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 寄生體  
   
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 寄生體

"這是什麼?"夜之子看到我召喚的東西以後嚇了一跳,三十九個雪妖一字排開,那樣子的確是怪壯觀的!

"這些是雪妖,冰系黑暗生物,絕對的消防隊!"我轉身對雪妖點了下頭,所有的雪妖立刻面對正劇烈燃燒的樹林開始施法,她們用的是很高級的聯合魔法——冰天雪地.這個魔法最大的優點就是攻擊范圍超級大,不過39只雪妖使用這個魔法似乎有些勉強,魔法的威力似乎有大幅度下降,但是好歹滅火是夠了.

眼看著大火瞬間凝固,連天上的濃煙都被凍結成黑色的雪花重新飄落大地,一時間整個森林飄起了黑色的鵝毛大雪,那個樣子絕對讓人終身難忘!

"快看!"夜之子指著樹干喊我.

我這才注意到大樹,原本的樹干要緊基本燒光了,但是淡綠色的結晶卻閃爍著淡淡的光線立在那里,看來這個所謂的結晶根本就是不怕火的.現在大半個森林里都是這些奇怪的結晶一根根的立在那里完全沒有樹干的存在了!

"這下到處都是了,隨便拿吧!"夜之子調侃道.

"沒想到居然會這樣,早知道就不費那麼大勁砍樹了,直接一把火燒掉得了."

"那現在把這些東西都收起來吧?"

"好的!"

現在的這半個被火燒過的森林里完全都是整根的結晶立在那里,我只要一根根的撇下來就可以了.同樣的,因為不知道具體需要多少才夠,所以我們干脆從長的往短的拿,直到夜影完全背不動了才結束.

收拾完結晶我們趕緊往回趕,至今為止我們才消耗了3個多小時,看來亡靈法師給的時間還是非常的寬裕的.我們回到那片墓地的時候果然看到了德肯正在那里傻站著.

"你們這麼快就回來啦?"看到我們的時候德肯似乎還有些不能相信,但是當他看到我們後面的夜影背上那一座小山一樣的結晶立刻就傻了."哦天哪!這麼多!太……太好了!這下我的實驗可以完成了!"

"還有這個!"我把礦石也拿給了德肯."我不知道你需要多少,所以就拿了這些,不知道夠不夠?"

看到我倒出來近5噸礦石,德肯的下巴直接掉了下來.他用自己的的骨手把下巴拖了上去道:"你怎麼搞到這麼多的啊?"

我亮亮自己的手鐲."這是克拉克的,你不記得嗎?"

德肯立刻恍然大悟的道:"你說克拉克的那個無限空間腕輪!他居然把這個東西都給了你!你們到底是什麼關系?"

"我是他義弟!"

"怪不然!"德肯看了看地上的礦石,本來想往自己身上裝,想想東西實在太多就對我道:"你先把這些東西收起來,然後跟我來!"

"好的!"我趕緊把礦石收了起來,然後跟著他走了出去.

德肯實際上沒有帶我們走多遠,他的目的地就是我們一開始看到的那個墓地,那里還有一塊德肯的墓碑,而這個墓碑居然就是德肯現在的居住場所,離我們發現的那個寶藏點直線距離不超過200米!德肯一邊走一邊道:"我其實本來是住在鎮上的,後來無意間讓我知道了原來我需要的忠貞之骨就埋藏在這里,所以我就經常跑來研究,但是你也知道這里和村子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所以我就干脆在這里安了個家住了下來."

"家?"

"當然是家!我是亡靈法師,不住墓地還要住哪里?"

"說的也是!"我居然忘記了!亡靈法師基本上也算是一種死人,住在目的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就是這了!"德肯突然停了下來,腳下就是他自己的墓碑.只見他在自己的名字上輕輕一點,整個墓碑突然向後移動了一截露出一個一米見方的洞口,洞口下面是一條長長的階梯直接通向地下深層."進來吧!最後的人隨手關門!"

跟著德肯進了墓地下的通道,夜之子最後進來把門給關閉了.門關閉的同時地下的通道里忽然亮起一排魔法火焰,本來漆黑的地下室被瞬間照亮,雖然光線還是比較暗,但是對于看東西已經沒有什麼影響了!

"這是什麼啊?"我忽然看到牆壁上爬著很多的小型蟲子,看起來和我的坦克長的很像,但是它們中最大的也只有一寸長,和完全體形態下身長百米的坦克可是沒辦法比!

德肯隨手抓了一個起來把它的肚子亮給我看,這個小東西的嘴巴上長著一對相對于它的體積來說非常之巨大的鉗子,而且它的6只小腿都長成了鐮刀的樣子,看起來攻擊性非常強.等我看完之後他又把這個小東西放回了牆上."這東西叫黑暗鉗蟲,5級生物,平時是非常的安靜的,但是如果它們的主人,也就是我,用魔法指揮他們攻擊的話,這些東西可以瞬間吃掉一頭猛犸!別看它們小,食量卻是非常的巨大,需要的話它們可以把整個城市連石頭都吃掉!5級雖然很弱,但是數量可以彌補等級的不足."

"這麼可怕的東西都有啊?"夜之子也聽到了我們的談話.

"是不是所有的亡靈法師都有這個技能啊?"我也很擔心這個技能,要是所有亡靈法師都會這個技能那還得了,這些蟲子可是沒有不吃的東西,就算我帶龍又怎麼樣,只要被他們抓到,照樣啃的尸骨無存,我的那麼多魔寵估計只有坦克和小鳳不怕它們.坦克太硬它們啃不動,小鳳全身是火,它們壓根靠不上去.

德肯的話到是解除了我的疑慮,他把自己的衣服領子向下拉了拉把後頸給我看.只見一個紅寶石一樣的東西幾乎嵌進了他的皮膚."看到了嗎?"

"看到了!"我伸手摸了摸那個小東西,表面非常的光滑,而且冰冰的手感很不錯,但是我好象隱約摸出來這個紅色的東西中間有條縫."這是什麼啊?控制他們的紅寶石?"

德肯道:"你把手拿開,我讓它把殼子打開給你看."

我剛把手拿開只見那個"紅寶石"居然從中間打開了.我和夜之子一下子就傻了,那個根本不是紅寶石.這是一只甲殼蟲,閃亮的紅色部分不過是這個甲殼蟲的鞘翅.打開了鞘翅後我們可以看到下面一個有著巨大腹部的甲殼蟲,當然了所謂的巨大不過是相對于甲殼蟲自身的體積來說的.這個甲殼蟲的腹部並不是完全在外面的,我可以很清晰的看見甲殼蟲的腹部有一部分深深的插進了德肯的身體里,而且感覺上這個蟲子已經完完全全的成了德肯的一部分.

"這個就是控制那些蟲子的東西?"夜之子終于從吃驚中緩了過來.

甲殼蟲的鞘翅重新關閉,它再次變成了一個漂亮的"紅寶石",德肯摸了摸那個外殼確認已經閉和了,然後他把自己的衣服重新拉了回來."這個就是母蟲,非常的漂亮是嗎?"

"母蟲?"

...............................................................

"恩!怎麼說呢?母蟲有些類似蜂巢里的蜂後,整個族群里所有的成員都是這個母蟲的後代,也就是說這些小的黑暗乾蟲都是這個母蟲的孩子.但是這個族群里只有這個母蟲可以繁殖,其他的蟲子都是中性,即不是雄蟲也不是雌蟲.母蟲需要繁殖的時候會剩出很多雄蟲,雄蟲長大之後會和母蟲交尾,之後母蟲可以連續繁殖一年的時間,但是雄蟲會在交尾結束後立刻死亡."

"那要是母蟲死了呢?"夜之子問了個奇怪的問題.

"母蟲和宿主,也就是我,是一體的,要是母蟲死了,那就一定是我死了!要是母蟲死亡整個族群都會立刻解散,每一只蟲子都會突變成母蟲.這些突變的母蟲將會迅速向四面八方分尋找合適的宿主,只要這些母蟲中有一只找到新的宿主就可以立刻讓族群重新繁衍起來."

我感歎著:"可怕到不可被消滅的種族!"

"怎麼講?"夜之子和德肯都被我的話吸引了.

"整個族群就相當于一個生物,它的任何一個個體都非常重要的可以成為一個族群,而族群里的任何一個個體又都是可以被舍棄的.想要消滅這個族群就要消滅這個族群的所有個體,但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據混沌理論,想要徹底消滅一個種族的成功率低于走在馬路上被隕石擊中的概率!所以這個族群不可能被滅族,而只要不被滅族它們就可以重生成一個族群.而且要是分散的母蟲中有很多都找到了宿主,那麼這個族群實際上是越變越大了!"

"這到不會!"德肯打斷我的話."最先找到宿主的母蟲一旦寄生結束,其他的母蟲都會立刻重新變回兵蟲向其聚攏.一個族群將重新恢複!雖然我現在不知道它們是怎麼在那麼大的范圍內知道誰先寄生的,但是似乎它們就是有這種能力.而且它們的母蟲控制它們的方法也是類似心靈感應的東西,不管距離多遠,有什麼東西阻隔,母蟲總是有辦法聯絡自己的孩子們."

"這東西都插進你的皮膚了,不疼嗎?"夜之子似乎很忌憚這個.

"寄生的時候會有些癢,但是寄生結束就沒有感覺了,就象自己多長了點東西,完全成了身體的一部分!母蟲寄生之後會把自己的中樞神經導管插入宿主的脊柱里,然後母蟲就合你建立了最直接的神經聯系,你的想法它可以直接感受到,所以下達命令重要思考就可以了,它和你是一體的."

我很好奇的問道:"它沒有智力嗎?"

"至今為止沒有發現任何智力的反應,行為方式非常單一.母蟲只會本能的尋找宿主,一旦找到之後母蟲就完全的靜默了,除了繁殖,它根本什麼都不做.至于幼蟲就更不要管了,你不召喚它們,它們就會自己活動,但是一般不會離開你太遠,方便隨時出來保護母蟲.它們實際上並不是在保護你,它們知識在保護母蟲,但是因為宿主死亡將直接導致母蟲死亡,所以這些東西對你也會保護的很徹底的.為了保護你和母蟲,他們會不惜生命的去攻擊敵人,蟲類似乎沒有自己這個概念,因為不知道什麼叫自己,所以就沒有自私這個意識,所以才會表現的特別勇猛!"

"聽你這麼說我都想要一個了!"我試探的對德肯道,誰都知道這東西厲害,給別人等于給自己制造麻煩,所以我不確定這個德肯會不會給我,再說了,聽剛才的說法似乎母蟲還不容易複制,所以他有沒有母蟲還兩說呢!

"你想要?"出乎我的意料,這個德肯比我還要激動."我早就想實驗母蟲著體的情況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因為強制寄生成功率非常低,而我自己被寄生的時候暈了,所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怎麼寄生的!"

"不是吧?你拿我當實驗品?"

"這有什麼!你要這東西還不是要寄生,多個人看看過程有什麼!"他突然兩眼放光的看著夜之子."你要不要也來一個?"

"不用了!"夜之子恐懼的搖手."一想到這東西要長在我身上就惡心!"

我也勸他道:"沒什麼的,反正寄生後就沒有感覺了.再說了,這東西從外面看就象脖子後面多了個紅寶石有什麼好惡心的啊?"

"可是它不是紅寶石啊!它的里面還是惡心的蟲子啊!"

"你管它里面是什麼呢?人肚子殺開了里面的東西比蟲子還惡心呢!"

"不了,我還是不舒服!你要自己搞吧!"夜之子還是堅決不干.

德肯拉著我到了通道的盡頭,這里有個石室,房間的牆壁上掛著很多解剖圖之類的東西,邊上還有個滿是鮮血的石床.德肯從門邊的工作台上拿出一個玻璃器皿,然後小心的從里面拿出一個紅色的母蟲."你到床上趴著去吧!"

看了看床上的血我就渾身緊張."算了,我還是站著吧!"

"那好吧!先把你的盔甲下掉!"魔龍套裝的領子很高,根本就沒有辦法看到脖子,所以不脫掉根本就沒辦法把母蟲放上去.

我把盔甲收進了儲物欄,然後找了個石凳坐了下來."好了!"我的心開始普通普通的跳了起來,感覺好象小時侯家庭醫生給我打針的感覺!

德肯走到我背後單手捏著母蟲道:"寄生的時候你要注意不要去抵抗,母蟲實際上非常的脆弱,你的抵抗意識很可能殺死它.我就兩個母蟲了,搞死了可就沒了!還有一點,母蟲和你和體後會入侵你的神經系統,血液循環系統以及魔力運行系統.你可以自己選擇開放哪個系統給它,或者把三個都給它.但是要注意,你開放的那個系統將不會再有回複能力.母蟲寄生後用來控制幼蟲的能量都來自你,但是為了不讓你負擔過重而死亡,它只會吸收你多余的力量也就是回複力.如果你開放血液循環系統,那麼你以後就沒有自動回血這一說了,如果受傷只能只藥回複,生命值自己是不會回複一點的.同樣,如果開放了魔力循環,那你的魔力值也將不會再具有恢複能力.至于精神力那是必須打開的,要不然寄生就沒辦法進行了.不過精神力開放不會影響你的能力.

...........................................

還有,母蟲寄生之後生育的幼蟲數量和能力是受你的屬性影響的.如果你開放了血液循環系統,那麼你的生命值總量以及恢複速度都影響它們的能力,如果連魔力也開放了,那它們的屬性將受到更多的影響.理論上講你自身血量越大魔力越高,這些東西越是厲害."

"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吧!你越耽誤時間我越緊張!"俗話說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感覺,越是拖時間我越是害怕!

德肯終于把那個甲蟲母蟲放在了我的脖子後面,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陣刺痛,根本不象德肯說的只是瘙癢,我感受到的是讓人快要發瘋的疼痛.看到我疼的從座位上掉在地上滿地打滾德肯居然說出一句讓我差點吐血的話來."啊!糟糕!我忘記了,我是亡靈法師,所以沒有痛覺的!這個東西寄生應該是很疼的!"

"嗚~我上當了……!"疼痛的感覺真的讓人受不了,而且是那種疼卻不會暈的感覺,要是直接暈了也好啊!還好疼痛的時間不是非常長,雖然我感覺時間很漫長,但是大約也就過了1分鍾左右就結束了.

系統提示突然響了起來."你被黑暗鉗蟲寄生,是否開放精神通道?"

"是!"

"是否開放生命通道?"

"是!"

"是否開放魔力通道?"

"是!"

"是否開放心靈共享?"

恩?怎麼多了一項?不管了,肯定也是增加能力的設置."好的!開放!"

"屬性以同化,黑暗鉗蟲吸收純正的邪惡能力進化為水晶魔甲蟲.系統確認結束,您可以使用甲蟲的能力了!"

系統提示結束我迅速的從地上跳了起來,摸摸後面的甲殼蟲,感覺和德肯的那個一樣的光滑,而且手感更好一些,不過我這個蟲子好象比他那個大些!

"你的母蟲能繁殖多少?"德肯激動的跑上來問我.

"我不知道!"

"什麼?你沒有顯示嗎?"

"顯示?哦!等下!"剛才一疼把我都給搞糊塗了.感覺打開屬性一看徹底被嚇到了,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屬性里面多了個水晶魔甲蟲指揮能力,後面的數字有好多個零."一,二,三,四,五,六!六個零?天哪!一百萬只!"

"什麼一百萬只?"德肯也嚇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你沒數錯吧?我只能控制一千只啊!"

我重新看了一遍:"沒錯,就是一百萬只!"

"天哪!"德肯崩潰的道:"你知道嗎?一百萬只5級的黑暗鉗蟲可以吃掉一個村子的人!"

"我這里不是黑暗鉗蟲!上面說是水晶魔甲蟲,20級生物!"

咚!德肯直接倒地口吐白沫,我們搖了半天才把他給搖醒,他一睜眼第一句話就是:"500年來我的心髒第一次跳動了一下!"亡靈法師屬于死靈生物,心髒應該是早就不跳了!

"你沒事吧?"

"還好,只是受打擊了!居然有這麼可怕的生物,你知道一百萬水晶魔甲蟲可以干什麼嗎?"

"可以干什麼?"

"可以在一分鍾內啃掉城市的城牆,或者是吃掉一支前進中的騎兵大隊!"他突然想到什麼."你是不是有魔寵啊?"

"對,是有不少,怎麼啦?"

"你不會是剛剛給自己加了生命獻祭吧?"

"什麼生命獻祭啊?"

"就是那個黑暗系的生命共享魔法.只要使用後就可以讓你的生命和魔寵共享,只要魔寵不死你就死不掉."

"我根本不會那個什麼生命獻祭,不過我有這個!"我把飛鏢召喚了出來,然後把他的脖子上的守護項圈給德肯看."這東西可以讓我和魔寵共享生命!"

"不對啊!一只這麼小的東西哪里來的那麼多生命?就算你們兩個加一塊也不該出一百萬啊!"

我笑了起來."我不止這一個魔寵,還有幾頭龍和些別的什麼東西,不過都出去辦事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你是巨龍騎士?"德肯嚇了一跳!"我看到你騎的明明是偽龍啊?"

"哦!那是夜影,是只夢魘,是用變身寶石擬態出來的.真正的巨龍還在外面沒回來!"

"難怪呢!以龍的生命力和恢複速度召喚一百萬只的確不是問題,何況你還不止一頭龍!"

我再次摸了摸脖子後面的母蟲道:"不是說可以帶一百萬只嗎?為什麼還不出來?"

"一百萬只又不是一下子變出來的,要等母蟲慢慢生才可以!母蟲產卵的速度是一定的,只要沒達到上限它就會不停的產卵.你的那一百萬只估計有個三五天也就差不多滿了!這東西繁殖速度還是很快的!"

"還有個問題,這東西怎麼產卵啊?不會生在我身上吧?"

"當然在你身上,它又不能離開你!不過你不要擔心,對你沒有影響的.把你自己的左手伸出來看看."

我伸出左手,只見腕部內側的盔甲上面多出了一個洞,而且是直接插進胳膊里的.魔龍套裝的確是有根據穿著者身體變換形狀的能力,上次變狼人這盔甲也跟著變成了狼人的盔甲,這次居然主動進化出一個洞來.這個洞口還有個蓋子會自動開合,看來是防止別的東西從洞口倒灌進身體里面的.

德肯道:"這個洞口就是幼蟲的出生管道,幼蟲出生後會在里面孵化,幼蟲一旦成年就會自己從里面爬出來."

"那要多長時間才可以成年啊?"

"兩小時就行,蟲子的生長都比較快!"

"哎!感覺自己越來越不象人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德肯到是不以為異."習慣就好了.你不過是給母蟲當食物提取機而已,它是它你是你.我就算被寄生了不還是亡靈法師嗎?這東西又不會代替你指揮你的身體!"

夜之子也道:"要是能代替指揮就好了!我下線的時候把練級的工作交給它,比外掛還厲害!"

"虧你想的出來!"我笑著道:"不過真的是個不錯的想法,可惜實現不了!"

"對了,你的頭盔呢?"德肯向我伸出手."你幫了我這麼多忙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你把寶石修好."

我一邊把頭盔遞給他一邊道:"克拉克說你修過黑暗水晶!"

"我是修過,但是那個水晶沒有你這個壞的這麼嚴重,上次那個僅僅是斷了一個拐角而已,你這個雖然沒有斷開,但是中心部分基本上都已經完全碎了,比那個壞的嚴重多了!再說,當時我在黑暗神殿借用了黑暗之星才修好的!"

"你說黑暗之星?"我趕緊拿出了魔王水晶瓶."給你!"

"魔王水晶瓶?你怎麼搞到的啊?但是你給我這個干什麼?不會是……?"想到了可能的情況德肯吃驚不小.

我把手放在嘴前做出不要出聲的動作."我偷出來的,別說出去啊!"

"你真行!這東西都讓你偷出來了!可是死神騎士也不是擺假的啊?"

"呵呵!這個你就不要問了,山人自有妙計!"我可不能和他說我是有內應才搞出來的,那不是害了多明格嗎!

"你不說我也知道,你肯定在神殿里有內應,就你這點實力想硬闖神殿是不可能的!兩個死神騎士就可以滅了你了!"

"我反正不能說,愛怎麼猜隨你!現在東西都給你了,你到是快點幫我修寶石啊!"

"好好!知道了!"德肯把寶石從頭盔上整個挖了出來,結果剛一拿出來寶石就咔噠一聲變成了十幾個部分,中間那只小箭也掉了出來.德肯看了看一桌子的碎片道:"完全複原不太可能,要不我們試試粘回去怎麼樣?"

"什麼叫粘回去?你以為是做工藝品啊?我要的是寶石的召喚力量!"

"可是這東西碎的太厲害,別說完全恢複,就是粘回去都是很麻煩的!"

"那怎麼辦?"

"要不我們試試用寶石熔爐重新合成?"

"水晶也可以重新冶煉的嗎?你不會給我燒成一堆水晶溶液吧?"

"那可不一定,不過你這東西反正也是修不好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說不定可以成功呢?"

"那好吧!"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這東西壞成這樣,比我預期的損壞嚴重的多,能有一線生機已經不錯了!克拉克他說不能修的時候我其實已經不報太大希望了!

"跟我來吧!"德肯站起來要帶我們去熔煉室.

德肯抱著一堆碎片不方便,我先一步跑到門邊幫他開門,他還在桌子上收拾碎片.我剛打開門就見一個什麼東西迎頭撞了過來.促不急防的我被突然撞飛了出去,還好幻影和我的和體始終沒有解除,水銀盾牌幫我擋下了第一次沖擊,但是撞擊力還是全都由我承擔了!

上篇:第五卷 第三十三章 苦力     下篇: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離開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