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卡卡西多的月蘭節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卡卡西多的月蘭節


草原上升起的半月用朦朧的月光輕撫著大地,在卡卡西多村口的一塊石頭上,凌羽和穆滋蓋茨坐在一起,凌羽詳細的將克萊門斯他們的騙術告訴給穆滋蓋茨說道,穆滋蓋茨聽了,不停的用手摩挲著下巴說道:“這樣啊……最近一個不是很熟的朋友,也說要賣我四級任務的,可以分期付款,聽你著這麼一說我有點猶豫要不

“朋友的話還好,畢竟我的前輩也說過,百分之九十五的交易還是正常的,那百分之五才是騙子,不能因為這個就不玩了吧。”凌羽無所謂的說道。

“也是,小心一點,畢竟是認識的人,不會做的太過份。”穆滋蓋茨說道,說著他用苦瓜臉看著凌羽:“凌羽老大,剛才你給我的那管藥劑使用失敗了……”

“沒事,反正才百分之十五的成功率,失敗是正常的,你努力吧,我這幾天就在卡卡西多,一起做做任務,攢夠一筆錢之後你再去淘淘有沒有力量系的強化物品。”凌羽拍拍穆滋說道。

玩上,凌羽和穆滋一起住在了廚師的帳篷里,凌羽給尼斯他們發了個視頻卡,告訴他們自己在卡卡西多,這幾天不回去了,克里斯汀娜告訴凌羽讓他不要做長期任務,比斯利三兄弟隨時會來找他。\//*/\\

在卡卡西多的幾天很快就事就和穆滋蓋茨砸砸小怪獸,和廚師做做燒烤。沒事去煩煩玫瑰,日子很快就到了月蘭節。

五月的月圓之夜地前一天晚上,就是月蘭節的時間,傳說卡卡西多部族的祖先遷移到這個草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安居。一天,在五月的月圓之夜的前一天,部族地族長和他的子民住在草原里的臨時帳篷里。族長心中煩悶,半夜一覺醒來想出去走走,卻看到草原上在圓月快要升到天空正中地時候,這個草原的一角竟然開起了無數的月牙型鮮花。然後在月光下那些鮮花竟然隨著月亮向正中升起而慢慢的變得飽滿,最後從月牙變成了圓月型,然後又隨著月亮移動過天空地正中變回月牙。族長暗暗稱奇,所以就決定。將部族定居的地方建立在這個地方。

月蘭節聽說已經傳承了兩百多年了,聽玫瑰說。\*\每年的月蘭節到這一天夜晚十一點多,卡卡西多部族附近地草原上就會莫名出現那種隨著月亮移動變得圓缺的鮮花。它地花瓣不是實質,而是普通的草原野草地頭部凝聚了月光。至于為什麼會這樣,誰都不知道。

月蘭節的場面極其熱鬧,因為村子里並沒有那種野草,所以大家都是拿著野炊工具到草原上,清出一偏空地,不至于點燃野草,然後架起篝火,師開始忙碌,由穆滋蓋茨和凌羽打到的食材被做成一樣樣美食,當然,只靠廚師一人是忙不過來地,還有不少青年和孩子在給他打著下手。

玫瑰帶著面紗坐在篝火旁邊,手里擺弄著那張白色月鐮戰馬的卡片,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她的身材和樣貌變得美麗的傳聞已經傳遍了部族之中,但是卡卡西多村莊貌似都是神經很大條的人,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凌羽通過藥店的小女孩的指引,看到了遠處和年輕的戰士們一起在大笑談論的提提拉古,確實是個野性帥哥,不愧為玫瑰的暗戀情人大笑,部族里的老人給小孩和年輕人講著故老傳說和神話故事,年輕的女孩在不停的偷看附近的小伙子,小孩子在篝火旁跑來跑去,戰士們放聲大笑,准備一會的月蘭節表演。\*\

月蘭節的盛會時間非常長,從晚上五點剛剛黑天,一直到凌晨一點都是活動時間,凌羽坐在那個藥店賣藥的小女孩旁邊,聽穆滋蓋茨和幾個土著吹牛X,不時的插嘴兩句打擊一下穆滋……漸漸的,村子里的人都來到了這里,已經開始有人有組織的表演節目,四十幾處篝火圍成了一圈,在圓圈的主位,鋪上了獸皮,族長和先知,也就是今天的壽星姥姥,一起坐在那里,看著大家等等各個部族里的社會階層依次出節目表演,時間很快過去

凌羽一邊笑著看著場地中間,在戰鼓和土著樂器的伴奏下,一群少女和戰士聯手表演一個舞蹈,卡卡西多人都是能歌善舞的,凌羽這幾天也沒看到他們有人排練,只是臨場發揮,居然跳出了一種鐵血戰士和柔情少女的纏綿交錯的味道,很是感染人,問了下旁邊的買藥小女孩,小女孩說卡卡西多人是反對排練什麼的,認為只有臨場發揮的東西才是發自內心最感人的舞蹈。\*\/\

然後,是老人和長者的集體舞,凌羽看去,倒是很像地球上的薩滿舞蹈,充滿神秘色彩,似乎表達的是個神話故事,舞蹈很長,跳到結束,在接著是一場兒童舞,還有一場戰士的戰斗舞蹈,此時差不多就是十點五十左右了。

“看啊!快看!月蘭花開花了!”忽然,有小孩子指著大家周邊的草原說道,凌羽向草原看去,只見草原上的那些茅草尖,出線一個個弧形的月牙,慢慢的從黯淡的顏色變成亮白色,,一時間草原上月色朦朧……

那些坐在篝火旁講故事的老人,看到月蘭花開始開花,都笑呵呵的微笑不語,凌羽忽然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氣氛,仔細觀察了一下,看到篝火晚會的會場中,老人和小孩子都退場笑呵呵的看著會場中心,而,有點嬌羞,有的大膽,都慢慢的站起身到了會場之中,慢慢的跳起舞來。

“呵呵,大哥哥,月蘭節就是部族里男女求愛的時候啊,據說在月蘭花開花的時候求愛成功,一生都會獲得幸福啊。\/*/\”凌羽身邊的小女孩笑呵呵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十五六歲的卡卡西多少年走了過來,他的手里拿著一把剛采下來的月蘭花,走到凌羽身邊,笑呵呵的看著凌羽身邊的買藥女孩,伸手遞給了她:“這個給你。”

剛才還笑呵呵的和凌羽說話的買藥女孩,忽然臉色一紅,變得嬌羞無比,那個少年笑呵呵的走過來磨蹭了那個0孩兩下,終于,小女孩嬌羞的接過月蘭花,少年拉著女孩,也跑到了跳舞的年輕男女的隊伍里。

“現在的小孩子……”凌羽做了個無奈的手勢,轉眼向玫瑰看去,之間她還是一個人坐在那里,手里翻動著卡片不動也不說話。

“唉……這個樣子不行啊……”凌羽剛想過去開導一下玫瑰,可是此時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紅著臉跑了過來,伸手遞給了凌羽一束月蘭花:“給你,客人。”

“吼吼吼和凌羽在一起的穆滋蓋茨和那些卡卡西多男人一起起哄起來,凌羽看了看那個小姑娘,實在不忍心拒絕她,伸手接過了月蘭花,那姑娘十分高興的拉起了凌羽,也將他拉近了青年男女的集體舞之中……

狂歡。

不知道月蘭花有沒有精神藥物般的作用,凌羽只感覺自己的精神被調動到一個很興奮的程度,身體不由自主的跳著舞蹈,好像吃了什麼興奮藥物,不過感覺還好,沒有副作用影響健康,就這麼混在和青年男女的人流里和那個小姑娘一起跳著熱舞,卡卡西多的求愛舞蹈十分大膽,很多動作都是原始而野性的,放到地球上,那就是十八禁舞蹈……

舞蹈的人是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凌羽只覺得自己似乎進入到一種集體催眠的感覺中,和眾人的精神聯系成了一個龐大的精神共同體,這是一種很有歸屬的感覺,凌羽似乎未飲先醉,盡情的釋放**。

在卡卡西多村這里所在的草原一角,無數開成滿月,又或者變回月牙的月蘭花花朵開始離開枝頭飛起,月光凝聚成的花朵像是一個個螢火蟲一樣飄飛在天際,然後形成一股盤旋的月光花朵浪潮,向天空席卷而去,將晚會帶入一個高潮!凌羽如癡如醉,原始的沖動控制不住的想要勃發出來……和他對舞的小姑娘,也面色酡紅,是不是的親吻一下凌羽,讓凌羽陷入一股沖動之中……

最終,那些飛舞在空中的月光凝聚的花朵,有飛散成月光充盈在卡卡西多的晚會現場,凌羽已經不可控制的沖動,抱起對面的少女,就要向村莊里走去……

“小羽這個時候,精靈蒂娜忽然出現,叫了凌羽一聲,而且同時,凌羽只覺得手腕被電擊了一下,一股電流讓凌羽猛地打了個冷戰,從那種催眠的氣氛中清醒不少。

“小羽,默運一下靈犀功。”精靈蒂娜說道,凌羽此時還是有些恍然,但是處于對精靈蒂娜的徹底信任,凌羽馬上默運著靈犀功……

靈犀功一旦運行,凌羽只感覺自己的心中就像一波波潮汐一樣不短有熱血沖刷上來,雖然未必每次沖刷都能沖破臨界值,可是卻讓凌羽一點一點的將自己的原始沖動沖刷的下來,凌羽越運功,越是趨于冷靜,慢慢的,凌羽再次睜開眼睛,眼神已經恢複了清澈………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普林斯頓天才家族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玫瑰要離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