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決賽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決賽


大賽開始後的第二十三天。

是日。以道格拉斯為首的大會組織方官員。以及H體育界官員。齊聚比賽現場。除了凌羽和丁振未決出冠亞軍外。根據積分。其他前十的選手已經確定。而冠亞軍的爭奪賽則被當成壓軸比賽在今天。也就是大賽的最後一天進行。當一番演講過後。各位官員入座。比賽正式開始。

凌羽和丁振兩人。均是以完勝記錄一直打到現在。此時是兩人第一次交鋒。H體育官員很高興。因為這次的冠亞軍。必定在中國人中產生。

開球定先手。

與以往不同。本次比賽規定。定了先手以後。如果進行到第七局。也將一直進行比賽。不再再次定先後順序。所以開局先手。就顯得尤其重要。

七次。

先後七次。兩人向底線擊球爭先後。卻都將球停留在底庫的同一位置。裁判無法判定兩人誰的球更靠邊庫一點。無法分出先手。

台下的組織方官員開始切切私語了。而轉播現場的電視台解說員也在解說著:“看來這將是一場高水平的精彩比賽。兩位選手還未正式開球。就已經開始了較量。”

賽場上。丁振看著凌羽善意的露齒一笑。對于身體和力量的控制。凌羽和丁振都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水平高到近乎極限。而且兩人都十分穩健。即便在打下去。也未必能分出先手。

鑒于兩位選手控球的能力如此相近。大賽組織方臨時決定。換一種爭先手的方式。在桌面上的球已經各在其位地情況下。讓兩人在擊球區各設置一個障礙球。然後在發球區擺放主球。如果能擊中對方擺設的障礙球。而對方沒有擊中。那沒此人將獲得先手。

“呵呵。小羽。我幫你擺一個視覺和力學陷阱吧。保管他打不到。”精靈蒂娜飛出來對凌羽說道。凌羽微微點點頭。馬上。他的視覺中出嫌目標球和主球的位置。凌羽看了一下。貌似是己也可以打中。但是蒂娜信誓旦旦的說道。如果丁振能打到的話。她就穿一個月比基尼泳裝和凌羽說話……呃……凌羽對于這個誓言很無語。不過也相信蒂娜說的話。將球擺在了那里。

丁振擊球。主球連吃兩庫。遺憾的從目標球旁邊兩厘米的地方擦過。未擊中。

未擊中球地丁振搖了搖頭。嘿嘿的笑著看了凌羽一眼——“你好狡猾啊”如同可以用眼睛說話一般。將這個信息傳給凌羽。凌羽聳聳肩。回了一個眼神:“沒辦法。我也很無奈。”丁振微笑不語。擺好了目標球和主球。等待凌羽擊球。

“視覺陷阱……呵呵。不過是可以擊中的。小羽。我幫你計算擊球路線。”精靈蒂娜說道。一個標記好的擊球路線。凌羽看看擊球路線。扭扭脖子對精靈蒂娜說道:“路線太直接了。換個誇張點地擊球方式吧。”

“呵呵。小羽。你打算大秀一下球技?”精靈蒂娜飛舞著問道。

“不是。我預感這場比賽可能會很艱苦和精彩。為了以後我打出什麼誇張的球而不被裁判認為是超越我球技的運氣球。先露兩手震一下他們當成心理底子。”凌羽松松手指對精靈蒂娜說道。

“呵呵。好。”

凌羽視覺中的模擬擊球路線一改。從直接的吃庫反彈。變成了吃右邊庫。反彈底庫。再吃左邊庫。最後再剛好在力竭地時候接觸到目標球的精確控制球。凌羽俯身瞄准。掌握好力度後。一杆打出。

在凌羽瞄向右邊庫地時候。觀眾席上就已經開始有些喧嘩。看到凌羽出杆這麼輕。又是一陣喧嘩聲響起。可是主球依然徐徐的滾動吃庫。在邊庫反彈。吃底庫。反彈另一邊。最後主球剛好擊中了目標球。兩球挨在一起停了下來。

“精彩!”評論員高聲說道。而觀眾席上的觀眾們。也同時給予凌羽一陣熱烈掌聲。

凌羽開球。

這個時候。丁振走到凌羽跟前。用只有兩人可聽見的聲音說道:“嘿嘿。我喜歡這種感覺。像是兩個武士在用比武爭奪一個女人的所有權。夏雨儀也來了。我到是很希望和她發生點浪漫回憶的哦……”

聞言。凌羽掃視觀眾席。果不其然。夏雨儀穿了一身粉紅色衣裙。坐在觀眾席的後方。安靜地觀看著比賽。

“凌羽。我會全力以赴的。呵呵。你也加油吧。”丁振拍了拍凌羽的肩膀。到旁邊的選手休息座位坐下休息去了。

深深吸了口氣。凌羽平複下了情緒。走到球桌前。俯身瞄准球塔。調整好力量。出杆!

一如凌羽的所有開局。紅球炸的很開。而且恰如其分的僅僅進去一枚紅球。裁判宣布連擊。凌羽慢慢調整呼吸。很快進入了競技狀態。瞄准七分黑色球。

主球撞擊在七分球上。停留在了它原來的位置。黑色七分球干脆的進入底袋。

毫無懸念。

帶上准確戒指。再加上凌羽精神力和超人的體力。幾乎沒有失誤地可能。紅球黑球接連入袋。近乎程序一般。凌羽一口氣吃光台面上地所有紅球。然後。開始吃彩球。

二分、三分、四分。發球區的彩球被凌羽一枚枚打入球袋。做這些對于凌羽來說。就如同呼吸一般然。

場下地丁振微笑著看著凌羽打球。仿佛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冠軍爭奪賽。就是要這種水准才夠的上資格。

很快。球台清空。一百四十七分滿分!凌羽輕輕的呼了口氣走到休息區。丁振呵呵笑著給他鼓掌。

“這是一場高水平的比賽。選手凌羽首先以滿分清台。按照大賽規定。每打出一次滿分杆。組織者都會給予五千人民幣的獎勵。”解說員在場外解說道。

“呃?”凌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獎勵的事情。聞言不由愣了一愣。早知道如此。凌羽從初賽開始就會杆杆滿分……

丁振呵呵笑著。換他開球。他的球技和凌羽在伯仲之間。而且對開球很有研究。這一局。幾乎是凌羽上一局的翻版。滿分收台。拿下一局。

兩人你來我往。交替領先。六局!三比三比分。全部是滿分!

“觀眾朋友們。今天我看到了異常精彩的一場比賽。兩位選手近乎都將己的球技發揮的極限。都是每次開球。就直接連擊清台。就是小分也都是滿分收場!這真是場異常旗鼓相當的龍爭虎斗。到底誰能獲得大賽的冠軍呢?我們拭目以待。好。現在最後一局已經開始了。開球的是凌羽選手。”

凌羽面容古井不波的。最後一局是己開球。冠軍在定先手的時候已經注定是己的。他俯身准備開球。准備出杆了……

紅顏禍水……這句話果然不虛。就在凌羽出杆的前。抬頭掃了一眼觀眾席。卻看見夏雨儀。把她纖細的手指放在紅唇之上。誘惑的給凌羽一個飛吻。手指順便下拉。掃過她那穿著粉紅色低胸衣的胸膛。好像還向下拉了一下……凌羽心中微微一顫。力道角度微微一偏。開球未能像己想象的那樣。第一杆首次不進!

“呼觀眾台上一陣喧嘩。短短六局。已經讓這些人適應了那種一杆清台的爽利。見到第一杆沒進。反而覺得有些意外。

丁振笑呵呵的站了起來。對凌羽說了聲:“承讓”。便走過來准備交替擊球。凌羽微微搖了一下頭。坐在了選手席。

不過。雖然凌羽沒進。但是運氣還不算很糟。紅球堆被炸成了一個月牙型。將主球包圍在底庫。只有左邊庫有一個球。但是除非反彈中袋。否則無法進球。而且角度特別刁鑽。一般人絕不會考慮。如果不進。將給對手一個極大的機會。

丁振走過去看了半天。還是吃不准己一杆能不能將那顆紅球反彈進中袋。他想了一會。終于選擇了一個穩妥的方式擊球——他瞄准那顆紅球。小力縮杆。將那顆紅球打到了月牙形紅球堆的包圍之外。而主球又回到底庫。把皮球踢給了凌羽。如果凌羽不想違規。就要炸開紅球堆。凌羽從選手座位中站了起來。走到球台。只見月牙型的紅球堆擺在己面前。雖然全是球。卻打不入任何一個球袋。肯定會在力的互相作用下炸開。而唯一有球路的那顆紅球。卻被月牙型的球堆擋在了外面。即便是反彈也午飯進球。

“丁振選手把難題拋給了凌羽。這一球他將會怎麼處理呢?”解說員在場外調動的氣氛。那些觀眾又開始小聲的低頭交談了。

凌羽看著球台。忽然呵呵一笑。對精靈蒂娜說道:“呵呵。多麼相似的球啊。蒂娜你看這個球像不像是我在台黎園和那群公子哥們打的那場球賽上。那次ARCLINEBALL的擊球?”

“嗯很像啊。除了目標球是紅球不是黑色七分球外。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呵呵。小羽。再來一次ARCLINEBALL怎麼樣?”…………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曖昧意味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ARC LINE BALL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