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四卷 第七十一章 神秘人物  
   
第四卷 第七十一章 神秘人物

"哎呀!"剛才看的太入神,一個僵尸爬到了我的旁邊一口咬上了我的腿."別以為死了我就拿你沒辦法!"抓起這個尸體丟向空中,"炎爆!"一個火焰飛彈飛向被我丟出去的尸體,兩者一接觸就發生了大爆炸.好歹我也算半個法師,這種入門級的魔法飛彈還是會用的!

地上的其他尸體並沒有因為同伴的慘死而猶豫退縮,它們依然沖了上來.我上去一腳踢飛一個僵尸,一擊勾拳拍扁一個,回身一拳又打穿一只.這些東西本來就已經被殺過一次,渾身破破爛爛,大部分還缺胳膊少腿,加上它們行動緩慢沒有什麼技法,所以非常好對付,我幾乎每一拳都可以干掉幾個僵尸.

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不對了,僵尸們被我打飛之後會再次的爬起來向我靠近,我的攻擊對它們傷害不大,雖然震飛了跟前的僵尸,但是很快會有心的補上.

"坦克!"我回身叫最後一個幫手.正在和僵尸激戰的坦克聽到我的呼喚立刻爬了過來."用你的強酸,把這些東西都給我噴上!"

接到命令的坦克立即開始象撒水車一樣噴射著酸液,一片綠色的黏液噴的到處都是,這些爛肉行動緩慢根本談不上閃避的問題,幾乎瞬間全場都被酸液覆蓋.整個廣場立刻變的象倒了水的熱油鍋,一陣微弱的嘶嘶聲中周圍升起一片白霧.

盡管被酸液沾上,但是那些僵尸依然不屈不擾的向我靠近,一些破爛一些的尸體首先倒下,最後剩的幾個相對完整的尸體走了幾步突然腿部斷裂開來,但是它們依然在向前走,直到大腿也軟癱下去卻依然用雙手向前爬,直到最後整個尸體被燒的只剩一只手了它還在向前爬!

要不是我小時侯在老爸公司的實驗室已經習慣了,現在看到這個場面肯定先嚇死了,三千多尸體在你面前化為膿水的壯觀場面可不多見!

白色的酸霧散開之後小日本仍然沒有一個人進入廣場,我對著場外大喊著."什麼人裝神弄鬼,出來見見面吧!"

聲音突然響起,但是卻來自四周,我完全聽不出來聲音的方向."怕了嗎?這只是開始呢!真正的好戲還沒有開始呢!"

"那個不敢見人的懦夫,你不敢出來不會是因為你長的很丑吧?聽說你們國家對幫助弱小很積極,好象最近還在搞什麼大東亞地區生物共榮計劃.你不會是你們國家的女性和別的什麼生物聯誼出來的新品種吧?你先別出來,讓我猜猜令堂是什麼物種!哦!猜到了,一定是野豬!我猜的對不對?早就聽說日本朋友喜歡幫助弱小,現在才知道果然如此,為了保護瀕危的野豬族群你們居然直接幫忙配種,真是有犧牲精神啊!佩服佩服!"

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廣場的邊緣,這人一身道士一樣的長袍.但是他的袍子底色是白的,中間的八卦則是黑的,中國地區的道士穿的一般是藍袍,身上也很少出現八卦,即使有也是很小.面前這個人很可能是中國道士職業的什麼分之傳到了日本長時間演化而來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人就應該是語哲說過的日本陰陽師.

現在面前這個人已經被我氣的快要吐血了,從他緊握的拳頭來看他實際上很想上來和我打一架,但是他畢竟沒有沖上來,看來小日本的陰陽師已經完全演化成法師類職業了,不象中國的正宗的道士即可近戰也可遠攻.

"支那人,我是大日本帝國首席陰陽師田中正太,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侮辱我的後果.我要殺了你然後操縱你的尸體在城市里裸奔,然後在截圖下來發到論壇上,讓全世界都看……怎麼可能!"撲通,田中正太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沒有能說完,因為兩支長長的羽箭先後從他的兩個眼睛里射了進去,在他的後腦上兩個箭頭都露出三寸多長的一截,紅白混合的液體順著箭頭滴了出來.

"廢話這麼多,你以為你是戰士啊?還跟我罵場,活夠了早說啊!"我忽然發現倒下的田中正太的尸體旁邊有東西閃光,與此同時我看到一只飛爪被甩了上去掛住了這個東西.

我立刻知道了那是田中正太身上爆出來的裝備,周圍死了這麼多小日本,裝備爆了一地都沒人管,這個田中正太只爆了一件東西出來小日本這麼急著拿回去,這說明他身上的東西不是特別好就是有特殊意義.不管那麼多,小日本想要的東西就不能讓他們拿到.我手腕一抖,龍筋飛索射了出去.飛索前端的箭頭准確的打在正在收回的飛爪,叮的一聲脆響飛爪被我打掉了,裝備掉在了地上,從形狀上看象個金剛降魔杵(chu第三聲,形狀象兩個叉子柄對柄的接起來,長度大約一尺左右,天空戰記里面修羅王拿的就是這東西).

那個拋飛爪的忍者看自己的飛爪被擊落連忙急著收回飛爪再次拋出好把東西搶回去,但是他手工收線哪有我的龍筋飛索自動回收來的快,我只是意念一動,飛索立刻飛了回來自動卷入手上的護甲里,再次甩手飛索朝著那個降魔杵飛了過去,但是才飛到半路另一個飛爪飛了過來.我的索頭和飛爪對撞之後居然纏繞在了一起,對方和我同時發力把繩索蹦的筆直,我從他僅露出來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他身邊那個忍者已經快要把飛爪收回了,他心想的是只要拖住我,自己的同伴就可以把東西拽回去,但是他犯了錯誤.首先他低估了龍筋飛索的能力,我的飛索最主要的功能可不是當繩子用,它真正的用途是——切割!迅速的灌注魔力到飛索上,嘣的一聲他的飛爪後面的鎖鏈變成了N段鐵環,突然失去受力的他猛的往後一踉蹌差點摔了個跟頭.而我的左手一甩,第二根飛索准確的纏上了他同伴扔出的飛爪,而我右手的飛索則是在迅速收回後再次射出掛住了那個降魔杵.

輕巧的一帶,降魔杵回到了我的手里,現在沒時間看屬性,先丟進手鐲,看看周圍的裝備也不能留給小日本,我用狼人的超級速度開始撿東西.場外的小日本圍著廣場出口,他們怕我用魔晶炮擊跟他們同歸于盡,而且他們不知道我有無限儲物手鐲,按照他們的想法是我頂多就能拿幾件東西,他們還不至于為了幾件東西和我拼命.但是當他們發現半個廣場都被我撿光了之後才意識到我似乎有什麼辦法可以裝下很多東西.

剛才圍攻我的都是精銳,精銳們穿的當然都是極品,小日本怎麼可能看著我把他們爆出來的東西都收走.一下子幾百名小日本沖了上來.

我等的就是小日本沖進來的這個時機,由于有人進入廣場勢必造成廣場外圍出現短時間的空隙地帶.我一個飛縱從這些沖進來的人頭頂飛了過去.守在遠處指揮的松本正賀沒想到我會從正門突圍,他已經在周圍的建築物上隱蔽了大量的魔法師和弓箭手,只要我一離開廣場就會變成刺猬.可是偏巧我走的就是沒有任何人埋伏的正門,這里本來就靠剛剛那幾百人守衛,現在守衛都沖進去了,門口反倒變成了真空地帶,我直接越過了守衛的頭頂更是讓這些小日本沒有想到.

沖進廣場的守衛立刻掉頭追我,周圍准備伏殺我的人也立刻沖了出來.但是我比他們可快多了,他們還要別人指揮調度,就算利用行會頻道統一指揮,那也沒有我指揮自己的手腳快,幾個起落我直接跳上了松本正賀所在的那個鍾樓,我的目標是不管跑不跑的掉再殺他一次,一天害他死4次我也夠本了!

我跳上鍾樓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我傻了眼,松本正賀身前不知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名忍者,而且還是個女人!我直接跳上了鍾樓的欄杆,但是女忍者的刀幾乎在我到達的同時捅了過來.在空中的我毫無辦法的被捅了個對穿,疼痛讓我再也站不穩了,整個人向欄杆外倒了下去.飛在空中的坦克緊跟著我到達,在我摔下去之後他一頭撞在鍾樓上,整個鍾樓轟然倒塌.直接摔在地上的我疼的肌肉痙攣,連站起來都沒有力氣了!

一雙手突然從背後把我抱住向下拉,我本能的想掙紮,但是卻聽到了一段標准的中國話."想活就別動!"這絕對不是外國人學的中文,因為這句話明顯帶著山東口音,日本人是學不出這種帶口音的中國話的.

隨著我放棄掙紮,背後那雙手把我拉進了地下.我在臨被拉下去之前招回了坦克,之後我就昏迷了.

..................................................................................................................

"敵人!"我驚叫著從夢中醒來,但是看見的卻是玫瑰."玫瑰?"

"你總算下線了!"玫瑰看著我道:"無情,語哲他們在船上的複活點走出來的時候我們都嚇了一跳,你們到底怎麼搞的啊?"

我伸手適意她停下."等一會,我現在情況也很亂.首先你要告訴我一些東西我才可以回答你!"

"什麼東西啊?"

"你們看見紫月和紅月了嗎?"

"沒有,但是紫月剛剛下線告訴我他們已經倒了日本沿海並且把什麼真理之門偷了出來.她讓我們去接她們!"

"那就好!紫月現在人呢?"

"睡覺了,時間太長她也堅持不住了!你快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搞的啊?"紅月焦急的問.

"我掩護紅月他們撤離之後和小日本打了一仗,我一個人對六千人!"

"什麼?"紅月嚇了一跳."那你現在是怎麼回事?掛掉了還是下線躲一會?"

"都不是!我被人救了,但是我暈了.之後就不知道怎麼搞的出來了."

紅月看看牆上的鍾道:"你大概是連續游戲時間過長被踢出來了,48小時內在線時間超過36小時就回被踢出來,三小時內無法再次上線."

"我有玩這麼長時間嗎?"

"差不多了!"

"現在幾點?"

"凌晨3點,為了你搞的我也到現在沒睡!"

"那正好,我們一起休息會,明早還要回學校呢!"

"好的!呵……!"玫瑰打了個呵氣很快的睡著了,看來也是累了.我還在想著是誰救了我,帶著疑惑我也進入了夢鄉.

"快起來!"大清早的我被玫瑰拉著坐了起來,但是眼簾卻是有千金重怎麼也打不開.

"再讓我睡會啊!"我大舌頭的說完又倒了下去.

"快起來,太陽曬屁股了!"

"沒事!曬黑點省得老被當成女人!"我反正就是不想起床,3點多才睡,大早就要起,我可頂不住!玫瑰今天居然這麼早就起來了,真是佩服!

"快起來!要不然別怪我用毒招啦!"

"你用吧!打死我都不起來!"

"好,這是你說的!"玫瑰跑到冰箱里拿了一堆冰丟進浴缸,然後加了點水制造了一些冰水混合物.接著她把毛巾放進水中浸透再拿上來擰干,此時的毛巾可是只有零度了.玫瑰跑到了床邊把我的被子一把掀掉,然後把零度的極凍毛巾蓋上了我的胸口.

"啊!"慘叫中我從躺著的狀態蹦起來兩米多高差點撞上房頂!回身猛然揮掌,半迷糊中大腦的判斷有些失誤,還好巴掌在玫瑰臉頰旁邊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玫瑰跪坐在床的另一半上,此時腦袋偏向一邊閉著眼睛准備承受打擊了.我剛才是睡迷糊了,突然被叫醒腦袋還迷糊著,現在已經回過神來了.看著玫瑰的姿勢半天不動彈,我干脆把停在她面頰旁邊的手章勾上她的後腦把她拉向我.一個長時間的法式熱吻差點讓玫瑰因為缺氧而暈倒."這是懲罰,下次別用這麼狠的招了!"

滿臉紅韻的玫瑰突然撲上來又給了我一個超長的熱吻良久才分開."這也是懲罰,你再賴床就是這個結果!"

"那我以後都不起來了,每天都要你叫!"

"咳!"紫月站在門口敲著門假裝咳嗽."兩位超級情聖結束了嗎?我們要開飯啦!"

"來了!"紅月滿臉羞紅的跳下床跑進了客廳.

我快速的洗漱完畢來到客廳,背對著我的玫瑰和紫月正在說著什麼,林月抬頭正好看見我進來,她手上的叉子當的一聲掉在了碟子上.

"怎麼啦?"紫月和玫瑰一起看向她.林月張著嘴什麼都沒說出來只是用手指著我.紫月和玫瑰都覺得奇怪一起回頭看我,幾秒中之後紫月先叫了起來.

玫瑰緊接著發現了異狀,單手捂著嘴另一只手指著我.

我看到她們三個奇怪的表現,低頭看了看自己,沒有什麼失禮的地方啊!我穿的雖然是休閑裝但是也不用看見鬼一樣吧!

玫瑰小聲的叫著:"紫日?"

"干什麼?你們怎麼回事啊?我哪里有不對嗎?"她們越不說我越著急!

"你沒什麼事吧?"回過神來的紫月看玫瑰也說不出什麼來了,便接口道:"你還是你嗎?"

"什麼我還是我啊?你們三個搞什麼名堂啊?今天是愚人節嗎?"

"你最好去浴室對著鏡子看看自己的眼睛!"

"眼睛?"我疑惑的走回浴室,當我對著鏡子時我傻眼了."這怎麼搞的啊!"我慌忙把臉貼到鏡子上看了又看,雙手拉住眼皮往上下拉開看看里面."這是怎麼搞的!"

玫瑰她們都來到了浴室門口,我回頭對玫瑰道:"什麼時候開始的啊?"

"我不知道!剛剛叫你起床的時候還是正常的!"

"可是!"我說了一半又不知道說什麼,回身再對著鏡子,輕輕掀開了另一只眼睛的眼皮看了看."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是人眼睛嗎?"

林月擠了進來道:"我剛剛看到你就是這樣了,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別告訴我你是吸血貴族啊!那種騙小孩的東西我可不信,你是不是帶的隱形眼鏡啊?告訴我哪里買的啊?好好完哦!我也要買一副回去嚇唬人!"

"我這不是隱形眼鏡!"我焦急的辯解,其實我自己都很害怕,自己的身體居然發生了自己不能理解的變化!

上篇:第四卷 第七十章 1VS6000     下篇:第四卷 第七十二章 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