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隱龍游——佛頂傳功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隱龍游——佛頂傳功


大海水中毒調養中,這幾章寫得……大海很有負罪感,不過實在狀態不佳,真的盡力了……還好馬上大海就會恢複狀態了從明天開始,如果質量不佳,大海都發3900,4900這樣的章節,盡量不損害大家的利益,相信大海,馬上就會恢複狀態的。

麥詠琳在那個少女身後走了過來,摸了摸朝天辮少女的辮子,對她說道:“小茜,你又在搞怪,這兩位是我的朋友,他們是外地客人,你不可能見過他們的吧,你說就是,就是,他就是誰啊?”

那個朝天辮少女歪歪嘴對麥詠琳說道:“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就是小麥姐你的男朋友?我可沒見過你帶男孩子回家。”

坐在餐桌旁的凌羽,看到那個朝天辮小女孩似乎沒認出來自己,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自己出現在世紀娛樂城,並且打通了GT6記錄的事情,少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麥詠琳聽那個朝天辮少女這麼說,微微抿嘴一笑,沒有否認。

“嗯?小麥姐你沒有否認?難道真的是你男朋友?”朝天辮少女睜大眼睛打量著凌羽,麥詠琳說道:“在座的有兩個男生,你為什麼只說他是我男朋友?”

“因為他離你比較近啊!你每次吃飯都坐在那個位置,而且另外那個人油頭粉面太不成熟還像小受,小麥姐你不會喜歡那種BL般的類型。\”朝天辮少女指著孫世嘉說道,孫世嘉正在喝湯,聽了她的話一口鱈魚湯全噴了出來。

麥詠琳被逗得呵呵輕笑,為了避免孫世嘉尷尬,轉移話題道:“小茜你又和父母吵架了?”

這個時候這個朝天辮少女才想起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沖到麥詠琳懷里撒嬌道:“小麥姐,人家翹家了里的老頭子好煩人啊,人家不過只向他要了十萬塊。就罵我敗家,還說我上網泡吧搞壞身體,缺少睡眠到失憶……死老頭子。居然罵我,我決定翹家一個月給他看!還有,小麥姐。好奇怪啊。我發現我這三天的事情全想不起來了……”

“呵呵,偶爾翹家也無所謂,你還在逆反期,都是從這個時期過來的,我不會說你的,這個月想翹家就住在我家吧,我給端木叔叔打個電話,不過罵自己爸爸是老頭子是不對地。不要亂說。”麥詠琳笑著摸著那個叫小茜的少女的頭發。

“人家哪有在逆反期嘛?怎麼沒見到我對小麥姐你逆反?”朝天辮少女沖著麥詠琳撒嬌道,孫世嘉此時已經擦好了自己嘴巴上地鱈魚湯,眼里冒著小星星的看著麥詠琳說道:“好感動友母性啊琳姐我也要抱抱

“唉”凌羽用手捂住自己的額頭,閉目搖頭,不去看孫世嘉,太丟臉了……

“哼!”孫世嘉地說話,引起了那個那個叫小茜地朝天辮少女的注意,她走了過來,直接無視孫世嘉,沖著凌羽說道:“你叫凌羽?看你一副小白臉的樣子。\估計也沒什麼能耐。你憑什麼追上小麥姐?說,是不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你會點什麼啊?”

凌羽微笑著看著朝天辮少女,說道:“我是叫凌羽。追女孩子當然要有點手段,我會的可不是送花請燭光晚餐,其實……”說道這里,凌羽把頭湊了過去,神秘的說:“我會算命。”

“哦?你倒是給我算算!”朝天辮少女看著凌羽的眼睛說,“好,手拿來,我是看掌紋的。”

凌羽捏著少女地手掌,說道:“別的我倒是算不出來,不過我知道你叫端木茜,還知道,你手包里有一個黑色保險套。”

“啊?你怎麼知道?”端是朝天辮小女孩這麼潑辣,也忽然間羞的滿臉通紅,凌羽是想起她在世紀的刁蠻,就是和她賭氣差點害了自己,所以在小麥面前給她除了一個小丑,孫世嘉捂著嘴偷笑,朝天辮少女氣的一踢凌羽的凳子,跑過去撲到麥詠琳的懷里:“小麥姐,他欺負我

“呵呵,誰讓你有沒事就拿出小雨傘給人家看的習慣?我不知一次的聽別人說過,凌羽可能是在什麼地方看到你又搞怪吧。”麥詠琳呵呵笑著抱著端木茜說道,她輕聲笑著,好不避諱的對凌羽說道:“小茜地避孕套是我給她地,為的是要是遇到什麼危險,還能保證最後地安全,不過這孩子總是拿出來亂給人家看,讓人笑話了。\”

這麼一鬧,端木茜也和凌羽等人熟悉了,她和孫世嘉互相看不順眼,孫世嘉平時挺沒脾氣的一個人,可是和這個端木茜在意起卻總是互相找茬,著可能就是第一印象不佳地緣故吧。

晚上,端木茜和小麥睡一個房間,小麥告訴凌羽和孫世嘉明天要帶他們去隱龍湖玩,要早點起,一夜無話,第二天,上午六點多鍾,小麥叫醒凌羽和孫世嘉,帶上隨著迷迷糊糊的小茜,說是要看湖霧。

幾人開車從神機峰向下開,一路上,可以看到隱龍湖水庫上薄霧陣陣,水汽凝結,如同仙氣飄渺,小麥告訴凌羽和孫世嘉,這里這種原因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隱龍湖里的水溫比平常的水庫要高出一到兩度,所以每天早晨都可以看到這種薄霧,專家也研究不出來是什麼原因,不過肯定對人體無害,這里的住戶大多認為這是所謂龍脈的緣故,每天早晨很多人願意到湖邊看這種薄霧,據說能調養身心,凌羽幾人開車到了湖邊,湖邊有三四個船塢,麥詠琳帶凌羽走上個船塢,在那個船塢盡頭,竟然是個不小的湖心亭,當然,說是湖心亭,也不過是在江邊十五六米處,湖心亭里很熱鬧,此處擺放著桌椅還有炊具。沒想到竟然是一處飲食之地,此處的服務員穿著江南水鄉的小巧漁民衣服,來回穿梭者給食客們添加飲食。\小麥笑著對凌羽說:“這個湖心亭是臥龍山莊自己設計,然後雇的工作人員開的,主賣魚肉粥和魚羹等早餐。他這里的魚肉羹和魚肉粥用的魚。都是當天釣的湖魚,要是有耐心,還可以要求他現釣一尾,很鮮美,粥做地也不錯,生意很火爆。”

說話間,湖心亭已經有一桌食客吃完走人,古裝打扮的小二收拾了桌子。讓凌羽幾人坐下,凌羽等人坐在梨木桌子周圍,看著湖上的薄霧,頓覺一陣心曠神怡,眾人要了三碗魚肉粗米粥,一碗桂圓粥,又要了一條隱龍湖酒煎魚,幾碟小菜,就開始笑著閑聊,麥詠琳說:“我地爸爸媽媽。最喜歡這里的環境。爸爸媽媽都有早起練功的習慣,每天四點多起來去神機峰峰頂打拳。五點半回家洗澡,然後就到這里吃一餐魚羹粥。將近一年地習慣了。”

“嗯,麥伯伯精力驚人,我聽海琳阿姨說過,麥伯伯創業初期,曾經有七天七夜不睡處理公文地記錄,就是現在每天只睡兩小時就足夠了,小麥姐也有這個習慣,每天睡不到五個小時就能全部恢複精力。”端木茜插嘴說道。

“呵呵,也算是我家的家族遺傳吧。”小麥謙虛一笑,凌羽和孫世嘉連忙稱贊麥家人天賦異稟,私底下兩個人卻動著齷齪心思,麥天心睡那麼少空出時間干嘛?不會是MAKELOVE,纏著老婆天天一天到晚做愛做的事吧?

轉眼間,魚肉粗米粥已經送上,桂圓粥也端到了端木茜的眼前,凌羽看著這碗魚肉粗米粥,像是八寶粥一樣,里面放了五六種粗米,有高粱、黃米、玉米,還有兩三種不認識的糧食,粥熱氣騰騰,點綴著黑色高粱米的金黃色粗米粥里,還不時的散發出魚香,魚肉晶瑩剔透,像是半透明一樣,腥味處理的很好,只有鮮味,倒是聞不出什麼魚腥,讓人食欲大開,此時,隱龍湖酒煎鯉魚也送了上來,鯉魚被SH郊區特產地娘酒浸泡過,加上姜汁蒜蓉祁連香和其他佐料,以及調味的特質酒汁放到平鐵鍋里生煎,作出來後顏色金黃,一股香酥的酒氣透著魚肉飄出,幾人不由的食指大動,全力開動,一頓飯下來,凌羽和孫世嘉各吃了三碗魚肉粥,被端木茜罵做吃貨,自己卻也吃了兩碗桂圓粥,麥詠琳只是笑著看著小茜和孫世嘉斗嘴搶食,只吃了一晚魚肉粥。\

幾人吃飽喝足之後,湖心亭里的客人也慢慢多了起來,四人便讓出地方,而是沿著湖邊走了一會,小麥去車里取了數碼相機來,開著車沿著隱龍湖繞了起來,大約兩三個小時,走了山莊內幾個風景不錯的地方留影,臥龍山莊里在沿湖附近開了一家很大的健身館,幾人到里面打了會壁球,然後洗個澡出來,中午吃的是隱龍湖全魚宴,四個人要了八盤各色制法做成的魚宴,孫世嘉和凌羽看小麥和端木茜沒有打包的意思,又不想浪費食物,硬是把八條魚全吃了下去,弄得端木茜又笑兩人是吃貨,下午幾人去隱龍湖開快艇,一天盡興地很。\

端木茜到底是小孩子,回到小麥家地別墅就睡著了,麥詠琳和孫世嘉凌羽玩了一會紙牌,就也各自睡了,孫世嘉倒是沒心沒肺睡的快,凌羽睜著眼睛躺在屋子里,今天感覺很好,凌羽忽然間有些羨慕在這里居住地人們,比起每天在都市中勾心斗角,斤斤計算的生活,這里地生活質量真的很好,凌羽在想,是不是以後也在這里買一棟別墅,把奶奶和妹妹也接過來呢?恩,王萌也要……

反正睡不著,凌羽便躺在床上聯系基礎冥想,很快就進入忘我意境,不知過了多久,凌羽忽然感應到外面有人,精神慢慢收回,只聽到好像是有人回來。“爸,你回來啦,龍伯伯怎麼樣?”麥詠琳的聲音傳來,麥詠琳精力十分充沛,打完牌之後一直在樓下看書,凌羽耳朵靈的很,能聽到樓下他們父女的說話。

“你龍伯伯醒了,已經沒有大礙,我陪他說了會話,你那個朋友呢?他的問題也差不多解決了,我回來通知一下,你龍伯伯特別提到了他。讓我關照一下他,不要讓他出了事。”麥天心的聲音傳來。

“凌羽已經睡了,明天再叫他吧。今天帶他去隱龍湖玩了一天,他也很累了。\”麥詠琳說道。

麥天心和麥詠琳正在談話的時候,忽然聽到二樓似乎下來人了。抬頭一看。凌羽已經從二樓走了下來,凌羽邊走邊說:“麥叔叔,我已經醒了,龍伯伯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那個曰本人的一個朋友來到醫院,了解了一下事情,他並不准備報警,就是醫藥費也沒有要。將那個曰本人轉到一所中日聯誼醫院去了,其他幾個外國人也沒有報警,那個金泰賢跟我一起去的醫院,寫了一份證明交給我,說是以後有問題他會出面作證,也回去了,你龍伯伯現在意識很清醒,也聽金泰賢說了他昏迷後的事情,他說很感謝你,讓你放心。有問題他會動用他弟子地關系幫你處理。讓你安心的在我這里多待幾天。”麥天心對凌羽說道。

凌羽點點頭說道:“我的事情倒在其次,龍伯伯沒事就好。麥叔叔你兩天沒休息了吧?實在是讓您費心了。”

“呵呵,兩天不休息對我來說沒什麼問題。凌羽小朋友你先等等我,我去沖一個澡,回來我還有話和你聊。”麥天心笑著說,說著在麥詠琳地幫助下脫下了他的大西服,去一樓的洗浴室了。

麥詠琳在一樓地飲品櫃里拿出了一套茶具,擺到客廳地茶幾上,用玻璃壺燒上開水,笑著對凌羽說:“爸爸熬夜喜歡喝茶,我給你們泡杯清茶,爸爸似乎很欣賞你,他能看上的年輕人不多。\”

大約二十分鍾,麥天心洗完,傳了一身新襯衫休閑褲走了出來,坐在凌羽對面,麥永玲給兩人泡了杯茶,麥天心笑著對凌羽說道:“事情經過我聽金泰賢說了,凌羽你不錯,為了還不不熟的龍師兄能仗義出手,很有擔當。”

凌羽淡淡一笑:“麥叔叔過獎,不過是一時義憤,我聽小麥說過龍伯伯的經曆,心中憧憬的很,看到龍伯伯被人所傷,自然應當出手。”

麥天心端起一小茶盅清茶吹了吹,對凌羽說道:“難得的是你年紀不大就有這份實力,否則空有義憤沒有實力還不是徒落笑柄?我和內人在年輕的時候,倒也一腔義憤,可是功夫不濟,未能除暴安良,倒是被打折了雙手,現在想來還甚感愧惱,現在的年輕人大多浮誇虛華,能有你這種真本事地人不多了。”

“哪里,隨便練了點拳腳,讓麥叔叔見笑了。”凌羽謙虛道,麥天心呵呵笑了一笑,將手里的清茶喝了下去,對凌羽說道:“呵呵,凌羽你不止功夫好,做人也不錯,應答得體,很有教養,不知是誰教出了你這麼個好小伙子。”

就在此時,麥天心別墅里的掛鍾響了四聲,凌羽看去,已經是凌晨四點了,麥天心看著掛鍾,笑著對凌羽說:“已經四點了,凌羽你跟我出去,我們到神機峰佛頂看日出。\”說著,抓起凌羽的手臂就往外面走去,凌羽啞然失笑,這個麥天心雖然樣子很儒雅,但是很有孩子氣,便順著麥天心的力道,一起走了出去。

兩人除了別墅,一直向神機峰的峰頂走去,雖然凌晨四點還是是未明之時,但是凌羽能看到很有一些早起的人在盤山道上鍛煉,凌羽隨著麥天心來到了神機峰頂端,和盤山別墅群不一樣,神機峰頂差不多兩百米的高度,是一座石山,只有一條像是華山山路一樣的石頭小路蜿蜒向上,周邊設有鐵索護欄,同時只能容納兩人上下,麥天心拉著凌羽向石道爬了上去,山勢陡峭,幸虧兩人都有功夫在身,上山倒是很容易,很虧,就來到山頂。

一上山頂,凌羽豁然開朗,神機峰的頂峰,是一出一千五百多平米地水泥鋪就地大平台,向下看去,因為天色原因,隱龍湖雖然看不太清,但也讓人覺有種浩淼之感,此時天際將明,麥天心拉著凌羽向東方看去:“凌羽,看日出佛光!”

凌羽向東看去,只見神機峰頂。一處石台上,有一尊二十七八米高的巨大佛像,卻是一尊黃銅彌勒佛。恰在此時日出東方,朝霞光輝在東方天際升起,正好落在彌勒佛地身後。彌勒佛身上頓時像起了無限霞光。在身後映出了圓形五彩佛光,如同彩虹,彌勒佛笑口常開,此時卻顯得隨和中寶相莊嚴,讓人心生崇拜之心,凌羽看著那日光佛光,不由的一時呆住了……

“嗡嘛呢唄咪!”就在日出之時,麥天心目光清澈地看著佛光寶象。\嘴里念動著佛家六字真言,凌羽心中一動,若有所感,只覺精神力如同潮汐一般在身體內激蕩不已,似是被麥天心真言引動,卻沒有不適之感,忽然間,凌羽如同甘霖灌頂,渾身疲累一掃而空,凌羽驚異的看著麥天心。不知道他如何有如此威能。

“呵呵。凌羽小朋友,不必看我。我從龍師兄那里得知你竟然練成了內家功法,本來我還不信。剛才恰逢其會,看你被佛光吸引,就用我練的功法引動你的靈覺,你果然身懷內家功法,呵呵,現在感覺怎麼樣?”麥天心笑著對凌羽說道。

自從從G1回到現實中來,凌羽已經不止一次地被人誤認為是身懷內家功法,凌羽開始不理解,後來也想通了,內力功法何止千百種?說不定自己在G1里練的功法就是其中一種,剛才自己忽然所感的異樣感覺,雖然是精神力造成地,但是誰說精神力鍛煉就不是另外一種說法的玄門內功?如此一般,說是自己身懷內功也是可以說通的。

“精神為之一振,疲累一掃而空,濁氣亦為之一清,麥叔叔,你這是什麼功法,這麼神奇?”凌羽驚訝地向麥天心問道。

“呵呵,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功法,這是我年輕時,碰到地一位老師傳授給我的,不是攻擊型的內力,卻重在養生,講究頓悟,久練之後,能讓人開智域,養精神,強肺腑,甚至能強身強種,我就是修煉了這門功法之後,智力上變得超人一等,而且精力驚人,才能在上海闖出一片天地,而且似乎能改善後代基因,詠琳生下來後精力就比平常孩子旺盛不止一倍,要知道,我未練此功以前,只是中人之資而已,精力也是尋常,而功法小成之後,竟然可以七天七夜處理公文不睡,效果可見一斑。”麥天心笑著對凌羽說道,“凌羽,我現在就把這套功法傳給你,你想不想學?”

凌羽聽了,馬上機靈的對麥天心深深鞠了一躬道:“謝麥叔叔傳功。”

“呵呵,你聽著,我先傳你口訣:蒼天大道,境由心生,可比之一枯葉渡怒江……”

麥天心洋洋灑灑說了差不多一千多字的心訣,凌羽福至心靈,外人聽著懵懵懂懂的口訣,在凌羽聽起來卻像是大道至理一般,心如明鏡,竟然一字不漏的記了下來,心中產生種種沖動,麥天心又教給了凌羽意想念功,讓凌羽虛想人體經絡,然後運功,每天堅持二十分鍾,半年就可初步見效。

“凌羽,我這套功法,只適合男子修煉,而且如果不是天生具有靈根或者練成內家功法,收效並不大,不過你已經練成內家功法,練起來會事半功倍。”麥天心對凌羽說道。

凌羽點點頭,對麥天心說道:“麥叔叔,不過我很好奇麥叔叔的老師到底是什麼人,剛開始聽麥叔叔說佛家真言咒,我以為麥叔叔地老師是佛門高僧,可是聽了傳授我的口訣,似乎又有道家和儒家的東西在,不知道是誰有如此大能,合三家經典成這篇功法。”

“唉到我的老師,他真的是學究天人,我這輩子都沒見過有一個人能學識淵博到那種地步,而且學一門精一門,學三天就可以開館授業,我本來是不相信這個世界有天才的,但是見過老師之後,才明白,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你是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追上的。”麥天心聽到凌羽話,忽然生出無限感慨。

這個時候,精靈蒂娜忽然飛了出來,對凌羽說道:“小羽,你賺大了!我剛才搜索了一下,這套功法是G1資料庫里所沒有的,我可以幫上傳大宇宙聯邦幫你申報宇宙文化遺產,可以有豐厚的獎勵拿哦,還有G1世界的獎勵唉

“啊?真地?這麼厲害?”凌羽一聽反而嚇了一跳,不會獎勵自己幾百萬聯邦幣吧?

“呵呵,差不多,不過一般來說獎勵地東西不會是聯邦幣,而是聯邦信用額度,我分析了一下,這套功法的潛力級數,是相當于你開通地那顆星球三到四級的程度,所以你差不多能得到五點聯邦信用額度……”精靈蒂娜在空中飛舞說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臥龍山莊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