺掉幾個外國人。讓中國政府頭痛一下。也是很有意思地。要是在別的地方殺人還真不好辦……不過這間密室麼……想到這里。這個一直沒有報過姓名地俄羅斯人。心中獰笑著看著此時屋子里的眾人。這些愚蠢的人啊。大禍即將臨頭了也不知道……呵呵呵。太好了。還有個小妞。一會殺死這些外國人。再將那些個中國人打折雙腿後。自己正好樂一樂……

“小羽。你要小心一下那個俄羅斯人。他剛才對你們露出敵意壞心了。我怕一會他對你不利!”精靈蒂娜擔心的對凌羽說道。“我剛才掃描了一下他的身體激素。他似乎對小麥起了壞心。而他瞄向你們的眼神是赤裸裸的敵意。這個人現在沒有用真功夫。他的實力差不多是你的七到八成。但是出手十分狠辣。我怕你對付不了。”精靈蒂娜對凌羽說道。

凌羽聽了蒂娜的話。眼神如利劍一樣掃向了那個俄羅斯人。那個俄羅斯人正處在一種驕狂興奮的幻想之中。可是忽然間一道像是充滿雷電力量的目光映入了他的視線。他只覺得跪坐在那邊的蒲團上的中國年輕人眼中一陣藍芒閃動。俄羅斯人心中一驚。直覺的感覺到危險。可是再次看向凌羽。凌羽的眼神已經恢複了正常。俄羅斯人簡直懷疑自己是不吃出現了幻覺。心中那種驕狂卻去了一大半:“呃……是不是我的錯覺?為什麼我覺得那只黃毛猴子很危險?那個人看其來有問題……我是不是低估了我的對手?……算了。忍一忍吧。畢竟中國這個地方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只殺掉這個日本猴子就好……”俄羅斯人暗暗的抓邊著想法。注意力集中到那個日本人身上。

此時。那個日本人。已經擦好了鼻血。鼻子已經不再流血了。他將那個手帕扔到一邊。嚴肅的看著俄羅斯人。胸膛一起一伏。精靈蒂娜叫著對凌羽說:“小羽!看!那個日本人要出絕招了。他的呼吸方式好像是為了運氣借力。看樣子他確實是隱藏著某種發勁的功夫!”

凌羽也注視著場上。那個俄羅斯人似乎也出了真功夫。極速向日本人沖去。那個日本人不停的谷胸呼吸。可是還沒運氣到發力的程度。看到俄羅斯人跑過來。想起那一腳之威。不敢正面對抗。帶著俄羅斯人滿場跑了起來。可是俄羅斯人速度不是那個美國黑人可比。慢慢的將日本人逼入了一個死角。那個日本人見自己在一個死角。已經無路可逃。不由的生出破釜沉舟之心。第一次使出拳術。只見他右手如同持刀狀。一記手刀由上向下向俄羅斯人劈去時。那個俄羅斯人左腳迅速向左前上步。右轉體左手成八字掌(掌心朝下)向右下推壓日本人右手腕。右手迅速抓握敵手背。然後左後轉體。起右腳絆日本人手上的合力。向左下方卷折日本人手腕將其摔倒。右膝撞日本人肋骨。同時兩手向上提拉並外擰日本人手腕。將日本人臂別于自己的大腿處。右手卷腕扭向內側。順勢鎖向日本人脖字制敵不動!!!

“一招制敵!桑博!”凌羽心中呼出這招的名字。這招凌羽在一本很老的格斗術書籍。據說是俄羅斯和美國特種部隊必須學習的書籍。名字就叫“一招制敵”的書上看過。沒想到這個俄羅斯人也會這種格斗術!!!

此時。俄羅斯人已經將日本人按到在地。他的膝蓋抵住了日本人的脖子。俄羅斯人獰笑一聲。不斷地加大力量。地上的日本人滿面被憋得通紅。已經無法呼吸了。俄羅斯人繼續加力。想要置日本人于死地!!!

“那位朋友!他已經力竭被擒。你已經勝了。何必逼人太甚?!!”在觀戰的龍在天。看到快要被壓折脖子死去的日本人。站起來對俄羅斯人大喊。可是俄羅斯人置若罔聞。一心要置日本人于死地!龍在天眉頭打皺。要是在自己地拳館死一個外國人。事情可大可小。自己無論出于道義還是實際利害考量也不能讓這個俄羅斯人在這里殺死這個日本人。龍在天想到這里幾個墊步趕到那個俄羅斯人面前。伸手一記炮拳擊向俄羅斯人面門打去!

龍天行這記炮拳。不求有功。只求讓俄羅斯人放手。那個俄羅斯人見到一拳打來。果然伸手去擋龍天行地拳頭。倒是松開了日本人的手臂。龍天行下面撩起一腳。踢向俄羅斯人左肋。這一腳虎虎生風。但是去勢不快。就是為了逼俄羅斯人站起。俄羅斯人見跪坐擋這記踢腿不利。起身站起。倒是放過了這個日本人。在站起的同時。一記直拳直搗龍天行面門。龍天行低頭藏腦避過這一擊。卻沒料到那個俄羅斯人整個人向前撲上雙臂緊箍住龍天行上身!“呃?”龍天行一時大意。上身連同雙臂。都被俄羅斯人北極熊一樣地雙手緊緊箍緊。空有一身功夫。卻施展不出來!!!

此時。地面上的那個日本人。猛地跳起。剛才俄羅斯人給他的死亡威脅是那麼真實。刺激的他精神繃緊幾乎崩潰!那個日本人滿臉通紅。樣子像是癲狂。猛地吸氣。前胸隆起落下。倒像是金庸小說里地蛤蟆功一樣。如此前胸連股三次之後。他無聲一喝。猛的跳到龍在天身後。竟然不取那個俄羅斯人。而雙掌印在了救了他一命的龍在天背上!!!

“咚!”就像是一塊大石頭落入水中。產生出地那種沉悶地聲音。只聽“咚”的一聲。日本人地雙掌實實的落在了龍在天地身上!那個緊箍著龍在天的俄羅斯人。忽然本能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感覺。他連忙用膝蓋抵住了龍天行的前胸。自己身體後撤。果然。就在他後撤的時候。龍天行的身體中穿過一股無法抵禦。直達肺腑的勁力!即便只有一個膝蓋抵在龍天行的前胸。也讓他的腿骨一陣震動。從骨髓向外徹骨的疼痛!俄羅斯人駭然的向後退了一步。此時龍天行“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向俄羅斯人撲了過來。俄羅斯人抬腿就是一記側踢。將龍天行踢沙袋一樣踢出四五米遠。摔到地上不斷吐血!!!

“龍道長!”

“龍伯伯!”

“龍老爺子!!!”

凌羽、孫世嘉還有麥詠琳看到龍在天吐血倒地。頓時撲了上去。孫世嘉反應快。連忙跑到那間小屋把里面去搬藥箱。麥詠琳和凌羽將龍在天翻身轉了過來。龍在天不停的向外咯血。麥詠琳幫他拍著前胸。凌羽用手摸了一下龍在天身子側面的肋骨。轉眼看向麥詠琳:“斷了四根肋骨!”

此時。孫世嘉已經將那間小屋里炕上的小櫃整個搬來。放在地上對麥詠琳說:“小麥姐……你看看哪個是傷藥啊……龍道長都這麼大歲數了。受內傷怎麼辦?”

麥詠琳也關心則亂。在孫世嘉搬來的小櫃子里凌亂的翻了起來。半天才找到了兩個瓷瓶。對凌羽說道:“凌羽幫我吧龍伯伯的嘴撬開。這個是丸和管內傷的藥。一樣給他吃三粒!”凌羽和孫世嘉掰開龍在天的嘴。龍在天不斷的咯血。根本吃不下去藥物。“小麥姐。龍道長他吃不下去藥啊。怎麼辦?”麥詠琳也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凌羽隨驚不亂。對精靈蒂娜說道:“蒂娜!幫我掃描下龍老爺子的內傷情況!再搜索一下有什麼急救措施可以處理沒有!”

“好的小羽!”精靈蒂娜回答道。不多時。她對凌羽說道:“龍老爺子腑髒收了內傷。肝脾移位。肺葉受傷。另外斷了四根肋骨。其中一根插在了肺葉上……你現在最好將他側身躺過去。否則不斷咔出的血將會堵塞他的呼吸道。另外我給你模擬一套按摩手法。去按摩肝脾的位置。另外切忌亂動。最好等專業醫生過來救治。”

說著。凌羽頭上出現了一幅模擬按摩受傷地龍在天的動態圖。凌羽對麥詠琳說道:“將龍伯伯轉過來!不要讓他將血咳進氣管!詠琳你去打電話!不要讓外面閑雜人等知道!以來人多手亂。亂動龍伯伯對他的傷勢不好。二來要照顧到龍伯伯的聲譽!詠琳你最好給你爸爸打個電話。讓他來處理!”說著。凌羽將龍在天側過身來。手不斷地給龍在天按摩。麥詠琳站起身來。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個日本人和俄羅斯人。伸手一摸。卻發現身上沒有電話。確實鎖在了健身房的櫃子里。麥詠琳在屋子里掃了一眼。眼神落到了那個胖翻譯身上。她快步走到他身邊焦急問道:“身上有電話沒有?”!

“啊?啊!用電話?我有!”那個胖翻譯哆哆嗦嗦的拿出一個三星地手機。幾次幾乎落地。麥詠琳看他顫抖的樣子。一下從他手里將手機搶了過來。按下了一組數字。

“嘟手機響了幾聲。對方接了電話。一個中年男子不乏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喂?你是誰?怎麼有我的只給親人留地電話?”

“爸!是我。小麥!我在龍伯伯的拳館!龍伯伯被兩個外國人打傷了。好像是內傷!你快點找急救中心的人過來!到了給我打電話。就這個號碼。不要太聲張!快叫人來!”麥詠琳對這電話那邊急促地說道。

“你龍伯伯被人打傷了?在密室麼?好!我馬上叫人!算了。我現在離大廈不遠。我馬上也過去!是內傷麼?別亂動!別亂處理!讓他躺在那里。我馬上叫專業人士過去!”電話那邊地男人思維很清晰。雖然大家都能聽出他的關切之心。但是安排上一點沒有慌亂。小麥連忙點頭應了一下。此時。那邊凌羽已經按摩得差不多了。精靈蒂娜又掃描了一下。肝脾差不多歸位了。凌羽也倒出手來。他讓孫世嘉跪在那里。讓龍在天地頭枕在孫世嘉腿上。轉身站了起來。

那個日本人此時也冷靜了下來。只見的雙手發抖。呼吸急促。剛才他喪失理智之下。用地是一種急促邪門發勁方式。雖然谷勁的速度提升了三倍不止。但是對自己心肺功能。還有雙臂。都會造成極大的傷害。一時恢複不過來。他看到小麥去打電話。以為是在報警。他心中也忐忑不安。教他這招的人和他說過。被這招打過的人。十人里只能活下來一個。他慢慢轉身向密室門移動。想開溜。打定主意先到自己國家的領事館接受保護再說……

“小鬼子!你給我站住!”就在那個日本人就要溜到門口的時候。凌羽已然站了起來。雙目含怒的看著那個日本人。

日本人見被發現。猛地站住在那里。凌羽冷著臉走到密室門口。擋住了出去的路。讓精靈蒂娜給自己做實時翻譯。自己光是動了動嘴唇沒有出聲音。讓精靈蒂娜模擬自己的聲音。用日文說道:“你個忘恩負義的禽獸!龍老爺子是為救你才和那個俄國人動手。你竟然在他不能躲避的時候反而偷襲他。別想開溜!”

那個日本人見凌羽會說日文。現實一愣。然後抬起下巴解釋。用手指著俄羅斯男人用日文道:“這位先生。這是個誤會。我的那種發力技巧。和你們中國一種叫隔山打牛的技巧相似。其實要不是那個俄國人狡猾的將那位老先生弄的離開他的身體。那位老先生受的打擊微乎其微。要怪不能怪我。只能怪那個俄國人。要找茬。去找他。”

“呸!”凌羽只覺得一股怒氣直沖腦海。做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不管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他攻擊救命恩人總是事實!這個日本人竟然睜著眼睛說瞎話。還妄圖轉移矛盾!此時精靈蒂娜飛出來對凌羽說道:“小羽!他在騙你!我剛才在他發勁的時候記錄下來了他的技巧。不是隔山打牛。這種技巧叫做唐手釧勁。是唐朝里的一種高深擊技。後來被東渡大唐地日本僧人傳入日本。產生了變化。正宗的唐手釧勁。確實是和他說的那種隔山打牛勁差不多。但是在日本變異的唐手釧勁。卻產生了變化。對手越是體型巨大。這種盜版地唐手釧勁越能傷害對方。剛才他明顯是看到龍老爺子和那個俄羅斯人抱在一起。想加大打擊力度。才攻擊龍老爺子地!”

聽到蒂娜的解釋。凌羽的眼神慢慢變冷。越是憤怒。凌羽越是冷靜。那個日本人張嘴還想解釋什麼。凌羽只是吐出四個字:“滾你媽B!”也不和他廢話。上來就是用骨架擊。一拳向那個日本人面門打去。那個日本人看到凌羽出拳。跳了起來。左腿直直地一腳踢向凌羽。日本人打的好算盤。腳上的力量怎麼都比手上大。他看凌羽用手攻擊就想和凌羽硬磕一記。最好是挫傷凌羽的手腕。兩人出招速度都是極快。只見拳腳相交。只聽“砰!”地一聲。那個日本人怪叫一聲。直直的飛出。腳上的皮鞋被凌羽一拳打爆化成碎屑!凌羽強化骨骼後。骨骼強悍到非人。簡直硬逾鋼鐵。加上前後強化到五百點以上地肌肉力量。含怒出手。威力豈可小覷?日本人只覺得自己和凌羽硬磕地那只腳如同插上了鋼針一樣刺痛。墊著腳向後跳去。凌羽極速追了上來。一腳橫掃日本人穿著皮鞋的那條右腿。日本人本想跳起。可是跳地時候才發現自己另外一只腳已經麻木的沒有感覺。用不上力道。一個踉蹌。只跳起了十幾厘米。穿著皮鞋地那條右腿正好和凌羽掃過來的腿相擊。兩人小腿骨掃在了一起。只聽喀嚓一聲。那個日本人慘叫一聲。被凌羽凌空踢翻了一個跟頭。右腿小腿也骨折了!!!

凌羽不依不饒。在日本人凌空翻在空中的時候。又飛起一腳。將他踹到牆上。日本人被巨大的力量掛在了牆上。停留了一秒鍾才掉了下來。凌羽快步上前。一只腳踩在日本人的右肩膀上。雙手扳住他右手。狠勁的向後一板。日本人慘叫一聲。肩膀喀嚓一聲被扳的肩胛骨折。凌羽又踩住他的小臂。用力一扭。日本人再次慘叫。這次是從肘關節骨折!!!

“莫要打!莫要打!他是外賓。打了是要出亂子的……”那個胖翻譯。看到凌羽痛毆日本人。連忙顛顛的趕到凌羽面前。雙手合十。求神拜佛一樣連連點頭:“莫要打莫要打。他怎麼都是外賓。你這樣打。要出亂子的……警察不會放過你……”

凌羽冷哼一聲。將日本人仰面翻了過來。噼啪噼啪賞給了日本人十幾記耳光。打的他神智不輕。然後凌羽雙手按在日本人的前胸:“他心術如此不正。有這個功夫也是害人。趁早廢了了事!”那個日本人胸前的肌肉很發達。骨骼隆起。一看就是鍛煉了什麼特殊的呼吸術。凌羽雙手按在下面。流云勁還有肌肉力量一起發勁:“碎!”

“噗!”那個日本人胸前的骨頭。應聲被凌羽按碎!日本人猛的噴出一口鮮血。胸膛癟了下去。眼見是出氣多進氣少。不是的吐著鮮血。那個胖翻譯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麻木的說道:“完了完了……你完了……警察要抓你去判刑……外交事件……”

凌羽無視這個胖翻譯。剛才自己用力有分寸。只是讓這個日本人以後無法和人動手。只要半天之內處理的話。是不會死人的。凌羽冷眼看了一眼地上死豬一樣的日本人。冷哼一聲。轉身走向了那個俄羅斯男人。

那個俄羅斯男人一直在旁邊抱著手看戲。看到凌羽打碎了日本男人胸骨時。他不禁哈哈一樂。看到凌羽走向他。更是哈哈大笑……

“姓名。”凌羽用俄文多那個俄羅斯男人說道。

“什麼?”俄羅斯男人沒想到凌羽會說俄語。也是一愣。

“在幫你叫救護車之前。問你下姓名。”凌羽對俄羅斯男人說道。

俄羅斯男人盯著凌羽的眼睛。嘿嘿一笑:“你也是戰士啊……把我的真名告訴一名真正的戰士。並不算對我的冒犯。我叫邦達科夫。”

“你是軍人吧?廢話少說。動手吧!”凌羽雙手錯開。一個骨架擊的拳勢就邦達科夫沖去!!!

俄羅斯人邦達科夫看到凌羽錯拳沖來。不由的嘿嘿一笑。剛才凌羽一拳打爆日本人的皮鞋自己看的很清楚。但是邦達科夫心理沒有怎麼在意。畢竟日本人那種身體素質是無法和自己相比的。自己比較感興趣的是眼前這個中國人。是怎麼在那麼瘦弱的身軀里蘊藏著那麼巨大的力量的?和剛才那個日本人不同。那個日本人的發勁技巧雖然可怕。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次性的發力技巧。而這個中國人不同。他的力量是完全屬于他自己的……雖然想的很多。但是俄羅斯人邦達科夫一絲一毫也沒想到自己會落敗。他看到凌羽擊來的一拳。馬上踢出一記剛才那種必殺的側踢。迎著凌羽的拳頭就飛過去一腳。心中想的是和剛才那個日本人同樣的想法。想用力量更大的腿部擊瓦解凌羽的攻擊!

“砰!”拳腳相交。零星的鮮血飛出!凌羽的右拳。在巨大的沖擊下。關節處的皮膚破裂!畢竟。凌羽強化的是骨骼強度。而不是肌肉和皮膚。這一擊下去凌羽的右手皮膚血肉模糊。邦達科夫也不好受。他感覺自己的腳步像是被鋼鉗砸了一下。腳步的骨骼像是錯位。至少是外腳的腳骨受傷。他連忙手腳。腳趾踩在地上來回轉了轉。聽到嘎吱一聲。錯位的腳骨這才正了過來。但是卻也痛的不能再次攻擊了!

滿手鮮血的凌羽如同毫無感覺。眼神冷漠的沖著邦達科夫說道:“再來!”說著一腳踢向被邦達科夫。邦達科夫用那只受傷的腳站立在地面。另外一只腳迎著凌羽踢來的那只腳對磕了一下。“喀!”兩腿相交。兩個人都是一震。邦達科夫感覺自己好像踢中了一個鋼管一樣。骨骼上傳來的疼痛感如同針刺一般。而凌羽小腿的皮膚也紅了一大塊。凌羽如同沒有感覺。再喝一聲:“再來!”又是原封不動的一腳踢了過去。邦達科夫也起了狠勁。同樣再次出腳和凌羽對磕。兩人同時收腳。凌羽面無表情。邦達科夫臉色猙獰。被凌羽的漠然態度激起了凶勁。凌羽像是機械一樣重複著自己的動作。再次喝道:“再來!”兩人如同著了魔一樣。不斷的用一個地方對踢!!!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桑博vs蹴鞠拳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斷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