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三十章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第七卷 第三十章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這家伙智力太低,他連恐懼是什麼都無法理解,想嚇唬他一點用都沒有.當初應該選擇去掉他的敏捷而不是智力!

"我們怎麼辦?"玫瑰著急的喊道.

怪物在我們中間蹦來跳去,誰都沒有辦法對付他.

我一抖翅膀,血蝴蝶和鋼鐵銀蜂一起飛了出去."大家退後."

對付這種大家伙還是小型生物比較有優勢,鋼鐵銀蜂數量大還不怕死,就是速度慢點,遲早可以把它叮死.果然如我所料,鋼鐵銀蜂的群體攻擊力實在是相當恐怖.大怪物左右揮舞它的拳頭,但是鋼鐵銀蜂的反應速度太快而且本身體積也不是很大,怪物每次揮擊頂多可以命中一兩只,面對數量過千的蜂群,這個攻擊速度實在是可以忽略.

打了不一會怪物突然掉頭就跑,這下知道怎麼恐嚇智商低的怪物了.原來低智商的怪物不會分析敵我實力,恐嚇他的唯一手段就是讓它用身體去體會.只有把它打疼了才可以嚇跑它.

總共損失了三十幾只鋼鐵銀蜂就把怪物嚇跑了,這個效率還真是高.但是現在我們又遇到一個問題,怪物是跑了,可是入口還是沒有啊!剛才怪物出來的那個通道已經自動封閉了,我們還是沒有進入的通道啊!

回到祭壇附近找了半天,這里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機關了,難道這個核心區域是不能從外面打開的?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實驗了強行進入,結果真的像那個家伙說的一樣.這個中心區域是神力保護的地區,連永痝ㄔu能很艱難的在地面上留下一點傷痕,更糟糕的是挖開的部分會自動愈合,雖然永瓻j強可以挖的動,但是只要我一停它馬上又長好了,這要我怎麼挖啊!

"哈哈哈哈!別費力氣了,這里的入口是從內部打開的,你們在外面是無論如何也進不來的."那個討厭的聲音又囂張的笑了起來.

"哼!打不開入口我不會傳送進去嗎?"

"能傳送的話你就試試啊."

"幻影,進去看看情況."

幻影立刻從我身上分離出來順著牆壁鑽了進入,很快他又出來了."從這里向下是三米厚的牆壁,穿過牆壁之後就是通道.但是里面有很多綠色的怪物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我看看玫瑰道:"要不然我先進去,你等我一會,找到開關後我再放你進去?"

玫瑰點點頭."沒關系的,你自己小心就是了."

先收起魔寵,利用幻影的傳送順利的進入了核心里面.光線一亮,我出現在一個通道的盡頭.這應該就是我剛剛站的地方的正下方.觀察了一下這個通道,發現它非常的寬,跑火車都不成問題.通道的牆壁都是一種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物質,摸起來像石頭,還滿光滑的.在這個通道的地面上有很多綠色的小東西在到處亂爬.這些東西體積比貓大一點,綠色的帶點透明,看上去像果凍.奇怪的是這些綠色的果凍還會爬,明顯是活的.放眼向遠處看過去,地面上零星分布著很多這些小東西,甚至連牆壁和天花板上都有好多.

我趕緊把幾個人形魔寵召喚了出來,幾條巨龍和小龍女也幻化成人形被召喚出來,兩只鳳凰也不能忘記.坐騎就不要了,反正這里情況不明又不能放開跑,有沒有坐騎都一樣.白浪和飛鏢也被召喚出來待命,萬一有個風吹草動他們反應快一點.

"這是什麼東西你們誰認識?"魔寵多見識也廣些,總要有認識的吧.

小純先道:"我以前見過類似的東西,好象是叫史萊姆."

小三道:"這不是史萊姆,史萊姆比這個大一點,而且有基本形狀.這個是地穴蠕蟲."

正說著有一團綠色果凍向我們這邊蠕動了過來,小三趕緊拉著我後退."小心點,這東西很危險的."

"危險?"我看看地上的果凍.這個小東西圓滾滾的既沒有牙也沒有爪,不知道哪里危險!

小三道:"地穴蠕蟲會分泌一種酸,除了我們周圍這些凝酸石礦之外見什麼腐蝕什麼!"

剛說完那個綠色的地穴蠕蟲突然朝我這邊噴了一團淡青色的液體物質,嚇的我趕緊跳開.小鳳打了一個響指,一團火焰立刻把那團果凍燒的灰都不剩了.小三解釋著:"地穴蠕蟲的身體中97%都是水,所以燒干了連灰都沒有."

從手鐲里拿出個不要的垃圾長槍試著捅了一下那團掉在地上的液體,槍尖剛一接觸地面上的液體立刻發出哧哧的聲音,而且槍尖立即開始冒煙.把長槍拿起來,只看著槍尖一點點的消融很快就把半個槍頭都燒沒了.

我扔掉那支長槍,從身上又拿出大量垃圾武器,分給變成人形的魔寵們一人一面盾牌外加一支長槍,反正是白裝備,幾個銅板的東西燒掉也不可惜.一邊向前走一邊小心的對付這些地穴蠕蟲,還好這些小東西的酸液射程只有三米左右,而且它自身的防禦力非常差,基本上是一碰就死.

雖然蠕蟲不經打,但是長槍只有兩米多長,而地穴蠕蟲的射程是三米,用槍尖捅肯定是不行的.好在我們有兩只鳳凰,一路放火燒.這些小東西全身都是液體組成的,一燒就死.

連續推進了很長一段路之後突然在通道的牆壁上發現了一道門,推了一下,門居然沒有鎖.這里簡直就像一個巨大的控制室,大量的手柄和拉環在房間里整整排滿了一面牆.

"我靠!怎麼這麼多啊?"我看著這麼多控制開關有些傻眼.

凌和小純走過去研究了一下牆壁上的開關,結果發現每個把手旁邊都有操作說明,不過都是魔文,我是看不懂的.凌一個個翻譯著牆壁上的魔紋,用手指點著數:"通道機關,照明,怪獸閘門,翻板陷阱,暗道……啊!找到了."凌發現了一個控制拉環輕輕一拉,房間震動了一下,接著牆角的一個平台開始上升.

我趕緊用私聊聯系玫瑰."有個電梯上去了,你注意下."

"看見了."不一會那個平台又回到了房間里,玫瑰正站在上面."你動作滿快的嗎?"

"要不是那些果凍應該更快的!"

"果凍?"

"出去你就知道了."回身對凌和小純道:"把機關都關掉."

"好的."

............................................

等關閉了那些討厭的機關之後我們重新回到通道里,玫瑰終于見識到了果凍的厲害,這些小蟲子把我給她做實驗的白板盾牌燒成了一灘軟了吧唧的東西,不過除了這些小蟲子確實沒有再遇到任何阻礙.我們在通道里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見機關,有懸掛在房頂的大斧和地面的陷阱坑,不過全都已經被關閉了.那些鍾擺一樣的大斧現在都捶在中間一動不動,而陷阱坑的擋板都自己打開了,老遠就可以看見.

下了幾次樓梯之後我們在一扇大門前停了下來.打開地圖看了下情況,這次顯示的位置表明我們已經到達核心區的中心附近了,再向前幾百米就是真正的核心了,這個大門後面應該就是核心了.

玫瑰對著周圍喊道:"縮頭烏龜.我們已經到你的門外了,我過會抓住你保證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別說大話.不要以為到了這里你們就可以見到我,過不了最後一道關卡,一切都是白費.我真為你們可惜,雖然走到了這里,但是你們永遠也進入不了我的房間.真是可惜啊!哈哈哈哈!"

"那就讓我們看看誰能笑道最後."玫瑰拉著我一腳踢開前面的大門.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踢開大門後徹底傻眼了,門後的房間居然空無一物.不對,這里也不是真的空無一物,在這個室內體育館一樣巨大的房間里有一面鏡子.這面鏡子就掛在地面的牆壁上,它非常的巨大,面積有電影院的熒幕那麼大.鏡子的邊框閃著金色的光芒,上面還鑲嵌了很多不知名的寶石,樣子簡直美麗極了.

"好強的魔法波動."

"好厲害!"

"寶貝?"

"好完美的魔法物品!"

……

我身後的魔寵紛紛發出贊歎之聲,沒有一個不表示這是他們目前為止見到過最厲害的寶貝.但是我這里這麼多魔寵居然沒有一個認識這是什麼東西.

"想知道這是什麼嗎?"那個討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你不是正要炫耀你的寶物嗎?"玫瑰不溫不火的道.

"哈哈哈哈!算你識貨,這可是我的最強寶物,一件可以消滅任何敵人的寶物."

我插進來道:"那太不幸了.至今為止被我看到的寶物只有兩個下場,一是被我弄壞了,二十成為我的東西."

"哈哈!你要是有本身破壞我的寶貝,你盡管破壞."

"雖然我很想證明給你看我可以破壞它,但是我的城市大廳少面裝飾鏡,我覺得這個就滿不錯的,所以我決定把它帶回去.反正你馬上就要死了,不會介意我拿走它的是吧?"

"哼!渺小的生物,無知使你們如此的狂妄.現在讓偉大的控制者為你們展示上古神戰唯一的遺留物,偉大的鏡像之鏡吧!"

鏡子邊框上的寶石突然全部亮了起來,但是它很快又都熄滅了.鏡子里依然只有我們的影象,周圍毫無變化.我一開始還以為這個鏡子可以把人吸進去然後讓你在里面冒險呢,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用的.

忽然玫瑰發現了不對."鏡子……鏡子……!"

"恩?怎麼了?"我看著玫瑰的手指指的鏡子里.仔細看了看她指的是她自己在鏡子里的影象,突然我發現不對了.當我意識到問題的時候渾身本能的寒毛倒豎.太可怕了!鏡子里的玫瑰居然不是和我身邊的玫瑰一樣驚恐萬狀,而是帶著邪媚的微笑看著我們.玩了這麼長時間游戲,希奇古怪東西也看不少了,但是看到這一幕還是嚇了我一跳.

既然玫瑰的影象有變化,那我的呢?我趕緊看自己的影象.天啊!我自己的影象也不對了,他居然雙手交疊站在那里挑釁的看著我.再仔細看,我的魔寵們照出來的影象全都和他們的姿勢不一樣.

忽然鏡子里的小純用了一個魔法發出耀眼的白光,我們本能的護住眼睛.當光芒消失後我趕緊看向鏡子,但是一切如常.可是剛一回頭立刻把我嚇了一跳,我的魔寵們也紛紛後退了一步.

兩個一模一樣的玫瑰居然並排站在我旁邊.扭頭瞟了一眼鏡子里,暈,那個玫瑰的影象不在了!兩個玫瑰忽然同時注意到對方並且同時顯出驚訝的神情,"你假冒我?"兩個人的表情和動作完全一模一樣,說話都是同步的,我徹底暈菜了!

"我是真的,紫日,她是假的."兩個玫瑰又是一樣的動作,這下麻煩了!

"你們兩個給我分開,你在這里站著,你站到那邊."我把兩個玫瑰先分開,免得一會分出來又混了.先走到其中一個玫瑰身邊小聲問道:"上次那個的時候,我們做了幾次?"嘿嘿!游戲外的事情你不成冒充吧?

被問道的這個玫瑰立刻害羞的小聲道:"你真下流."

"幾次?快說."這個可能是假的,她居然回避問題.

"5次啦!"玫瑰嬌羞的說道,臉都紅到脖子了.

"哈哈!結果出來了."我指著沒有被問到問題的那個玫瑰."你是假的."剛剛玫瑰回答正確,那另外一個一定是假的.

幸運他們幾個正要上去動手,那邊的假玫瑰立刻焦急起來,而且臉上都快哭出來的表情."慢著.紫日,她是假的,我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哼,我剛剛問的是游戲外的事情,假的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的.你不要再裝了.幸運,動手."

"等等."那個玫瑰道:"我知道了.游戲頭盔是公司在神經提取器的基礎上研制的,它肯定是讀了我的記憶."

我一揮手制止了幸運繼續向前."你是……玫瑰?"我又有些不肯定了.忽然響起來一個問題."哈哈!差點被你騙了."我一揮手."幸運,動手."

"我怎麼騙你了?"那個玫瑰驚慌的向後躲.

"龍緣的頭盔為了保護個人隱私被設置成只接收使用者提交的意識數據,不會從使用者腦子里自動提取數據.所以它是不能讀出大腦記憶的,當然,除非你正在回憶這段記憶."

那個玫瑰立刻道:"我明白了.它不是讀我的記憶,而是讀你的意識.你問問題的時候肯定會想到答案,這段數據很容易被捕獲."

......................................................

"幸運先別動手."這下壞了.那個玫瑰說的確實有道理.要是照她這麼說,不管我問什麼都沒用,系統肯定知道答案,因為提問時我一定會想到答案.

我退開兩個玫瑰的身邊站在她們中間,這下真的麻煩了,我根本分不出來啊!

剛剛接受提問的玫瑰忽然道:"紫日你別相信她,她是假的.要不你用私聊告訴我一句話,我肯定能回答你."

另外一個玫瑰立刻道:"別相信她.游戲里的私聊系統是玩家自己喊的,那東西原來叫魔力通信.她肯定能干擾這種魔力通信,竊聽或者直接搶占通信.說不定她已經把我和你的私聊連接到她那里去了."

有道理啊!這樣說私聊也不可靠啊!我暈!這要我怎麼區別啊!"有了!"我忽然想到可以用武器裝做砍她,真玫瑰肯定信任我."不對,不行!"轉念一想不對,系統既然能讀出問題答案肯定也知道我的想法,這辦法也是行不通的!郁悶啊!

那個沒有被我提問的玫瑰忽然道:"紫日,你下線魔寵不是不消失嗎?"

"怎麼了?"

"讓幸運和瘟疫分別控制住兩個我,然後我們下線,我告訴你瘟疫和幸運誰抓住的才是真的我."

"對啊!"我馬上命令."幸運,你抓住這個,瘟疫,你去抓住那個."

兩條龍分別控制住了兩個玫瑰,我正准備下線,鏡子里的我忽然沖了出來.除了我的鏡像還有幸運和瘟疫的影象都跑了出來,我的幸運和瘟疫分別對上了自己的鏡像.看來他們也知道這個方法能識破真假,所以一起沖上來掩護.局面一下子就失控了,房間里都是成雙成隊的雙胞胎,場面完全亂套了,鏡像的數量和我們剛好一樣,打斗中大家都是各自對各自的鏡像,誰也不敢動別人.主要原因是分不清誰是誰,都怕打錯人,所以大家都各自打自己的鏡像,這樣不會打到自己人.

先開始我還記得幸運和瘟疫的位置,但是幾條龍抱在一起一通亂滾我也搞不清楚誰是誰了!我面前的我自己也和我打的不分上下,這家伙的攻擊防禦所有屬性都和我一樣,我們對陣一點區別都沒有,每次都是一拳換一拳.

打斗中明顯看出一個問題,亂套之後這些鏡像自己也互相分不出來.其中一個幸運被打飛到兩個瘟疫中間,結果兩個瘟疫都不敢打他,誰都不知道這是哪邊的.兩個玫瑰一起被對方打飛了出去,我和我的鏡像正好在旁邊,結果我們互相扶起了身邊的玫瑰,可是誰也不知道自己扶的是不是敵人.我們連打架的狀態報告都一樣,我實驗性的攻擊兩個幸運,結果都提示攻擊無效,而實驗性的輕輕刺一下兩個玫瑰,兩個都顯示我PK玩家,根本分不出真假來!

扶著不知道真假的玫瑰後,我實在是郁悶,大喊一聲."真的都退到進來的門旁邊."

"哎呀!"我和自己的鏡像同時被自己身邊的玫瑰踹了一腳.剛才我一喊明顯就證明我是真的對面的是假的,我們身邊的玫瑰剛好都是對方那邊的,所以她們兩個發現自己身邊的是敵人後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轉身踹人.兩個玫瑰同時把兩個我踹倒,然後分別跑向對面.

玫瑰沖到我身邊把我扶了起來."老公你沒事吧?"

"你怎麼在那邊啊!"

"我也不知道哪個是真的啊!不過我也踹了他一腳,幫你報仇了!"

我們這邊很快退回門邊站好,對面的鏡像也紛紛在鏡子前站好.這下才有時間互相幫助治療什麼的,剛才分不清真假,治療術都不敢亂加!

"我們怎麼辦?"玫瑰喘著氣問道.她的頭發都已經披散在腦後,看起來非常狼狽.

"我不知道.這些家伙不光是外貌,連屬性都和我們一樣.我會用的技能他全都會,而且每次都和我出一樣的招事,不是互相抵消就是兩個人同時中招."

凌跑過來道:"我們要不要實驗下攻擊那面鏡子?這些鏡像都是那東西複制出來的,要是可以把鏡子砸了,說不定鏡像就消失了."

我點點頭."只能這樣了!可惜了這麼厲害一面鏡子.好了,我數一二三大家一起動手,集中力量攻擊鏡子.一……二……三……動手."

我們幾乎同時出動,對面的鏡像也是毫不遲疑的沖了上來.我這次運足力量拼著挨一下攻擊硬是把魔龍槍扔了出去."飛龍投槍."

撲哧!鏡像投擲的長槍准確的穿過了我的小腹,而我的槍則越過了他的頭頂飛向了後面的鏡像之鏡.我顧不得疼痛,看著那長槍命中鏡面.沒有預期的碰撞,鏡子毫發無傷,我的魔龍槍居然穿越鏡面進入了鏡子里面.在魔龍槍穿越鏡面的時候,鏡面像水幕一樣晃動了一下.接著鏡子里居然又出現了一個我.讓我絕望的是這個我竟然也從鏡子里走了出來,而且他的手里還拿著兩杆魔龍槍,其中一杆是我剛剛扔進去的.

我奮力拔出身上的魔龍槍扔向一邊,魔龍盔甲迅速修複了洞口,但是我的傷依然在,只不過外面看不見而已.趕緊灌了兩口藥.第三口沒來及喝兩個鏡像已經一起沖了上來.這下我更倒黴了,兩個自己就擁有兩倍的戰斗力,想要戰勝自己已經是難上加難了,如今還要對付兩個自己,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嗎!

忽然兩個晶晶一起飛了過來撞進了三個我的戰團,我們一起被撞飛了.兩個晶晶立即爬起來又去打了,而我們三個則全停了下來.那兩個我的鏡像都在那里來回看另外兩個自己,我立刻就明白了.剛才這一撞我們三個都亂了,這兩個鏡像也分不清楚哪個是自己人了.哈哈!現在只有我知道誰是鏡像,而兩個鏡像都不知道另外兩個自己哪個是敵人.

我立刻對其中一個鏡像道:"我是複制出來的,你也是複制的吧?"

被我問的這個還沒有回答,另外一個已經先一步動手把我問的這個打飛了出去,然後他對我道:"你這個笨蛋,你這樣問他肯定回答自己是複制人.多虧我反應快,快點,我們一起解決掉他這個真貨."

被打飛的那個鏡像立刻爬了起來對我道:"你搞錯了,你身邊那個才是假的."

我心里偷笑,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裝做一副謹慎的表情和我身邊的這個鏡像身邊拉開距離."你是真的假的?"

"我是假的."兩個複制人一起叫了出來.

哈哈!叫你們冒充,這下自己都亂了吧!"反正你們有一個是真的,你們兩個先打吧!如果最後真的被打敗了,那最好,要是複制人敗了,我想真的也不剩多少血了,那時候我再上,我們複制人一定會最終獲得勝利的."

我說完兩個複制人一起點頭然後互相打了起來,我在旁邊忍著笑看著他們互相打.哈哈,終于被我找到辦法了!

上篇:第七卷 第二十九章 核心     下篇:第七卷 第三十一章 勝利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