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余波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余波


“草。就你會耍滑頭啊。小黑。讓他們看看咱們是什麼刀。”楊開泰吐了口吐沫。對身邊的小弟說道。

那個小弟嘿嘿笑著把刀掏出來遞給黃局長。那個警督拿來一看。入手重量就不對勁。顛了顛。里面似乎是木頭芯的。再一看。是一塊木頭兩邊貼的鋁片。

“黃局長。看到了吧。這個是演戲用的道具刀。現在什麼年代了。還真有人集體帶著管制刀具上街啊。真以為是演古惑仔啊?”楊東泰不屑的在那邊說道。

那個警督的臉色很不好看。他不爽的看向楊東泰:“楊老板。你們集體帶著刀具模樣的道具出來干什麼?”

“唉。生活無聊嘛。其實我告訴啊楊東泰神秘的低頭對那個警督說道:“其實我們是快閃族!”

“快閃快閃!歐耶!”他身後的兩三百小弟。齊齊的做了個超人奧特曼的姿勢。看來一定是排練了好久。

“來來來。黃局長。我過來跟你說。雖然我楊東泰做人霸氣。但是也知道輕重。要是我真的找來一群人攪合外商辦的比賽。一定惹出外交事件。哈哈哈。你也知道了。現在的年輕人玩的很瘋啊。你的報告可以這麼寫:一群快閃族青年假扮黑社會進入錦標賽比賽場館。各位觀眾愕然側目。當局譴責青年群體要有公眾道德。公安的新聞稿也可以這麼寫。你想抓我的人可以。我現在也可以帶他們去做筆錄。哈哈哈。罰多少隨便你。”楊東泰拍了那個警督的肩膀。大笑說道。

那個警督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本來他想借著這次機會。樹立自己鐵血執法的形象。沒想到這兩個人是兩個老滑頭。根本滑不著手。楊東泰和麥天心眼神交接。居然擦出一絲惺惺相惜的火花……

“局長。我們怎麼辦啊?”那個黃警督身後的一個警司問道。

“帶走!全部帶走!統統帶走做筆錄!”黃警督臭著個臉。對身後的警司說道。

“局長。我們局里放不下這麼多人……”一個女警司湊上來說道。

“那就打的鋪!鎖到局外去辦公!統統給我帶走!”黃警督一甩手。自己先走了出去。他身後的防暴警察一湧而上。就要逮捕黑西服們和那些以色列人。他們倒是合作。來人就跟著走。一會就走出去一大批。

在那些警察要抓凌羽和小麥的時候。道格拉斯出來嘰里咕嚕的說了一大陣。大體意思是凌羽是他們的選手。麥詠琳是他請來的貴賓。不能帶走。有會英語的警察跟黃警督翻譯了一下。黃警督不想惹出麻煩。就任凌羽和麥詠琳去了。一群警察把的上的周喬治抬走。場面倒一時安靜了下去。

此時凌羽才發現小麥還挎著自己。不由的尷尬的對她笑了笑。小麥倒是大方的一笑。松開凌羽的手臂道:“事急從權。剛才不過是給我爸一個插手的理由。不必在意。”凌羽摸摸頭發。將小麥的銀行卡還給了她:“謝謝你了小麥……被這群人一鬧。已經是中午了……你還沒吃午飯吧。我請你。正好要謝謝你。”

“好啊。”小麥痛快的答應了凌羽。兩人沖著道格拉斯說了些感謝的話。凌羽已經積分十五分出線。下午也沒有比賽。兩人向外走去。路過門口時。只見克塔蒂諾正在被一群記者圍著。他正滔滔不絕的大秀自己的意大利語。看到凌羽帶著一個美女出來。他沖凌羽隱蔽的眨了一下一只眼睛。凌羽心領神會。對他微微點頭。

媒體的注意力暫時都被吸引到克塔蒂諾的身上。一時間沒人注意到凌羽。凌羽和麥詠琳很輕松點就走出了比賽場的。這個場館在水城南路和平廣場附近。麥詠琳對這里很熟。帶著凌羽去找了一家叫“鼎泰豐”點心餐廳。凌羽對鼎泰豐有些了解。那是全台灣最出名的點心餐廳。在台北生意好的排隊要排上很久才吃的到。而且台北僅有一家。決不開分店。鼎泰豐的菜單很簡單。全部只有兩頁。用了中、英、日三種文字。除了幾個蔬菜和冷菜。沒有炒菜。全部都是點心。

兩個人點了蟹粉小籠、蝦仁燒賣、油豆腐粉絲湯、酸辣湯、清炒豆苗和涼拌干絲。蟹粉小籠是最貴的。49元才10只。不過等凌羽吃了以後。才知道真的是物有所值。里面真的看的到蟹粉和蟹肉。吃下去也能感覺的到。而且不小心流出來的湯汁都是蟹粉的黃色。可想而知用料絕對到位了。蝦仁燒賣和凌羽平時吃的燒賣也不同。覺的更像是小籠包。因為里面沒有凌羽吃慣的糯米。只有肉。而且有很多的汁水。除了樣子像燒賣外。感覺就像在吃小籠。每個燒賣的頂部都有一個蝦仁。味道還不錯。豆苗一端上來。模樣就讓人喜歡。一根根短短的。顏色是碧綠生清的。嫩嫩的。味道更是好吃。差不多全讓凌羽一個人吃光。涼拌干絲里的用料很豐富。除了有干絲之外。還有海帶絲、豆芽和少許辣椒絲。里面更是放了醋一起涼拌的。開胃又健康。油豆腐粉絲湯比較一般了。可能是太台灣味道了吧。比較清淡了一點。凌羽不太喜歡。但是小麥吃了不少。

“呵呵。小麥。說是請你。可是大多東西還是我吃了。不好意思。”凌羽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笑著對麥詠琳說道。

“無所謂。呵呵。看你吃的好吃。我都特別有食欲。”小麥喝著粉絲湯。微微一笑對凌羽說道。

“嗯。小麥。今天謝謝你了。給你錢太俗。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凌羽嚼著蟹粉包對麥詠琳說道。

“也沒什麼。一個朋友該幫的。”麥詠琳吃的差不多了。點了一杯餐後茶說道。

凌羽吃下最後一個蟹粉包。也擦了擦嘴堆麥詠琳說道:“不過詠琳。我還有些事情沒太想明白。想請你指點一下。”

“呵呵。你說。”小麥喝了一口餐後茶說道。

凌羽端過麥詠琳給他一起叫的餐後茶。對她說道:“小麥。我一直沒弄明白。楊東泰身為S黑道大亨。理應謹慎小心。否則他也混不到現在的位子。早被人取代了。他這種人應該對子女加倍上心。為什麼會讓他的女兒嫁給周喬治這種人?”

麥詠琳呵呵一笑說道:“那是你不太清楚他的家庭狀況。楊東泰二十年前來SH。是帶著他的原配夫人來的。就是楊美花的生母。他老婆是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型的婦女。慢慢的跟不上楊東泰奮斗的腳步。後來楊東泰在外面有了個能幫助他女人。漸漸就不回家了。偏偏他原配老婆是個很倔強的人。一氣之下和楊東泰離婚了。當時楊東泰正在忙事業。沒工夫照顧孩子。楊美花就被判給了他老婆。他老婆十分倔強。每個月嚴格限制他和楊美花的見面時間。楊東泰也是很忙。所以對他女兒照顧的不是很周全。我小學的時候和楊美花一個班級。根本不知道她的父親是楊東泰。後來楊東泰慢慢的成了大亨。可是他女兒的方面一直不是很關照。所以覺的特別虧欠楊美花的。除了大把給錢外。也不干涉他女兒的自由。周喬治我以前看過一次。似乎是將楊美花的母親糊弄的很周到。而且表現起來也很愛楊美花。兩個人結婚的時候。楊東泰才出面的。還送了他們一輛寶馬Z4和兩棟房子。所以楊東泰對他女婿不是很了解也就說的過去了。”

凌羽點點頭。喝了一口餐後茶繼續對麥詠琳說道:“恩。這個說的過去。我的第二個疑問是。在SH這種資本彙集。商業氣氛如此濃重的的方。怎麼會容的下楊東泰這種黑幫頭目的存在?政府不管麼?”

“那是你不了解楊東泰和廖云騰的底細。他們和一般的黑幫不一樣。和政府的關系更不一般。你今天看到那些黑西服了吧?你認為他們是普通的黑社會打手麼?”麥詠琳放下茶杯微笑對凌羽說道

“難道不是麼?”凌羽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是。否則SH的政府怎麼容忍一個純粹的的下勢力集團在SH存在?楊東泰。或者說廖云騰。都是很有遠見的人。大概十幾年前。他們剛在SH發跡的時候。就出成立了獵頭公司。出大量資金資助那些SH附近有本事但是窮困沒背景。還有聰明但是沒學曆的在校學生和一些混混中的精英上大學。或者上各種職業學校。條件是他們要加盟廖云騰和楊東泰的獵頭公司。楊東泰給他們提供助學資金和勢力保護還有人脈資源。代價是他們以後工作。每個月要在獵頭業公司至少聚三天以上。並且每月上繳工資的百分之十。這變相就成立出一股社團般的勢力。而且並不涉及黑社會。十年過去。當初被他們資助的人現在基本上都混成SH和周邊公司的中層白領了。你剛才看到的那些黑西服。隨便拉出來一個都可能是某某公司的經理。楊東泰和廖云騰在這些人中很有的位。振臂一呼隨時能調出來千把人。要是算上SH周邊城市。說他們是門生弟子三千也不過分。這群人身份不同于普通混混。想動楊東泰和廖云騰的手下。那就涉及到動搖社會安定團結。而且他們有合法的集社文件。警察明知道他們是有些黑社會背景。也是無可奈何。”麥永玲不厭其煩。詳細的給凌羽解釋著。

凌羽聞言微微皺眉說道:“廣聚四方豪傑。積蓄羽翼。這個事情是最為官方所忌的吧。這個楊東泰和廖云騰有什麼本事。讓官方看著其坐大?”………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賭約,又見賭約!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兩百萬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