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初聞商道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初聞商道


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惦記上了,他背著個挎包,慢T(宮紫璿和王萌吃小吃的地方,王萌和宮紫璿已經吃好了,正在等待凌羽,看到凌羽回來,宮紫璿笑著對凌羽說道:“買個包都這麼慢啊,我們都可以再吃一份了。.***”

“嘿嘿,別提了,讓人鄙視了一把。”凌羽說著,坐在座位上,將那些小飾品收到包里。

“怎麼了?”宮紫璿追問道,凌羽將剛才教訓那個帥哥店員的事跟宮紫璿說了一遍,宮紫璿輕笑道:“沒想到,凌羽你變厲害了。”

然後拉起凌羽的手說:“不過教訓的好,我也最討厭這種勢利眼了,不過凌羽,你也再買身衣服吧,佛靠金裝啊,看看,穿著隨便被人鄙視。”

凌羽倒是無所謂,但是剛才那個帥哥店員實在讓自己不爽,他喝了口面前的汽水說道:“也好,我去買件明天接機的衣服。”

三人付賬離開,街道上有賣好品質的男子服飾的精品店,宮紫璿帶著凌羽,逛了幾家店,買了兩身秋服,凌羽雖然也喜歡動漫,但是不哈韓哈日,不是很喜歡那種嘻哈的服飾,買的是兩身新潮但是不特別前衛的毛衣套裝,海天幾乎一年四季是春夏秋三季,冬天和凌羽老家的秋天一個溫度,下雪但是溫度不會降到零下,穿秋衣足夠了。

逛完之後,凌羽又陪宮紫璿去買了一套阿拉蘇的化妝品,基本上逛的差不多了,看了下時間,也已經下午兩點半了,凌羽拎著自己的兩件衣服,和王萌宮紫璿走出了重慶路,打了一輛車,向海天大學駛去。

到了海天,也快到晚上的飯點了,凌羽讓出租車停在了學校附近,學校附近有家叫奇門的烤肉店,烤肉的肉肉質十分鮮美,味道十分獨特,而且醬料味道特別,是店主家祖傳之秘,獨此一家,別無分號,凌羽知道王萌還沒有吃過烤肉,就帶著王萌和宮紫璿去吃飯。

由于還沒到飯點,奇門人不是太多,但是也坐滿了三分之二,凌羽走進去,有服務員迎上來說:“先生幾位?”

“三位。

”凌羽說著,剛要往里面走,就聽到一個熟悉的女生喊道:“老板!怎麼還不上碳啊?”

“嗯?”凌羽和宮紫璿對視一眼。是郭美美地聲音。宮紫璿笑了一下:“這個妮子。哪里都能遇到她。”

“呵呵。去打個招呼吧。不然不好意思。”凌羽對宮紫璿說道。宮紫璿點點頭。兩人拉著王萌去郭美美所在地那個包廂。過去一看。居然是三個熟人。郭美美。趙爾曹。宋師道。還有一個不認識美女。坐在包廂里等著炭火。

凌羽看到是他們。打了個招呼:“美美。爾曹。還有師道兄。你們都在這里啊?”

“恩?凌羽?璿璿?你們兩口子來了?呃?還帶了個小蘿莉?好可愛~~”郭美美看著凌羽和宮紫璿大呼小叫道。宋師道和趙爾曹看到凌羽和宮紫璿。打著招呼。

“凌羽。你什麼時候回來地啊?還有。你和璿璿。怎麼幾天沒見。都出來女兒了?快過來讓阿姨看看~~”郭美美哈哈笑著。對王萌招手道。

“死妮子。你是真傻啊還是假傻啊?什麼都說!”宮紫璿嗔笑道。上前擰了郭美美一下。兩女打鬧起來。凌羽知道她和郭美美感情好。笑呵呵地看著兩人打鬧。對宋師道和趙爾曹說道:“這位是我妹妹。叫王萌。師道兄。你身邊地這個美女妹妹是誰啊?是你女朋友麼?”

宋師道微微一笑道:“不是,這位是我妹妹,叫凌師雨。”

凌羽聽到宋師道介紹自己的妹妹,雖然名字里也帶個師字,卻姓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凌羽也沒有管人家**,對那個女孩點點頭。

“來來來,既然都遇到了,就一起吧,服務員開個大包!”郭美美沖著服務員喊道,不一會,他們四人,還有凌羽等三人,就換了一個十人雙爐的大包。

剛坐定,有聽外面有人喊:“老板,兩位!快點上炭火!”凌羽聽著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站起來向外一看,是楊春帶著費朵也來了。

“楊春!這里!”凌羽沖著楊春喊道,楊春看到凌羽,笑呵呵的領著費朵走了過來。

“巧啊,今天都遇到了,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室友楊春,那位是他女朋友,也是紫璿和妹妹的室友,楊春,這幾位是我朋友,宋師道,趙爾曹,還有凌師雨。”凌羽介紹道,幾人互相問好,接過現在這個包廂坐下了九個人。

一會,炭火上來,凌羽幾個點了些肥牛和胸口肉片,眾人又要了幾瓶啤酒,邊喝邊聊,都是年輕人,一會場面就非常熱鬧了。

後來費朵知道凌師雨是宋師道的妹妹,好奇下問道:“宋師道你的不是姓宋麼,為什麼妹妹姓凌?”

宋師道回答道,他外公家到了他母親一輩就一個孩子,可是他外公是個很傳統的人,所以定下了規矩,宋師道

第一個男孩,一定要姓宋,否則不嫁女兒,宋師道的T媽媽,就同意了這個條件,本來,宋師道應該叫做凌師道的,他有一個妹妹,還有一個讀初中的弟弟,都姓凌。

“呵呵,和凌羽五百年前是一家啊。”郭美美笑道,費朵用手拄著下巴,像是想著什麼,她對凌師雨說道:“師雨,你的名字是哪兩個字?我外語是學的法語,記得我在書店,看到一本法文原版的書,是雨果文學獎得主的書,說是一個留學法國的中國少女寫的,就叫凌詩語啊。”

凌師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嗯……就是我,我筆名換了兩個字,叫詩語……我少女時代是在法國度過的,不過爸爸說我最終還是要回國發展,就讓我回國內讀大學,適應環境。”

“嗯,師雨確實得到過雨果文學獎,她被海天大學特招,回來讀中國文學。”宋師道對費朵說道。

“哇塞!大作家!”郭美美一下崇拜的不得了,連連向凌師雨敬可樂,還掏出本子要簽名。

“羽哥?”正在眾人氣氛火熱的時候,一個人站在大包外對凌羽說道,凌羽轉過頭一看,是孫世嘉。

“呃?小嘉?今天什麼日子啊,都碰到一起了。”凌羽說著,將孫世嘉拽進了包廂說道:“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朋友,孫世嘉。”

孫世嘉跟幾人打了招呼,被凌羽拉了進來,他很會和人相處,一會就和眾人熱絡起來。

夾了一塊烤肉放在嘴里,孫世嘉對凌羽說道:“羽哥,我和海哥在旁邊包廂吃飯呢,還有海哥的弟弟,剛從日本回來,海哥今天給你打電話,你沒開機,他正要跟你說安排的酒店的事情,還有你的傭金問題。”

凌羽一聽,想起還有這兩件事,他站起來對幾人說道:“不好意思,我明天有事,要給人安排住宿,旁邊是一個朋友,我過去一下,一會就回來。”眾人對凌羽點頭,凌羽和孫世嘉走出了包廂,王萌很怕生,受不了房間里的熱鬧,跟著凌羽也一起走了出來,三人走到了周海他們的包廂。

凌羽向包廂里看了一眼,是周海,還有一個比他年輕,很文氣,有三十多歲的男人,孫世嘉走進包廂就喊:“海哥,我遇到羽哥了,這是他妹妹,我帶他們過來了。”

周海對凌羽很是看重,看到凌羽進來,笑著站了起來迎接,那個年輕一點的男人也站了起來,向凌羽打量了一下。

周海喝的有些高,有些興奮,見到凌羽進來,扶著凌羽的後背說道:“來,小山,我給你介紹,這位是世界斯諾克大師冠軍,凌羽,我特別看好的一個年輕人,很有潛力,剛才小嘉說當著SH的楊東泰的面,打了他女婿的人,就是他了,還從楊東泰那里虎口拔牙,弄了幾百萬回來,凌羽,這個是我弟弟,周山,做中日貿易的,比我有出息,生意很大。”

凌羽伸出手來和周山握握手,兩人客套了一下,然後幾人坐下。

“凌羽啊,你說的酒店我給你安排好了,普林都酒店,就在B區,離你說的那兩間醫院都很近,對了凌羽,你說要接送北京專家,我覺得沒車不方便,我就給你找了兩輛車和一個司機,兩輛奧迪A6,這幾天你先開著,凌羽你有駕照吧?”周海雖然喝的有點高,但是還是辦事的人,先把凌羽交代他辦的事交代好。

凌羽點點頭說道:“海哥費心了,我沒想到車的問題,讓幾個教授做出租確實不是一回事,我有駕照,海哥謝謝你了,敬你一杯。”說著倒了一杯啤酒,舉起來一口喝掉。

周海笑著,將酒喝下去,然後他對凌羽說道:“怎麼樣?聽小嘉說,你有心做做生意?有什麼好想法好項目沒有?”

凌羽放下酒杯,對周海說道:“沒什麼好想法,想先做做餐飲練練手,正想找海哥請教一下生意經。”

“哈哈,這個你可找對人了,這麼說吧,你海哥雖然沒什麼本事,但是好歹三百六十行投資過有研究過的都超過一半了,多少還是有些心得的,我就先給你說說國內的投資形勢吧。”說著,周海放下了就被,在桌子上擺放幾雙筷子,說道:“說到投資,雖然種類很多,但是基本分成幾塊,傳統行業,也就是衣食住行,服務業,這是一塊。



他將一個筷子挪到一邊,然後又拿了一雙筷子,說道:“這第二塊,是制造業,我國是制造業大國,四年前,就已經超過美國變成了世界制造業出口第一大國,不過因為金融危機,人民幣彙率上升,制造業越來越難過了,以前好歹有百分之十的利潤,現在這種金融危機下的情況,可能只剩下百分之二,經營不好的甚至是賠錢,這個,是我短期內最不看好的行業。”

“第三,是基建,鋼鐵,水泥,地產,證劵,銀行等等的行業,這是國家宏觀調控下,最吃香的行業,不過,沒實力你想都不要想

個行業,水深的很,所以不推薦創業時玩這個。”

“第四,就是我比較看好的行業,就是朝陽產業,網絡、電子,網絡游戲,科技,制藥,太陽能等等,朝氣蓬勃,但是有技術門檻,不過是最容易出現白手起家憑借一個技術一個點子一夜暴富的可能。”

“第五,文化娛樂,影視劇拍攝,書籍出版,娛樂公司等等,這個也是個很好的產業,但是一樣,沒關系沒實力擠不進去,而且還多了一點,沒經驗和人脈不行,比較費心,但是利潤和影響力很看好。”

周海列舉出這五種行業後,拍著凌羽的肩膀說道:“老弟,你海哥我原先的生意,就是主要是第一和第二種,做的比較雜,有洗浴連鎖,有美食連鎖,還有幾家工廠,可是後來工廠效益不好,讓我停工了,自己閑出來一大塊資金,現在做制造業還不如炒樓炒股,不過樓市股市當時泡沫多,你海哥我沒敢入場,就削尖腦袋,往第三個行業,也就是基建隊擠,現在你海哥名下有兩個基建隊,但是基建沒關系不行啊,你海哥算是游資,擠不進去大工程,只能小打小鬧,你總在台球城看到我,那是因為我人也年紀大了,玩不動高科技,就想投資娛樂,不過也就是這樣,才能認識凌老弟你啊。”

凌羽看著桌子上的筷子,想著周海的話,本來以為他就是個小娛樂城的老板,沒想到居然生意做的這麼複雜,不過看來,周海是個喜歡親力親為的人,否則也不會為了一個台球比賽的事親自聯系自己。

“怎麼樣?老弟,你老哥我現在生意鋪的太開,總感覺有些管不過來,老弟你要是想積累一下經驗,過來幫幫我吧,你用資金入股,賺錢是我們兩個的。”周海拍著凌羽的背說道。

凌羽想了想,自己還是不想和別人靠的太近,而且周海的生意不是自己未來構思的發展方向,自己最近還需要流動資金,他對周海說道:“承蒙抬愛了海哥,不過我的資金不是一個人的,我們研究了一下,還是想先干餐飲。



“凌老弟,你要是想做餐飲,也行,反正傳統行業餓不死人,練練手也好,不過既然你要做餐飲,海哥教你個經驗,地段!開店一定要選好地段!這個比你菜做的好吃不好吃好重要,選好地段,你就財源廣進,要是選了個垃圾地段,你會做滿漢全席也是白搭!”周海沖著凌羽說道,凌羽記在心里,然後又敬了周海一杯。

周海的弟弟自從凌羽進到包廂就沒什麼機會插嘴,凌羽不想冷落他,給周山倒了杯酒說道:“山哥,聽小嘉說你剛從日本回來,您是做哪行的?”

“呵呵,中日貿易,礦產,原料,玩具,蔬菜進口日本,然後服裝,電子產品返銷國內,賺個倒手錢。”周山謙虛的笑笑說道。

“唉!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小山,過份謙虛就是虛偽了,還有,你這麼說,得喪失多少和別人合作的生意機會啊,還以為你做的不入流。”周海不高興的說道,他拉過凌羽的手說道:“我這個弟弟,比我有出息多了,就是不善言辭,他的公司,做中日貿易,每年都是近百億日元的總貿易額,一年不多說,一個億的人民幣利潤還是能賺到的,而且不忘本,沒入那個什麼小鬼子的國籍,對了,凌老弟,你妹妹的這身衣服,是不是在XXX店買的?”

“嗯?海哥怎麼知道?”

“哈哈,你不知道吧,那家店就是我開的,小嘉還在那里當過店長,進貨就是我弟弟的分公司做的,開這個店賺錢還是其次,主要是試點,我弟弟想開發大陸市場,拜托我做的試點。”周海說道

周山謙虛一笑,說道:“金融危機,日本的制造業也很不景氣,我的工廠訂單縮水了百分之六十,還好,公司調整了策略,轉為自產自銷,現在多少恢複了點元氣,這次我回國,就是想看看國內投資環境怎麼樣,這樣公司的戰略發展穩健些。”

凌羽比較感興趣,問了周山一些日本的商業環境,和周山交談愉快,後來,和周山交換了電話。

“好了,海哥山哥,我那邊還有同學,就陪你們了,我們回見。”凌羽站起來告辭道。

周海點點頭說道:“好,想用車來就來桌球城找我,還有……”說著,周海從懷里掏出一張支票遞給凌羽:“雖然你在SH意外賺到一筆,可是說好的錢還是要給你的,收著。”

凌羽接過支票,看也沒看就揣到了自己的懷里,告辭了周海周山,和孫世嘉王萌一起回到自己那包,宮紫璿他們已經吃好了,凌羽看看時間,四點半了,問幾位,都吃好了,就叫人買單了,大家都知道凌羽最近發了筆財,就沒和他爭著付賬,幾人吃好買單,向海天走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認識你,你上過春晚”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又是公主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