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五卷 第二十五章 秘密潛入(全)  
   
第五卷 第二十五章 秘密潛入(全)

"還疼嗎?"

小MM瞪著大眼睛死盯著我,眼睛里充滿了戒備."我不認識你!請不要……!"

我抬手制止她繼續說下去."我叫紫日,你呢?"

"天天!"說出來之後小姑娘才發現自己說溜了."你干什麼要問我名字?"

"天天小姐,說實話我事情也滿多的,我們說的直接點好不好?"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看這她:"你從森林里一直追我到這到底什麼意思?"

天天聽到我說出她一直在跟蹤便知道了我能發現她,雖然她不知道我怎麼發現她的,反正隱形對我是沒什麼用處的."你知道我一直跟蹤你?"

"恩!"我點了點頭確認.

"我……我……!"她開始吞吞吐吐的想計策."我只是看你裝備不錯想殺你爆裝備!"

"喂!大小姐?我是男人誒!你要我的裝備又穿不上?"

"穿不上我不能賣啊?"小姑娘嘴硬的死不承認.

"不是吧?你射我用的那一壺黃金級魔法箭都夠買一套你的頂級裝備了,騙誰啊?"

"我……!"

"別你呀我的,說吧?到底為什麼?"

小姑娘被我逼的實在沒辦法了,居然來了一招那個什麼急了跳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到把我給嚇了一跳!"本小姐就是跟蹤你怎麼了?我是黑色三連星的成員,有人買你的頭,我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靠!你日本動畫片看多啦?還黑色三連星,不如叫魔鬼五人組好了!"

小姑娘居然天真的道:"那怎麼行,魔鬼五人組是我們的對頭,再說我們就3個人,哪來的5人組啊?"

碰到這種國寶級的丫頭我算是認栽了,罵她都聽不出來!小姑娘很委屈的樣子突然消失,她居然抬頭看向我的後面,而且臉上帶著明顯的笑容.幾乎與此同時,我感覺到背後有危險接近.往後一仰頭,雙手撐地,我雙腳從座位上離開向背後踢去.

"啊!"雖然只有一聲呻吟,但是我清楚的感覺到我踢中的是兩個人.呻吟過後緊接著就是兩聲木板破裂的聲音,兩個被我踢飛的家伙撞翻了後面的桌子還把板凳也砸斷了!

回身站定,一掃地上的人.刺客?這是我的第一印象.兩個被我踢翻的人都是一身黑衣還蒙著臉,一看就知道兩個都是刺客.

"大哥,二哥!"天天從座位上跑了過來去扶地上的人,但是地上的人卻自己先站了起來.

身形比較高的那個人先站了起來,這家伙的手里拿著的是一柄碧綠的匕首,這東西一看就喂過毒.雖然我有毒晶石在身根本不怕毒,但是被捅一刀也不是我希望的.

"停!"我大喊一聲."再動手我可真拿劍砍你們啊!"

"劍?"這個刺客居然用懷疑的眼光看了看我,仿佛在找什麼似的!但是很快他又舉起了匕首准備沖上來.

"還動手,好,那就別怪我劍下無眼了!"我順手向腰間的劍柄摸去,但是卻抓了一個空.一個電光般的意識閃過我的腦海,糟了,劍還在克拉克那里呢!"哇!"我向後一閃身險險的躲開了匕首.另一個蒙面人也爬了起來,剛一起來他就拿起自己的短劍沖了上來.

"去死吧!"背後響起天天的聲音,我知道她一定是正拿著她那柄犬牙劍打算捅我.

我迅速的張開了魔龍之翼,天天的犬牙劍一下子插在了魔龍之翼的金屬羽毛上,一陣火花飛濺中犬牙劍被硬生生的逼向一邊.魔龍之翼的裝備種類就叫翅刃,除了可以飛行以外它還是很好的武器和盾牌.

雖然後面天天的偷襲被我擋開,但是前面這個刺客的短劍卻沒能躲掉.我一抬手捏住了他的劍刃,但是力量不夠沒有能夠阻止他的推進.短劍在我的阻攔下插到了我的腰上,不過已經沒有勢頭的短劍沒能劃破我的鎧甲,僅僅是給我的盔甲上留下了一點劃傷.

借助一次攻擊結束的時間我迅速的跳窗穿到了店外的馬路上,趕緊召喚出幻影和我和體,沒有他在我的魔銀防禦系統就沒辦法靈活使用,剛才要是有幻影幫我控制水銀防禦就不會被打的這麼慚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襲擊我?"我瞪著三個人.

還是天天說的話."不是和你說了嗎?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雇主的信息是保密的,這是我們殺手的職業道德!"

旁邊那個比較高的刺客突然把手里的綠色匕首當飛鏢甩了出來,不過,幻影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一團水銀從我身上飛了出來,在飛刀到達我身邊之前水銀已經變成了盾形.沒有任何聲音的匕首插進了水銀盾,但是沒能穿過來,水銀准確的卡住了匕首.

"老二,和他拼了!"那個稍微矮些的刺客提著短劍飛身撲了上來,我一記高彈腿把他又踢了回去,但是那個沒了匕首的高個子刺客卻突然發瘋一樣沖了上來抱住了我的腰,同時天天再次舉劍朝我撲了過來.

"幻影,瞬移!"我突然從高個子刺客的懷里消失,然後閃電般出現在天天的背後.我手腕一抖刃爪劃出機關盒架到了天天的脖子上.兩個刺客翻身爬起准備對我發動攻擊,看到我把天天卡在懷里,刃爪還架在她脖子上,兩個人立刻就安靜了."現在可以好好談談了吧?"

"你想干什麼?"

"這個好象是我問才對吧?既然要殺我,你們肯定知道我是誰!"

"當然!我們黑色三連星從不殺目標以外的人!"說話的是那個稍微矮些的刺客,看起來他是三人中的老大.

"既然你們都認識我,我就不自我介紹了.你們是不是也該自我介紹下?"

那個老大左右看了看圍觀的人群."這里不方便,我們到個人少的地方如何?"

"沒問題!"就怕你不去呢!人少的地方就不用擔心被有心人惦記,我的寶貝們就可以出來幫我了!

就這麼架著天天轉動傳送戒指到達城市外的森林,然後讓天天用私聊把坐標告訴那兩個刺客.很快兩個人就趕到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那個帶頭的刺客首先拉下了自己的面巾,面巾背後是一張很普通的臉,屬于那種看過就會忘記的人物,不過他這個長相真的很適合干刺客!旁邊另一個刺客也拿下了面巾,和他們老大不同,這個人看起來比我還小幾歲,長的到是非常帥氣!不過,他這個長相太有特點,干刺客很容易被認出來,還是當演員比較合適他!

刺客頭子沉聲道:"我叫暗影,是黑色三連星的老大.旁邊這個是老二神也受罪.你綁架的是三妹天天."

"那麼你們可以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殺我的嗎?"

"殺手是不能透露雇主的信息的,這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天天雖然被我鉗制,但是叫的到是挺響.

"你們不願意說雇主的事情,那我們談點別的吧?說說看你們怎麼找到我的?《零》這麼大的地圖,可別說你們是無意碰上的?"

被我鉗制的天天抬起一只手亮出一個戒指,緊接著一個屬性欄飄了出來,天天選擇了屬性可見讓我看戒指的屬性.原來她手上這個戒指叫靈眼,只是一枚聖靈級別的戒指,功能方面好象就是星瞳的簡化版本.靈眼可以探測出指定人物的大概坐標,但是會出現一些偏差,不一定准,看來屬性遠不能和身為神器的星瞳比.靈眼不能探測隱形,也不能提供望遠鏡一般的超級視力,僅僅可以提供夜視能力.

"天天小姐介不介意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可以隱形啊?"

天天無奈的把另一只手上的戒指亮給我看,這次看到的是一枚閃著柔和的幽藍色光線的寶石戒指,屬性欄一出現就把我嚇了一跳.這居然是枚國器,中國的國器!名字叫天尊戒指,屬性是可以提供連續1個小時的完全隱形,在隱形過程中即使發動攻擊也不會被看見,真沒想到中國國器里面居然有這麼見件超級寶貝.雖然這個戒指每次只能用1個小時,兩次使用還必須間隔1小時,但是有這1個小時什麼人也該被砍死了!

................................................................

我感覺這個天天身上好東西還真是不少啊!"你身上好東西到是不少,把屬性欄全部打開,給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東西?"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我想動她身上裝備的主義,而是我在看到天尊戒指之後非常懷疑這個小丫頭身上還有別的國器.國器對中國的國戰關系很大,即使當回強盜我也是要拿到手的,但是動手之前我要先看看她身上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東西.

雖然不太願意,但是天天還是把屬性欄飄了出來.我大致的掃了一遍,主要是看裝備的等級欄,還別說居然真讓我找到了.天天一身的裝備堪稱垃圾,一般有點錢的玩家從商店買的都比她的好,但是她身上居然除了那個戒指之外還有兩件國器.以國器的出現幾率來看這兩件東西很可能是天天花錢買的.這就很好的解釋了為什麼她連商店的普通裝備都沒不起,除了國器之外就是一身垃圾.

她的兩件國器一件是白狐長裙,另一件是北斗八卦儀.白狐長裙是裙甲和護腿的合並,我看到名稱後面的裙字下面有下劃線,看來這東西找裁縫改過.這個長裙恐怕原本是長褲才對,只不過是天天要穿所以被從男裝改成了女裝.我一開始看到天天穿著個毛茸茸的白裙子還以為是那種偽裝衣,真的防具穿在里面呢!沒想到這個就是真的裝備,居然還是件國器!長裙的屬性到是很不錯:50%傷害吸收,所有道士技能額外+3級,35%加速魔力值回複速度.屬性不多卻各個經典,都是到是需要的東西!道士血不多,這個東西帶傷害吸收,道士費MP,這東西可以快速恢複MP,真是好東西,那個技能增加就更不用說了,額外增加意味著可以加到20級以上,別人最高把技能練到20級這個東西可以讓使用者練到23級!但是有個問題,天天怎麼看都不象道士職業啊!

我先沒有問她,只是再看了下另一件裝備.這個北斗八卦儀占據的是護心甲的位置,和我身上的黑暗魔龍之掙紮在一個位置.看了下屬性:北斗八卦儀,全面壓制200米半徑范圍內的西方法術施展造成魔法攻擊力降低50%,同時造成西方物理攻擊職業速度下降20%,完全克制非神獸級生物能力造成速度及攻擊力下降30%,徹底抵抗一切負面魔法傷害.

老天,這個八卦儀根本就是西方職業的克星嗎!帶上這個東西就可以完全把西方職業者的能力降的沒底了!怪不然剛才和天天打的時候感覺非常吃力,我實際上也是西方職業,龍鳳騎士以及懾魂法師都是來自西方神話,按這個說法原來我一直被克制著,難怪發揮失常!

"你身上居然有3件國器,真是難得!"

"你想干什麼?"天天機警的問道.

"我不干什麼,問你點問題.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有這麼多國器嗎?"

"我買的!"天天回答的很快不象是說話.

"這些是天尊國器套裝的一部分,而這個天尊套裝實際上是個道士裝備套裝,你好象不是道士吧?"

"我的確不是道士,但是這和你有什麼關系?"

"你不是道士穿一套道士裝備干什麼?"

"你管不著!"

"和你商量點事,我買你的國器怎麼樣?"

"想的美!"天天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突然暴起,反手擋開我架在她脖子上的刃爪,腦袋一偏居然鑽了出去.

"黑暗的衛兵們,出來為你們的主人作戰吧!"我用一個簡單的小咒語打開了頭頂上的黑水晶,周圍的地面突然一陣晃動,土地開始向上隆起一個個的小土包.一只只骨手從泥土里伸了出來,眼看著我的骷髏軍團就要出來了.就在骷髏們快要出來的時候突然金光一閃,一個閃光的東西朝我飛了過來.

我知道那是天天的魔法劍,但是問題是我的速度被壓制沒辦法進行閃避,一片白色出現在我的面前,魔法水銀很盡職的為我鑄造了一道水銀盾牌.出乎我意料的是一支光箭射穿盾牌之後被卡在了水銀里,但是箭身突然從中間打開了一道口子,一支小一號的箭飛了出來.居然是子母同心箭,外層的箭矢里面是空心的,一個小號的箭矢被外層箭矢包在里面,現在外層箭矢被卡住了,里面的小箭頭卻飛了出來.我伸手去抓但是沒有抓住,當,一聲脆響,時間仿佛停止了!地面上原本已經爬出來的骷髏們忽然全體散架倒在了地面上然後慢慢的沉入黑色的泥土中.

神也受罪走上來笑道:"哈哈!你的召喚生物完蛋了!准備受死吧!"

我沒時間去思考為什麼我的骷髏軍團瞬間完蛋,但是我知道各那支箭有關."銀蜂!"一滴滴水銀小液滴浮現在我的周圍,然後隨著每個液滴的高速旋轉一只只銀蜂出現在我的周圍.天天嚇的慘叫一聲躲到了神也受罪的背後,連暗影都遲疑的退了半步.雖然他們沒有見過銀蜂呢感,但是這個數量實在是有點嚇人.

銀蜂在我的指揮下把他們三個團團圍住,我再次召喚雪妖出現,這回三個人已經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了.困住三個人之後我開始檢查一下剛才的突發事件的原因.我感覺到子母箭的子箭射到了我的頭盔上,但是我沒有感覺到疼痛,也沒有接到系統提示損血的報告.這些現象說明箭矢沒有對我構成傷害,但是剛剛骷髏們突然倒地絕對是有原因的,而且和那支箭有關.

我拆下頭盔之後拿到了面前,眼前的情況著實讓我嚇了一跳.一支還不到一尺長的小箭筆直的插在我的頭盔眉心處,箭矢的箭頭穿透了黑水晶卡在了里面,而這塊黑水晶雖然沒有碎掉,但是上面已經布滿了裂痕.骷髏倒地的原因很明顯了,他們消失的原因就是召喚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力量本源——黑水晶,已經破裂了!

我心疼的看著已經布滿了蜘蛛網般紋路的寶石,這可是我最喜歡的一塊寶石了,居然這麼隨便的就被射裂了!抬起頭用凶狠的眼神瞪視著三個人."阿嫡娜,凌,妖靈騎士,都出來!"我現在的心情可謂糟糕到了極點,居然把我的寶貝黑水晶射成了這樣!

"主人什麼吩咐?"魔寵們一出現就覺察到了我情緒的不對勁,連平時愛撒嬌的凌都變的乖巧了很多.

"你們給我把那三個家伙干掉.凌和阿嫡娜注意下那個女的,她身上的裙子,衣服里的護心甲,還有手上的戒指都給我扒掉."

"遵命!"斯歌特一回身對其他的妖靈騎士下達命令."換戰馬,一個不留!"妖靈騎士全體召喚出了戰馬而不是重甲龍,這種近戰對重甲龍龐大的身軀來說不是很方便.

天天一邊恐懼的往後退一邊叫道:"你干什麼?是中國人就不要動我的裝備!"她喊的稍微慢了些,兩名妖靈騎士幾乎在瞬間就用長槍把她挑翻在地,凌和阿嫡娜瞬間就把我指定的東西拿到了手.天天歇斯底里的叫著:"你不能,那是我唯一的東西了,還給我!"

聽到天天的慘叫,旁邊的暗影和神也受罪沖動的想上來幫忙,但是8個妖靈騎士對付兩個人還不是小意思,幾乎也就是幾秒的時間兩個人就被長槍壓在了地上.

"停手!"我制止了妖靈騎士."天天小姐,我對你的話很好奇.我想知道為什麼我是中國人就不能動你的東西."

天天看著我,雙眼都是眼淚,上面還有不少土,搞的挺狼狽的."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你明白他們的意義嗎?"

"我當然知道,這些都是國器,中國國器!至于用處當然更清楚,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他們拿了!"

"我這些東西都是我收集來准備國戰開始的時候抗敵用的,你要還算是個中國人就不能拿我的東西."

"難道只有你抗敵嗎?十多億中國人,愛國的可不止你們3個!實際上這個國器我也有3件,而且比你們更加有意義的是,其中一件是從日本搶回來的,和你收集本國的國器比起來哪個更加重要?"

"可是……!"

..................................................................

"我看你們也是愛國的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干刺客嗎?"

暗影試圖站起來但是被妖靈騎士壓了回去,我示意妖靈騎士放手,他掙紮著站了起來."我們做刺客就是因為刺客賺錢快,有錢才可以購買國器,為國出力!"

"你們不覺得這樣很傻嗎?"

"你什麼意思?"暗影聽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我沒什麼意思,只是覺得你們的辦法非常的笨.知道你們這叫什麼嗎?這叫拆東牆補西牆!你們買回來的國器是哪里的?中國人手上的!你們殺的什麼人?中國人,而且很可能是准備抗日的中國人!你們賺的錢是誰的?還是中國人!你們不覺得是自己在玩自己嗎?"

三個人互相看了看顯然我說的這個問題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考慮過.

"沒有考慮過是嗎?你們可以慢慢考慮."我招招手讓妖靈騎士他們都撤了回來."看在都是愛國者的份上,今天不計較你們追殺我的問題,東西我是肯定要拿走的,我一定要把國器湊其,你們這一份對我很重要.哪天想通了就到洪流城找一個叫鷹的玩家,就說是我叫你們去的,他會告訴你們什麼才是愛國!"

召喚出夜影,我一個漂亮的翻身跳了上去."我們走!"我帶著魔寵們迅速的跑遠了只留下三個傻愣在原地的人.

我騎著夜影一路向云霄城跑了過去,修羅紫衣還在等著我呢!收起了眾多的魔寵,僅僅留下了凌,阿嫡娜以及夜影和幻影.進云霄城帶太多魔寵不方便.一路上我就抱著頭盔仔細的看上面這個黑水晶,那支箭插在黑水晶的正中心,我還不敢拔,生怕一不小心把整個都給弄碎了.

"凌,阿嫡娜?你們知道寶石可以修理嗎?"

阿嫡娜道:"修是可以修的,但是各個屬性的寶石修理起來也不完全一樣的.我是水系的,只知道水鑽的修理方法!凌是黑暗系的,她應該知道吧?"

"我哪知道啊!"凌一聽阿嫡娜把事情推到她身上連忙搖頭."我可是女神,這種修修補補的事情哪輪的到我動手,我根本就不管這些事情!阿嫡娜既然知道修理水鑽的方法,可以試一試,也許黑水晶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呢?"

"不可能的!"阿嫡娜一直搖頭:"水鑽只要沒有完全裂開,就可以把它修複.將水鑽放進水中,然後不斷的對其使用聚能魔法,大約3天時間就可以完好如初了.我想黑水晶代表的是黑暗力量,肯定不是放在水里就行的!"

"算了,我還是等半完事回去找克拉克問問吧!"不管怎麼說頭盔暫時是不能再帶了,眉心上面插著一支羽箭的這個造型也太招搖了!

靠近了城市范圍之後我把夜影收了起來,帶著凌和阿嫡娜徒步進入了城市.終于跑到了神殿下面,老遠就看見修羅紫衣站在那里,旁邊還有一個人.

"老大!"站在修羅紫衣旁邊的那個人居然是按時大鍋飯,怎麼連他都跑來了?

"你怎麼也來了?不會也是被鷹給踢出來的吧?"

"我不是被鷹踢出來的,我是逃難來的!"大鍋飯一臉苦西西的樣子."你是不知道啊!我差點讓人給煮了!"

"煮了?你遇到食人魔啦?"

"比食人魔還要可怕!"

"比食人魔還要可怕?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啊?我怎麼沒聽說過有怪物喜歡煮人吃的啊?"

修羅紫衣笑著走了過來."你別聽他瞎說,才不是什麼怪物呢!你還記得這小子上次被從橋上擠掉到護城河里的事情嗎?"

"記得!怎麼啦?"

"他當時不是砸到一個姑娘嗎?"

"對啊!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早就知道了!"

"可是你不知道,那個女孩子叫冰翔,小名冰兒,她是神女盟的副會長!"

聽修羅紫衣這麼說我好象還見過那個冰翔,上次去神女盟找紅月的時候看見過她."我見過那姑娘,長的到是很不錯冰清玉潔的看著很舒服,就是脾氣稍微嚇人了點."

"就是她!"修羅紫衣點點頭道:"這個冰翔上次和紅月一起來我們的船上找我們商量了關于裝備的長期購銷問題,紅月說我們在海上打劫的日本人的裝備將由神女盟統一購買,然後由她們來出售.當然了小日本的特色裝備她們是不要的,我們國家有忍者裝備也是賣不掉的!就是那次來洽談的過程中出了問題."

按時大鍋飯搶過話題道:"就是那次,她和紅月在甲板上和鷹一起商量事情,我剛好帶著海盜們回來,結果在甲板上正好遇到了她.她當時一眼就認出我來了,我一開始還沒有認出來,哪知道她突然拿著法杖就沖上來了.我當時還以為她要干什麼呢!結果她撲過來就用法杖敲我,真沒想到法師的近身攻擊也這麼猛!"

"誰叫你得罪人家的!"我笑著說道.

按時大鍋飯一臉的委屈."老大,你說這話就不對了!又不是我故意去砸她的,要真說起來還要怪你才隊!"

"關我什麼事啊?"

"要不是你騎著馬在那里亂跳我能掉下去嗎?"

"這麼說到真是我不對了!那你要怎麼辦啊?"

"我還能怎麼辦!這不是到老大這里來避難了嗎!"大鍋飯一臉慷慨就義的架勢.

"那好,你先跟著我吧!"我轉身看看長長石階頂端上的神殿."先去把那個光明之星搞到手再說!"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把凌也收了起來.她好歹也是黑暗女神出身,要是萬一光明神認識她怎麼辦!還是收起來比較保險.剩下阿嫡娜和修羅紫衣以及按時大鍋飯陪同我一起爬上了神殿的台階,剛到達台階的頂端就看見一個祭祀幾乎是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沖了出來.

"是黑暗神殿的使者嗎?"年老的祭祀跑到我們身邊緊張的詢問道.

修羅紫衣走上前一步然後把帶著光明之戒的左手抬起來給他看."我們帶來了光明之戒!"

老祭祀看到戒指之後的表情在短短幾秒之內變換了不知道多少次."真的……真的是光明之戒!"老祭祀回身大喊著:"開中門,迎接光明之戒回神殿!"

我們被一大群祭祀引進了神殿,老祭祀一邊摸眼淚一邊道:"光明神殿下想要接見使者,其他人請跟我來吧!"

我從後面搗了搗修羅紫衣然後下聲的道:"你去,我留下來想辦法拿東西!"

修羅紫衣立刻走上前去跟著引路的使者走了,我和大鍋飯則是被老祭祀帶到了偏廳.這是一間裝飾的華貴無比的房間,完全用金邊和銀飾裝點的房間簡直讓我想到了皇宮大殿,不過我看一般的皇宮還沒有這里裝潢的奢侈呢!

老祭祀非常客氣的道:"三位請在這里等一會,這里有從聖泉取來的聖水以及美味的聖果,各位請隨便用,一會幾位的朋友出來的時候我會來通知各位的!"老祭祀說完轉身就走了,我看著一桌子的東西發愣.

大鍋飯隨手拿起一個純銀的杯子然後從同樣質地的水罐里倒出了寫液體到杯子里.罐子里的水就是聖水,顏色和普通水差不多,但是里面會不斷有點點的星光在閃爍,看起來還真有那麼點神聖的味道.大鍋飯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就把杯子里的聖水喝了個乾淨!剛灌完聖水,這小子又拿起一個聖果開始猛啃.

我看著一桌子的東西生氣的道:"這老頭成心整我是吧?居然准備這些東西!"

..................................................

大鍋飯嘴里還塞著半塊果子,口齒不清的道:"老大什麼意思啊?這東西不是很不錯的嗎?你不知道,這種聖水天香樓也有賣,10個水晶幣一杯,好賣的不得了.那味道絕對是讓你喝了之後再也不去想其他飲料了!還有這個聖國,天香樓標明是限量發售,每天只賣1000個,100個水晶幣一個,結果照樣很多人擠破頭去搶.上次還發生過因為爭搶最後一個果子的購買權而大打出手的事情呢!我至今為止只喝過幾杯聖水,這個果子今天還是第一次吃到.反正這里免費,我要吃個夠本!"

"我絕對相信這些東西和你說的一樣珍貴,問題是我只能看不能吃,這不是成心勾引我嗎?"

"怎麼不能吃呢?"大鍋飯用力的咽下嘴里那塊果子清了清嘴里的東西."這不是很好吃嗎?"

"問題不是這些東西,而是我本人!我是黑暗神殿的下屬,喝過邪惡之泉的!現在讓我喝聖水不是等于自殺嗎?"

"沒這麼誇張吧?"大鍋飯還有些不相信.

我隨手抓起一個聖果托在掌心,只見那個紅潤潤的,比大號蘋果稍微大些的果子在我的掌心上,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邊冒著青煙一邊慢慢干癟下去."看見啦?"

大鍋飯看看自己手里的果子再看看我手上那個聖果干."大哥果然是大哥,厲害,沒話說!"

"你最好吃快點,我們還有正事要辦呢!"我催促大鍋飯快點.

大鍋飯立刻停下了海吃的動作,我還以為他良心發現呢!哪知道他打開了物品欄把果子一口氣全都倒了進去,然後把裝聖水的銀罐子一起塞進了儲物空間."好了,我們行動吧?"

我走到門邊小心的推開了一條縫,兩個聖殿守衛就站在門邊,看來從門出去是不可能的了.我小心的把門重新關好,大鍋飯已經站在窗戶邊上向我招手了."這邊沒人!"

我迅速的跑過去,大鍋飯雙手抓住了窗外的什麼東西整個人一下子從窗戶里跳了出去.我迅速的跑到窗戶邊上反身蹲在窗台上雙手抓著窗框.大鍋飯居然已經快到二樓陽台了,我趕緊也爬了出去.魔龍套裝的肘下有專門用于攀爬的倒齒,戰斗靴的頂端也有尖錐,這些東西都是專門用于對付垂直牆壁的.用力把手臂抬起向下砸,手上的倒齒很順利的卡進了牆里,靴子向牆上一踢也成功的釘進了牆壁成為支撐點.借助這些東西我很順利的爬到了二樓陽台旁邊,大鍋飯早就上去了,伸手一拉我也進入了陽台.阿嫡娜不適合攀爬被我留下來在房間放風,反正需要的時候我可以隨時用召喚術把她傳送過來.

我跳上陽台後直接在組隊頻道里道:"你上輩子是不是壁虎啊?"

"什麼意思啊?"

"你怎麼爬牆跟走平地似的?"

"哦!你說這個啊?"大鍋飯不好意思的道:"上大學的時候爬女生宿舍練出來的!"

"厲害!"我雙手抱拳做佩服壯.

大鍋飯已經摸到了陽台的落地門旁邊,伸頭張望了一下道:"你那半邊沒人!我這邊我看不見!"

我召喚出飛鏢把他放到地上."偵察這種工作你還是不如我的!"低頭摸了摸飛鏢的雪白毛皮."進去看看!"

飛鏢長的就象小兔子,直接進房間也不容易被發現.很快飛鏢又轉了出來,幻影翻譯的結果是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我們兩個立刻跑進了房間,這明顯是一個休息室,寬大的房間里除了一張窗和幾個櫃子就什麼都沒有了!大鍋飯摸了摸床上的白色天鵝絨被子."真是會享受!"

"別玩了,快過來!"我小心的把房間的門打開一條小縫,飛鏢立刻鑽了出去.為了得到更准確的情報我直接讓幻影用心靈感應把飛鏢看到的東西傳送到我的眼睛里.

房間外的東西立刻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只不過視角貼著地面有些不習慣!房間外面是一條走廊,另一邊沒有窗戶也沒有門.想想也很正常.神殿的大廳實際上有10米多高,按說應該有3層樓的高度了,而周圍的房間則是標准的房間高度,所以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實際上在大廳側面的閣間里.

走廊里完全沒有守衛,看起來大部分NPC都在一樓大廳,這個上面的部分很可能只是休息區.確認沒有人之後我和大鍋飯也跟著跑了出來,一路跑到走廊的盡頭,這里有個樓梯,顯然是通往上層的.黑暗神殿的設計布局和這個光明神殿非常的像,所以我估計光明之星很可能就在黑暗神殿放黑暗之星的相對位置.

根據這個概念我很快的和大鍋飯摸到了7層,這里還是一個人毛都沒有,光明神殿完全不象黑暗神殿那麼多守衛,可能是本身的屬性造成的!這里像黑暗神殿一樣是條長長的走廊,我按照黑暗神殿的記憶向前走,突然我們發現了一道半掩著的門.這是一扇雙頁門,就象電影院那種門.不過這里這扇門可比電影院的門金碧輝煌的多,3米高的大門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無數個天使,看起來這里的主人就是光明神了,因為黑暗神殿同樣的位置剛好是黑暗女神的臥室!

好奇心驅使我把眼睛靠到了門逢上,大鍋飯迅速的閃到另一邊也把眼睛湊了上去.我看見了修羅紫衣的背影,她的前面似乎站著一個人,但是那個人被修羅紫衣給擋住了,我只能看到一部分!從能看到的部分可以基本確認光明神是個女性,黑暗果然和光明是對應的,兩邊的老大都是女神!

我迅速的通過門縫到達對面,然後把大鍋飯拉上繼續向前,光明女神還是交給修羅紫衣去應付吧!我們的任務是光明之星.

沒走多遠果然讓我找到了所謂的神的房間,這里也有著和女神臥室一樣的巨大雕花金屬門,但是這里的門上沒有那麼多讓人頭暈的天使.這里的門上雕刻的東西顯然是具有一些特定的意義的,看了一下沒有看懂,我也沒去多想.推了一下,門沒有反應!再用了點力氣,但是還是紋絲不動.

大鍋飯也上來幫我一起推,結果還是沒有辦法!我迅速的召喚出妖靈騎士們,12個人的力氣依然沒有讓那扇該死的大門移動分毫!收起妖靈騎士,我確認了一件事情——門是鎖著的!

低頭再次看了看那個門上的浮雕,越看越象道迷題!浮雕一共分9個方格,每個方格上刻畫的都是一個獨立的事情.在這個9格的東西下面有著一排符號,雖然可以知道是某種文字,但是我是看不懂的!這些文字明顯的分成3行,而且被切割成了很明顯的9個部分按順序排列.我召喚出凌指著門上的字."你認識這些東西嗎?"

凌看了看道:"這是神族的文字,我當然認識."

"上面都說些什麼?"

凌看了看念到:"神的孩子,在陽光下長大,接受光明的力量,與邪惡的惡魔戰斗,屠殺惡魔,自身卻被惡魔的血汙染,神之子逐漸墮落,新的惡魔複活,新的神之子誕生."

我看看大鍋飯."這什麼意思啊?"

"感覺上像是某種迷題!你看上面的格子里的內容似乎是可以和文字對應的!"

聽大鍋飯這麼一說我也覺得的確是的.我仔細看了看上面9個格子里的東西.第一個格子里的浮雕是一個年輕人單膝跪在地上接受一柄從天上下來的長劍.第二個格子里是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嬰兒.第三個格子里是個天使手里拿著一柄造型很奇怪的劍砍向對面的惡魔.第四個格子里是一個奇怪的家伙,他長著一個天使的翅膀和一個惡魔的翅膀.第五個格子里是一個小孩在太陽下面玩耍.第六個格子里是一個女人抱著個孩子並指著畫面遠方的一個惡魔.第七個格子里是一個長的非常猙獰的惡魔,他的手里還抓著那柄造型奇特的劍.第八個格子里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天使手里拿著一個惡魔的頭顱.第九個格子里是一個天使正把自己的劍捅進一個倒地的惡魔的身體里.

"我說大鍋飯,你還別說真讓你說對了.這些東西似乎真的是和文字一一對應的,不過這個順序好象亂七八糟的樣子!"

"我就說嗎!不過不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意義?"

我突然想到一個可能,試著伸手推了一下方格上的浮雕.手上剛一用力那塊浮雕立刻向旁邊轉動了一點,但是我一松手它又回位了."還真是機關呢!"

我試著往下扣,但是試了半天證明這些東西雖然可以動卻拿不下來!試了一會我們大致是明白了這個東西的工作原理.給9個格子按照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的順序編號,就可以看出來,1,2,4,5四個是一組號,只要轉動它們中任何一個都有可能帶動另三個各自發生平移,同樣的2,3,5,6也是一組號碼.這樣看來真的要把石雕都移到原定的位置還真實非常的困難呢!每移動一個格子都會影響到周圍的格子,這樣下來根本沒辦法移動!還好沒有步數限制,要不然我可真的要暈倒了!

上篇: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你騙我(全)     下篇:第五卷 第二十六章 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