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定命格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定命格


半推夏雨儀,當時是為了營造喜感和埋伏筆,沒打算認真,呃……

看到那妙善大師的面龐,凌羽幾人面上不由的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不知道自己見到的是不是正主,這位傳說中九十九歲的老僧妙善,居然有一張看起來不過四十多歲的面孔,雖然略顯清瘦,但是絕不蒼老,像是一個文人學者一樣,丁振心中也疑惑,但是道淨沒有騙自己的必要,而且看他對老僧的恭敬,也不似偽裝,他壓下自己的驚訝,對那和尚說道:“廖云騰是我的一位世伯,這次是廖伯父請我帶幾位朋友請大師看一下前程運勢。”

凌羽聞言看了丁振一眼,他那個和妙善大師有舊的伯父竟然叫廖云騰,不知道是不是SH小麥說過那個大亨廖云騰,但是看人家隨手就給徐崢五十萬花銷的豪氣程度,應該就是這位廖總了,那妙善大師聽了丁振的話說:“廖檀越是老衲為數不多的至交好友,既然是他介紹幾位前來,老衲自然不會推辭,幾位稍等,請去左邊側房等待老衲片刻,老衲做些准備便去。”

丁振點點頭,對妙善大師施了一禮,有道淨領著幾人去了偏房等候,偏房地上有幾個蒲團,幾人就半跪坐在上面,不到五分鍾,妙善大師走了進來,凌羽仔細觀察這位大師的面龐,整個人很是清瘦,但是不見病弱,像是風中之柳,雖然剃度,但是自有風采,年過九十,但是保養極好。雖然細看能看到眼角的皺紋,可是就是如此也不過是四五十歲的相貌,向來年輕的時候一定更加俊朗,妙善走進偏房,坐在一個蒲團之上,對幾人說道:“老衲已經多年未給人看過前程,手段有些生疏,幾位施主見諒。”

“哪里,妙善大師乃是相學氣運宗師,即便是十年不看相。本領也斷不會生疏的,大師謙虛了。”丁振對妙善大師說道。

“檀越過獎,老衲微通陋技。讓幾位見笑了,不知哪位檀越先看,是看什麼,面相,氣運。還是問前程?”妙善雖然做了六十幾年的主持,但是為人隨和地很,一點看不出架子。好像一般僧眾一般,讓人一看到就心生親切自然尊敬之感。

“那便麻煩大師了,我看看運勢。凌羽、孫世嘉,你們看什麼?”丁振回頭向凌羽、孫世嘉問道。卻沒有問徐崢,凌羽看了一眼徐崢。他微笑不語,凌羽知道他肯定另有安排。也不吃驚。

孫世嘉手指按在頭上想了半天,說道:“大師啊,我最近的運氣說不上好還是不好,受了點傷,卻發了點財,不知道這算什麼運道,就算算我的運勢吧,呃,對了,有幾位親人我好久沒見過了,最好能幫我算一下我的親人最近怎麼樣。”

凌羽想了想說說:“既然如此,我也算算命格運勢吧。”

“好,依次來,首先是這位施主,施主姓什麼?”妙善微微一笑點了下頭,想丁振問道。

“我姓丁,一九八X年八月六日下午一點出生,今年二十三歲,屬兔。”丁振連忙說道。

“呵呵。施主誤會。問施主姓名只是方便稱呼。老衲看運勢不問生辰屬相地。”妙善大師微微一笑。丁振呵呵地笑了一下。說道:“無妨。不影響大師就好。”

妙善微微點頭。忽然眼神之間變得有些深邃。本來清澈地眼神中似乎變得一偏暗紫。看向丁振頭頂。凌羽心中忽然一動。這似乎是一種提升精神力地功法一樣。凌羽地精神力似乎也有感應。要是精神力平常地人。反而感覺不到。可是凌羽這等精神力本來就高地人。馬上生出感應。凌羽掃了一眼身邊地人。孫世嘉一點感覺沒有。還在打量房間四處。徐崢似乎感應到什麼。有些疑惑地看著妙善。卻是不敢肯定自己地感覺。

這個時候。精靈蒂娜地聲音忽然傳來:“小羽……你可能碰上一個精神力超常地人。剛才我感應了一下數據。房間里地精神力聯系峰值一下漲了十五倍。然後又恢複到三倍左右。你面前那個和尚。精神里地力量可能要在你兩倍到三點五倍之間。而且會特殊運用地方法……不過看起來不是惡意攻擊。”

“知道了。”凌羽微微點點頭。據說真正靜修地和尚地精神力量是遠超于普通人地。這個妙善大師算是得道高僧。而且修行了**十年。精神力高一點理所應當。而且他也是傳奇人物。會一點奇門功法應該也很正常。

此時。妙善大師地眼睛一瞬間已經恢複正常。他微微一笑對丁振說道:“丁施主命格很好。運勢只要不沾染凶殺暴戾之氣。是沒問題地。你地命格是白象玄武命格。一生很難行錯踏錯。即便有些小問題也可以借由運勢本身地力量扭轉。財運福運穩健上升。可以說越老越有福。越老運道更勝。不過有兩忌需要注意一下。一忌切忌和凶戾暴戾之徒來往。盡量不要行走在監獄附近。即便是探望也最好不要去。二是和軍隊軍方白虎星下借星力之人交往需謹慎。其他地一切平安。算起來丁施主也算福星。和你交往地人多少也會借到你地穩健星相。變得事業順利。”

“呵呵。謝謝大師。”給丁振批地命格。聽起來像是江湖相士批地八字面相。撿好聽地說。還看不出妙善大師地手段。凌羽只是從蒂娜說妙善大師地精神里驚人推斷這位大師真有手段。至于孫世嘉和徐崢。徐崢還好。剛才也多少感覺到一點異樣。孫世嘉可就一點感應不到妙善大師地與眾不同。

“哈哈,大師,給我也看一下吧,我姓孫,叫孫世嘉,我從小到大就沒批過八字,第一次算一定很准。”孫世嘉湊了上來,他見妙善給丁振批的運勢如此好,不由的湊上來,就算不准,聽幾句好聽的話心理也舒坦。

“呵呵,也好,孫施主這邊坐。”說著,妙善大師做了個手勢,讓孫世嘉坐在剛才丁振坐的那里,丁振起身讓開蒲團,孫世嘉湊了過去,笑呵呵的看著妙善大師。

妙善大師眼睛又是一亮,凌羽知道他又在施展某種功法,心中確定這位大師一定有些手段,旁邊的徐崢也確定了剛才自己不是錯覺,不由的對妙善大師更有信心了。

眨眼的功夫,妙善大師眼中的異芒已經消失,他表情微微一變,嚴肅的對孫世嘉說道:“孫施主……不要怪老衲快口,你問的兩樣運勢,都不是很好啊……尤其是親人的福禍,更是有些……”

孫世嘉看到妙善的嚴肅表情,心中就一顫,此時聽妙善的說話,更加緊張:“大師,這話怎講?”

“恩,老衲先跟你說解釋一下,孫施主你的福運頗為輕薄虛渺,如果老衲不曾看錯,孫施主似乎自幼父母不兩全,幼年坎坷,這些都是天生運勢所定,幸好施主天性善良,雖然未積累下如何功德,但也沒有大錯,所以才能坎坷中平安走過幼年,成年之後施主的運勢似乎好了一點,但是施主有沒有感覺,錢財到手留不住,雖然聰明但是學過的東西都記不住呢?這是你的福才運星黯淡,星力微薄,但是雖然福財才薄,不過也沒有性命健康之憂,這是萬幸,施主的命格,是浮萍依托之命格,如果身邊有貴人,自然也能積累些錢財,如果身邊人勢衰,施主也跟著倒黴,如果結交的人有殺身凶禍,施主無本命星照應,遲早也跟著有血光之災,施主也可以影響身邊的人,施主身邊的人,行運的更行運,倒黴的更倒黴,不過施主不會扭轉他人本身的運勢,只能隨人運勢更改,而且雖然有壽,但是祿薄,如果發橫財,對施主是禍不是福,必然有災禍跟隨其後。”妙善對孫世嘉說道。

“啊???”孫世嘉一聽,臉上馬上扭成了苦瓜,要是一般的相士這麼說,孫世嘉當然可以大罵他不准,但是他面前的是妙善大師啊,而且批的命格運勢把他前小二十年的命格定的死死的,就是想罵也罵不出口。

“那我的親人的?”孫世嘉垂頭歎氣了半天,忽然還想到還有自己的親人運勢要批,連忙抬頭問道。

妙善大師歎了口氣,說道:“老衲口無遮攔,孫施主見諒了,老衲看孫施主身體攜帶氣團之中,福運還算充足,可見最近和貴人交往,暫且無礙,但是天定有一絲紅黑之氣盤旋不散,看來不似施主本身厄運,施主,不知你長輩還剩何人?老衲看了一下,你的至親長輩血光纏身,似是做了殺虐,而且他此時,又有官星天煞之氣籠罩,似乎是犯了命案,不久就有殺身之禍,而施主身下也有絲絲黑氣,看施主的年齡,還不是有兒女的年齡,看來是施主的弟、妹關系之人,最近命犯災星,如果不及時化解,也有大禍臨頭之危啊,還有,老衲多嘴一句,施主祖上可能命犯殺星,被煞星籠罩,普通命格之人生于施主家族之中,定然多磨難,本身命格弱者,甚至可能有殺身之災,不知老衲說的然否?”…………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妙善大師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望氣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