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六卷 第十八章 玩人  
   
第六卷 第十八章 玩人

這家伙的確是個太子,完全不知進退."打就打,怕你不成."

"正和我意."我向前走了兩步."我不占你便宜,大家都不用召喚生物,一對一單挑吧!"

"我這些可是950級的神恩騎士,我讓你才對."這家伙居然還在那里自大.

我招招手,斯哥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三名鈴音騎士站到了我身後,其他的魔寵和妖仆紛紛退回大隊中."那我們這樣,四對地."

"不許要你讓,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你們四個."

"好大的口氣!"一揮手:"上!"

斯哥特立刻帶著另外兩個鈴音騎士沖了上去,對面影舞者的神恩騎士有迎了上來.我和影舞者都站著沒動,就看6個妖仆在互相攻擊.說實話,這三個神恩騎士確實是難得的戰斗力,斯哥特和他們打起來完全不占優勢,雙方完全是一個水平上的.

幾個回合下來斯哥特不再和對方纏斗,退後幾步把他的重甲龍召喚了出來.看到這邊召喚坐騎,那邊的神恩騎士也召喚出自己的坐騎.神恩騎士的坐騎是一種白色的老虎,個頭很大,身上還裝備了盔甲.兩邊再次混戰在一起,估計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來了.

我也不想浪費時間,直接向影舞者走了過去."我們開始吧?"

影舞者什麼話都沒有說,突然揮劍砍了上來.我知道這小子不會講什麼規矩的,所以早有准備.左手一抬,用盾牌架住了他的攻擊.但是這小子攻擊被擋住之後卻依然不停的攻擊,不斷的揮劍砍我的盾牌.正當我想還擊的時候他卻幾個大跳退開好遠."你的裝備不錯嗎?"

"你不也是神器一套嗎?"

"這樣比賽太沒有意思了,我們加點籌碼怎麼樣?誰輸了就要把身上的裝備讓給對方."

"好主意."看他這套東西應該適合鷹,怎麼說鷹也是我們行會的副會長,穿著制式盔甲有些不象樣子."我們用系統公證吧?"

"不許要,只要你過會別不舍得把裝備交出來就可以了."

"你怎麼就這麼肯定不是你輸呢?"

"我當然不會輸."

"還是簽了保險."我召喚出了系統公證,確認後對他道:"你比不比,怕輸就別賭."

"哈哈哈哈!我會怕?"影舞者確認了公證,契約猛的一亮消失在空中,等會比賽結果一出來他下線都沒用,系統自然會把他扒光.

契約剛消失,影舞者再次沖了上來.這家伙的攻擊根本就沒有間隙,根本就不給人還手的機會.不過我可不是一般人."分身.三重幻象!"前面那句是召喚分身,後面的是迷惑敵人.

法師分身揮起法杖對著他的腦袋敲了下去,影舞者笑著道:"那個幻象就想騙老子,當我白癡啊?哎呦!"影舞者被法師分身一杖打跳了起來."他媽的是真身!"

剛剛戰士分身已經和他交過手,我怕他不相信,特地讓法師分身敲他的,而且法師分身用法杖攻擊比較容易迷惑人,誰也不會想到法師的法杖物理攻擊這麼強.這根可是當初從水天月那里拿來的特殊法杖,法師用起來物理攻擊跟戰士差不多,不厲害才怪.

法師分身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揮起法杖一通猛敲打的影舞者連連用手護頭.法師分身一邊打還一邊道:"叫你不聽話,叫你不聽話,打你屁股."突然變敲為掃,一杖打在影舞者屁股上把他打的躥了出去.

"你個瘋子,賴皮!怎麼可以三打一!"

戰士分身快速的連續幾個空翻到了我旁邊站定."我們是三位一體的,本來就是一個人,一點都不欺負你.沒有讓我們的魔寵上來踩死你就是讓著你了."

"那你是本體?"影舞者指著我.

"告訴你不是暴露弱點了嗎?你自己猜吧!"

"好!我把你們三個都解決掉."影舞者忽然對著法師分身沖了上來.雖然法師分身有根法杖可以把自己的物理攻擊強化到戰士水平,但這不代表他的防禦也是戰士水平的.

我和戰士分身迅速的閃到法師分身前面.當.我的盾牌架住了影舞者的劍,戰士分身跟上來一腳把影舞者踢的連翻幾個跟頭才落地.不給他機會我跳起來在空中拔劍,借著下落的力量猛的劈了下來.

永琲獐C身上面忽然亮起藍紫色的光芒,一道巨大的劍刃幻象出現在劍身周圍跟著我的劍同時落地.轟!轟!轟!轟!轟!……我前面的一條直線上發生了連續的爆炸,周圍的觀眾都被震趴下一大片.影舞者連滾帶爬的在地上摔了幾個跟頭才勉強躲開了攻擊.

驚慌失措的影舞者愣愣的看著我."你這什麼劍啊?"

反正今天就是來立威的,要顯就徹底點.我用左手兩個手指夾這永琲獐C柄吊在手上,劍尖緊挨著地面卻不接觸,劍刃上的藍紫色火焰依然囂張的舞動著.有了剛才那一下,觀眾都被永琲澈瞻O嚇到了,所有人都盯著這個超級武器.我手一松,劍尖立刻插入地面,然後整支劍就這麼立在那里慢慢的沒入了地面."現在知道這是什麼兵器了嗎?"

影舞者沒什麼動靜,到是場外的人一片驚呼.一個有些傻忽忽的戰士道:"這有什麼?"他把自己的劍也立在地上,一松手那柄劍也慢慢的深入了土地里."我的也行啊!"

那個戰士旁邊的人拍了他一巴掌,"你個笨蛋,賽場下面墊著冰磚呢!你到湖面上去試試能不能插進去."

"對啊!"那個戰士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賽場下面可是冰層啊.這種天氣下冰和鐵的硬度差不多,能憑借自己的重量插入冰層的武器就可以憑借自己的重量插進鐵塊里.削鐵如泥和這種程度一比也不算什麼了."天啊!那把武器太誇張了吧!我要是也有把就好了!"

另一邊的騎士道:"別不知足了,你那把能插進這里的凍土,也算是聖靈級別的上品了,我用的還是把黃金級別的武器,我找誰去啊?"

場地中永琲獐C刃已經完全沒入地面只剩個劍柄卡在地上.我張開手掌,永琣菑v從地面下又升了起來回到我的手里."來啊!你不是要拿我的裝備嗎?"

"你別囂張!"影舞者忽然跳了起來,再次沖了上來.

我根本不等他靠近,隔空舞動著永."劍刃風暴."隨著我的舞動,劍身上一道道白色的行同實質的半月型氣團旋轉著飛了出來.這是我第一次正式用劍刃風暴進行攻擊,沒有想到效果這麼好.但是因為缺乏練習,准頭稍微差了點.白色的旋風刃毫無准頭的向我面前的扇形區域亂飛,很多風刃甚至飛到了觀眾席.

一個白色風刃突然飛向觀眾群,嚇的周圍玩家趕緊抱頭蹲下.風刃直接擦著玩家們的頭頂飛了過去,接觸到森林里的樹木後風刃依然繼續向前飛了一段才消失.等了幾秒,突然一連串枝杈斷裂聲,剛才風刃飛過的直線上七八棵兩人合抱的大樹從一人高的地方轟然斷裂,一排大樹倒地.

好事的玩家跑過去摸了摸樹木的斷口,光滑的像打磨過一樣,完全的一刀切.那人摸摸樹干又摸摸自己的脖子,感到一陣寒意."好厲害!"

場外只是誤擊,風刃不多.場地里的影舞者可沒那麼幸運了,上下翻飛的劍刃風暴在他上下左右到處亂飛,先開始他還打算抵擋的,可惜攻擊太密集,想擋都不成.這些風刃異常鋒利,碰到哪里就是一道深深的刮痕,要不是因為他穿的是神器,早就被分尸了.

雖然說他穿的是低級神器,但那畢竟是神器,我的風刃只能降低耐久不能造成實質傷害,沒有辦法,只好換攻擊方式.左右看看兩個分身,我們互相點點頭都明白了意思.三個我一起沖了過去,連續躲閃攻擊已經快被玩暈的影舞者發現我們沖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把永琤紫僥Ы銂瑣啎h分身,戰士分身拿到劍就是一個豎劈,不過他手指一動,永琠艙M分節,一串劍鞭甩了出去.本以為自己在安全距離的影舞者被劍身纏了個正著.戰士分身猛的一收劍,把影舞者帶著轉了起來.

我沖到他跟前,雙手在面前交叉,呲啦,刃爪出鞘.對著影舞者就是一組快速的直拳,影舞者非常忌憚我的刃爪,連續後退躲閃我的攻擊.我忽然右腳向地下一跺,哐啷一聲,小腿後面的背刃滑了出來.以左腿為支點,右腿踢過頭頂用腳後跟猛的砸下來.帶著背刃的戰靴攻擊力可不比劍差,影舞者自大歸自大,戰斗知識還是清楚的,連忙向旁邊閃躲.我一擊不中,順勢右腳著地,左腳離地轉身踢.

...............................................

剛剛一連串的躲閃動作已經讓影舞者沒有躲避能力了,我這一個轉身回旋踢他根本來不及閃了,只有把雙手擋在身前硬接一腳.我出招就是要傷人的,力度非常大.小腿和他的前臂一接觸,立刻就是一聲金屬碰撞聲.影舞者悶哼一聲被踢飛了起來.

飛在空中的影舞者還沒有落地,一個魔法飛彈忽然撞在他背上又把他炸了回來.

我雙腿落地,馬步站穩,雙手面前畫出太極圖聚集于身前."左手乾右手坤,天地和擊之術,雙龍斷擊."轟!

可能是這招玩過頭了,爆炸的威力過大,不但把影舞者炸的沒影子了,連我自己都被震的摔出三四丈遠.影舞者不知道是被燒成灰了還是被炸飛出去了,反正大家都是四處尋找也沒有看見人影.等了半天忽然有人指著天空叫道:"在那邊!"

所有人都本能的抬頭向上看,只見一個反射地面上火把光線的小亮點掉了下來.等了幾秒,確實有東西下來了.淅瀝嘩啦的一堆裝備卻沒有人,看來是真的炸成灰了.

我剛要過去撿裝備,身上忽然銀光一閃.水銀盾出現在我的頭頂,一柄劍貫穿了水銀盾插了下來,但是因為被阻擋了一下而沒有對我造成多大傷害.影舞者居然只穿著一身單衣拿著劍從我頭頂跳了開去.他剛剛是自己把裝備扔出來迷惑我想借機偷襲,可惜被幻影發現了.

影舞者攻擊失敗後趕緊過去撿裝備想穿回去,但是我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呢.戰士分身手里的永琱@揮,盔甲被鉤了回來.雖然少了一件,但是影舞者依然撲過去想要撿剩下的裝備.我雙手向前一指,背後兩個半月帶著破風聲飛了出來.兩片半月分成了6片半月,然後接二連三的沖了過去發出嗚嗚的風聲.影舞者眼看就要拿到裝備了,可是半月卻呼啦一下飛過去把裝備全給帶散了,一套盔甲掉的到處都是.

影舞者現在還沒有死,裝備雖然扔了出來卻還有保護時間,我的手鐲收不了,要不然一件都不給他留.這也是《零》奇怪的地方,可以從別人身上扒裝備,卻不能撿別人扔出來的裝備,估計是為了方便搗裝備的時候身上放不下才特別設計了保護時間.

意識到我在耍他玩,影舞者也不在追裝備,而是朝著我沖了過來.沒有裝備還想囂張,真是個不自量力的家伙.我一伸手,戰士分身又把永琣V我拋了過來.但是影舞者卻突然從中間跳了起來把永睆I了下來.他還沒有笑出來,永琱W突然爆起一丈多高的火焰嚇的他趕緊把永琤竣F出去.我一伸手永琱S到了我手里,劍一入手火焰立刻變成一尺長的安全長度.那邊的影舞者卻是正在滿地打滾,因為他全身都燒了起來.

"別費力氣了,之把劍名叫永,它的火苗就是永琱坐,知道什麼叫永琱坐黧?就是要永琲瑪N下去,不想變焦碳就自殺吧."

可是因影舞者就是不自殺,他滿地打滾就是壓不滅火苗.已經變成火人的影舞者突然跳了起來向湖面跑了過去,剛剛挖冰磚的地方還沒有完全封凍起來,他一下跳進了兵水里.

我剛剛只是騙騙他好玩的,但是這下連我都吃驚了.跳入冰水中的影舞者一會工夫又爬上來了,而且是全身火焰.我驚訝的把永畬釣麮換e看看,又看看那邊的火人.自言自語的道:"原來真的撲不滅啊!"

影舞者身上的火越燒越旺卻總也不死,光明聯盟的人跑出來喊了認輸,于是很多人跑了上去又是用東西壓又是拿土埋的,反正就是滅不掉.我忽然想起來中國神話中有一種火是滅不掉的,永琱丹野_極星君給的集火刃,難道集火刃上帶的就是那滅不掉的三昧真火?太厲害了吧!看來需要研究研究是不是真的滅不掉.正好這里有個現成的實驗品,拿他實驗正好.

我趕緊裝好人跑過去幫著滅火,其實是想看看哪種方法可以滅掉三昧真火,或者這個三昧真火真的就是滅不掉的.我讓小純實驗了用光明魔法淨化,結果是完全不行.接著讓凌實驗用黑暗置換等方法進行滅火,結果還不如光明魔法,火不但沒有滅掉還越燒越旺了.影舞者跟殺豬一樣的慘叫,但是這麼多人就是滅不掉火焰.後來阿嫡娜用水系魔法實驗了一下,結果也是一樣,即使用冰凍魔法把影舞者凍住火焰依然燒個沒完.

三昧真火是道教的東西,說不定小龍女有辦法.我讓小龍女去試一下.小龍女化身為人類形態,立刻就把那些玩家給鎮住了,這種清麗脫俗的美人可不是天天都能見到的.不管那些發呆的人,小龍女先讓艾美尼斯用幻象控制影舞者的身體讓他別亂動,但是艾美尼斯卻說疼痛的意識太強烈不好改.

我道:"你就讓他幻想自己在洗桑拿溫度很高."

"哦!"

艾美尼斯的幻象一出來影舞者真的安靜下來了.小龍女趕緊走過去用印火符把三昧真火聚集到一個地方,果然有效,火焰面積迅速縮小成一個圓形區域.接著小龍女把手放在火焰上面一尺高的地方:"三清火焰,引靈之火,召集火源.收!"她手掌一握,火焰呼的一聲滅掉了.但是小龍女一翻掌,火焰居然在她的掌心上面一寸的地方跳動著."主人,我滅不掉三昧真火,只能把它轉移位置."

我趕緊把永琣糷F過去,"放回來吧."

小龍女把三昧真火小心的扔回永琱W,火焰立刻融入劍身.果然還是永琣菑v才能滅火.

影舞者雖然被救了下來,但是已經被燒的不像人樣了.我當然是非常"愧疚"的道歉了,當然,道歉歸道歉,裝備還是要拿回來的.我抱著那套太陽套裝走回我們行會的隊伍."鷹!"

"恩?"

"接著."我把盔甲和武器都扔了過去.

鷹不知所措的抱著盔甲."你這是干什麼?"

"給你的.你好歹也是我們行會的副會長,裝備太寒酸怎麼行.你可別嫌棄,這套雖然是低階神器,但好歹也算是神器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剛才那家伙還不是靠這個盔甲擋了我大半的攻擊,以永琲澈瞻O,要是剛才他穿的不是神器早就成碎片了."

鷹趕緊解釋:"我不是嫌棄,是這東西太貴重了."

"我有魔龍套裝了,這東西我用不到.我的戰士分身穿不了這種光明屬性的盔甲.你要是不好意思要就當是我借你的,反正我用不到,你先穿著總比存在倉庫好吧?"

"你要是這麼說我就先穿著."

"這才對嗎!"

此時煙雨已經走到比賽場地中間開始道:"這次比賽已經結束了.首先確認兩個進入決賽的隊伍,一個是羽盟,另一個是冰霜玫瑰盟.但是第三名有些爭議,熱血盟和光明聯盟的成績差不多,所以不好決斷.我提議大家投票決定,由今天到場的5324位盟主投票,誰票多就可以入闈.

投票這麼民主的決定當然是大家都同意了,結果統計出來的結果是熱血盟入闈.從這里就可以看出熱血盟的人脈了,畢竟是中國第一大行會,而且長期參加各種中國玩家的活動,交際面廣當然不能和光明聯盟那種不怎麼參加活動的行會一樣.

這樣最後的決賽就變的奇怪了,羽盟,熱血盟和我們行會爭奪第一名.可是羽盟敗在了我們行會手下,而熱血盟又被羽盟打敗了,我們又被熱血盟打敗了.這個三角關系就不好定了.最終在北方聯盟的提議下各個行會商量出了辦法.

三強行會不再進行戰斗比賽,而是看誰找到的國器多就由誰來當老大.要是三個行會之外的行會拿到國器多,可以和三強再進行綜合比拼,這樣可以省下不少事情.

第一次中國行會大聚會到此結束,大家都准備各自返回自己行會所在地.我們行會和熱血盟結伴離開,但是剛走出不遠,前方樹林里忽然跑出好多人把我們的路給擋住了.

不會是搶劫吧?中國地區三強行會有兩個在這里了,誰這麼大膽子呢?

上篇:第六卷 第十七章 立威     下篇:第六卷 第十九章 戰爭准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