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鼎元鍾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鼎元鍾


凌羽將易拉罐拉環放在手中還沒有施展神術的原因吧……想著。凌羽把拉環扔給了盲流老男人。說道:“好吧。我先挑一下我需要的符。”

說著。凌羽點著清單。對老盲流說道:“平安符我來四張先。我要給我一個朋友用。強化平安符也來四張。望氣符……來五張。替身符看介紹很管用。先來四張。的宮脫離符……以後可能會用到。來兩張……鴻運聚氣符看樣子好用是好用。不過失敗率太高。而且還有副作用。先來一張試試用著……好了。先來這些

“強化平安符和平安符各四張是四十四點點卷。望氣符二十五點點卷。替身符一百點點卷。的宮脫離符八十點點卷。鴻運聚氣符九十點點卷。一共是三百三十九點。還剩二十六點……你確定不再要點什麼了?”老盲流算著帳說道。

“那就再給我來一張替身符。剩下一點不要你了。”

“好。爽快。”老男人用力拍了拍凌羽的肩膀。然後在己的盲流服里面掏了半一樣的東西。遞給了凌羽。

凌羽仔細一看。原來符上都有名稱。雖然字體古怪了一點。但是仔細分辨還是能看出每種符到底是什麼名字的。看了看。凌羽把那些符收到了儲物卡里。

“很久沒做這麼大單的買賣了。還有什麼道具麼?我大量交換幾率武器。每件幾率武器道具可以在我這里換取大量點卷。你想不想換?”老盲流對凌羽說道。

“不換。幾率武器我還想要呢。對了。我還有一些道具。你看要不要。”凌羽想到己還有一些雖然比剛才的垃圾好。但是也沒有什麼實際用途的道具。看能不能在這個老盲流這里廢物利用一下。

凌羽從G1寶書里。將那些道具一件件拿了出來。那個老盲流看了一會。倒是沒有像剛才那麼熱誠了。

“不行啊……你拿的這些道具。我就是用了也失敗率也會很高……跟你說你也不懂。我就要你剛才那種層次的道具。高級的除了幾率武器道具我不收……咦?”說話間。老盲流的眼睛忽然落在了一張卡片上。再也挪不開了。

凌羽順著老盲流的目光看去。只見他的目光盯在了早一段時間。己意外的到的一件寶物上————上次打草原盜賊黃鼠狼。在它們窩里挖出問號的黃銅鍾卡片上。

老盲流的目光就像看到雞的黃鼠狼。炯炯的放射出綠光來。他伸手就要抓那張卡片。凌羽眼明手快。搶先一步將那張卡片抓在手里。

那個老盲流。是個極其不會掩飾己真正目的的人。他看到凌羽將那張卡片拿起。馬上伸手去夠。就差嘴里伸出小手喊:“我要了。

“你干嘛?想強搶啊?交易要一步一步來。”凌羽抓著卡片。退後了一步。對老盲流說道。

“嘿嘿嘿。小哥。你那個……你手里那張卡片。能不能借我看一看啊?”那個老盲流滿臉堆笑的說道。嘴里的稱呼也從小子變成了小哥。像極了借錢的穆滋蓋茨和楊春。凌羽渾身打了個冷戰。這種笑容。往往預示著一借不回頭……

“想看啊……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最近手頭有一些積壓道具……也不知道怎麼處理掉……”凌羽打著官腔說道。

老盲流撥浪著腦袋說道:“不行……你那些道具。不合我的品味……”

凌羽也不說話。只是微笑著作勢要將那張黃銅鍾的卡片收入G1寶書之中。

“……品味也是可以改變的。或許我應該收一些以前沒收過的道具……”看到凌羽的動作。那個老盲流急忙改口說道。點點卷收購啊?”凌羽微笑著問道。

“本神術士從來不做虧本買賣。一點點卷一個……”老盲流抱起胳膊說道

“唉。那就不賣了。我還想在把那些道具賣個好價錢之後。把這個什麼什麼破鍾也處理掉。現在……”凌羽拉著長聲說道。

“……那個請恕老朽眼拙。我覺的你這些道具起碼五點點卷起……”

凌羽一拍胳膊:“成交!一共二十三件寶物。每個五點是一百一十五點卷。既然你又欠我點卷。那剛才抹掉的要算回來。一百一十六點點卷!”

“成!看你買東西也差不多了。我就把點卷信息封印到這個指環之中。你以後碰到了我或者我兄弟們都可以隨時調用。”說著。那個稱是神術師的老盲流拿出易拉罐拉環。放在手心攥住。嘴里不知道說出什麼咒語。只見他攥緊的拳頭四周。忽然出線幾十上百的光點。圍繞在他的握緊的拳頭上飛舞。然後那個老盲流忽然睜大眼睛。大喝一聲:“臨!”那近百光點。像是被磁石吸引一樣。向他握緊的拳頭集中。融入了拳頭。

老盲流等待了半天。看到光點已經全部進入了他的拳頭里。這才吐了一口氣松開手。將手掌攤開。之間里面的那個易拉罐拉環上面白光閃動。像是被附魔了一樣。百一十六點點卷。你收好。”說著。老盲流把易拉罐拉環扔給了凌羽。凌羽接過拉環。只感覺上面一陣一陣溫暖。當下也不多說。將拉環收入了G1里的儲存卡里。

“好了吧小哥。這樣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談一談你手里那張卡片的問題?我可以出兩千……不。四千點卷去買這張卡片。你看。你拿著那張卡片也不知道用途。不如把他賣給我。”老盲流滿臉堆笑的對凌羽說道。

“不賣。”凌羽翻了翻白眼。對老盲流說道。

“你耍我?”老盲流一聽。熱血上湧。擼起袖子像是要打人一般沖了上來。

“你還敢用強?信不信我把這個卡片折成兩半讓他廢掉?”凌羽摸摸鼻子說道。

老盲流聞言。慢慢停下逼近的腳步。冷哼一聲:“小子。趕快把卡片賣給我。你留在手里也不知道怎麼用。被人知道你有這個東西。說不定會惹禍上身。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是被嚇大的啊。”凌羽不屑的撇撇嘴對老盲流說道:“看你緊張的樣子。就知道這東西不的了。我可不想稀里糊塗的把價值連城的寶物低價賣掉。想要我賣給你。你要給我詳細的解釋一下這個道具到底是干嘛的。”

老盲流想了想。說道:反正這個東西的功能對你來說也是毫無用處。把卡片給我。我給你鑒定一下。”

“不給。誰知道你會不會拿著這個卡片跑掉。”凌羽撇撇嘴搖頭道。

“我用我人格保證還你!”老盲流看到凌羽不相信己。扯著嗓子吼道。

“不信。你的人格值幾歐卡啊。”凌羽頭要的像是撥浪鼓一樣。

“靠。居然不相信老子的人格!好。老子發毒誓。要是我鑒定了你的卡片後跑掉。讓我上面長咪咪。下面長。咪咪一大一小。用垂不舉!”老盲流見到凌羽還是不給他卡片。賭咒說道。

凌羽搖搖頭。說道:“不行。誰知道你有沒有變性傾向。而且你的年齡也到了用垂不舉的年齡了。不相信。”

“那你要怎樣?”老盲流見到凌羽怎麼都不相信己。不由大怒。猛的向前走了一步說道。

凌羽見老盲流要發飆。也不逼他。對他說道:“你起誓如果鑒定完我的寶貝之後不馬上交還給我。就前列腺一天發炎三次。膀胱容量減少百分之起誓:如果我鑒定過寶貝不給你的話。我前列腺一天發炎三次。膀胱容量減少百分之四!”老盲流伸出一只手掌對天發誓道。姑且相信你一次。卡片給你。”凌羽說著。將卡片扔給了老盲流。

老盲流接過卡片。沒有立即鑒定。而是像撫摸情人柔滑的後背一樣。深情的摩挲了起來。凌羽看著一陣惡心。對老盲流喊道:“別惡心了。趕快鑒定。要是沒用我就賣給你。”

“別急啊。讓我感受一下它的氣息……”老盲流露出一個迷醉的眼神。看著那張卡片良久。這才將它抓在手中。然後展開身體。做了個白鶴亮翅的動作。

“你在干嘛?”凌羽問道。老盲流不答話。不停的閃動雙手。凌羽發現。老盲流的身上。不斷的湧出剛才他給己制造點卷戒指時湧現出的光點。不停的在他身邊飛舞。老盲流貌似翩翩起舞。那些光點也在他身上不短飛舞。然後他不斷的動作著那只拿著卡片的手。那些光點如同追逐花朵的蝴蝶。往他的手里湧去……

“兵!”忽然。老盲流一聲暴喝。只見那些光點猛然聚集在他拿著卡片的右手。變成了小太陽一樣的光點。凌羽不由的眯起了眼睛。光華猛然爆裂。一閃過後。頓時消失不見。

“呼了。你己看看屬性吧。”老盲流說著。將卡片扔給了凌羽。凌羽接過卡片一看。之見原本是個破爛黃銅鍾的圖片。變成了一個紋著神秘圖案的精致小鍾。卡片上個大字:“鼎元鍾……”…………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神秘東方神術士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金甲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