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瘋狂道具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玫瑰要離家出走?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玫瑰要離家出走?


那個卡卡西多少女.此時正酡紅著臉躺在凌羽懷中.凌羽想四周看去.不時有卡卡西多的青年抱著女孩想村子內走去.而那些卡卡西多的長者.則笑著在篝火附近喝酒聊天.給年輕人騰出位置.

"小羽.提醒你一下.你要是和這個女孩發生什麼.很有可能會被卡卡西多的人招婿.要是你不負責任的就走了.會在村子里造成惡劣影響.肯定是不能再回來了."精靈蒂娜提醒凌羽說道.

凌羽點點頭表示知道.再看懷中的少女.還是如同喝醉酒一般摟著凌羽.凌羽微微歎了口氣.手指按在女孩脖子後的一個穴位揉捏.那個女孩低頭輕吟一會.慢慢的睡著了.

"嗶嗶嗶嗶此時.凌羽耳邊發出郵件的聲音.凌羽將女孩放在自己腿上.點開了郵件.是G1系統管理局的郵件:"致玩家凌羽:您所提供的靈犀功功法發現新功能.在未超過臨界值的情況下.可以借由運功緩慢消除亢奮,消沉,沮喪,恐懼等情緒狀態.並且在此時運功.會提升回春,靈犀一吼的成功率.不過有三千分之一幾率走火入魔.加重負面情緒效

"還可以……"這項功能.比較雞肋.畢竟如果凌羽遭受這些負面情緒打擊.很可能是與能施展負面功法的怪物複比較雞肋.而且還有三千分之一的走火入魔的危險……

凌羽看看天空.月亮已經偏向一邊.大概是一兩點鍾的模樣吧.凌羽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少女.歎了口氣.抱起熟睡的少女.想卡卡西多村莊走去.

卡卡西多的婚姻風俗……好像是先上車.後買票.不少帳篷的簾子已經放下.里面傳來或亢奮.或壓抑.又或是肆無忌憚的喘息聲和某種肉體交擊的聲音……凌羽不由大汗.那個賣藥的小姑娘現在也不超過十四吧……凌羽也走進了一個帳篷將門簾放下.將少女放在床上.自己坐在的上.默默的聯系起靈犀功來了.

一夜.卡卡西多春風肆渡……

當凌羽從功法狀態中清醒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凌羽看看女孩.還在熟睡.便走出了帳篷.看了一下卡卡西多……此時.已經沒有什麼異樣的聲響了.

凌羽走了出來.伸了伸懶腰.大口呼吸幾口清晨的空氣.想去篝火晚會的現場看一看.他回過頭.將帳篷的簾子拉了下來.要是帳篷里的少女被哪個走錯帳篷的男子錯辦了就不好了……凌羽拉下帳篷的門簾後.向昨晚晚會的的方走去.

晚會的現場.也樹立著幾個帳篷.那是給村子里年歲以高的長者住的臨時帳篷.凌了過去.之間大多數壯年老年人已經靠在一起睡著了.搭眼一看.穆滋蓋茨還精神奕奕的和那幾個卡卡西多猛男吹著布爾B.一點要睡的意思都沒有.

凌羽走了過去.看到那個賣藥的小姑娘還在那里幫著幾人倒酒.不由的問道:"你……昨晚沒和那個小子發生點什麼?"

賣藥小姑娘臉上一紅.低頭說道:"月蘭花的作用……只是對成年的未婚青年有作用.我還沒到年紀……小孩子和老人都不受影響的."

"呃……"凌羽聞言.不由的看了一眼旁邊吹著布爾B的穆滋蓋茨.此人貌似一點影響都沒有……他是哪種情況?

"哈哈!凌羽老大.度完春宵了?你完了.看來你要入贅到卡卡西多了."穆滋蓋茨看到凌羽.哈哈大笑著對他說道.

"鄙視你!知道會被招婿還放任我去?"凌羽做了個鄙視的手勢.然後說道:"什麼都沒有發生.我踩急刹車

"靠!你是不是男人啊?這樣都能停的住?"穆滋蓋茨反鄙視說道.

"哦?和我提男人?要不要我把你在鯨魚鎮的事情和大家說說?"凌羽翻了個白眼說道.

穆滋蓋茨聽凌羽提到鯨魚鎮.立馬熄火.腦袋一下垂了下去.他低聲下氣的說道:成麼?況且我也是昨天閑聊的時候才知道入贅的事情的."

凌羽不去理他.回頭掃了一眼.只見玫瑰帶著面紗.還坐在昨天坐著的那塊石頭上.姿勢都沒動一下.手里把玩著那張白色月鐮戰馬的卡片……

"……靠!"凌羽低頭罵了一聲.走了過去.玫瑰恍然不知凌羽走來一樣.凌羽看了她半天.說道:"我說大姐.你不是一夜坐在這里沒動

沒有反映.

"……大姐.給個回答好不?你怎麼沒和那個提提拉古去鑽帳篷?"

還是沒有反映.

"……我說姐姐.你別嚇我.不是受什麼精神打擊了吧?"凌羽伸手在玫瑰面前晃了一晃說道.

"悠玫瑰一抖手腕.那個白色月鐮戰馬的卡片急轉著飛到凌羽手中.玫瑰站起來說道:"被人甩了.卡片送給你了."說著.轉過頭來.向場的的一間臨時帳篷里走去.

"我日啊.白費功夫了?"凌羽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好在帳篷門口等待.只聽里面.似乎是兩個人在不斷的商議什麼……半晌.玫瑰從帳篷里走了出來.然後向村子里走去.

凌羽跟在玫瑰身後.不停的問道:"姐姐.到底是什麼情況啊?給個說法好不好?我都跟進這個事情這麼久了.好了自己的帳篷.凌羽一路跟了過去.在卡卡西多村.玫瑰的帳篷和族長的帳篷以及議事廳帳篷一樣.都是禁的.即便是族人沖動.也不會進來胡搞.所以兩人倒沒看到什麼白條條的肉體.玫瑰走進帳篷.坐在椅子上.摘下了面紗.面無表情.

"唉……玫瑰姐姐.想哭就哭出來吧.或許你的心情會好些……"看這個樣子.明顯是求愛不成.凌羽歎了一口氣開解玫瑰說道.

聽了凌羽的話.玫瑰的胸膛開始起伏.然後幅度越來越大.終于……

"哈哈哈哈玫瑰忽然放聲大笑起來.

"冷靜!姐姐……冷靜!好男人到處都有!你實在是太悲傷了.不要難過!我一定會幫你找個好男人的!千萬要冷靜!大夫說反差太大的情緒表現.是精神病的前兆啊!"凌羽看到玫瑰.嚇的連忙跑了過去.拍著玫瑰的後背.

玫瑰看到凌羽嚇成這個樣子.不由的笑的更加開心.用手捶著旁邊的小桌子.笑的眼淚都流出來.

凌羽本來很緊張玫瑰.可是慢慢的.卻發現玫瑰的笑好像是發自內心的笑.凌羽不明所以.只好看著玫瑰在那里哈哈大笑.慢慢的.玫瑰才止住了笑聲.

"好舒暢……呵呵.你傻.我也好傻."止住了笑聲的玫瑰.喘了半天氣.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姐姐……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提提拉古怎麼了?"凌羽看到玫瑰恢複了正常.過來向玫瑰問道.

"我昨天一動沒動.提提拉古送了一張白色月鐮戰馬給一個很普通的姑娘.我是親眼看著他們走進村子的.奇怪的是.我一點都不傷心."玫瑰已經恢複了正常.微微一笑對凌羽說道.

凌羽摸摸頭發.對玫瑰說道:"你不是很喜歡他麼?"

"是啊.我以為我很喜歡他……可是.我昨天想了好久.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呵呵.我想了好久發現.我喜歡的不是他……雖然我可能小時候喜歡過他.可是那只是少女情懷了吧.我對他的感情.是因為自從我學習制藥之後.和他的距離越來越遠.所以知道自己可能永遠都不可能和他發生什麼.所產生的一種越的不到……越想要的情結.恩.或許.這只是對自己已經失去的容貌的留戀的不舍和補償吧……我自己都沒意識到.我心靈深處.喜歡的可能不是提提拉古.而是以前的我自己……"玫瑰微微笑著說道.

"還要多謝謝你啊.你給我的那種能恢複美貌的藥物.讓我從那種感歎自己悲慘命運以讓我審視自己.呵呵.我是個很給自己壓力的人.身為族長的女兒.我總是認為我有一種悲劇性的犧牲的宿命……為了迎合這種想法.我選擇了沒人願意當的制藥師……可是.真的有這個必要麼?"玫瑰向凌羽問道.凌羽知道她這是問她自己而不是自己.所以靜靜的等待玫瑰接著說下去.

果然.玫瑰頓了頓.接著說下去:"我父輩那個.部族的處境和現在完全不同.那時候草原上經常會有很厲害的怪物出現……所以那個時候.有一種部族特有的致命毒藥是很重要的.父親一直和我說這些故事.所以我以為.我還是在那個時代……可是.那個時代根本沒有冒險者的存在……現在那些野獸.已經被冒險者殺的差不多了.即便再次出現.只要靠你們冒險者的實力.就可以輕松擊敗.致命毒藥已經沒什麼用處了.可是在那種想當聖女的幼稚情結下.我還是選擇了所謂的.根本不必要的自我犧牲……呵呵.其實.提提拉古可能只是我心中的一個標志.我被壓抑的理性.還是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的……而提提拉古.就是我對內心深處對那種生活的向往所標記的符號.我.不過是被自己的一些執念所糾絆不可自拔.其實想想.我所做的事情.不過是我一廂情願.我這麼執著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聽著玫瑰的說法.不有點點頭說:"我也曾被內心的執念所束縛.我很理解."

"呵呵.你知道麼?昨天當我想到這點.再看向提提拉古.忽然只是一種很熟的朋友的感覺.而沒了那種日思夜想的感覺……看到他把白色月鐮戰馬的卡片給那個很平凡的女孩.我忽然覺的自己愛的好傻……我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了他.呵呵.很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感覺.我好像把我這麼多年的感情寄存在他那里.而當我祝福他的時候.感情又被全部被還了回來.我只覺的自己很圓滿.依然喜歡他.可是不再愛他了……呵呵.我想開了.其實部族並不需要我.我其實可以追求我想要的生活的……"說著.她呵呵一笑對凌羽說道:

"我把我的想法和先知大人說過了.先知大人贊同我的想法.也支持我追尋自己的夢想……所以.凌羽.我要離家出走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卡卡西多的月蘭節     下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凌氏G1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