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妖精的禮物  
   
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妖精的禮物

我走過去仔細看了看這個白色生物,結果有些意外.一開始以為是個穿著白衣的刺客,結果發現這東西不是類人生物.白色的是它的皮毛,而不是衣服!翻過來看了看它的臉,一張極度丑陋的臉把我都嚇了一跳,玫瑰想過來被我給擋住了.

"有什麼問題嗎?"玫瑰不解的問我.

"這東西長的有些對不起觀眾,你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那還是算了."

我把怪物的尸體提起來翻來覆去的看了看.這東西比長臂黑猩猩略微大一點,有兩對上肢和一對下肢,但是沒有尾巴.站起來的話估計身高在1米左右,不過肌肉相當發達.拉開它的嘴巴沒有看見獠牙,這是個草食動物,攻擊我們不是因為饑餓.看看它的腰上居然掛著一個做工粗糙的腰帶,里面還有不少石頭打磨而成的飛鏢,雖然質量很差,但是至少說明這個東西有一定智力.

"啊!"

"吼!"

玫瑰輕叫一聲捂著大腿蹲了下去,旁邊的樹林里另外一個白色的怪物也在一片箭雨和蜂針刺殺中掛點.沒時間理那個怪物,摟著玫瑰緊張的不知道她哪里中招了.

"你怎麼啦?"

"腿!別碰!啊!這邊!"

玫瑰中招的地方居然在大腿根部,而且攻擊者錯過了比較近的一條腿而命中了另外一條腿的內側盔甲接縫處.外面看上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到底是什麼武器啊!

"別亂動,我幫你把裙甲拆開看一下."

下掉了裙甲似乎沒有哪里不對,接著把疼痛處附近的護腿也拆掉.護腿拿掉後依然看不出哪里不對,只好連最內層的白色內襯都一起脫掉.那雪白的粉嫩大腿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感覺自己的腦子里只剩下本能了!用全部意志力壓下yu望,仔細的在散發著淡淡少女芬芳的雪白肌膚上尋找傷口.費了好大力氣終于找到了一個小紅點,但是什麼都看不見,黑色的血珠表明武器有毒.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嘴唇貼上去用力的吸吮,黑色的毒血被吸出的同時我感覺到了什麼堅硬的東西.

扭頭吐掉黑血,玫瑰的大腿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東西,看起來像個牙簽.扭住這個小頭向外一拉,一根一寸多長的黑色物體被拽了出來.叫了兩只血蝴蝶代替我吸掉毒血,我專心看著手里的武器,其實主要是怕再看玫瑰的大腿我會忍不住,這里可不是干那事的地方!

手里的東西簡直就是根牙簽,連材料都是木頭做的,但是黑色的暗器明顯喂了毒.一只鋼鐵銀蜂從那邊的尸體上撿回了一個中空的套筒,明顯是吹箭的發射器.這些白色生物簡直就是土著人,也太厲害了!

正檢查武器的時候不遠處又是幾聲怪叫,兩只白色生物在企圖接近的過程中遭到鋼鐵銀蜂追殺,被蟄了幾千下倒斃當場.這些白色生物生活在瘴氣林中肯定有抗毒能力,所以鋼鐵銀蜂的攻擊效果不好.要是不抗毒的生物被蟄100針就走不動路了,200針以內就可以致命,這些家伙卻各個都要上千針才有效果!

玫瑰穿回鎧甲走到我背後."你剛剛吸毒血很可能中毒了,半你加個淨化術吧?"

"恩!"

玫瑰給我和她自己都使用了淨化術."這些東西看來數量很多,要是一會他們集中過來怎麼辦啊?"

"我只是不想提前讓魔寵們出來吸毒氣,一會真打起來就讓幸運他們把林子都燒掉,沒有了偽裝這些東西也不會有多大能耐."

"那我們最好快點前進."

"好的."

把鋼鐵銀蜂和血蝴蝶部署在我們周圍充當警戒網,小心並且快速的前進.一段路走過來之後我們發現了好幾次白色生物的活動,但是它們都沒有靠近,而是看到我們就跑.顯然這些東西的智慧告訴它們敵人強大到無可戰勝,所以它們決定不要靠近我們這些危險生物.

沒有敵人干擾反而利于我們的行動,中途下線吃個晚餐,上線之後繼續推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就再也看不見那些白色的毛怪了,但是白色的霧氣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濃了.先開始我們還保持著警惕,後來越來膽子越大,到最後就變成了我和玫瑰兩人的林間漫步.

我們兩個走著走著,身邊的玫瑰突然猛的向下掉了下去.還好我們兩個一直摟在一起,我動作反應迅速的順手把她拽了上來.地面上居然有個陷阱,玫瑰剛好踩翻了機關.這個陷阱面積能掉下一匹馬,好在我們兩個沒有正對著陷阱,要不然就一起掉下去了!四周警戒的鋼鐵銀蜂和血蝴蝶都是飛行生物,地面上的東西它們根本注意不到.

玫瑰被拉上來後還心有余悸的看著陷阱下面,巨大的陷坑里豎立著密集的木樁,而且上面還削尖了!木樁上黑褐的是干涸的血跡,不過下面沒有動物尸骨,明顯有什麼生物長期清理這里.經過這個陷阱之後我們不敢再大意了,小心謹慎的邊看邊走.

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出現了一根奇怪的藤條,它順著樹干延伸到地面上,在落葉的掩蓋這下一直連接到路中間一個機關上,只要我們一踩上去藤條就會被切斷.我和玫瑰躲開很遠然後用弩箭射斷了藤條,藤條一斷立刻卷了上去,旁邊的樹上一根插滿尖刺的原木橫著飛了過來.還好我們躲的遠,要是剛才踩上機關,估計這會我們兩個就被打飛出去了.

但是本來以為完美的躲過了攻擊,玫瑰卻突然拉著我跳向一邊.我們兩個剛才站的位置旁邊那棵樹的樹干上釘了一排竹箭,還好玫瑰拉著我跳開了.剛爬起來就感覺我的手好象掛帶了什麼東西,強勁的風聲中另外一根原木像攻城錘一樣豎著撞了過來.玫瑰在我身後,我不能躲,轉身抱著她跑開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方法是把這個原木擋住.

兩個半月呼嘯著飛了過去,紅光一閃,原木一分為三.兩個部分向側面偏了過去,只有一段繼續朝我們沖了過來,沖擊力已經下降三分之二了.永琣b我手里變成一柄雙手侍劍,劍身上紅,紫,白三色火焰交替閃爍著.對著沖上來的半截原木猛的一個重斬.原木從中間一分為二向兩邊飛了出去.就差一點我們就要被命中了,這里的機關設計者肯定是非常了解森林的環境,要不然不會布置這麼隱蔽的機關!

"這樣不是辦法,我們會被困在這里的!"玫瑰道.

我看看周圍."既然這個森林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不能用和平的手段進入森林了."

"你要干什麼?"

"我要武力開路."

.....................................

兩個半月按照我的意志開始把我們前進道路上的樹木全都攔腰斬斷,掛在樹上的陷阱都隨著樹木的倒下而被破壞,地面上的陷阱也因為倒下的大樹而啟動.現在雖然道路變的不太好走了,但是陷阱和機關都一目了然,至少比較安全.

就這麼一路開路向前,本來以為不會再有威脅了,但是我們估計失誤.走了不超過1000米,忽然一個穿著樹葉的小人從倒下的樹木里跳了出來.他的樹葉服裝簡直就是最好的偽裝,因為那本來就是樹的一部分.小人身高30公分左右,看起來像個玩具娃娃.雖然體形小,身材卻不走樣.在這個小家伙跳出來之後旁邊的樹木上又有很多小人跳了出來,這些小人有男有女,長相有些滿可愛的,有些則很丑,基本上和人類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身體和人類等比例縮小了不少,而且他們的眼睛比例要明顯比人大的多.這些身高不足人類腿長的叢林人,卻長著一雙很大的眼睛,搞的他們一個個很像卡通人物.

發現不明生物,鋼鐵銀蜂和血蝴蝶立刻聚攏了過來,因為沒有接到我的攻擊許可,它們都沒有動,只是在我附近聚集.那些叢林人似乎很害怕我身後的生物,估計他們是怕鋼鐵銀蜂.血蝴蝶除了多了對翅膀,外形到是很像他們.但是鋼鐵銀蜂閃亮的尾刺以及巨大的口器和鋒利的鐮刀狀前肢,乃至它們飛行的聲音都透露出這種生物強烈的攻擊性.特別是那對血紅色的眼睛閃著詭異的光芒,別說這些小小的森林人,就是一般玩家都輕易不敢靠近.畢竟體長近半米的巨型毒蜂可不是一般人能頂的住的.

看對面的森林人都沒有攻擊的意圖,我回身示意鋼鐵銀蜂全體降落.這些家伙飛起來的聲音像轟炸機,不用戰斗最好還是不要飄在空中.

"你們會說話嗎?"我試探性的問了一下.

對方聽到我的話互相看看,然後有個長了一頭白頭發的森林人走到了隊伍前面."說話……我的……會."暈!這是什麼語法啊?老人又開始繼續道:"從……哪里……到這里……你的……來?"

勉強聽出來他好象是問我從哪來."我來自森林之外的地方,離這里非常遙遠,那地方在一片廣闊的大地的另外一端.那地方比這個森林還要大很多倍."

"問……你……來這里……為什麼……事情的?"

好象是問我為什麼來這里."我要去神殿."

"神殿……大的……巴巴魯……家的……不讓進!……進……巴巴魯……發火……吃人!"

他好象是說神殿被一種叫巴巴魯的生物控制著,而我們要是進去的話這個巴巴魯會吃人."巴巴魯很厲害嗎?"

那個老頭立刻點頭,並且道:"巴巴魯……個子很大……我們……敵人……打不過!"

看來這個東西非常巨大,這些小家伙不是對手.等等,小家伙?他們認為巴巴魯很巨大,但是他們自己這麼小,這個巴巴魯對我來說就未必是巨型生物了,事實上對他們來說我就算巨型生物了!

"這個巴巴魯和我比哪個大?"

"巴巴魯."

看來巴巴魯比我個頭大,但是也可能大的不多."它有多大?"我讓鋼鐵銀蜂聚集起來抱成一個比我大一點的團."有這個大嗎?"

"更大!"

我一揮手,又有一些鋼鐵銀蜂加入."現在呢?"

"還要大!"再次添加之後他叫道:"巴巴魯……大……一樣."

恩!看來一樣大了.我看看旁邊的鋼鐵銀蜂彙聚的集團.這要是個人形怪物的話應該是個身高三米多點,而且身材像健美先生一樣的肌肉猛男型.如果不是人形怪,那也就是個比戰馬大一些的東西,體形不超過成年犀牛.

"那你們是什麼人?"

"精靈……叢林的."

原來是小妖精."你們沒有翅膀嗎?"

老人轉過身,一陡身體,一對蜻蜓一樣的小翅膀伸了出來."飛……展開……不飛……收起來"說完收回翅膀又轉了回去."你……進入……勇者……神……啟示……!"他看了看我繼續道:"證明……神……述說……勇者……驅策……巨型……龍獸……凶猛……證明?"

我完全被他的話搞糊塗了,老人雖然會說話,但是語法存在嚴重問題.一開始的幾句連猜帶蒙勉強還可以明白,但是這句語法太混亂,完全不知道他說的什麼!

玫瑰看看我又想了想道:"他是不是說有個傳說的勇者騎著巨龍啊?"

"那就是龍騎士了?但是這關龍騎士什麼事情啊?前面那句似乎理解不完全!"

"他剛才用到了證明兩個字,是不是要你證明你是勇士啊?"玫瑰繼續猜.

我反對道:"他也可能說的是證明神的預言."

玫瑰不管我,轉而對老人道:"你是要他拿出龍證明什麼嗎?"

"證明……龍……!"老人顯得很激動.

玫瑰對我道:"你把龍召喚出來看一下."

"好吧!"我打開鳳龍空間放出四條巨龍.

四條巨龍一出現所有的小妖精都騷動了起來,兩個妖精甚至興奮到暈了過去.

老頭總算平靜了自己的情緒."巨龍……你……證明……神……禮物……你的.使命……我們……完成."他不等我消化這句話就轉身對其他的小妖精說了些什麼,不一會有八個妖精抬了一個圓盤過來.老頭指指圓盤."你的……神……賜予."

這句好象可以明白."你說這個東西,給我?"我試探性的問.

"你的……神……給你."

得到確認我就不客氣了,趕緊把那個圓盤拿了起來.一上手差點沒有抓住,趕緊兩只手一起上.我的天哪,這東西大概是白金的,重的要死!拿起來之後和玫瑰一起細看了一下,老頭就在下面用他那超級爛的語法述說著一些什麼東西,不過我們是什麼都沒有聽,反正聽了也不一定懂.

這個原盤看起來確實是完全用白金打造的,要不然不會這麼重.盤面直徑30厘米左右,厚度約5厘米,表面雕刻有複雜的魔法圖案和符號.最有特色的是盤面正中心鑲嵌了一枚四角星,而且它的材料竟然是魔晶石.在盤片周圍鑲嵌了一圈12個櫻桃大小的紅寶石,而且兩面都有.在盤片正面的紅寶石旁邊都有用黑色不明物質畫出來的符號,看起來像數字.

"你決不覺得這東西像個表盤啊?"玫瑰問道.

"就是少兩根指針!"

玫瑰玩腰對那老人道:"這個東西是干什麼用的?神沒有說明嗎?"

"任務……我們……寶貝……轉交……其他……神……沒說."

暈!這次我聽的很明白,他們就得到任務要把這東西給帶著龍進入這里的人,卻沒有得到關于任務的任何提示!

老人補充道:"小心……巴巴魯……要……我們……不給……巴巴魯……搶奪……你們……收好."

"明白!"我把原盤放入儲物空間."這下放心了?"

老人點點頭."任務……完成……我們……離開."說著帶著後面的人一起消失了.

小妖精們消失之後幸運道:"主人,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啦?這里的空氣質量不太好啊!"

"你們回去吧!"

"是!"四條龍一起消失在鳳龍空間里.

我們重新上路,這次走了很長時間依然沒有找到神殿,怪物都是遇到不少,千奇百怪的什麼都有,而且一波比一波厲害.最致命的卻還是瘴氣,這麼長的路程要不是有強力過濾系統,估計一般人都要毒死了,就算吃藥頂,一般人也帶不了這麼多解毒藥啊!

先開始遇到的都是六七百級的怪物,後來干脆就是八百級怪物做主力,而且是一來一群.有時候甚至會混個把九百級的怪物在里面.大約到深夜,玫瑰的盔甲過濾開始出問題了,她中毒了.長時間的處于瘴氣中,防毒面具也頂不住了.好在她自己就是複活法師,解毒回血她都會.又走了一個小時,我的盔甲也頂不住了,呼吸的氣體開始出現明顯的刺激性氣味,而且越來越重.不久之後我也開始中毒,好在玫瑰就在身邊.

時間太晚,玫瑰想要休息了,但是我又不用睡覺.最後想了個辦法.讓玫瑰下線准備好之後再上來,然後就在游戲里睡覺.我抱著她前進,不用下線一樣睡覺.唯一的問題就是沒有辦法解毒了,只好把小純叫出來用光明系的淨化術臨時頂一下,不過這樣她要照顧我和玫瑰還有她自己,消耗非常大,一會真的開戰她恐怕不能參加了.

大約又走了三個多小時,瘴氣終于開始越來越淡了,小純的魔力也快見底了.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沒有人能夠穿越這里了,這麼廣闊的地域完全被瘴氣封閉,任何人都無法支撐到對面.我們雖然沒有從空中飛過來,但是我肯定天上不會太平的,要不然這就不是隔離帶了.

隨著瘴氣的助教消失,魔龍套裝的防毒能力逐漸也開始恢複了.但是盡管如此小純依然耗盡里法力,我只好換阿嫡娜用水系魔法驅毒,幸好我魔寵多,要不然就這麼毒死在這里了!

又繼續前行了一個小時左右,瘴氣終于完全消失.我打開面罩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身體沒有任何反應,看來真的沒有瘴氣了.阿嫡娜被送回了鳳龍空間,召喚出夜影,終于不用徒步前進了.

放開速度奔馳,不一會就感覺森林越來越稀疏,而且林間開始出現很多的矮灌木,樹木之間幾乎沒有道路,大部分地方都被灌木覆蓋了.夜影本身腿就長,又善于跳躍,我們就這麼在灌木叢的空隙之間跳著前進.

直到玫瑰睡醒我們終于徹底離開了森林,一個巨大的湖出現在我們面前.傲斯卡森林就是個環狀地帶,面前的湖才是它的中心.而湖心那座雄偉的巨型建築我想就是大地母神殿了,她比我想象的還要巨大,而且更加壯觀.最為讓人吃驚的是她完全建在水上,整個神殿下面看不見島嶼,她就是立在水里的,而且沒有任何橋梁或者通道與岸邊連接.

上篇: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下篇: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 奇怪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