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休閑會所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休閑會所


羽所在車隊排頭的那人已經停了下來,對面的車隊下來,從車里走出人來,手伏在車窗上,和凌羽車隊的人打著招呼.

凌羽耳力不錯,聽著前面的人互相寒暄,知道對方也是一伙紈绔……這讓凌羽不由的感歎,京城紈绔何其多矣,那些後面車隊的人,也不少人下車,凌羽也打開車門,出去透透氣,卻發現,世界真是小啊……

在對面的車隊,排第二輛的一輛紅色法拉利,下來兩個女孩,凌羽眼力也很好,看到主駕駛位下來的是一個清瘦留著長發的女孩,而副駕駛位下來的,卻是很久沒看到的麥詠琳.

麥詠琳前段時間,和她母親去丹麥去見外公的最後一面……回來的時候,凌羽正在日本,通過兩次電話,後來就沒有消息了,沒想到,居然此時此地在這里遇到她.

凌羽這邊,許多人已經向前走去,去和對方車隊的熟人聊天,宋師道幾人也走了下來,凌羽既然看到了麥詠琳,實在沒有不打招呼的道理,便也向前走去.

麥詠琳似乎也現了凌羽,沖凌羽招了招手,凌羽微笑著走了過去.

"詠琳,怎麼,遇見熟人了?"說的不是凌羽,而是從凌羽對面的車隊的排頭的那輛瑪莎拉蒂下來的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人.

那男人看起很白淨文明,但是凌羽看了他一眼,就暗自給他頭上插上了腹黑男的標簽方的那種類似眼鏡蛇的目光上金絲眼鏡,讓凌羽產生了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麥詠琳微笑的回應了下,可是眼光中卻有一種很無奈的感覺.

時,凌羽已經走到兩人身邊了.

"羽."麥詠琳對凌羽打了個手勢.凌羽微笑著迎了上去.可是剛才那個眼鏡男.卻有意無意地隔在了兩人中間.

"呵琳.這位是誰啊?你地親人麼?介紹一下吧."那男子用一種凌羽十分反感地微笑對麥詠琳說道.然後回頭看了凌羽一眼.

麥詠琳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地目光.笑道:"呵呵和你說過了.我已經有未婚夫了總說不信.嗯.這位就是我未婚夫."

"嗯?"那個眼睛男看向凌羽地目光頓時不善.凌羽心中好笑.他聽明白了.也大概看明白這個意思能是這個眼鏡男纏麥詠琳纏地很厲害.麥詠琳拿自己當擋箭牌.

當下凌羽也沒說破自然幫麥詠琳演戲到底.他走過去理那個眼鏡男.在麥詠琳臉上輕吻一記然後說道:"回來了."

麥詠琳很大方地回吻一下.然後說道:"回來一周了.你去日本.沒看到你."

兩人的樣子很甜蜜,真的像是一對訂婚男女,讓那個金絲眼鏡男眼冒綠光.

"MAY,他是你男友?不怎麼樣嘛.

"和麥詠琳坐同一輛車的女子說道,凌羽心道你怎麼說話呢,順便看向他一眼.

清瘦清麗的麗人,一頭長發,幾分輕舞飛揚的樣子,讓凌羽想起了許久不見的郭美美.

"揍你哦,晶晶,說什麼呢?"麥詠琳作勢要打那個女孩,那個女孩很不文靜的吹了聲口哨,將手里的淡紅眼鏡架在鼻梁上.

"王少,人這麼多,一會去飆車啊?"和凌羽有過同席之誼的一個小子沒眼力價的走過來插嘴,那個金絲眼鏡男不可無不可啊了一聲,對麥詠琳問道:"詠琳,他們要去飆車,你去麼?"

"不去了,路面不好,飆車也開不快,我不去了."麥詠琳說道,然後對凌羽道:"凌羽,開車了麼?我們去哪里休息一下,聊聊天吧?"

"這樣啊,詠琳,我也覺得飆車沒意思,不如我送你們去伊嘉斯休閑會所把?那里游泳,健身,羽毛球茶座都有,可以休閑一下."那個眼鏡男對麥詠琳說道.

"好啊."回答的是那個帶著紅色眼鏡的女孩,麥詠琳想想也點頭同意,不過還是走過來和去站在了凌羽的身邊,看著凌羽和麥詠琳站在一起,那個姓王的眼鏡男露出一絲不快,轉眼就掩飾起來,卻被凌羽捕捉到了.

那邊車隊的人,互相商量了一下,大部分都決定去飆車,不過有兩三輛車決定和那個姓王的眼睛男去那個會所,凌羽和麥詠琳,一起走到了自己的奔馳車那里.

凌羽向麥詠琳介紹了一下宋師道和凌師雨,凌師奇也要去會所,于是宋師道和凌師雨知趣的沒打擾凌羽和麥詠琳,去坐凌師奇的車去了.

小麥坐在凌羽的副駕駛位上,凌羽一邊跟著前面的瑪莎拉蒂,一邊和麥詠琳聊天.

"你的公司越來越上軌道了,我爸爸都很羨慕,說他公司剛成立的時候,比起你來坎坷了不少."麥詠琳坐在副駕駛位上,對凌羽說道.

"時代問題,我運氣好,現在公司算是調整期,正在彙攏資金,准備忙下一步的事情."凌羽微笑說道,剛才親了一下麥詠琳,凌羽心中沒什麼特別感覺,小麥給自己的感覺更像親人,剛才親的那下,就好像在親…………老婆.

"恩."麥詠琳答應一聲,然後對凌羽說道:"前面坐瑪莎拉蒂的人,叫王宇良,是北京一個政治大佬的孫子,我來北京辦事,躲不過他了,那個開紅色法拉利的,叫左晶晶,和王宇良有些親戚,我家在北京的人脈,和她的長輩有很大關系,所以和他們湊到一起了."

"恩,看樣子那個王宇良追的你很緊啊?"凌羽開車問道,說著小意的側過頭來觀察了一下麥詠琳的表情.

麥詠琳表情不變,微笑點點頭說道:"我也很苦惱直接拒絕過他一次可是他還是不放棄,我實在是沒辦法硬甩掉他,而且他和左晶晶感情還不錯,我有不好用特別的手段,剛才還要用你做擋箭牌,只好這樣了."

"哦?"凌羽轉過頭來有些"不懷好意"的笑道:"要不我幫你打擊打擊他吧?讓他吃幾個憋,他就不好一次靠太近了."

"好啊."麥詠琳也露出了笑容凌羽呵呵"壞笑"著,開車跟著前面的瑪莎拉蒂……

四十多分鍾,車子已經開到了目標所在地,三環內的一

會所說內有健身館游泳館休閑茶座和私人靜室,在一萬五到兩萬五之間的三環以內是相當大的手筆了羽對這里不是很了解,就跟著前面的車往里面開.

進入會館范圍,幾個保安一樣的人不動聲色的出現,前面的王宇良出示了會所會員卡,幾輛車魚貫開入.

在會所停車地點停車,眾人下車車後,在王宇良的帶領下行九個人想會所里面走去,凌羽對于會所的了解只停留在"天上人間"這種高級的"那個"場所,原因還是剛上學的時候春念念不忘的就是以後有錢了,要在天上人間待上一個月,好好享受一下身為男人的優越.

凌師奇和另外一個女生可能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了,進入這里的時候,他兩人和眾人打了聲招呼,說是去打壁球,進入會所,里面裝修的富麗堂皇,相當不錯.

"詠琳,這個會所,楊元慶,任志強,楊瀾,楊利偉,都是會員,在北京很有名,僅次于長安街的長安俱樂部,你一定會喜歡這里."那個金絲眼鏡男王宇良不停的向小麥獻著殷勤,堅定的貫徹著"只要鋤頭揮的好,沒有牆角挖不倒."的信念,無視凌羽這個小麥名義上的未婚夫,如同狂蜂浪蝶一樣圍繞在麥詠琳身邊.

凌羽不可無不的走在他們兩人身後,那個王宇良一會左一會右,硬是將麥詠琳身邊的空間霸占一空,凌羽看到這個樣子心中這個好笑,也不點破,只是跟在他們身後.

"詠琳,這里有羽毛球館,還齡球,壁球,聽晶晶說你喜歡運動,不如一會我們打一會羽毛球?我大學的時候,羽毛球和網球都是強項."王宇良不停的在麥詠琳身邊說道,凌羽心理鄙視一下,展現自己的運動能力,以及死纏爛打的攻勢,是初中生才會用到的吧?現在這年頭,泡女生流行裝逼啊,裝逼才是主流王道……

凌羽倒是忘自己身邊這些人都是紈绔太子黨一類的人物,見識雖然不算太高,但是也不是小女生和純情小男生裝逼男一類的了,男女之間的事情都見多識廣,裝逼沒有到一定境界是會被人當傻逼鄙視的,王宇良泡那些普通身份的小女生的時候,都是金錢風度加裝逼,可惜麥詠琳不吃這套,只好用早年的手段,死纏爛打了.

"不了,我有些渴了,想喝東西."麥詠琳面無表情的說道,王宇良馬上說道:"好啊,這里的休閑茶座非常有名,我也學習過茶道,不如我們去喝杯茶吧?"

個叫左晶晶的女孩,算是王宇良的表妹,雖然凌羽很看不上王宇良,但是左晶晶還是向著自家人的,知道自己的表哥對麥詠琳有意思,當然要制造機會,左晶晶拉了一下麥詠琳,說道:"我也想喝杯茶,一起過去吧."

詠琳不好拒絕左晶晶,便點了點頭,凌羽低頭跟著他們一起向茶座走去,一路上低頭不語,倒讓那個左晶晶心理更瞧不起,落下個沒主見的評語,越發的覺得凌羽不配麥詠琳,想把麥詠琳和自己的表哥牽線配對了.

雖會所里各個部分錯落有致,但是並非複雜到讓人迷路,七人上了會所二樓,一間頗大的茶座就在那里,茶座里有十七八人,幾人找了一張桌子坐了過去,自然有侍者上前,拿來茶具.

"一品'東方美人’."王宇良對侍者說道,凌羽沒來過茶座,對這里的規矩也不大了解,不過也猜到這個'東方美人’也許是茶葉的一種,不多時,侍者端來了盤子,上面有一個鏤空的香木方盒,里面似乎是茶葉.

侍者將香木盒子放在了桌面上,並有其他侍者拿來了水,以及一副茶具,問道:"先生是自己煮茶,還是請師傅煮?"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王宇良弄了一句經典紅語錄,然後讓侍者退下,將透明水壺架到架子上,自己用桌面上的酒精爐燒起水來.

"茶之道,是門藝術.

"壺中之水漸開,王宇良拿起旁邊茶具,放在漱石上,一邊擺弄一邊說道:"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其樹如瓜蘆,葉如子,花如白薔薇,實如,蒂如丁香,根如胡桃,能從這樣的形貌之中結出茶葉,本身就是自然神奇."

說著,他夾起水壺,用開水沖了一下下面的紫砂茶杯,接著說道:"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不過,那是古時的事,現在想要找到好的水質的水,自然泉水井水是不行的了,不過自來水更用不得,要用特制礦泉才算上佳."

凌羽聽他搖頭晃腦的背著茶經,也覺得有幾分意思,看來對方也不算不學無術,此時,王宇良開始煮茶了.

凌羽看著他一步一步的做著規范動作,看樣子,對茶道也確實有點研究,周圍的眾人也都很安靜的看他表演,這些人,也並非都是焚琴煮鶴,不懂意境的人.

不錯此時,凌羽卻有點走神,恍惚間神游天外,一時不知王宇良說什麼,等自己清醒過來,卻看見一桌子都在看自己.

"啊?怎麼了?"凌羽有些茫然的說道,剛才自己忽然不知道怎麼的,恍了下神,周圍一切都沒注意到.

"王少已經分茶了,叫了你三次,你都沒有反應."旁邊一個和凌羽有過同席吃飯之誼的女孩說道,凌羽這才想起自己還在開茶會,回過神來,

看到眾人的茶杯都是空的,自己面前還有一杯,凌羽訕笑著拿起茶杯一飲而盡,然後繼續走神.

"牛嚼牡丹."左晶晶不屑的看了一眼凌羽說道,王宇良也很郁悶,感情自己白說了半天,對方都沒聽啊,他不滿的說道:"這位兄弟,看你的樣子,似乎覺得這茶並不和口啊,或許王某茶藝不入你的法眼,倒是我獻丑了."

"哪里哪里,不錯不錯,就是茶香不夠."凌羽一點不用心的隨口說著,王宇良不由的更不滿意了,他說道:"這位兄弟,既然你覺得不好,不入也沏上一壺,切磋一下茶藝如何?"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重回凌家?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我不會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