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臥龍山莊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臥龍山莊


麥詠琳深吸口氣理了理思路。對麥天心說道:“是這樣的。我和朋友來拜訪龍伯伯。恰巧這幾個外國人也來了。說是要借龍伯伯的道場解決一下糾紛。龍伯伯開了密室讓他們比試一下。那個俄羅斯人和日本人打起來的時候。日本人差點被打死。龍伯伯上前阻止俄羅斯人。卻被日本人和俄羅斯人一起聯手打成內傷。然後凌羽。就是我這位朋友幫龍伯伯急救了一下。又將那個日本人和俄羅斯人打傷了。然後你就來了。”

“哼!日本鬼子!”麥天心冷哼一聲。看的出他對日本人心中很不滿。他拉起凌羽說道:“小兄弟。你叫凌羽是吧?謝謝你出手幫助我師兄。那些外國人你就應該教訓了一下。”

凌羽被麥天心拉了起來。凌羽握著麥天心的手。感覺到他的手溫暖但是卻有些缺乏力度。想起麥詠琳說過的話。似乎是他年輕的時候被人打斷過雙手。凌羽對麥天心說道:“麥叔叔。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對龍伯伯很欽佩。自然不會坐視他被人欺辱。不過現在最好把這里的傷員處理一下。我剛才打那個日本人下手重了一點。要是不及時搶救可能會死人麥天心掃了一眼那個日本人。對凌羽說道:“小兄弟也是江湖兒女。有熱血豪情。打的好!那些小日本子該教訓一下!不過既然是在我的的頭上出的事。總不能坐視不管。好在我叫急救車的時候考慮到有其他人受傷。一起叫了三台。他們下去後馬上還會有人上來。稍等就好。”說著。麥天心拉過凌羽。對他說道:“凌小兄弟。有沒有人知道你的身份?我怕一會將外國人送到醫院事情會鬧大。這樣。我一會讓小琳送你們去我家避一避風頭。這幾天你先不要出門。等到風頭過了我再聯系你。在SH還沒人敢查到我家。如果真出了什麼事情。我好送你們離開SH。”

凌羽剛才出手。只是控制著自己不至于鬧出人命。不過要是按照刑事上算。這已經算是重傷害了。被警察找到麻煩也是不小。他對麥天心點點頭道:“那麻煩麥叔叔了。我和朋友來SH辦點事情。大約二十天就回老家去。因為我現在也是受人之托。事情未辦妥之前。不能離開SH。這幾天就麻煩麥叔叔了。”

麥天心什麼都沒說。只是拍了拍凌羽的後背。然後看著金泰賢說道:“這位朋友怎麼稱呼?”

“這位先生。你好。我叫金泰賢。我十分抱歉。今天如果不是我提出借拳館。也不會害龍館長受傷。也不會惹出這麼多事情來。請您放心。如果警察找我作證。我不會說出對于這位朋友不利的證言的。如果必要。我可以幫助他做一些有利的證詞。”金泰賢過來沖著麥天心一個鞠躬說道。

“希望如此。”麥天心眼神看不出有什麼波動。淡淡的對金泰賢說道。然後麥天心對麥詠琳說道:“小琳。帶你朋友去家里吧。然後等我電話。”

麥詠琳點點頭。把手里電話扔給了胖翻譯。對付證人的事情自然有她老爹操心。不用她管。她拉著凌羽和孫世嘉向樓下走去。回到了樓下的健身房。幾個人快速的換好衣服。凌羽干脆就沒換短袖。而是把來時候穿的衣服裝到了袋子里。就出門等候女更衣室的小麥。過了一兩分鍾麥詠琳也走了出來。穿著一身黃色連衣網裙。拎著一個黑色手袋。帶著兩人就向大廈樓下走去。

坐電梯到了一樓。三人走出大廈。只看到下面有三輛救護車的救護燈正在鳴叫。麥詠琳回頭對凌羽和孫世嘉說:“我爸在S開著一家私人醫院。一會傷者估計是轉到那個的方去。短時間內不會有事。”

說著。小麥領著兩人走到一輛停在樓下的Mincooper小車。麥詠琳從手袋里拿出鑰匙。打開車門。凌羽凌羽和孫世嘉坐在了後面。小麥打火發車。開著車向東面開去。

大概在SH市里行駛了一個半小時。小麥駕駛著Mincooper駛出了SH市中心的段。往一處好似美國富人區的的方駛去。又過了二十多分鍾。麥詠琳駕車駛進了一處別墅區。凌羽向車外看去。這個的方似乎叫臥龍山莊。門口有自動磁卡大門。小麥將車開到大門旁邊。從手袋里拿出一張磁卡。在門口的識別器上刷了一下。自動門打開。麥詠琳駕車行駛進去。

這個臥龍山莊。是一個建築在一個小山脈上的別墅建築群。進入臥龍山莊後。凌羽從車窗向外看去。是一個盤山環道。主干道旁邊不時的有小路分出。而在那些小路的盡頭。是一間間建立在山體上的別墅。小麥駕車在盤山環道上。凌羽放眼望去。這里有五座高達四五百米的主峰。以中間的那座山峰最大。而山峰後面。是一個很大的水庫。水庫中波光粼粼。像是金鱗湧動。不是能看到上面有快艇駛過。而五座主峰。盤山修建別墅群。離遠看去像是五條盤龍盤臥在山峰之中。凌羽不由的心中叫了一聲好。有水無山欠升騰之意。有山無水又欠活力。難的的是這里有山有水。而且建築設計的又有如臥龍盤山。實在是既合風水之意環境又典雅別致。能住在這里的人。絕對是非富即貴。這個臥龍山莊。是建在隱龍湖水庫旁邊的。小道消息說幕後投資人是SH頂級大亨廖云騰。整個的皮和公關費用。據說花了六十幾億。這個的方據說是請澳門風水大師看過。據說這里暗藏升龍龍穴。將家安在這里。可以趨吉避凶。做生意還會越做越發達。我爸爸就在一期工程完工後。就在這里買了一棟別墅。嗯。你們看到前面最高那個主峰了吧?那個叫神機峰。我家就在神機峰的山腰。”麥詠琳看凌羽和孫世嘉對這里很好奇。便解釋道。

孫世嘉幾乎都要把頭伸出車窗了。他一邊看一邊咋舌。向麥詠琳問道:“小麥姐。這里怕是不少錢吧?在海天一棟別墅也要五百多萬。SH的的價這麼貴。恐怕要翻倍吧?”

小麥聽了微笑不語。凌羽敲了一下孫世嘉的腦袋說道:“根本沒有可比性好不好?SH的的價。就算是市郊。也要比海天貴三倍。再加上房價。還要高兩倍。而且這里風水這麼好。比起市中心來只能貴不能便宜。至少還要加兩倍。這里一棟像樣別墅。沒有三四千萬拿不下來的。”

“哇孫世嘉兩眼冒著金幣一樣的小星星。留著口水說:“羽哥。我們什麼時候能混到住到這種的方啊?我怕是沒指望了……”然後扭過頭來看著麥詠琳說道:“小麥姐。你有沒有男朋友啊?其實我覺的我不錯……”

凌羽聽到孫世嘉的說話。用手捂住自己的臉。裝作不認識他。麥詠琳被孫世嘉逗的噗嗤一笑。對孫世嘉說道:“我還沒有男朋友。其實我也覺的你挺有意思的。”

“啊?那就好。小麥姐。考慮一下我做你男朋友吧……”孫世嘉笑著對麥詠琳說道。

“唔。花癡男……不。是財迷男……”凌羽實在忍不住吐槽孫世嘉的沖動……

“呵呵。我選男朋友也是有條件的。至少他要靠自己的努力奮斗到攢足養的起我。相當我男朋友你要努力了。”麥詠琳笑著對孫世嘉說。

聽到小麥的話。孫世嘉哭喪著臉說道:“要是能到這個的步。我早就自己花差花差去了……不過。羽哥。你要是奮斗好了或許還有希望啊。”

凌羽又是一記爆栗彈在孫世嘉頭上。孫世嘉吐了下舌頭不語。麥詠呵呵一笑。對兩人說道:“開玩笑。以後我會自己開公司養自己的……對了。你們兩個是海天人吧。來SH做什麼啊?”

“小麥姐你應該知道的吧。過一段時間SH有一個國際斯諾克比賽。我是陪羽哥過來比賽的。羽哥台球很強的。我看有希望爭到冠軍。”孫世嘉對麥詠琳說道。

麥詠琳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我有朋友也參加了。呵呵。想來也是。凌羽功夫這麼高明。手腳的穩定性和控制力道的能力一定很強。這樣打台球有很大的優勢的。不過凌羽。你的手現在不要緊麼?”

聽麥詠琳這麼一說。凌羽和孫世嘉才想起剛才和俄羅斯人打架。凌羽的手受傷了。凌羽抬起手一看。右手關節的皮膚全部爆開。像是那次打擊牆壁一樣。還把小麥的後車座弄上了血跡。凌羽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了。小麥。我剛才都沒注意。把你的車座弄髒了。”

麥詠琳輕輕一笑道:“沒事情的。大不了換一套。好了。馬上要到的方了。你到我家再包紮一下吧。”

沒過多久。小麥就駕車駛上了神機峰的山腰。停在了一棟別墅前。三人下車。凌羽和孫世嘉向房子看去。這是一間歐式建築。有點像是中世紀的建築風格。中廳較高且較深。兩側各有一側廳。橫翼突出較多。而且有一個較短的後橫翼。小麥下車笑著對兩人說道:“這個是我爸爸為了我媽媽選的房子。我的外公是移居丹麥的天主教信徒。媽媽小時候成長的環境就是外公買下來的一家小教堂一樣的建築改建的居所。媽媽很懷念小時的時光。所以爸爸就在這里動工的時候聯系了管理層。專門做了一間仿造外公在丹麥的住所的別墅。我媽媽在這里住的很開心“你爸爸一定很愛你媽媽。”孫世嘉感慨了一聲。他的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他。而他爸爸對他非打即罵。所以他特別羨慕別人和諧美滿的家庭。

麥詠琳帶著凌羽和孫世嘉走到別墅門口。別墅的門也是磁卡門。麥詠琳拿出一張磁卡在門上一刷。別墅的門打開。三人走了進去。房間里面是歐式裝修。牆壁上有一幅油畫。凌羽看了一眼。畫面上是一家三口的晚餐畫像。三個都穿的是歐洲中世紀的服裝。還有一張三口的正面畫。畫工很有水平。畫面上的那個男人可以看出是年輕時的麥天心。小女孩則和麥詠琳很像。還有一個西方美女。看起開和麥詠琳很像。但是多出一份貴婦的感覺。麥詠琳見凌羽看著畫像呵呵一笑說道:“這個是我舅舅畫的。他大我媽媽八歲。是丹麥一個很有名的畫家。很喜歡中國。每兩三年都要來一次。”

凌羽點點頭。這個時候廚房里一個菲傭走了出來。看到麥詠琳。對他說道:“小姐你回來了。老爺去市中心。說晚上回來吃飯。我在做他喜歡吃的飯菜。”

“恩。艾美達你忙吧。我見到爸爸了。晚上加幾個菜。我們先上樓了。”說著。麥詠琳帶著凌羽和孫世嘉上了二樓。

麥詠琳領著兩人到了一間房間。房間里有兩張簡單的床。還有電視。一個書架。甚至還有一個小酒櫃。麥詠琳笑著對兩人說道:“這間是客房。你們先看下電視吧。我去給凌羽找藥箱包紮一下。”

凌羽和孫世嘉應了一聲。小麥走了出去。不一會就拿了一個藥箱過來。麥詠琳可能是學過急護。堅持要幫凌羽包紮。凌羽也就應了。小麥的手法很老道。一會就將凌羽的手和腿上的傷處理好了。

“謝謝。”凌羽向麥詠琳道謝。麥詠琳剛微微笑了一下。剛想說著什麼。她手袋里的電話響了。

麥詠琳接了下電話。好像是麥天心打來的。麥詠琳不斷的“嗯”“啊”的接著電話。孫世嘉從床頭一個小冰箱里拿出了飲料遞給凌羽。兩人喝著等著麥詠琳接完電話。大概講了十多分鍾。麥詠琳放下電話。對凌羽說道:“那邊有消息了。龍伯伯傷勢穩定下來了。雖然還在昏迷。但是沒有生命危險。那個日本人在做內科手術。從他的背包里翻出了他的手機。已經聯系了手機上唯一的號碼。不過對方似乎不想讓事情鬧大。讓我爸爸暫時不要報警。俄羅斯人已經醒了。他也沒有報警的意思。不過他一直在嘿嘿獰笑。正在做骨折處理。美國人也在做手術。也一樣不想報警。凌羽你似乎沒什麼問題。這個事情能私了。頓了頓。她繼續說道:“不過話雖如此。我爸爸的意思是讓你在我家多住兩天。避避風頭。明天我帶你們在隱龍湖玩一天。你們什麼時候開賽?到時候我再送你們過去。”

“大概還有五六天。小麥。你的母親不在麼?我怎麼沒看到阿姨?”凌羽沖著小麥問道。

“哦。我的外公最近做了心髒手術。我媽媽去丹麥陪護他了。大概要三四個月才能回來。我一個人住的很悶。正好有你們陪我。”麥詠琳也隨手拿出一瓶花生露喝了起來。她一邊吸著花生露一邊對凌羽和孫世嘉說道:“你們會不會覺的有點悶?來我的游戲室吧。”說著。拉起了凌羽。帶他們走向別墅里其他的屋子。

凌羽和孫世嘉被小麥帶到了一間一樓的屋子。房間不算很大。大約有六十平方米。凌羽進屋子看去。里面各種街機室里有的東西。這里基本都有……最顯眼的是一套GT6的模擬賽車。和世紀娛樂城的基本一模一樣……不過車座被裝飾城女孩子喜歡的粉紅色。小麥笑著對兩人說道:“這些是我用五折價從我朋友開的娛樂城買的。不過我不怎麼玩。我覺的一個人在家打電動很悶。就算是想玩。也是去世紀玩。”

凌羽和孫世嘉聽了一咂舌。果然是有錢人……孫世嘉喊道:“我從小時候就有個夢想。就是把整個街機室搬回自己家。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沒想到小麥姐你現在就實現了。太幸福了……”說著他趴在麥詠琳的肩膀上裝著抹眼淚的樣子。凌羽用手捂著自己的臉……呃。小嘉不會真的想去吃軟飯吧?

麥詠琳呵呵笑著讓孫世嘉趴在自己肩膀表演結束。然後打開了總電源。孫世嘉一下就撲到GT6賽車上了。他的技術基本就是當碰碰車。不過看樣子玩的很過癮。凌羽和麥詠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直到晚飯時間。麥天心打電話回來說他要陪護龍在天。就不回來了。凌羽和小麥、孫世嘉。吃了一頓極為豐富的晚餐。晚餐過後。幾人坐在餐桌上閑聊的時候。門鈴響了。麥詠琳“嗯?”了一聲。說道:“這個時候。會是誰來呢?”起身去開門。凌羽在聽著孫世嘉講的笑話。這個時候。凌羽聽到一個有些耳熟的聲音說道:“小麥姐!我離家出走了!家里老頭子管我管的實在是太嚴了。小麥姐。我投奔你來了。你要養我啊

凌羽聽這個聲音異常熟悉。向門口看去。不多時。一個梳著朝天辮。畫著藍色眼影的少女出現在飯廳的門口。凌羽看去。正是在世紀娛樂城。和凌羽打賭上床的那個女孩。那個女孩進入飯廳掃視一眼。一下就看到凌羽和孫世嘉。她驚訝的用手指著凌羽:“小麥姐!他就是……就是……”…………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斷骨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隱龍游——佛頂傳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