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斷骨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斷骨


凌羽的小腿在和邦達科夫對撞的了兩三次後,腿上的皮膚已經綻裂開,可是凌羽像是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樣,嘴里大喊著:“再來!”

“再來!”

“再來!”

“砰!”砰!”“砰!”兩人兩腿相擊的悶響聲在道場封閉的空間里回蕩,凌羽的和邦達科夫像是著了魔一樣,好似只想用這一招決勝負!

邦達科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痛苦的表情抑制不住的浮現,這個中國人的腿骨像是植入鋼板了一樣,怎麼磕怎麼感覺像是鋼管,而自己的腿已經快疼痛的麻木了,對方好像還留有余力一樣,這樣下去自己的腿遲早先斷掉,可是不和他對踢自己的銳氣就會被挫,俄羅斯人十分後悔這麼和凌羽硬碰硬。~~. ~~

他不會真的在腿里植入鋼板了吧?這個念頭一旦興起,就讓俄羅斯人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人的腿骨不會硬到這個地步,他一定是植入過鋼板,然後誘使我和他對踢!一定是這樣!

想到這里,俄羅斯人邦達科夫再也興不起和凌羽對踢的心情,再凌羽再次踢過來的時候,馬上收腿向後退去,這一退不要緊,邦達科夫只感覺自己的腿想要斷掉一樣。連忙幾個小跳,才穩住了身形。

“狡猾!”邦達科夫看到凌羽的腿上除了表面地皮肉綻開意外,骨骼好像並沒受傷,馬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十分後悔和凌羽對踢,用一種不忿的眼神看著凌羽……

凌羽見俄羅斯人受不了疼痛,不敢和自己對踢,氣勢一長,凌空飛起,雙手按向了邦達科夫,邦達科夫雙腿行動不便,已經躲不開攻擊,伸出雙手去迎著凌羽的雙手對擊了一拳!

“啊!!!”邦達科夫和凌羽對擊地這一拳,手上的疼痛倒在其次。他只感覺雙手像是被十幾萬伏的高壓電打中,一波一波又一波像是電流一樣勁力順著手上的骨骼和肌肉就傳了過來,直達自己的胸前,自己的心肺似乎都受到這股電流的影響,一陣麻痹,自己馬上呼吸不暢,“莫非他還藏著電擊器?”邦達科夫心中飛快的想著。一看凌羽,卻見凌羽只穿著短袖,根本沒有地方藏著電擊器。另外一個念頭忽然在邦達科夫心中飛過:“難道他和契科夫部隊的那些怪物們一樣,都會那些古怪的招數?”這個念頭一過,邦達科夫驚懼地冒出一身冷汗,頭一次萌生退意!

“別跑!再來!”凌羽再次錯起雙拳,左右雙拳一前一後的流行般向邦達科夫了過去,邦達科夫本來已經被凌羽奪了銳氣,不敢再和凌羽對拳對腿,無奈自己的雙腿和凌羽對攻受傷,無法靈活移動,無奈之下只好又和凌羽拼了一記。這次他左拳打出。迎著凌羽已經受傷的右拳對擊一下,右臂放在胸前。用寬闊的手臂擋下了凌羽的攻擊,“砰”的一聲。兩人相交,邦達科夫悶哼一聲,自己地左拳似乎被機械臂撞了一下一般,沒想到對面這個中國人的力量如此之大,似乎比自己還大很多,自己的左拳被擊打地收回,自己防禦的右拳雖然抵禦住了凌羽的物理攻擊,但是凌羽手上的流云勁像是電流一樣,完全忽視防禦的直透邦達科夫的胸口,邦達科夫只感覺心肺功能一滯,一口氣就沒有喘上來!

凌羽身在空中和邦達科夫對了一記拳頭,凌空有了一個借力點,馬上利用身體的肌肉力量回身一記後踢,踢中了邦達科夫的胸口,這一記飛踢也蘊含著流云勁,邦達科夫只感覺兩波電流一樣的勁力透過自己的胸口直接傳導到自己肺部,左邊地肺葉忽然好像停止了工作一般,像是灌入了海水一樣無法呼吸,邦達科夫大駭連忙退後,用手錘著自己地肺部,想要自己通過外力恢複自己的肺部活動,可是凌羽沒有給他機會,凌羽凌空橫橫飛起,雙腳對著邦達科夫連連出腳,樣子很像以前一個香港電影系列黃飛鴻里地主角黃飛鴻的成名絕技佛山無影腳,凌羽身體飛在空中,和水平面差不多斜斜地是四十五度,前沖的力量能讓他連續出腳,加上角度正好合適,能讓他維持一段時間不落地,邦達科夫用手擋下了前幾腳,可是凌羽腳上帶著的流云勁卻讓他雙手麻木,無法舉起,後面的七八腳,凌羽全部實打實的踹在了邦達科夫的胸口,邦達科夫龐大的身軀被凌羽踹的橫著飛了出去,此時凌羽才剛剛落地!!!

被踹飛的邦達科夫,落地後翻滾了幾下,掙紮著站了起來,他胸口悶的想大聲呼喝,張嘴時卻一聲都呼喝不出來,他只感覺自己胸前里的氣體全部被凌羽按詭異的勁力擠出,肺泡里一點氣體都沒有,而且好像什麼東西堵在喉嚨,無法呼氣也無法吸氣,他驚駭欲絕,這個樣子就是凌羽不再攻擊他也要自己憋死,雖然他的胸口已經受傷了,但是為了保住性命,邦達科夫不得不猛力的用他那北極熊一樣的手臂連連重捶自己的胸口,連捶了七八下,邦達科夫一口鮮血哇的一聲噴了出來,這才勉強的恢複了肺部的呼吸功能!

此時的邦達科夫,只感覺自己的胸膛像是著火了一樣的難受,心髒也如同心肌麻痹一樣不時的失去感覺,眼前黑星金星亂冒,就算是直起身子也是困難異常,就在他眼花昏眩的時候,好像看到面前人影一閃,自己太陽**“咚”的一聲,如同被重錘擊中。邦達科夫只覺得眼前看到的東西都晃了一晃,緊接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剛才讓邦達科夫失去知覺地一擊,是凌羽落地後。等到邦達科夫吐出肺部的淤血之後,凌羽沖上前去一記像是踢點球的怒射,踢中了邦達科夫的太陽**,直接將邦達科夫踢暈,之所以等到邦達科夫吐出淤血,是凌羽不想弄出人命,所以才讓他自救拜托窒息地危險,此時見他已經吐出淤血,自然不再留手。

看到躺在地上的邦達科夫,凌羽不禁感歎。此人身體素質之強,可以說是近乎極限,自己在G1里幾次強化的身體素質,也只不過只比他好一點而已,要不是自己所學的流云勁讓對方無從防禦,以他強過自己數倍的搏斗經驗,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凌羽暗暗想到,僅僅是二級的技能還不能讓自己在地球上橫著走,下次進入G1。一定要努力強化!

這個俄國人踢折了龍在天的四根肋骨,讓龍在天傷上加傷,凌羽自然不會只是把他打暈這麼簡單,凌羽走到俄國人的身邊,板起他的雙腿,這兩條大腿有一米三四長,上面肌肉虯結,凌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能不能對這兩條腿造成實質傷害,他將他地兩條腿板起,自己像是拄著杠鈴一樣跳起。然後在空中一翻身。雙腳踩向邦達科夫的小腿,只聽喀嚓一聲。邦達科夫的兩條小腿脛骨骨折了!

邦達科夫悶哼一聲,從昏迷中痛醒。看到凌羽正在扳自己的雙腿,邦達科夫竟然不怒反笑,沖著凌羽獰笑道:“勝利者無論對失敗者做什麼,都是應該的……你只有這麼點手段麼?我可是等著你呢!”

凌羽面無表情,一腳踹在另叫囂的邦達科夫的斷骨上,邦達科夫又是一聲悶哼,凌羽後退四五步,然後沖刺起來一腳踢在邦達科夫地肋骨上,“喀嚓”一聲,邦達科夫應聲被凌羽踢飛四五米,肋骨似乎斷了三四根!邦達科夫躺在地板上,不住的悶哼著忍耐著疼痛!

“我沒有虐殺人的愛好,不過,犯我者及犯我親朋著,我必然要加倍以報之!給你個教訓,以後做人注意點!”凌羽冷哼了一聲,對邦達科夫說道,說完,轉身想龍在天那里走去。

此時龍在天已經不再咯血了,凌羽走過去,把丸和內傷藥送到龍在天嘴邊,龍在天多少恢複了點意識,昏昏沉沉地將凌羽送到嘴邊的藥吃了下去,凌羽這才放心一點,此時,麥詠琳手中的電話鈴聲響起,麥詠琳接起電話,只聽電話那邊說道:“小琳,我是你爸爸,我現在帶人已經在拳館的密道門口,你把密道打開!”

麥詠琳“嗯”了一聲,跑到道場牆壁上一個小書架那里,按下了書架後面的一個開關,只見道場的牆壁上忽然打開了一道門,麥詠琳跑了進去,那里是個走廊,她走到走廊盡頭又打開了一扇門,那扇門,卻是開在了緊急通道旁邊……

不多時,幾個抬著擔架的急救人員從密室的密道中走了進來,凌羽向那邊看去,只見麥詠琳跟在一個中年男子身後走了進來,凌羽打量了一下那個中年男子,只見他身高大約一米八十左右,儀表堂堂,豐姿俊朗,一股儒雅之氣直透眉梢,但那劍眉下的炯炯星目卻又顯示了他不乏殺伐果斷的決心,這是一個精力旺盛地人,凌羽想到,這個人,應該就是小麥地父親,天海心集團的董事長麥天心,可是唯一讓凌羽不敢確定地一點就是,這個人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了,按照小麥的年齡,他地父親至少要四十歲以上,可是這個人看起來,除了兩鬢各有一絲像是故意染白的白發有些顯老外,這個人倒像是三十多歲,好似小麥的哥哥……

中年男人進入道場後掃視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躺在這邊的龍在天身上,他走了過來,蹲下身體,手按在了龍在天的脈門,感應了一會,說道:“內傷很嚴重,但是似乎得到了及時處理,應該不會危及生命。”然後沖著那些急護人員招呼一聲,頓時有兩人跑了過來,緩緩的將龍在天抬上了擔架,那個男人看了凌羽和孫世嘉一眼,對兩人說道:“請問你兩位是……”

“爸,他們是我朋友。”小麥對那個男人說道,這讓凌羽和孫世嘉確認了此人就是麥天心,孫世嘉連連向麥天心問好,凌羽也點頭表示了一下,麥天心點點頭,站起來對麥詠琳說:“小麥,這是怎麼回事,能給我解釋一下麼?”………………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恩將仇報——盜版唐手釧勁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臥龍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