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望氣運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望氣運


“大師!你要幫幫我破解啊!”孫世嘉一聽妙善大師說話,馬上跪在妙善面前,留著眼淚連連磕頭道:“大師!我爸爸就是一個混賬,殺人放火的事情他做的出來啊!大師,他雖然是我爸爸,可是我心中早就不認他了,可是我還有個妹妹,她可是可憐人啊!大師,你一定要想想辦法救救我妹妹啊!”

妙善略微站起來一點,攙扶著孫世嘉說道:“孫施主快快起來,如果真有破解可能,老衲自會盡力,不過施主的家運如此不祥,定然有其原因,能否和老衲詳細訴說一下?”

孫世嘉抹著眼淚抬起頭來,對妙善說道:“大師,我小小時候,我爸爸在喝醉酒後和我提起過,我們祖上似乎有個祖先是哪一朝的將軍,後來逢了亂世,他有野心,就拉起一支隊伍想要成王成霸,似乎打過一個什麼不小的城,然後城里人憤死抵抗,讓他死了不少將士,他占領城池之後,下令屠城,殺了好幾萬人,後來他入城後,手下人受不了他的暴虐,把他殺了,然後他後代也就是我祖先,被一些念舊的將領私下放了,才有我們,那些屠城後的幸存者恨我哪位祖先,等大軍走後找出尸首鞭尸,然後還有會風水的人把他的尸骨埋到大凶之地,然後我們家門就一直家門不幸。\/*/\”

妙善大師沉吟一下,說道:“原來如此,這就難怪了,古代軍凶,最以屠城不詳,你的那位祖先肆意妄為,禍及子孫,而且還被人把尸骨埋在了大凶之地……在老衲看來,那埋尸骨之人很是惡毒,故意留了一線生機,不讓你這位祖先絕後,卻讓他的子孫受盡磨難……唉。就算是有罪孽,這些年也還的差不多了吧,況且你們這些子子孫孫都是無辜的。”

“大師。求您救救我們家的人吧!”孫世嘉哭著用一只手把著妙善大師的腳說道,另外一直手帶著夾板,倒是伸不出來。

“施主快快請起,請聽老衲一句話:施主,雖然人生有命格,但是有句話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命格雖然一定程度上制約著人的發展,但絕不是定的死死地,只要個人努力,還是可以有一線扭轉乾坤的可能的,只要施主地妹妹未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還是有轉機的,不過施主的父親……恕老衲直言。\\*\\\大錯可能鑄成。已經定死,是絕路必死的格局。施主若想扭轉家族運勢,一是尋找到祖先的尸骨。請高僧做法事消除業障,二是積累功德。這些都不是一時可以完成的,還有一個方法。就是請風水高人主持法事,斷前緣斬業障,不過國內打著這個旗號說能做這種法事的人很多,不過老僧觀來……不過之事騙些財物,真要找到高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切看緣分吧。”妙善攙起孫世嘉說道。

孫世嘉剛才被妙善嚇地不輕,他對妙善說道:“大師,你能幫我做這種法事麼?”

“老衲修行淺薄,況且這種法事道家比較在行,老衲只是略有耳聞,能分辨真假,但是讓老衲主持,說不定適得其反,不過,老衲還有一個權益之計,就是找到高僧生前的法器,或者直接接迎高僧佛骨舍利供奉,雖然不能讓施主家族轉運,但是保證施主本人無災無難還是可以的。”

孫世嘉慢慢抽噎,剛才他是被妙善說的嚇著了,凌羽站起來拍拍他的後背,讓他情緒平定一下,孫世嘉站起來坐到後面的蒲團上坐著不說話,也不知道想著什麼,凌羽和徐崢對視一眼,只覺得屋子里的氣氛有些壓抑。\//*/\\

“凌羽,下面輪到你我了,是你先問還是我先問?”徐崢看了凌羽一眼問道。

“還是你先問吧,你遠道而來,就是為了讓妙善大師看一下前程運勢,你也等了很久,我是不急,你就先問吧。”凌羽無所謂地對徐崢說道。

徐崢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就先問了。”

說著,他起身走到妙善大師跟前,坐在蒲團上,對妙善大師說道:“大師,我看一下氣運前程。”

妙善大師微微點頭,眼睛中紫芒微動,凝視了徐崢良久、良久,徐崢面色沉靜,任由妙善大師端詳,終于,過了大概一刻鍾,妙善大師才長出一口氣說道:“阿彌陀佛,施主乃是大貴人地命格啊。”

徐崢眼眉一挑,面色不變,對妙善大師問道:“此話怎講?”

“檀越,你可知古時算生辰八字,富貴之極的命格是什麼命格麼?”妙善和尚不答反問。\\*\\\

“知道一點,據說是《易經》、《洛書》里說地九九至尊,但是九九的命格是天下之生靈無法承受地,尤其是人,最多可以有九五的命格,所以皇帝地命格就是九五至尊之命。”徐崢說道。

妙善微閉雙眼,說道:“檀越所說甚是,所謂九五,出處《易•乾》:“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周易》六十四卦的首卦為乾卦,乾者象征天,因此也就成了代表帝王地卦象。乾卦由六條陽爻組成,是極陽、極盛之相,從下向上數,第五爻稱為九五,九代表此爻為陽爻,五為第五爻的意思,九五是乾卦中最好的爻,乾卦是六十四卦的第一卦,因此九五也就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的第一爻了,成為了帝王之相。””

妙善頓了一頓說道:“其實,所謂九五,所算的不過是紫薇星位所占的帝王紫氣,不光是帝王九五之尊有帝王紫氣,那些皇親貴胄,也都有帝王紫氣,就算是亂世梟雄,也多少有本命星照耀……檀越之氣,也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紫氣盤繞,盤算起來,古時九二卦相的貴胄也是如此般的紫氣勃發,檀越的生辰如果老衲沒有猜錯,應該是己巳年壬申月丁巳日己酉時,此時出生的人才有檀越的本命命格……不知老衲說的對否?”

徐崢歎了一口氣說道:“大師本領通玄。\\*\”

妙善搖了搖頭說道:“都是些小手段罷了,雖然檀越生辰很好,可是此時出生的孩童,豈止千百人?自然不會所有人都有施主般的命格了,老衲觀檀越之氣,似乎還有幾縷青光黃氣在其中,檀越應該得到世外高人相助,並且一定出身望族……到了現在,也沒有所謂的九五之尊了,不過命格富貴的人做什麼都很順利,檀越,老衲觀檀越的格局,正是一域的領袖格局。”

徐崢點了點頭:“說道出身,我還算不錯……其實這次來,就是因為一些事情,小時候我身體不好,被武當山清遠道長接到山上,收我為徒,十幾年來一直不曾頻繁走動,此次身體終于完全痊愈,可是下山之後,由于家族到我這輩是一脈單傳,非要讓我繼承一些家業,心中煩悶的很,不知道是接手還是不接,所以特來向妙善大師問一下前程。”

“接,或者不接,都是一樣的……檀越記住,潛龍終是未動時,前龍化羽方九天,現在不是檀越氣運發動之時,要是真到其時,就是檀越想躲都躲不掉的。”妙善大師說了兩句卦言,便低頭並不多言了。

“明白了,大師是讓我順其自然吧?我本來也是打算這麼做的。”徐崢對妙善施了一禮,便走到後面的蒲團上坐下了。

凌羽見三人都已經問過了,便起身走到妙善大神跟前的蒲團那里坐下,然後對妙善大師說道:“大師,我想看一下運勢格局。”

“好,施主隨意坐好。”妙善說著,眼睛里又開始紫芒閃動。

就在妙善眼里紫芒閃動的同時,凌羽精神上忽然生出感應,眼睛中也是不斷的藍芒閃動,徐崢在後面看的清楚,不由的暗暗稱奇。

妙善大師本來面無表情,可是越看凌羽的頭頂,越覺得驚奇,剛開始只是微微動容,可是後來卻驚異之色溢于言表,滿臉都是奇哉怪也的神色。

凌羽也不知道妙善大師到底看出了什麼,也不好打擾妙善大師,靜等妙善大師的批言。

妙善左看右看,看的時間比看徐崢還長,終于,半晌過後,妙善忽然無力的歎了一口氣說道:“唉……施主,老衲真的是老了,居然連望氣的本領都生疏到這個地步,施主,老衲看到施主的氣運,實在是不可想象,不可能發生,荒謬絕倫,實在不敢說出來讓施主見笑。”

凌羽和徐崢,丁振幾人,剛才見妙善大師所說無一不中,心中已經生出對妙善大師的敬畏,可是此時居然連連搖頭說出這等話來,都十分好奇,凌羽問道:“大師,說出來也無妨,您照實說出來聽聽,我也好有個大概了解。”

“唉……也罷,施主,剛才老衲用觀氣之法,觀星運之法,觀格局之法,一一給施主看了一下,竟然無法看穿得施主的大體命格……慚愧慚愧,所看出來的一二,卻又都荒謬絕倫,不可推敲,不知是不是人老失藝了。”妙善大師貌似受了些打擊,有些猶豫的說道。

“大師看到了什麼,但說無妨。”凌羽連忙說道。

“那……老衲就只按看到的說出來了……”妙善忽然抬頭,對凌羽說道:“施主的命格,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以外……”…………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定命格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問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