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道大亨楊東泰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黑道大亨楊東泰


道格拉斯宣布賭約開始之後,凌羽冷笑著用手指點向周喬治,一字一頓的說道:“我、等、你!”說著,不管周喬治難看的臉色,轉身拂袖而去,一路上,參賽選手們紛紛讓路。

凌羽回到房間,關上門,拿起電話,撥通了小麥的電話:“嘟

“喂?凌羽麼?你現在在哪?我剛才看你情緒很激動,是不是在找人算賬?不要沖動,一切和平解決。”麥詠琳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呵呵,小麥,沒事,我只不過找那個楊東泰的人渣女婿談了談,小麥,小嘉的情況怎麼樣?”凌羽輕聲一笑,對電話那邊說道。

麥詠琳用她磁性的的聲線在電話那邊說道:“沒動手最好……小嘉傷勢不重,都是皮外傷,就是左手骨折,不過他好像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現在很沒精神,已經睡了。”

“哦,那不要叫醒他……小麥,我在SH現在就你一個朋友,有些事情想請你幫忙。”凌羽用手指輕輕點著自己的額頭說道。

“有什麼事情?幫你是應該的,我們是朋友嘛。”麥詠琳真誠說道。

凌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對電話那邊的麥詠琳說道:“小麥,我要一份SH各個電視台和其他媒體的比較激進,有新聞精神的記者名單,能幫我弄來麼?”

“沒問題,我爸爸和媒體的關系很好,而且我也有記者朋友,過二十分鍾我把名單給你發一條短信過去,還有其他事情麼?”麥詠琳關切問道。

“暫時沒其他事情了。謝謝你了小麥。”凌羽聽到麥詠琳可以處理這件事情,心中略微安定。

“客氣。你自己小心。楊東泰SH實力很大。也養了一些打手亡命徒。雖然他不至于因為女婿地原因動你。但是你也要小心。”麥詠琳不放心地叮囑一下。

凌羽點點頭:“嗯。知道了。我會注意。拜拜小麥。”

“拜拜。”

凌羽掛斷電話。事情發生地突然。未能做完全准備。可是多少要留點後手。周喬治是人渣。可是他畢竟是SH黑道大亨楊東泰地女婿。說不定會出現什麼事情。找一些媒體。將事情搞大。多少能讓對方有些顧忌。而且。凌羽不僅僅要和周喬治賭球。還有一份大禮凌羽准備送給他……

凌羽正在思索間。忽然有人敲門。凌羽打開門。是意大利人克塔蒂諾。

一進門。意大利人就張開了雙手。要給凌羽一記擁抱:“嗨愛地凌。你剛才實在是太男人了。我忍不住想親你一口

“呃……”凌羽一個閃身。避過了克塔蒂諾,露出一個惡心的表情說道:“塔諾。我不知道你還是個GAY。”塔諾,是克塔蒂諾的昵稱。

“誤會。誤會,我怎麼能是個GAY呢?呵呵,凌,我感謝你的原因是你居然創造了一個這麼有趣的賭局,哈哈,凌,你明天要好好打啊,我可是下了五萬美金在你身上。”克塔蒂諾興奮的對凌羽說道。

凌羽一皺眉,對克塔蒂諾說道:“塔諾,那個道格拉斯真地開賭局了?我不過以為他在說說而已。”

“當然,短短二十分鍾,賭金的累積總數已經超過一百萬美元,現在你的賠率是一賠三,那個人渣周的賠率是五賠一,呵呵,雖然道義上大家都支持你,但是在賭約上大家還是比較看好周,呵呵,當然我這個愛賭冷門的例外。”塔倫蒂諾呵呵笑著說道。

“哦。”經過剛開始的被人當賭注的不爽,凌羽的情緒已經恢複正常了,他對塔倫蒂諾說:“其實我希望我地賠率再高一點,這樣我就可以賭我自己勝了……塔諾,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事情麼?我要為明天比賽准備休息了。”

“凌,你這是在下逐客令。”塔倫蒂諾哀怨的說道,然後他呵呵笑了一下,對凌羽說道:“凌,剛才聽你說你的對手有黑手黨的背景……出于家庭關系,我對黑手黨的手段有些了解……呵呵,我來這里是想建議你,今天最好我們兩個換一下房間,這樣對你來說安全點。”

“呃?”凌羽頗感意外,自己和塔倫蒂諾不過一面之交,他居然為自己想的這麼周到,凌羽有些小小地感激。

“呵呵,別謝我,我是為了我的五萬美元啊……不,如果你贏了,就是十五萬美元……”塔倫蒂諾誇張舉著雙手的說道。

凌羽笑著看著塔倫蒂諾,忽然感覺,他和自己有點像啊……

這個時候,凌羽的手機一震,凌羽拿起電話一看,是小麥發了一條短信過來,上面都是各個媒體記者的姓名和電話,凌羽點點頭對塔倫蒂諾說道:“塔諾,那就謝謝你了,不過你地房間有電腦和U盤麼?我要用一下。”

“沒問題,都在桌子上。”塔倫蒂諾將鑰匙扔給凌羽,凌羽接過鑰匙到了省謝,就走到了塔倫蒂諾地房間。

進入屋子,凌羽馬上呼喚精靈蒂娜:“蒂娜,給我搜索整理出一套周喬治大學貪汙善款的新聞和圖片……”第二天,凌羽在比賽前兩小時起床,然後回到克塔蒂諾昨天住地房間,克塔蒂諾已經起床,凌羽拋給他一塊U盤,這般這般叮囑一番,克塔蒂諾欣然領命而去,凌羽安排妥當,心中略微安定,洗漱吃飯完畢,便坐賽方提供的大巴。前往賽場。

凌羽來到賽場地時候,是八點半,還有半小時分鍾開賽,雖然昨天凌羽把事情弄得很大,但是由于其他的選手還要比賽,而外人並不知道這個賭約,所以觀眾並不是很多。凌羽坐在選手場悠然看著手表,還有二十分鍾,可能就有好戲看。

五分鍾後,周喬治也到場了……這個渣人地臉上敷了一塊紗布,臉色憔悴,看到凌羽已經到了,他怨毒的看了凌羽一眼,凌羽冷哼一聲。眼中異芒閃動,周喬治只覺得凌羽的目光如同蘊藏雷電威能,自己不過看了一眼便心神失守,連忙錯開眼神,不敢對視。

凌羽嘿嘿一笑,姑且不論台球技術。這個周喬治還未開場,就已經失了銳氣,可見他這局賭約輸定了!只是奇怪,他那個胖老婆怎麼沒有出現在觀眾席上?

周喬治的胖老婆沒有來,道格拉斯和幾位大賽舉辦方的成員倒是來了。他們走過來。和凌羽與周喬治分別說了幾句話,現場臨時給他們加了五個座位。他們坐在觀眾席地最前排,准備觀看別賽。

凌羽拿了一根大賽指定用球杆。正在抹著防滑粉,忽然看到小麥的身影走進了賽場。向這邊走來,小麥對凌羽笑了笑,走過去和道格拉斯說了幾句話,道格拉斯很明顯認識小麥,笑著點點頭,又吩咐場地的工作人員,給小麥加了一個座位,周喬治一直注意到凌羽的一舉一動,看到凌羽和小麥認識,臉色更加鐵青了,凌羽心中呵呵一笑,天時各占一半,地理人和也各占一份,看誰拼死誰。

可是,凌羽忽然間覺得有些不對,賽場上氣氛有些不對,自己似乎聽到賽場那邊似乎有些騷亂,不僅僅是凌羽,所有觀眾和選手,還有道格拉斯等主辦方的人,向騷亂的地方看去,只見蟑螂般黑壓壓一片穿黑西服的人,魚貫湧入會場!那群人全部都是黑西服黑領帶黑墨鏡,一起湧入了三百多人!怎麼看都不是善類,凌羽忽然湧起了一股不妙地預感。

從東側側門湧入了兩百多個黑西服男人,一起嘩啦嘩啦的向凌羽這桌,凌羽定睛看去,為首的一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頭發花白,好像是故意染的黑白相間的短發,五短身材,伸長披了一個大風衣黑西服,走起路來忽忽生風,嘴里還叼著一個大雪茄,跟在他旁邊的正式周喬治的胖老婆!周喬治看到那個人,忽然喜色躍于言表!

只見那三百多黑西服男人,呼啦啦地走到凌羽比賽的這桌,觀眾席上的普通觀眾受不了那種幾百黑西服男人給他們的壓力,十成里倒是被嚇走八成,還有兩成被嚇傻了,被那群西服男人客氣的請出了觀眾席。

兩百多個黑西服男人霸占了這一塊的觀眾席,還有一百多人,呼啦啦地圍在了凌羽這桌比賽場地的周圍,將凌羽和周喬治,還有特殊觀眾席里的道格拉斯等人圍在了里面,凌羽向四周一看,大多是一米八以上的猛男,幾百黑衣人一起看著自己,心理壓力很大。

道格拉斯臉色難看的對身邊地翻譯說了幾句,那個翻譯一伸手,站起來沖那個花發男人走過去說道:“你是……”還沒等他說完,只見那個花發眼睛都不看一下,那人用手一指這邊,手指向下一壓,頓時他後面上來兩個黑衣人大漢,按著他地肩膀把那個翻譯按在了椅子上。

周喬治看到這個場面,幾乎狂笑出聲,他屁顛屁顛的跑到那個人面前,點頭哈腰地說道:“岳父老泰山,怎麼麻煩你出來啦?這點小雜魚,我一個人就能清理了,怎麼敢麻煩你老泰山?”

那個花發中年人抬頭動了動眼皮:“你以為我想來?要不是花花叫我來,我懶得理你呀。說著,他不理尷尬的周喬治,沖著場上喊道:“哪個叫凌羽?給我出來看看,我倒要看看什麼三頭六臂地猛人敢不給我楊東泰面子!”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腎人,來單挑!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八百萬零花錢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