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上了一次床,可我依然是處男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上了一次床,可我依然是處男


晚上沒有了。

“哦……”男人也是有興奮點的,凌羽的肚臍特別敏感,夏雨儀的動作讓凌羽好不興奮,不由的雙手把住夏雨儀的頭部,將她固定在這里,夏雨儀也知道這里是凌羽的興奮點,不短的用鼻尖拱著凌羽的肚臍,檀口中的火熱氣息不短噴吐在凌羽的肚臍附近,胸口的柔軟壓住凌羽的堅硬,讓凌羽更加興奮。

夏雨儀的頭繼續下移,此時,凌羽的雙腳還在床下,夏雨儀滑下床頭,跪在地上,輕張貝齒,咬著凌羽西褲上的拉鏈,將凌羽的西褲的那個地方的拉鏈拉開,凌羽覺得自己雄性氣息都要憋爆的那個地方一下涼爽了不少,夏雨儀繼續低頭,想要繼續進攻凌羽,凌羽抱住她的頭,向上拉了一下說道:“慢慢來,先培養一下氣氛感情。”

夏雨儀心領神會,再次騎到凌羽的身上,她的裙底正好對這凌羽拉開的拉鏈那個地方,騎坐在了凌羽身上,凌羽慢慢的用雙手解開夏雨儀的套裝紐扣,將她的套裝剝下,夏雨儀里面穿了一間紫色低開口襯衫,襯衫里面的被黑色蕾絲內衣包裹住的肉團隱約可見,凌羽伸出雙手,隔著襯衫摸著夏雨儀那飽滿的半球型豐乳,夏雨儀的身材好地不像話,胸口的兩團溫軟彈性十足。豐滿異常,又柔白似雪,給人以極其強烈的視覺享受,凌羽不短的揉捏著這里,不時的將那團嫩肉擠出紫色襯衫的低開口,看著夏雨儀的臉蛋,如同純純的高中生一般地面孔泛起陣陣紅潮,更讓人湧起一種蹂躪她的沖動。

凌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並不著急,嘿嘿,“慢工出細活”嘛……

夏雨儀不斷的搖動著她地腰肢,凌羽包裹在內褲里的堅硬在她底褲的摩擦下像是發芽的種子。不管上面是多大的壓力,都要怒挺起立,兩人地敏感地方隔著幾層衣物不停的摩擦著,凌羽騰出一只手來,順著夏雨儀露出套裙的雪白大腿從根部探入裙中撫摸著。夏雨儀肌膚細膩,凌羽感覺手感極其良好,不斷的向上進攻,探入了套裙深處,隔著一層蕾絲內褲撫摸著夏雨儀的私密禁地,那里似乎已經溢出感性的液體,將蕾絲內褲浸濕了一處。凌羽通過手感知道,夏雨儀的小褲褲好像是特殊地情趣內衣。雖然身後的地方是蕾絲邊,但是主要地地方似乎只是一層薄紗……

在凌羽的撫弄下。夏雨儀漸漸地進入了佳境,她像是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馬一樣騎在凌羽地身上狂野的扭動著。凌羽地動作也愈加粗野,手指亂捅。雖然沒有直接觸摸到里面的禁地,但是也讓夏雨儀將小褲褲的下面全部打濕了……

“啊騎在凌羽身上的夏雨儀忽然打了個哆嗦,凌羽感覺自己手指上一股液體流下,黏黏的濕了整個手掌……

想不到,夏雨儀的身體竟然如此敏感,凌羽將那只探入裙底的手抽出,將手指遞在夏雨儀的面前,夏雨儀不顧滿臉的紅暈,眯起迷離的眼睛,含著凌羽沾滿了某種液體的手指,不停的用有舌頭舔著,還不住的套弄著凌羽的手指……

凌羽抓住夏雨儀,粗野的將她摔到床上,讓她背對著自己,自己的堅硬已經隔著內褲支出了拉鏈,凌羽翻起了夏雨儀套裙的下邊裙擺,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出線在凌羽眼前,凌羽將夏雨儀的套裙卷起,雙手將她的黑蕾絲內褲勒到臀縫之中,像是一條黑色的丁字褲一樣,堅硬隔著內褲摩挲著她的臀縫,雙手上探,從紫色襯衫的下面探入,先是撫弄著她平坦的小腹,然後繼續向上進攻,從胸部的那塊布下伸了進去,直接進攻著夏雨儀充滿彈性豐滿的雙峰!

凌羽中指地指尖在夏雨儀地紫色襯衫中地那兩塊布下撫弄著她地兩顆荔枝。手掌則握住了整個雪白色半球。不停地揉捏成各種形狀。夏雨儀如同孤獨無助地弱女子。陷入了惡狼地手中一樣無助一般。像是吃了迷藥一般身體松軟。任由凌羽肆意施為。如同暴風雨下被摧殘地百合花……

兩只祿山之手撫弄了一陣那兩團松軟。凌羽似乎覺得不夠過癮。伸了出來。抓住夏雨儀地兩只手。一只從前胸伸了進去。一直探入套裙之中。右手抓著夏雨儀地手。將她地手放到她地豐乳之上。另外一只手則把著她地小手。隔著下面地小褲褲讓她自己撫弄她地敏感點……

夏雨儀地身體極其敏感。一受到刺激就不停地分泌著某種愛地液體。伸入套裙里地兩只手很快就感覺到黏黏滑滑地一片。而且順著大腿根部入春潮一般流了下來。凌羽慢慢地放緩動作。自己只是偶爾撥弄一下。而夏雨儀自己已經情動。兩手如同安慰自己地寂寞婦人一樣狂亂動作。凌羽享受著這種荷爾蒙氣息地交彙。慢慢地在夏雨儀地衣裙中撫弄。

“嗯……恩!!!”夏雨儀咬著嘴唇。盡量控制著自己地氣息。但是那一**地快感像是潮汐一般來襲。即便是努力地控制也無法抑制地住!

“啊……啊!!!”終于。她再也受不了這般快感。忘情地浪聲大叫起來。壓抑地快感變成了一**地春潮**。在凌羽地房間里回蕩。凌羽見到如此。手上加了一把勁。**地撫弄著夏雨儀。忽然。夏雨儀身體緊繃。一下坐了起來騎在凌羽身上。仰起頭部。閉上眼睛。“啊地一聲。身體痙攣般地**了兩下。一股液體忽然沖她地內褲中流下……凌羽地西服褲子上頓時一灘水跡。騎在凌羽身上地夏雨儀如同脫力一般。一下子癱軟在凌羽地身上。

凌羽抱著**地夏雨儀。夏雨儀渾身軟軟地癱軟在凌羽懷里。

過了一會,等到夏雨儀恢複了一點力氣,凌羽坐了起來。將襯衫脫去,夏雨儀軟軟的躺在床上,凌羽將她翻起,雖然她的紫色襯衫是可以解開地紐扣式樣。但是凌羽像是脫無扣服裝一樣,將襯衫從夏雨儀的身上褪去,襯衫里的黑色蕾絲內衣已經被凌羽翻開,亮點粉嫩的粉紅色蓓蕾出顯在凌羽面前,凌羽探過頭去。用嘴含住一顆蓓蕾,輕輕地用舌尖撫慰,感覺著粉紅色的蓓蕾在嘴里慢慢的變的堅挺,凌羽用另外一只手伸到夏雨儀的身後,將她地蕾絲內衣解了開來,現在夏雨儀,光光著上身和凌羽赤誠相見。

夏雨儀雙臂摟在胸前。將凌羽的頭推開,凌羽低身坐在床上。雙手解開夏雨儀的套裙皮帶,將裙子褪了下來。凌羽原本以為夏雨儀腿上什麼也沒有,可是此時才發現她穿了一條極其薄的絲襪。絲襪近乎透明,摸起來和大腿皮膚的感覺差不多。不過在絲襪根部有一大塊浪水黏連,夏雨儀站起身來,將絲襪褪去,現在她如同一條剝光的白羊,只剩下一條黑色蕾絲內褲。

凌羽坐在床上,而夏雨儀站在地面,凌羽向她看去,只見她的屁股渾圓、白皙、堅挺、翹立,一個黑色地蕾絲小褲褲擋住她的私密禁地之上,小褲褲很小,最寬處也不足七厘米,外邊是蕾絲,可是當著關鍵部位地地方是半透明的黑紗,私處若隱若現,此時上面浪水黏連,可以看到有黏稠地玉露掛在上面。

“你好敏感啊……”凌羽笑笑對夏雨儀說道。

面對凌羽的調笑,夏雨儀即看不出惱怒也看不出尷尬,她松開摟在胸前擋住她那粉紅色蓓蕾地手,堅挺的半球型嫩肉一顫一顫地,即便沒有受力點也傲然挺立,雙峰雪白圓潤的如同希臘美人,凌羽又忍不住伸手去摸這對玉兔,他將兩個玉兔向里面拉,拇指按在蓓蕾上,夏雨儀的蓓蕾大小適中,凌羽的手無法擋住完全挺立的粉紅色“葡萄”,他將夏雨儀胸前兩點拉到一起,兩個肉團被擠在一起,出現一道驚心動魄的乳溝,凌羽輕輕的托起兩個玉兔,不斷的晃動揉捏著。

夏雨儀任由凌羽對自己肆意施為,她拉起了凌羽,讓他站在床前,然後自己跪在凌羽面前,抬頭看著凌羽,凌羽看著膝下跪著的美女,忽然一種只有男人才能感覺到的優越感油然而起,忍不住去撫摸著夏雨儀的秀發,夏雨儀用手解開凌羽的皮帶,用嘴咬開腰間的紐扣,慢慢的將凌羽的西褲褪下,凌羽低頭看著為自己服務的清純樣美女,分身不由的一分一分的壯大……

夏雨儀用手拉下凌羽的四角內褲,凌羽的堅硬分身“砰”的一下從內褲中彈出,打在了夏雨儀的臉上,夏雨儀臉色微紅,雄心的氣味讓她有些眩暈,她用鼻尖頂著凌羽的分身,讓它打在自己面部的中線,凌羽的分身雖然尺寸普通,但是活力異常,堅挺的很,凌羽下身微微用力,分身一下一下的打在了夏雨儀的臉上。

夏雨儀抬頭看著,輕開檀口想要含入凌羽的堅挺,凌羽拉住她:“先別……我們去沖個澡……”說著,一下抱起幾乎全裸的夏雨儀,向小浴室走去…………

雖然只是一層有幾十個一模一樣房間的標准間,但是說到底這里還是四星級酒店,基本的洗浴設施還是有的,凌羽抱著夏雨儀走進的浴室,擰開淋浴頭,抱著她在淋浴頭下沖洗著,雙手摟住她的細腰,淋浴室有一面鏡子,從里面能看到幾乎**的夏雨儀,胸膛飽滿的不像話的夏雨儀在淋浴下扭動著身體,凌羽的手探入了她的小褲褲之中,探索著她的神秘園。

夏雨儀不知是不是被淋浴的水淋的清醒點,還是不想丟棄最後的一處防線,樣子居然有些扭捏,向前走了一步掙脫出了凌羽的魔手,凌羽心中嘿嘿一笑。又不是第一次了害羞什麼?不過嘴上什麼都沒說,夏雨儀掙脫出來後覺得自己似乎不太配合,這個時候她看到在浴室的架子上有沐浴露和洗頭液,想了想,拿起一瓶沐浴露,擠了點倒在自己身上,將自己地身體摸的滑滑的,然後。走到凌羽跟前……

凌羽看到夏雨儀的樣子,知道她想要干什麼,果然,夏雨儀摩挲著凌羽。將他向後面轉去,凌羽配合的轉過身來,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夏雨儀跪在地上,用身後的溫軟頂著凌羽的背。用那兩團細肉給凌羽擦背,凌羽享受著她地服務,她差不多將凌羽全身都抹上沐浴露後,才站了起來,凌羽也站了起來,兩個人面對面的貼在一起,任由水流沖擊著兩人的身體。凌羽並不強迫她,只是用手隔著小褲褲撫慰著她的禁地。兩個人**了一會,氣氛正濃。差不多洗淨兩人身上地浴液後,凌羽關上淋浴頭。從櫃子里拿出浴巾,兩人擦了一下身體。凌羽抱著夏雨儀又回到了臥室。

將夏雨儀扔在床上,夏雨儀掙紮了兩下,又爬了下來,浴巾已經大開,夏雨儀慢慢的褪下她的小褲褲,芳草地映入凌羽的眼簾,夏雨儀輕輕的用手撫慰了自己地禁地門前的芳草幾下,又跪在凌羽面前,凌羽脫下浴巾,**的站在夏雨儀面前,雖然身體並不肌肉誇張,但是有一種內斂的力量感讓人一下就感覺到他是一個強壯的男人,削健的肌肉十分白皙,夏雨儀跪在地上爬了過去,用鼻尖拱起凌羽的堅硬,伸出香舌舔詆著凌羽地XX袋,一股快感傳導到凌羽的身體上來,凌羽仰起頭,享受著夏雨儀地服務。

香舌靈蛇一樣的在凌羽地X袋附近移動,將整個根部都**了一番,凌羽低頭看著夏雨儀清純的小臉,如此清楚地長相居然做出這麼淫蕩羞人的事情,讓人覺得更加刺激,夏雨儀**了一番之後,微微仰起頭,看了凌羽一眼,凌羽地堅挺點著她的鼻尖,凌羽微微點頭,夏雨儀明白凌羽的意思,她看了看凌羽十五六厘米長的堅挺,狠了狠心,張開嘴,一口吞了下去。

凌羽的堅挺被夏雨儀整根的吞入口中,雖然夏雨儀一副已經不是第一次的樣子,但是她的口技還是有些生澀,雖然她盡量的控制著自己的牙齒不要咬在凌羽的堅挺上,但是生澀的技巧讓她的喉嚨觸碰到凌羽的前端,她猛然咳嗽了一聲,凌羽的整根卻在她的嘴里,讓她咳嗽不暢,凌羽拍拍她的腦袋,自己向後走了一步,讓她把自己的堅挺吐出來,夏雨儀微微咳嗽了一陣,才恢複了正常。

(此處省略細節描寫五百字,有興趣的加QQ群34105191索要,本群只接受VIP成員)

凌羽看著夏雨儀,她身上一股不知是體香還是沐浴乳的香味悠然飄起,乳味中帶著一絲**的味道……夏雨儀剛才和凌羽的前戲,是帶著一股子的**,當時還沒覺得什麼,此時,她可能心中稍微恢複了冷靜,本來女性應該有的嬌羞怯懦之情盈然臉上,本來白皙的臉上皮膚布滿了紅暈,還不時的走神一下,凌羽看了心中不由的湧起一陣沖動,他端起夏雨儀的臉,沖她問道:“你告訴我,現在你在做什麼?”

夏雨儀聞言,心中不由的一陣羞惱,兩眼白了凌羽一眼,然後卻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凌羽端起她的臉,她微微用力抵抗,卻還是拗不過凌羽,抬起了臉。

“告訴我,你現在在做什麼?”凌羽再次問道,夏雨儀的臉馬上布滿一陣紅潮,凌羽低身,將手指輕輕探入她的蜜源,輕輕的攪動,“告訴我,我在做什麼?”

“唔……嗚……”夏雨儀已經沒有剛開始時的那種騷媚的樣子,像是回想起剛才的浪蕩,像個高中女生一樣羞怯的不想說話,凌羽把她的頭拉的仰起,手指加大攪動力度:“我在做什麼?”

“做……”

“做什麼?”

“愛……”夏雨儀用如若蚊蠅一樣的聲音回答道。

凌羽大感滿意,再次站起,夏雨儀進行著她未完成的任務……

(再次省略五百字)

……夏雨儀看到凌羽躺倒床上。便爬了上去,蜜源對這凌羽的堅挺,想要坐上去,凌羽把住她,說道:“別……”

男人,都是有一種**情節地,處男尤甚,身為一個連SY都沒有過的男人。凌羽一直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和一個純潔的**告別處男之身,雖然夏雨儀是個很讓男人興奮的女人,但是。她的名聲……凌羽覺得她是**的希望太小,而此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卻還有一種對**的堅持……凌羽考慮了很久,終于做出下面地決定。

“不太好意思。我准備把第一次留給我女朋友的……”凌羽抱歉的說

“……現在停的下來麼?”

“呃……你看這樣吧,你就用嘴……如果不行,還有胸……進入後面地話我沒心理准備。”

夏雨儀橫了凌羽一眼,繼續低頭,用嘴……

(細節五百字)

……夏雨儀的胸口夾著凌羽的堅硬,嘴里含著……

兩個小時……

“……不行了,嘴都酸了。你為什麼還不出來?”

“呃……精神緊張,剛才我覺得似乎我的精神力鎖死了快感神經。能感覺到快感,但是就是不出……不行的話你用手吧……”

又兩個小時……

“還是不行……我們做吧?”夏雨儀說

“可是我有我地堅持……呃。不行的話我可以考慮後面……”

“我不同意!”

SH的城市里並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朝陽晚霞,東方天際邊的太陽地平線升起後僅僅照耀了幾分鍾。就再次鑽進了灰蒙蒙的云彩里,外面天色微亮。鍾祥戴斯酒店十二層的套件房里,凌羽抱著**的夏雨儀,躺在床上。

兩人折騰了一夜,最後因為凌羽不知道哪里地精神力用錯了地方,無論夏雨儀怎麼努力都他都不出來,按照教科書上的說法,只有一次完整地射經(不是錯別字,防屏蔽通假字)才算是一次完整的性焦,所以,按照官方地說法,凌羽還是個處男。

夏雨儀努力了一夜,已經十分疲倦了,凌羽抱著她,和她在床上聊天,雖然沒有真的做過什麼,但是兩人這麼赤誠相見,彼此倒是親近了許多。

“喂,我問你,你是不是知道有要發生什麼,所以吃了什麼藥了,怎麼一夜都沒……”夏雨儀已經不像昨晚那麼害羞,此時她躺在凌羽地手臂上,向凌羽說道。

“呃,不怕你笑話,其實在和你做之前,我連SY都沒有過,第一次緊張加上自己是元陽之身,難免持久一點。”

“我不信……男人哪有不S的?我看過一篇報導,上面說97%地男人和92%的女人都有SY經曆的。”夏雨儀歪著頭說道。

凌羽略微尷尬的說道:“真的沒有……不過這麼說來……你也SY?”

“唔……”夏雨儀這才發現自己說漏嘴了,躺下閉眼不語。

凌羽看到夏雨儀的樣子,來了興趣,翻身到她面前說道:“說真的……你以前也自己SY麼?什麼時候開始的,頻率是多少?”

“低俗!”

“說說吧

“……十六歲吧,我無意看到哥哥的A書……”

有人說,XXOO感覺最好的時候,不是在那個真槍實彈的時候,而是**後的親密談話,凌羽就有這種感覺,在這種情況下,兩人互相說了許多**的事情,感情一下升溫不少。

“凌羽……你知道一些我很不好的傳聞吧?”

“知道一點……雨儀,我一直不明白,你這麼漂亮,就算是想要過好生活,也不必這樣啊……”凌羽也有些不解,就算夏雨儀她是個物質女孩,可是稍微有點腦筋,嫁個豪門也應該不成問題,何必這麼讓自己聲明狼藉。

“呵呵,你是想說,我想要錢的話,嫁個富老頭子就好吧?凌羽,我要的不僅僅是錢!還有自由啊!自由!”夏雨儀有些激動的說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讓我們了解一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上了三次床,可我依然是處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