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問三生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問三生


“六十四卦以外?”凌羽不由奇道。

“對,六十四卦以外。”妙善抬頭說道:“千萬人中,或許有一種異人命格,不在六十四卦以內,凡是遇到這種命格之人,大福可以轉為大凶,大凶可以成為大福,是專門顛倒他人命數的命格,但是施主還不是這種……一般人,總有個格局限制,可是我觀施主命格,卻是一界外還有一界,層出不窮,命外有命,氣外有氣,比常人複雜何止萬千,老衲真的看不透,看不懂啊……”

凌羽沉吟了一下,問道:“怎麼個命外有命?”

妙善歎了口氣說道:“唉……施主,你的前十八年的命格脈絡倒是清楚的很,早年你本命星力被天煞孤星籠罩,必然親人不幸,可以說是孤苦之命,但是十八歲的時候本命星逢黃道入主宮,慢慢轉運,本來應該是大富之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施主的氣運里忽然在十八歲時夾雜了一股沛然星力,但凡凡人,稍有福緣,都會有自己主命之星,可是老衲觀施主,非是一顆本命之星,老衲用秘法看去,竟然是一片星海,施主所秉承的星力,豈止千百顆?每一顆星宿,都定了施主一種命格,而命格之間又互相影響,施主的命格,是千百顆星宿交相作用,請恕老衲智薄,實在是分辨不出施主的主命格……”

凌羽一聽,心下凜然,他說的自己有千百種命格,難道暗指的就是自己G1里上千顆還未開通的行星?自己作為唯一一個可以在異世界的地球人,說是秉承千百顆星宿的星力,也是可以說通的,要真是如此,這個妙善大師可是法力通玄了。\//\

妙善接著說道:“施主可曾聽說過。佛祖說有三千世界。那是指我佛大威能**力。可以游無數世界,可是非菩薩不可為,施主雖然精力遠超他人,但是看樣並非是我佛降世,老衲實在想不通為何施主是如此氣運。不過施主,您此時地氣運,雖然不能脈絡清晰,但是老衲可以看出是有福無禍地,而且,因為施主所占地星力實在太是龐沛,他人僅僅是小福,經過星力放大。到施主這里就是大福,說的明白點,如果別人在路上撿到一元錢的福緣放在施主身上。可能就是百千萬倍,不過施主的星力目前隱而不發,尚未能到如此,不過假以時日,老衲實在是不可測度。”

凌羽一聽,問道:“按大師的說法,我這是好命了?”

“好命,不可測度地絕世好命,施主,但凡有一顆星力支持之人。\\\終究有可能會有敗運窮途的可能。可是施主的未來,充滿無限可能。無論如何,也是絕不會有絕路走的,到處是活路,到處是活路。”妙善雙手合十低頭說道。

“呵呵,凌羽,沒想到你的命格這麼好。”徐崢在後面拍了拍凌羽的肩膀說道。

凌羽默然,妙善說的不錯,就算在地球上混的再不好,只要手指放在G1上,大不了去其他星球過,自己還真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絕路。

“謝謝大師了。”凌羽站了起來,徐崢也站了起來,對幾人說道:“好了,我們四個也都看完了,就不要叨擾大師了,大師給我們看命格也是很累,我們還是先走一步,讓大師休息吧。”

“稍等,大師,我還有一事勞煩大師,徐崢,這件事還是和你有關,你也等一下吧。”丁振忽然站起來說道。

“丁振,什麼事情?”徐崢不知道丁振什麼意思,向他問道。

丁振微微一笑,說道:“是廖伯伯托我拜托大師地事情,徐崢,廖伯伯沒和你說,怕是影響你的心情,你可知妙善大師最大的神通是什麼麼?”

“不是望氣運定風水麼?”徐崢也不知道丁振說地是什麼,反問道。\\

“呵呵,不是,妙善大師的最大神通,一直是不為外人所知的,妙善大師最大的神通就是……”丁振故意頓了頓說道:“通三生,開宿慧!”

“通三生,開宿慧?”徐崢頭一次聽說,不由的脫口問道。阿彌陀佛……”聽到丁振的說話,妙善大師念了一聲佛號。

丁振微微點頭:“大師佛法高深,從佛經里領悟了三生通的神通,可以貫通有慧根的人的三世宿慧,讓人魂游前世,廖伯伯對大師這項神通贊不絕口,這次廖伯伯托我拜托大師,讓大師施展三生通神通,幫徐崢你開啟宿慧,如此一來,想必你的疑惑都可以化解,廖伯伯說,你是帶有前世緣分宿慧地人,開了宿慧之後,你能更明白一些事情。”

“大師,丁振說地可是真的?”徐崢雖然對妙善大師地本領很是佩服,但是聽到這麼玄乎的事情,也不由的有些懷疑。

“阿彌陀佛……施主,老衲不敢妄語,確實是從佛經里領悟出一些手段,不過不是什麼三生通,只是讓人想起一些前緣舊事,並無法看透過去未來。\\/\”妙善大師閉眼說道。

“大師過謙了,國內有這個手段的人,除了**的轉世靈童,也就是大師一家,別無分號。”丁振在旁邊笑著說道。

徐崢沉吟了一下,對妙善大師說道:“大師,如果真是如此,我願意請大師施展神通,我總是被一些相似的夢境困擾,請大師解惑。”

“也罷,老衲的那點小手段,只能對特定人群施展……不過施展的時候,請幾位施主回避一下……不過那位施主,你不必回避。”妙善大師對凌羽說道。

凌羽本來已經站起來,聽到妙善大師說話,又做了下來:“大師留我有何事?”

“老衲觀施主和這位檀越,是前生有緣之人,而且施主也有宿慧,老衲就一並幫兩位施主開了宿慧,也算成全兩位兩世情誼。”妙善大師雙手合十說道。

“哦?”凌羽和徐崢對望一眼。兩人不知為何。一直心存默契。總想多年好友一般,聽到妙善大師的說法,便都信了三分。\\/\

凌羽和徐崢跪坐在蒲團上,丁振帶著孫世嘉走了出去,妙善大師雙手合十。念動經文,凌羽兩人默默坐著聽著妙善誦經……

過了一刻,妙善忽然睜開眼睛,對凌羽說道:“施主,你身上是否帶有高僧佛器或者道家法器?不知為何,老衲每當引動施主的宿世記憶的時候,總感覺施主身上一股力量抵禦著老衲施法。”

凌羽摸了摸手腕,剛才自己從G1世界帶出來的那個水晶手鏈。剛才不時散發著陣陣清涼,凌羽沒有注意,現在想來可能是抵禦了妙善的功法。凌羽摘下手鏈,遞給妙善:“大師,這個是我無意中得的法器,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

妙善接過法器,閉眼感應良久,動容說道:“施主地法器非同小可,可能是那位傳世高僧遺物,里面法力充沛,生生不息,可以避災禍惡靈。施主。你這個法器,就可以分給那位孫施主一顆念珠。可以保他身體安康。”

凌羽地聞言馬上說道:“多謝大師指點。”

妙善擺擺手將水晶手鏈放在身邊,閉目說道:“如此,老衲便開始了。”

說著,妙善閉目念經,凌羽此時忽然覺得,妙善念出地經文如同形成實質,像是溫水一樣包裹著自己,自己只是聽了一會,就晃晃然,如墜夢中……

……青衫公子,寒門苦讀……

……青梅竹馬的戀人,每天送來的那一碗雞湯……

……科舉取士,少年得志,金榜題名……榮歸故里,卻發現青梅竹馬的戀人肺癆吐血而死……失魂落魄的進入京城……

……京城中地同科好友……拜恩師,卻被恩師家的小姐看中,自己因為正值傷心之時,拒絕了那位小姐,她含淚而去……

……仕途不暢,前往大理寺拜佛,卻正好遇到侯門小姐,卻也對自己青眼有加,還有當時不知身份的小王爺,結成好友,還有,當時在大理寺的善妙小沙彌給出的佛偈……

……仕途漸順,成為侍郎,侯爺青睞,招婿……

……一簾幽夢,幾段孽緣,年少荒唐,京城名妓,風花雪

……宦海沉浮,終成學士,伴駕左右,逐漸沉穩,生兒育女,抱女膝前……

……和王爺結成兒女親家,兩人相交相知,引為知己……

……王爺被人陷害,認為謀反,遭到軟禁,自己受到牽連,被罷職免官,發配回原籍……

……終老山林,忘情山水,終此一生……

凌羽雙眼微微含淚,逐漸清醒過來,看向自己面前,還是妙善和尚,剛才的夢境似幻似真,好似記不得了,但是一股濃濃情感,卻在心頭纏繞,怎麼也化解不開。

回頭看向徐崢,此時只見他也眼神迷茫,似乎沉浸在一種很蒼涼的情感之中,凌羽轉過頭想叫他一聲,可是一個不屬于自己的聲音,像是三四十歲地男人聲音卻哽咽著從自己的喉嚨說出了自己沒有想到的一句話:“小王爺……”

“石學士……”徐崢也朦朧說道,兩人剛一說出口,頓時都是一驚,猛然清醒過來。

“我們剛才在說什麼啊?”徐崢茫然地對凌羽說道。

凌羽畢竟精神力要高出常人不少,搖搖頭說:“不知道,好像做了個夢……很飄渺,但是情感卻很真實。”

徐崢也慢慢清醒,說道:“我也是。”

“阿彌陀佛……”這個時候,妙善念了聲佛號:“前世也並非前世,相識也未必相識,只有緣分不變……兩位,你們慢慢體會……”…………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望氣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回到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