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金甲戰神?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金甲戰神?


凌羽翻過卡片。只見上面寫著:“鼎圓鍾。特級物品。不在級數劃分之列。傳說是古老神巫所留傳下來。質地特別。不可消融。不可損毀。作用:使用特定手段激發此鍾。可以取得除人類以外生物死後魂魄。並且禁錮在此鍾之中。成功率視激發手段而定。據說被禁錮的生物魂魄。有特殊功

凌羽“嗯?”了一聲。抬頭看向那個老盲流:“這個鍾就這麼簡單?只是收集生物魂魄?”

老盲流點點頭道:“就是這麼簡單。到需要他的人手里就有天大的用處。到你手里就一點用處也沒有。快賣給我吧。需要它的人里。就我脾氣最好。要是你被其他幾人看到了。說不定會強搶啊。到時候你道具錢財兩失。可別怪我。”

凌羽連連搖頭道:“不賣。誰知道我以後用不用的到。它說明也說了。被禁錮的生物魂魄有特殊用途。你要做什麼用。告訴我我再決定賣不賣你。”

面對這個問題。老盲流支支吾吾不肯說。凌羽再三追問。老盲流終于怒了:“煩!你小子!是不是吃准我不肯用強?老子告訴你。我要是用強。你在我手下走不過一個回合!”

用拇指擦了擦鼻子。凌羽不屑的說道:“不信。我也不是吃素的!”

“轟!”忽然。老盲流一身上爆發而出。老盲流氣惱道:“不給你三分顏色。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說著。他雙手合十。嗷嗷直叫。之間一股氣流從地面直直卷起。老盲流的頭發胡子根根朝天飛散。一股黃金色的斗氣一樣的東西在老盲流身上湧動。帶起陣陣狂風氣流。凌羽站立不穩。被逼的連退了七八步。老盲流嗷嗷大叫。黃金氣流湧上他的全身。頓時。他那身盲流服和胡子頭發眼眉。甚至是瞳孔。慢慢的染成金色。“哈!”他猛然吐氣。一股氣勢猛然提升。凌羽只感覺那個老盲流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個人像是變身成超級賽亞人。又或者是金甲戰神!

“轟!”又是一聲氣爆。激起無數塵土。凌羽覺得大地晃動。一不留神跌坐在地。再看老盲流身邊。他身邊直徑十公尺以內。地面被他激起地氣流吹沒了四五十厘米。成為了一個淺坑。老盲流繼續提升氣勢。他的氣勢二次陡然提升。凌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只感覺自己所坐的大地轟轟然開始不停抖動。空氣似乎被老盲流的氣勢凝聚在他身上一點。讓凌羽呼吸都感覺困難。老盲流伸出一根手指向天空……

“轟!”一聲炸響。一道金色天雷憑空而出。砸在老盲流身上。老盲流胡須頭發飛散飄起。像是沉浸在金色的液體之中。他周身包裹在一個金圓球之中。他慢慢地包裹在圓球中懸浮飛起。凌羽再看向老盲流。哪有一點猥瑣?他整個人寶相莊嚴。威嚴神武。甚至年齡都像年輕了十幾二十歲。而他的身上。隱隱流轉一身金色戰甲的虛影!

老盲流身體包裹在計算呢圓球中。飛在空中五六米處。冷冷地盯著凌羽。給凌羽無盡的心理壓力。半晌。老盲流開口說話道:“小子。你到底給是不給?”

那聲音。充滿了威嚴和磁性。和老盲流本身的聲音一點不像他本身地聲音。而是像是梵音一樣的帶有精神威壓的聲音。

凌羽雖然坐在地上。可是一點也不服軟:“不給!說不給。就不給!”

如同金甲戰神一樣的老盲流聞言。也不繼續說話。只是一抬手。他的左右肩膀邊上出現了兩個光團。金甲戰神盲流抬頭指向凌羽。喝了一聲:“去!”

“轟!”本來只有二十公分直徑的兩個金色光團。頓然化作兩個蛟龍一樣的超級光柱的柱源。那兩道光柱有直徑五米多粗。前端尖銳。光柱表面帶著螺旋能量紋。“轟隆隆”的就從凌羽兩邊刮了過來。能量柱快速劃過地勁風讓凌羽滿臉生痛。他閉上眼睛。只聽耳邊轟隆隆的響聲連貫不斷。像是飛馳的高速列車在身邊駛過。

幾秒鍾。那聲音才漸漸消失。凌羽睜開眼睛。之間在他旁。各出線了深三米。寬五米的的兩道大溝。凌羽一回頭。兩條大溝連續犁出了一百多米遠。一路上破石卷土。威力驚人!

金甲戰神一樣的男人在空中冷哼一聲說道:“看到沒有。你要是不給。下一次。我的目標可能就是你了!”

凌羽冷笑一聲說道:“我們家鄉有句話。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有種你就打死我。今天老子和你耗上了。就不給你!”

金甲盲流面無表情。什麼話都不說。抬起手來。對准凌羽。他的手上凝聚著剛才一樣的光球……“轟”一道光柱飛向凌羽。凌羽眼睛都不閉。看著光柱。向自己襲來!

那道光柱向凌羽襲來。來勢一點不減。眼看就要撞到凌羽身上。凌羽心中大大叫苦。自己看剛才老盲流地樣子。必然不像是要殺傷自己的性命。所以心中有恃無恐。沒想到這個老王八蛋真的對自己出手了。凌羽心中大歎一聲:“吾命休矣!紫璿、王萌、小麥。再見了!早知道。老子就在夏雨儀身上破處了……”

“轟!”那一束光柱。正正的擊中了凌羽!

凌羽頓時被擊得飛出……然後。光柱居然……

消散了……

凌羽被打了個跟斗。他爬了起來。摸摸身上。貌似哪里都沒有出問題。于是……

抬起頭來和老盲流。大眼“啊啊啊啊啊啊啊!氣死老子啦!!!”金甲老盲流嗷嗷亂叫。一抬手。包裹著他的身體上的黃金斗氣轟然集中。就連那個包裹他的那個金色氣團的斗氣。都擊中在他的頭上。他雙手向上舉向天空。“轟隆”一聲。一道巨大地光柱直沖天空!

光柱持續射向天空。最後“轟”的一聲。在天空爆掉

光柱的源頭。那個老盲流。像是耗盡了斗氣。又變成了那副邋遢猥瑣的樣子掉在了地上。

凌羽看到那個老盲流垂頭喪氣的樣子。不由的呵呵一笑。對老盲流喊道:“怎麼?不殺我了?”

老盲流狠狠的踢了一腳地上的石頭。對凌羽說道:“殺個屁。都嚇不住你。是幻術。幻術!”說著。他一揚手。空中出現無數金芒。凌羽再看去。之間兩個深溝已經沒有了。還是青青草地。就連剛才被吹起的土地。也恢複成了正常。

沮喪無比的老盲流抱著頭蹲在草地上。不停的罵罵咧咧的拔著草根。然後放在嘴里嚼著。看來是被凌羽打擊到了。仔細聽。還能聽到他的罵聲:“現在的小兔崽子。看錢財看道具比自己生命都重要……”

凌羽笑呵呵的走了過去。拍拍老盲流的肩膀說道:“算了。雖然讓你整了一下。但是我還是看出來你是好人……這這個鼎圓鍾。就一定有相應的功法。不如你交給我。我現在不知道這個小鍾的價值。當然是不能交易給你的。但是我學會了功法。就能幫你收集生物魂魄。那樣的話。如果我收集滿了。在召喚你過來。你覺得這個辦法怎麼樣?”

嚼著草根的老盲流蹲在地上想了一想。猛的站起來道:“也是個辦法……那就這樣吧。雖然你收集不到什麼太好的生物魂魄。但是老子現在砸提升技能熟練度。也用不到什麼特別好的魂魄。那就給你這兩樣東西吧。”說著。他從背著的拾荒口袋一樣的袋子里。翻出了兩樣東西給了凌

凌羽接過來一看。一個是和自己召喚老盲流過來的符一樣的護身符。另外一個是一張學習卡。老盲流將這兩樣東西塞給了凌羽說道:“這兩個東西一個是緣分符。你撕裂緣分符。我就知道你在哪里了。我馬上就能飛過來。不過因為我的飛行術沒有像是你們磁力卡一樣的保護措施。所以你不要在建築或者地下城使用緣分符。一定要在空曠的野地。就是在城市上的街道使用也是很危險的……另外一個是我學習的功法。是個可發展技能。不過沒有名師指導的話。效果有限。你以後打到高級怪獸什麼的。就拿著那個鼎圓鍾放在那怪獸的身體上搖三下。然後默運這個功法。別人是看不到那魄的。不過你能看到……我和你說。鼎圓鍾也是有容量的。你就別在那些低級怪獸身上浪費時間了。什麼時候遇到和你現在的能力差不多。或者更強的怪獸。再用。”

頓了一頓。老盲流又對凌羽說道:“除了我以外。還有幾個人需要這個鼎圓鍾……他們的手段比我卑劣很多。不過你不要擔心。那幾個老怪物基本不離開自己的老巢。還有已經出島了的……所以你只要和你的伙伴編個理由。不用擔心被他們發現。小子。老子不想和你談了。什麼時候鼎圓鍾滿了。你就用緣分符召喚我

說著。那個老盲流取出一個符。在手里掐碎。大喊一聲:“去也!”一道紅色光芒籠罩在他的身上。他騰空而起。向天際飛去…………(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鼎元鍾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四級任務開始——第一站:冒險者都市米羅瓊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