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賀壽宴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賀壽宴


嗯?”將軍嗯了一聲,問道:“凌羽,你在買股票?

凌羽點點頭說道:“是。”他沒想到自己出事,不是因為打架的關系,反而是股票給自己惹上的麻煩。

戴市長向那個女警問道:“你們是怎麼查出來凌羽買的股票是被盜股票的?我記得有條例是保密的?”

女警又是一陣無語,最後說道:“就是查出來了……”

戴市長一皺眉,對旁邊的一個秘書問道:“我記得,森羅肉業是支ST股吧?”他身後的人點點頭,說:“戴市長沒記錯,是ST股。”

戴市長回頭問道:“這就奇怪了,又不是什麼業績良好的股票,怎麼都盯上它了?”

凌羽心思也在快速的活動,他沒往邪處想,以為真是有人偷盜了股票,他對戴市長說道:“戴市長,我注意那支股票很長時間了,我注意到XX國企有意向想要收購森羅肉業借殼上市,所以投資這支股票,我又詳細的調查報告,可以證明我確實是注意這支股票很長時間了。”

者無心,聽者有意,一聽凌羽這麼說,戴市長心理咯噔一下,想到一個可能,這種時間並不是沒出現過,上次,就是這個XX國企,操縱股價,去砸盤,被一個散戶人家看出來了,提前買了一千多萬元的股票,那個XX國企,也是同樣的手法,勾結了證劵公司,說是股票被盜,然後硬是讓那個散戶吐出來,還一點補償沒有,那個散戶被逼急了,在市政府附近跳樓自殺,後來由專人調查,查出是這麼回事,但是苦主已經死了,而對方還是個國企,就不了了之,但是戴軍是知道這件事的,而今天凌羽的這件事,和那件事如出一轍…………

戴軍市長敲著桌面,對那個女警說道:“聽口音,你不是S市的吧?”

那個女警回答道:“不是,我是F市的。”

“F市……我記得XX國企有個分公司就在F市啊……”戴市長沉吟道,那個女警一聽,臉色微變,戴市長又說:“一年半以前,S市有個散戶,買了XX國企的股票……”

女警一聽。臉色馬上大變。她連忙解釋道:“那次不關XX國企地事情。是他買了被盜地股票……”

越說。那個女警越是心虛小聲。這兩個案件。從案例上來說。太巧合了吧?

果然。戴市長說道:“不是自己公司股票被盜。就是自己要收購地公司股票被盜。那個XX國企。也太和盜匪有緣了吧?”

女警臉色馬上變了。不敢說話。凌羽也聽出了點門道。在旁邊不語。只見戴市長輕輕敲著桌面。對那個女警說道:“XX國企啊……不知道和你們有什麼關系。不過。有些事情。大家都是知道地。還是要收斂一點好……”

正在這時。那個女警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號碼。連忙捂著手機出去。她在一個沒人地方拿著電話打了半天。後來回來。對戴市長說道:“戴市長……我們F市那邊有新消息了。可能是個誤會。被盜地股票可能不是凌羽買地。是誤會……”

戴市長敲著桌面。說道:“不是最好……不過。還是要說一句。一切適可而止。”戴市長在說“適可而止”四個字地時候。特意加上了重音。

那個女警低頭不語,戴市長對凌羽說道:“凌羽,雖然這個事件沒你什麼事了,但是年輕人,火氣也小點,今天要不是你身手好,可能要出大問題,那個警察的事情錯不在你,夏局長,你們也別扣著這個年輕人了。”

夏局長連連點頭,將軍站起了身子,拍了拍凌羽兩下,什麼話也沒說,就先帶著凌羽梓軒出門而去。

外面,將軍的車已經在那里了,將軍讓凌羽先上車,然後回頭和那個市長說了兩句,也跟著上車了,梓軒對凌羽說道:“你打電話的時候,將軍正在和戴市長一起吃飯談事情,你出事了,首長就和戴市長一起來了。



將軍對凌羽說道:“剛才戴軍讓我告訴你一聲,你這個事情,可能是XX國企的人在搞鬼,那家國企,幾年前就開始改制,現在雖然名義上市國企,但是實際擁有者是個人,戴軍讓我告訴你還是小心為上。”

凌羽點點頭,將軍對凌羽說道:“今天別回家了,明天我要帶你參加一個宴會,今天晚上和我一起住旅館,明天一起去,給家里打個電話,別讓你家人操心。”

“嗯。”凌羽掏出電話,給奶奶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自己沒事,和一個朋友在一起,晚上不回去了,奶奶讓

己小心,于是,司機開車,駛向了酒店。

一夜無話。

第二天,將軍給了凌羽一個盒子,然後告訴凌羽,他們是參加壽宴,車子開出S市市郊,駛到了一個郊區的山莊,凌羽一直不知道,在S市,還有這樣的地方存在。

將軍對凌羽解釋道,這里是屬于私人地盤,今天,是參加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者的八十大壽,那位長者,就是將軍,黃校長,以及莫麗雅的爸爸,以及那位段中興教授的老師。

“我的那位老師啊,最看不得庸人,他這一生,幾乎可以算得上隨心所欲,學什麼精什麼,幾乎就沒有不會的東西,我這輩子別人沒佩服過,就服這個老師。”將軍對凌羽說道。

凌羽也十分好奇,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呢?呆了上午九點左右,車子已經開到了那個山莊,自然有人引了進去,司機將車子開到了山莊里,自然有停車的地方,將軍下車,帶著凌羽,在山莊傭人的帶領下,往里面走去。

山莊當然是建立在一座小山上,凌羽喝將軍走了上去,只見四周中了繡子,一片沙沙的聲音,煞是好看,雖然快到冬天,但是一點不顯得蕭瑟,眾人走了上去,在快要到山腰的地方,有一棟像是酒店的地方,將軍說,那是老爺子的產業,平日招待一些朋友,朋友多了,自然要開幾家酒店,供應食物,眾人走了上去,被人引入酒店。

在酒店之中,已經人頭攢動,一個大大的壽字擺在酒店中間,進入酒店,將軍告訴凌羽隨意,讓他自己走動,將軍開始呼朋喚友,聽他們的互相稱呼,那些人不是同學就是朋友,好多相識,凌羽看了一下,那些人,一個個看起來非富即貴,居然一個落魄的都沒有。

凌羽和梓軒,自己找了一桌坐下,隨便吃點果品,等待著壽宴開始……九點五十三分,壽宴正式開始!

九點五十三分,在酒店後面,走進來一個老者,凌羽看去,那個老者骨清奇,精神矍鑠身穿大紅壽袍,要是不是挺將軍說壽星翁今年已經八十了,凌羽還以為那是五十多歲的人,有人給壽星翁搬了一把搖椅,他就躺在了上面,眼睛半閉不閉,好似全然不在意,就那麼坐在了台上,那些學生們都習以為常,知道壽星翁的脾氣,學生們,兒孫們,一個個排好順序,一個個上去給壽星翁拜壽。

拜壽這事,輪不到凌羽,不過凌羽在下面聽著,那些賀壽的,地方大員有之,商界大亨有之,業界權威有之,總之無不是一行一業的翹楚人物,壽星翁像是睡著了一樣,躺在搖椅上,偶爾東東眼皮,可是這幫學生家人,都知道壽星翁的脾氣,一個個笑呵呵的上去拜禮,黃海志,將軍,凌羽都看得清楚。

輪番拜壽結束後,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鍾了,這時候壽宴開始,各種菜肴開始網上擺了上來,凌羽和梓軒吃了一點,壽星翁自己起來,打了個哈欠,往後面去了。

“這老爺子,太有個性了。”凌羽看著那個壽星翁,心理想道,可是剛剛心思一動,那個壽星翁像是有感應一樣,看了凌羽這邊一眼,和凌羽的眼神對視了一下,把凌羽嚇的一縮脖,此時將軍正陪在壽星翁身邊,壽星翁看了將軍一眼,把他找過來說了一句什麼,將軍看了凌羽一樣,向凌羽走來。

“凌羽!老師讓你去後面一下,他有事找你。”將軍對凌羽說道,凌羽摸摸頭發說道:“我這是第一次看到老爺子吧?怎麼找我啊?”

將軍說道:“別問我,我也納悶呢,誰知道怎麼回事,老爺子對人都是愛答不理的,難得專門說要想見誰,你就過去一趟,說不定有你好處。”

凌羽點點頭,按照將軍的指引,走到了後面。

酒店後面,是一片練功場,里面石墩石鎖木人樁什麼的都有,場子中間,那老壽星翁正站在那里,看著凌羽過來,對他點點頭,將軍站在門口不動,凌羽走了過去。

壽星翁看了凌羽一眼,問道:“你叫凌羽?去過SH?”

凌羽心中納悶,點了點頭,壽星翁上下打量了凌羽一下,背著手走到凌羽面前,凌羽不知所以,也看著壽星翁。

壽星翁在凌羽面前,猛的一瞪眼睛!“起!”只聽他一生呼喝,凌羽只感覺,自己面前似乎有個內勁編制成的大口袋,或者大水袋,包裹著自己,自己一下就飛了起來!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將軍出面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老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