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妙善大師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妙善大師


如果不是求簽,大殿里倒是沒有什麼可以逛的地方了,四人看了一會,便走出了大殿,丁振一直背著一個NIKE的背包,此時,他領著四人走到門口的善款箱之前,從背包里掏出了一個牛皮紙信封,倒了出來,里面是一萬元一捆的嶄新人民幣,他將人民幣分成四份,凌羽和徐崢三萬,自己和孫世嘉一人兩萬,幾人走到善款箱前,將錢投了進去。

孫世嘉看著手里的兩萬,十分想問問不捐到善款箱里,自己留下行不行,可是畢竟和凌羽一起來到,這樣凌羽會很沒面子,只好忍痛投了進去,自己一邊投一邊還想著,開個寺廟可真賺錢,自己去海天是不是要開一家……

旁邊的小沙彌都是眼尖的,看到凌羽四人,每人都投了兩萬元以上進去,頓時臉上笑開了一朵花,走了過來笑臉對丁振說道:“幾位施主慷慨,佛祖保佑。”

“呵呵,我們是因為有位朋友從京城來,想在龍云寺里問問前程,不好意思空手開口,便投了點香油錢,小師傅,我問你,我們要是求簽,可以求哪位師傅啊?”丁振笑呵呵的對那個.***\\

“阿米陀佛,幾位施主慷慨,必定佛祖保佑,幾位稍等,我去請值班師傅來接待幾位,必定安排幾位滿意。”小沙彌對幾個人打了個佛揖,便向後邊跑去,換上一個小沙彌接待幾人,給幾人幾根手臂粗的大香,幾人在香爐邊點燃。隨便拜了幾拜,插入香爐之中,此時,那個小沙彌領了一個年齡大概四十多歲的剃度和尚過來,那和尚里老遠就喊了一聲佛號。過來接待幾人。

“幾位施主有禮了,小僧法號道淨,不知幾位從哪里來?之前可來過龍云寺?”那和尚雖然四十多歲,但是樣子很隨和,看樣子似乎像是半路出家,有些世俗人地感覺,丁振看到此人呵呵一笑:“道淨師傅。十年前我隨我父親來這里上香就是你接待的我們,想不到十多年了你還在做著這里的知客僧首領,呵呵,我是SH人,這兩位是從海天來,而這位是從京城來。”

那剃度和尚見丁振答話,不由低頭念了聲佛號:“阿彌陀佛。\//\慚愧慚愧。小僧佛法不精,只能做這個了。施主倒是真是好記性,小僧全然不記得施主曾經來過……”

“不記得是正常的。呵呵,十多年前我還是個毛頭孩子。長這麼大變了很多,呵呵。上次和父親來的時候就是方道大師看地運勢,現在方道大師已經升為主持了,看來不是那麼容易見了吧。”丁振呵呵笑著說道。

那個和尚告罪一聲,說道:“主持每日忙于院務,時間是有些緊張,不過既然施主曾經和主持有緣,小僧去知會一下,還是可能見到方道主持的,幾位是要請方道主持看運勢麼?”

丁振擺擺手說道:“這次不是,不是信不過方道大師,而是這位京城來的朋友就是慕妙善大師之名而來,想請妙善大師看看前程運勢,畢竟大家都知道妙善大師是方道大師相學的師傅……還請道淨師傅知會一下。”

道淨聞言,面露難色,說道:“施主,這可能有些困難……太師叔祖自從交接了主持之職之後,一直在後院清修,一般我等都是不敢打擾去的,除了他的一些故交好友之外,基本是不見客的,太師叔祖已經五年未給人看過運勢了……幾位,你看能不能換位大師傅看看?”

“呵呵,我朋友從京城遠道而來,為地就是見妙善大師一面,如果見不到,還不如不來了……不過我也理解道淨師傅的難處,這個給你……”說著,丁振從手里拿出一個佛珠手鏈遞給道淨,然後說道:“這個是妙善大師給我一位長輩的信物,把它交給妙善大師,大師自然知道我等來曆,到時候見還是不見,由妙善大師決定。\\\”

道淨接過佛珠,連連點頭:“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既然是妙善大師的故交,想來太師叔祖會見幾位的,幾位先隨我來,到後院客房休息一下,太師叔祖現在還在坐禪,大概過三四個小時會完功,到時自會知會幾位,幾位隨我來。”

說著,道淨在前面引著四人向後院走去,龍云寺後院,是僧房和一些靜修的地方,位于高前院山峰後的又一個山峰,也是一個平台,幾人走了一會青石山道,經過幾處山門,便來到了後院。\\

雖然也是平台,但是後院地占地比前院要小很多,因為平台地大小比前院小,所以,後院的一些僧房就依山而建,看起來比較有層次感,四人被帶到了一個依山而建地僧房,走了進去,是個清靜的房間,房間里幾個蒲團,一個大席,剛好能住四人,道淨告罪一聲退下,自由後院弟子接待四人。

現在時間是下午一點多將近兩點,離開齋地時候還早,幾人就坐在屋子里,屋子的床席上有木質圍棋棋案,凌羽、徐崢還有丁振都會,便收拾好棋子下了起來,孫世嘉看著幾盤,覺得無聊,就到旁邊去玩手機游戲去了。

凌羽對圍棋還算有些天分,雖然沒有名師指點,但是下地還可以,丁振和凌羽不相伯仲,徐崢的本來不善圍棋,奈何教養他地師傅是此道高手,多年熏陶下來也有點基礎,比凌羽和丁振略高明一點,便讓兩人三子,輸者下場,剩下一個人在那里觀戰,幾局棋下來,時間也過得差不多了。\\/\

下午五點,就當孫世嘉已經等待的失去耐心,耐不住性子在屋子里左走右走的時候,來了兩個和尚,手里提著食盒,擺好桌子,擺放了起來。

龍云寺的素齋是附近一絕,不是誰都能吃到的,凌羽幾人遠來是客,而且和妙善大師可能有舊,自然是高規格的素齋,西汁素雞腿、炸黃雀、椒鹽肘子、酸甜菜花、**雙球、脆皮燒鴨等等素齋一樣一樣擺上來,倒也擺了一桌子,那兩個僧人告了一聲佛號,說妙善大師今天坐禪出奇的時間長,還未完功,什麼時候完功什麼時候就有人過來叫凌羽等人,凌羽幾人表示理解,兩個僧人告退,凌羽幾個人就開始吃了起來。

不吃不知道,吃到嘴里,凌羽幾人還以為是龍云寺的和尚開葷,端上來的是真正的燒鴨肘子什麼的,冬筍油皮白菜面粉為原料做的素齋吃起來極其美味,和本來的那幾樣菜的味道差不多,孫世嘉邊吃邊說,早知道這樣,回家就開家素齋館,既好吃又健康,凌羽等人笑笑,不過這里的火頭師傅功力真不是蓋的,確實美味。

差不多四十分鍾,幾個人邊吃邊聊,基本把菜吃的差不多了,外面早已經黑天,慈云山上似乎沒有通電,早有小沙彌拿來了油燈,幾人不知道妙善大師幾點打坐結束,本來已經做好准備明天再見,准備睡覺了,可是這個時候道淨急匆匆從外面走了進來,沖著丁振說道:“幾位久等,妙善太師叔祖打坐結束了,我把施主的信物給太師叔祖看過,太師叔祖讓我帶幾位去他靜修的禪堂。”

丁振對道淨點點頭,回頭招呼凌羽。孫世嘉還有徐崢,道淨吹滅屋里的油燈,引幾人向妙善大師的禪堂去了,那間禪堂是在靠山的位置,外圍是個小院,里面幾間屋子,道淨說道:“妙善太師叔祖一直在禪堂靜修,飲食也是直接送到禪房,已經很久未離開這個院子里了。”

說著,他引著幾人來到一間屋子門口,屋子古香古色,紫楠木窗,讓人有種時空錯亂,回到古代的感覺,道淨在門外輕輕咳嗽了一聲,對房間里輕聲道:“太師叔祖……”

“外面是哪位?”屋子里一個聲音響起,凌羽和徐崢等人對視一眼,不難看出對方眼里驚訝,停丁振的話,妙善大師今年高齡九十九歲,理應是個老人了,剛才道淨還說他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這個院子了,大家還以為是個虛弱的老人,可是剛才這個聲音,雖然聲音不高,但是中氣卻充沛,不像是個老人,倒像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人說出的話,自然讓幾人感到驚訝。

“太師叔祖,我是道淨,剛才給您送過太師叔祖的舊友的信物,領那幾位施主來了。”道淨躬身說道,可以看出,他是真心敬重這位太師叔祖,即便對方看不到禮數也十足。

房間里傳來聲音:“知道了,引幾位檀越進來吧,今日我已經做完功課了。”

道淨點點頭,慢慢推開房門,凌羽幾人向里面看去,之間一個白色僧袍的和尚,背對著幾人,坐在一個蒲團之上,道淨進門做個請的手勢,讓凌羽幾人進入屋子。

雖然是背對著妙善大師,但是道淨一點不敢失了禮數,丁振也微微鞠躬,對那老僧說道:“見過妙善大師。”

“檀越有禮,不知檀越和廖施主是什麼關系?”那老僧慢慢轉過身來,一張好似四十多歲的面孔,對向丁振凌羽幾人……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度人先度己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定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