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賠錢?笑話!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賠錢?笑話!


個學生會干部瞪了凌羽一眼,此時,真有人跑出去買+[回來給幾個黑社會和彪哥臉上澆了下去,抹了幾把,算是洗臉,學生會干部點了幾個人的名,讓這幾個人將屋里的幾個人送到醫院去……

可憐的彪哥,剛出院一天,又被送回了醫院。.***

凌羽在站在門口,對那幾個送彪哥他們去醫院的學生喊道:“慢走啊!小心別磕著碰著受傷的!唉,那個誰,我跟你說話呢,回頭表示一下啊!”

那兩個扶著彪哥的人回頭和凌羽的打個招呼,只聽“砰”的一聲,兩個人夾著的彪哥撞到一棵小樹上,剛剛清醒的彪哥又昏了過去。

“撲哧!”看到這一幕的郭美美,噗嗤一笑,轉怒為笑的笑罵道:“凌羽,你真壞!”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凌羽看到郭美美情緒轉過來了,剛想調笑幾句,忽然想起趙爾曹還在她身邊,連忙打住說道:“打住,打住,不和你貧了,爾曹,過來看看美美有什麼問題沒有……”

趙爾曹走了過來,和凌羽握了一下手說道:“謝謝你了凌羽,我一個人可能不太好解決……改天請你吃飯。”

凌羽擺擺手說道:“沒事,沒事,這個事話說還是我和美美惹起的問題,美美,你讓趙爾曹看看你有什麼問題沒有,你看你今天哭的梨花帶雨這形象……也沒法出去,改天,改天吧,我請爾曹和你吃壓驚飯。”

趙爾曹點頭,過去看郭美美,郭美美一跺腳:“看什麼看?女人讓人揍的樣子很好看麼?都該哪哪去,我自己回寢室!”說著,捂著臉,自己跑掉了。

凌羽笑呵呵的看著尷尬的趙爾曹:“女人嘛,最不願意讓人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你看她今天挨打心情不好,一會打個電話問候一下,今天就別約她了。”

趙爾曹聽了點點頭,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對凌羽說道:“知道是知道,可是還是放心不下,我去她們寢室樓下看看,凌羽我先走了。”

“嗯。走吧。”凌羽告別趙爾曹。這時候孫世嘉用一只胳膊夾著兩瓶可樂笑呵呵地走過來。讓凌羽拿一瓶。孫世嘉說道:“羽哥。你越來越幽默了。剛才。哈哈哈~~~笑死我了~~~”

凌羽一笑。自己確實是心態越來越好。接過可樂。擰開喝了一口。凌羽有些郁悶地說道:“當上冠軍以後出鏡率直線上升。以前有冤有仇地都知道我是誰在哪。太被動了。我不舒服啊。”

其實。凌羽心里不擔心別地。主要是擔心那個槍擊案地事情。槍擊案。在中國不算小案字了。

“沒事。羽哥沒聽那次妙善大師說麼?你處處都有生機。如果真有什麼麻煩。妙善大師會說地。”孫世嘉咬開了可樂瓶子地蓋子。喝了一口說道。

“嗯。擔心也沒用。小嘉。下午陪我繼續走走。看看學校附近有沒有什麼好地段。”凌羽喝著可樂說道。

正在這時。凌羽地電話響了。接起來一看。是宮紫璿。

“喂,紫璿,我在學校……嗯?你和萌萌已經回來了?好,我去飯堂接你們。”凌羽掛上電話,拉了孫世嘉一下:“小嘉,她們兩個回來了,我們去接人。”

說著,兩人喝著飲料,向飯堂走去。

走到飯堂,上了二樓,兩人很快就看到了宮紫璿和王萌,王萌還有些困倦的樣子,坐在椅子上左搖右擺,像是隨時都要睡著,宮紫璿不住的扶著她兩下。

凌羽和孫世嘉走了過去,坐在兩人身旁,關切的看著王萌,宮紫璿無奈一笑說道:“昨天她沒有睡好,等到手術結束已經困到極點了,今天一天都是暈暈乎乎的,我把她帶回來了,在醫院也睡不好覺。”

凌羽點點頭,他摸了一下王萌腦門,好像並不熱,只是因為太困倦了,凌羽趴到王萌耳邊對王萌說道:“萌萌,還能聽到我說話麼?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你們家看一看,我們還要去給你的鄰居還錢呢。”

王萌眯著眼睛點點頭,剛點頭,又歪頭靠在了宮紫璿身上,凌羽看到王萌這個樣子,十分無奈……不知道她高中時候怎麼挺過來的。

等到宮紫璿吃過飯,凌羽抱起了睡著的王萌,在學校里抱一個人目標很大,頓時引起很多人注目,不過還好凌羽這幾天已經習慣了注視的目光,和宮紫璿孫世嘉一起走到了女寢樓下。

到了樓下,凌羽將王萌放下,王萌又開始進入迷糊狀態,半睡半醒

羽拜托宮紫璿照顧好王萌,宮紫璿扶著王萌,向樓上

凌羽和孫世嘉回到寢室,楊春不在,凌羽和孫世嘉說了一聲,自己盤腿坐在寢室上,有開始了練功……

到了晚上十點多,楊春回來了,告訴凌羽今晚查寢,好像學生會在追查今天打人的人的責任,凌羽罵了一聲閑的蛋疼,自己還繼續練功。

十二點。

凌羽的寢室門忽然被人從外面用鑰匙打開,凌羽睜眼一看,是寢室的老大爺和幾個學生會干部走了進來,凌羽看了一眼,沒吊他們,繼續在床上練功。

“凌羽!下來!”凌羽一看,是白天那個學生會干部,正滿臉嚴肅的看著自己。

“沒空,有話說話,沒事不送。”凌羽在床上盤腿,一點沒有下來的意思。

那個學生會干部推了推眼睛,對凌羽說道:“呦?架子挺大,不過凌羽,我專治你這種架子大的,記上:‘不服從學生會領導,私自曠課,打架斗毆,傳播邪教。’”

“切,傳播邪教,你還真站著說話不腰疼啊。”楊春在底下看著學生會干部編排凌羽罪狀,不屑的說道,他心理最看不起學生會這幫人,說到正經本事啥本事沒有,搞幫派團伙自以為是自命不凡,一個個拿個雞毛當令箭,還專門挑刺,整人有一套,真要是學生有事,找他們就沒用了。

那個學生會干部掃了一眼楊春,看了一眼自己手表說道:“現在過了十二點吧?我記得學校有規定,十二點後不允許用電腦,這個人違反規定,記上。”

那個學生會干部身後,有個像是小秘一樣人,真拿出一個本子,在後面記著,一邊寫還一邊問楊春:“你是哪個系的?叫什麼名字

“草!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老子現在忙創業正事還忙不過來呢,你給我添堵!”楊春一聽,心理冒火,騰的一下,沖著那個學生會干部說道。

“態度惡劣,暴力抗拒,記上,不用問他名字了,一會找寢室老師查人命薄。

”那個學生會干部說道,樣子儼然一個領導。

孫世嘉在床上看不過去了,插嘴說道:“你也太濫用職權吧?剛才他沒幫凌羽說話,你就看不見他用電腦,幫凌羽說兩句公道話,你就看見了,你眼睛怎麼長的?”

“私下結社,語言粗魯,抵觸學生會工作,這個人也記上,一會去寢室老師那里查姓名。”那個學生會干部說道。

“我日!”孫世嘉一聽,氣不打一處來,這人欺人太甚!

“小嘉!”凌羽喊了一聲,孫世嘉這才控制住自己下去找他理論的沖動,坐在床上氣呼呼的看著那個學生會干部。

那個學生會干部抬頭,看了凌羽一眼說道:“凌羽,你知道今天你做的事情給學校帶來多大的影響不?要我們擦屁股,今天,學生會墊付的醫藥費是五千七,給記者紅包是兩千,來回車費兩百,這都是你惹出的事情,你要繳納罰款負責,一共是七千九百,你明天把錢交出來!”

“我日你!”孫世嘉一聽,再也忍不住了,從床上跳了下來,指著學生會干部的鼻子說道:“今天你們那只眼睛看到我們動手了?學生挨打沒見你們出來,揍了幾個打人的黑社會像打了你爸一樣跳出來了,還我們繳納罰款?你工商稅務還是司法法院啊?一個學生會干部敢讓人繳納一萬多的罰款?還給記者紅包……讓他報啊!”

“閉嘴!什麼都不懂,不知道從大局考慮,你什麼都不懂,就一邊呆著去。”那個學生會干部身後出來一個男生,對孫世嘉喝止道。

那個學生會干部推了推眼鏡,抬頭對凌羽說道:“行啊,有小弟幫你說話了……我告訴你凌羽,今天警察過來查這件案子,我們為了大局著想,沒把你招出去,你是煽動群眾情緒,告訴你凌羽,領頭哄搶,最多可以判死刑!你這個性質也差不多!要是我把你招出去……哼,你自己想想後果吧,今天這件事你帶的頭,別以為自己能逃過去!”

凌羽聽了,冷哼一聲,坐在了床沿上,雙腿搭在床上,對那個學生會干部說道:“法律我多少懂一點,你少在那里危言聳聽,你想報,那你就報上去,到時候就算上法院看看有沒有我什麼事,你想稱這個機會教訓我,對不起,我也不是好捏的!”……(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黑社會就不是爹生媽養的啊?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犯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