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重回凌家?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重回凌家?


羽的心微微顫動了一下,老爺子和自己說過,現在的,是凌羽爺爺的親弟弟,那麼現在眼前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堂爺爺……自己的本家人了.

葉將軍拉著那個叫君化的老者,低頭說了兩句,凌羽清晰的看到那名叫凌君化的老者瞳孔猛的一收縮,看向了凌羽.

凌羽看到這樣,心反而放下來了,該來的躲不過,看來,將軍應該和他說了自己的身世.

將軍和凌君化說完幾句話之後,有湊到凌羽跟前,說道:"我把你的身世和他說了,放心,對你沒害處,當年的事情都過去了,去和他談談吧."

既然將軍都已經將自己身世說了,凌羽也不想矯情,他走到凌君化身邊,神色有些黯然的略微點頭.

"……孩子,跟我過來."君化看樣子有些激動的拉著凌羽的手,在凌家小輩有些詫異的眼神中,將凌羽拉到一邊.

"孩子……"在一個人少的角落里,君化的聲音有些顫抖……"你爺爺,還好麼?"

"我出生爺爺就去世了,聽奶奶說,是肺病."凌羽有些麻木的說道……雖然面前的人是自己的親屬,但是凌羽還是感覺到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凌君化眼神一黯,嘴里說道:"二哥他……經去了?"說著,眼睛里有些失神.

凌羽並不知道年凌家具體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這位堂爺爺在那場爭奪家族話事權的斗爭中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所以也不好表態,只是默默的站著.

"當年……三哥是不想和二哥爭……"凌君化似乎沒注意到凌羽地沉默.而是繼續沉浸在自己地回憶之中.他喃喃說道:"當初是家族幾個旁支地長老……並不像二哥當族長.而當時二哥地朋友.又出了一些事情.二哥用家族地力量幫助了對方.卻被長老們抓住了口實哥.不過是被硬推上去……唉……"

雖然他地不是很明白.但是凌羽也聽出了一個大概.但是.自己沒有親身經曆那段事實.說實在地.自己知道地只不過傳說……自己地爺爺.似乎.沒有留下什麼希望再次加入家族.或者要子孫給自己爭一口氣地遺願凌羽也對這些事情.並不感興趣了.

凌羽抬起手.止住了凌君化地說話:"這些陳年舊事一輩地人走了就隨他去吧.我並不想知道當年是怎麼回事."

凌羽這麼打斷凌君化地說話.其實算是有些沒有禮貌.但是凌君化自以為是對方心中對當年地事情尤有怨艾只是抬頭看了一下凌羽.歎了口氣.沒說什麼.

"孩子……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凌君化對凌羽問道.

"不錯.自己能自食其力.生活很充實."凌羽如實回答凌君化聽了.沉默了一下.忽然問道:"孩子.如果有機會讓你重回凌家.你會認祖歸宗麼?"

凌羽愣了一愣海中瞬息出現很多想法……不過,轉瞬間,凌羽已經恢複了正常:"我一個人過慣了是就保持現在這樣吧,我不習慣大家族的生活."

凌君化依然沉默了一會,他說:"孩子如果想會凌家,凌家隨時會接納你."

雖然對面的這個老者說的感情真摯,凌羽卻還是心中不為所動,如果真的有這個心,就不應該在當年讓自己的爺爺孤獨一人出走凌家,此時這麼說,凌羽也懶得判斷他用心真偽,說實在凌羽真的很難對從來沒有往來過的人僅僅是因為血緣的關系就建立起感情的紐帶和信任,凌羽只是不置可否的微微躬躬身,便不想回答.

酒會上有認識凌君化的人,上前和凌君化攀談,凌羽也就借故走回了將軍那里,將軍和自己兒子正在說話,識相的人都沒過來打擾,凌羽走了過來,將軍看到凌羽,將他拉一邊問道:"談的怎麼樣?"

"想讓我重回凌家,我拒絕了."凌羽說道,說著拿了一杯酒喝了半杯,將軍微微眯眼說道:"凌羽,其實我也想到過這個,你回到家族中,對你事業助力還是很大的,不過家族里爛事也多,你自己考慮吧."

凌羽低頭像是思考,隨即馬上抬頭,微笑說道:"自己一個人慣了,真進入大家族中,不習慣的."

"嗯,我只不過給你們說破這個事,怎麼決定自己拿主意.

"葉將軍說道,這個時候,有沈家雇傭的用人將桌面什麼的王大廳里抬,葉將軍一閉眼睛,深呼一口氣,對凌羽說道:"看吧,我那個親家,果然給我弄這麼一出."

像是酒會一樣的現

下五除二的被那些傭人收拾成喜宴的模樣,七張大桌,傭人們送來酒水和凳子,然後,一隊隊的酒店送餐員,將從酒店定做的,擺放在食盒里的菜往上擺,不多時已經擺滿七桌喜宴,現場氣氛一下從西式變成了傳統中國喜宴味道.

沈家有來賓的名單,已經按照平時的親疏遠近,利害糾結安排好了座位,葉將軍和老一輩的一桌,凌羽,宋師道凌師雨,還有他們的堂哥,被排在一個桌子上,並且還有一眾小字輩的人.

不得不說,這種傳統的中國喜宴形式,比酒會熱鬧得多,頓時大廳里就喧嘩熱鬧起來,一片互相熱烈交談聲,凌羽也和宋師道聊了幾句,果然,宋師道是凌家家主小兒子的兒子,不過宋師道他爸不顧他爸反對娶了宋師道的媽媽,凌家家主一怒之下宣布將他爸爸家族除名,可是宋師道生下來之後,他爺爺卻認他這個孫子……所以,他和北京凌家聯系密切.

那個凌師奇,則是那邊的凌君化的孫子……

酒席過半,葉家的媳婦,抱著百歲的小孩走了下來亮了個相,大家一通祝福之後,開始給小孩子各種見面禮.

凌羽自然准備面禮,一顆超大的粉紅色寶石,絕無瑕疵,G11出品,必屬精品,當葉家兒媳婦和葉重走到凌羽這桌,凌羽將寶石給了葉重,頓時震住了一桌紈绔,這塊寶石價值是五十二萬歐卡,算**民幣的話……因為凌羽還沒看到過哪家珠寶店賣過這麼大的粉紅色珠寶,所以暫時無法估價.

葉重也覺得這禮有些重,本;推脫,可是想想,大家沖的都不是自己的面子,是自己老爹,既然凌羽是葉將軍帶來的,自然知道輕重,那便收了吧,抱著這種想法,葉重收下了這顆寶石,並敬了凌羽一杯酒.

凌羽一的,都是少男少女,青年男女,最大的不超過二十四,還有不少女生,不少人對珠寶有研究,自然分辨的出珠寶的真假,當然,這種場合除了腦袋進過水,誰都不能送假珠寶,有幾個女生暗自估量,那顆寶石少說值三四百萬人民幣……雖然在座的都是紈绔,並不缺錢花,但是拿出幾百萬當給小孩子的見面禮,這些人都還真做不出來,更何況,幾百人人民幣好湊,可是你想買這種品質的珠寶,怕是有錢還買不到,頓時對凌羽高看一眼.

這張桌子一共坐了十二人,都是青男女紈绔,雖然旁邊有長輩,都裝著一些矜持,但是喝點小酒,也都放開了,漸漸的話題多了起來,凌羽隨便和他們聊聊,氣氛還算融洽,看葉重對凌羽的態度,那些紈绔也知道凌羽可能背景挺雄厚,把凌羽當成他們自己一類的太子黨,酒席間談話知道凌羽在外面做生意,當他是玩公司,喝到後來,已經和凌羽稱兄道弟起來.

"凌……凌哥,初到北,就是我們地頭了,一會吃完,走,和我們出去玩玩."一個看樣子十七八歲的男孩,大著舌頭對凌羽說道.

凌羽無所謂了,來北京就是心,葉將軍有事不能和自己一起回去,公司里也沒什麼大事,和這些人出去玩玩也無所謂,而且宋師道和凌師雨也和自己一道,凌羽挺欣賞宋師道的個性的,和他在一起,應該不會玩什麼出格的事情.

于是,這酒席吃的差不多了少年青年們,在自家長輩的默許下,紛紛離席,一起走了出去,到處沈家的別院,頓時一陣開啟車門的"滴滴"聲,十多個人,除了宋師道和凌師雨,都有自己的車.

凌羽掃了一下,最次的車,就算大眾途銳這種近百萬的車了,聽發動機的聲音,還是改裝過的,其余的倒是沒看到法拉利那類特別炫示的跑車,可能是今天是和長輩一起來,不敢太囂張的緣故吧?

宋師道來的時候坐的是凌師奇的四門柯尼塞格跑車,此時和凌羽談的意猶未盡,就和凌師雨一起坐上凌羽的奔馳CL600,車隊自然有排頭尖兵,一行十輛高級轎車,在一輛現代勞恩斯酷派的帶領下,雄赳氣昂昂的開了出去.

這群少爺們平時似乎沒少做過這種列隊游行的事,雖然都喝了點酒,但是開的還算穩健,一路招搖的開上了主干道,還好此時不是車流高峰,一路上順暢的很.

凌羽的車混在車隊之中,一邊開車一邊和宋師道聊天,開了約摸二十分鍾,凌羽發現,自己所在車隊對面,似乎迎面開來了一隊高級車隊……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北京凌家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休閑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