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三十八章 守衛之城  
   
第七卷 第三十八章 守衛之城

這是一個大型機械,完全由木頭建造.這個房間的中央有個垂直向下的大洞,這機器就在里面立著並且一直通到洞的深處,有可能一直到洞底,但是下面現在很黑看不見底.機器的中央有個豎立的大輪子,在輪子上纏繞著木頭片連接的傳動帶,樣子有些像坦克履帶.這個木頭傳動帶從下面的洞里上來繞過這個大輪子又回到下面的洞里.在這個傳動帶上每間隔一段就有個伸出來的平台,大概夠站兩個人的面積.

"這個是……水車?"面前的東西看造型就是部巨型水車.水車造型比較奇怪城里的孩子可能沒有見過這東西,它和風車不同,風車是用風力帶動機械,這東西是依靠人力或者畜力抽水.但是仔細看面前這東西又不象水車.水車一般都沒有這麼大,而且水車的傳動帶上不該用這種平台,而應該是個能裝水的容器,或者是有一定凹陷的勺狀物,反正不能是這種平板.再說水車也沒有垂直向上抽水的啊!那東西一般是傾斜著的,坡度太大就不能用了.

紫月研究了半天道:"我看像是個使用水車相同結構的電梯."

紫月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了.這個大輪一旦轉動起來正好傳動帶上的平板就成了電梯地板,而且是一邊上一邊下,剛好成為一個電梯."我們就這麼下去不行吧?下面說不定有大量半半獸人把守."

"沒關系,下面這麼黑明顯是沒人看守,要是有人應該有火把才對."

我伸頭向下看了看,的確是漆黑一片.這個'電梯’不可能深到光線都傳不上來,唯一的可能就是下面確實就是黑的."對了,我有偵察兵啊,怎麼忘了呢."拔了根銀色羽毛扔了下去,羽毛立即變成了鋼鐵銀蜂向洞穴底部飛了下去.我們在上面轉了一圈,這里就是個軍事觀察哨,出來武器什麼都沒有.下去的鋼鐵銀蜂很快又上來了,帶回的消息和猜測一樣,下面空無一人.

既然沒有人我們也就不用擔心被發現了,和紫月站到了那個'電梯’的一側,結果它居然不動.按說我們兩個人的重力應該就足以讓它開始轉動了.

"這東西怎麼搞的啊?"紫月問道."不會需要下面有人操作吧?"

"我看這東西不象結構很複雜的樣子啊!會不會是有防止反轉的設備啊?"

"有可能.過去試試."

我們剛站到對面的平台上輪子果然開始旋轉起來,我們這邊迅速的向下降了下去.可能是我們兩個太重,這東西下降的速度稍微有些快.我們剛剛到達底部紫月就拉著我跳了出來,那個'電梯’自己又轉了一段才停了下來.

這下面也是個隧道,而且比上面要長的多.我派了一只血蝴蝶去前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危險,血蝴蝶飛行速度比鋼鐵銀蜂要慢,但是她飛起來沒有聲音,剛才我們沒有下來,讓鋼鐵銀蜂下來看看快些,這會我們下來了就必須謹慎一些了,還是血蝴蝶安全些.

我和紫月貼著牆壁小心的往外走,血蝴蝶在前面探路.非常順利的到達了洞口,這麼長的通道居然沒有一個守衛,真是難以相信,半獸人怎麼會犯這麼愚蠢的錯誤呢?雖然說這個種群向來沒什麼腦子,但也不是這麼傻吧?

不管怎麼說反正我們是安全的到達了通道的出口,我和紫月小心的隱藏在洞口的陰影里向外張望.好家伙,洞外是一個巨大的半獸人部落,就是我們目力所及的范圍就可以看到上千半獸人和成片的建築群,這個規模完全就是一座中等城市,龍族怎麼會允許這麼多半獸人居住在這里呢?難道說亞洲龍族和鋼爪以及鳳龍關系好,歐洲龍族卻喜歡半獸人和亡靈?差距太大了吧?

"你在這邊別動,我去看看情況."我盡量壓低聲音對紫月說道.

紫月拉住我."我跟你一起去."

"我可以隱形,帶上你不方便."

"那你小心."

"只要你別被發現就行."說完把披風一拉整個人都被披風罩了起來,啟動隱形後我立刻消失在紫月的視線中.

摸出洞穴之後向村子邊上移動,快速的跑到一個圍欄旁邊翻身跳了過去,里面的半半獸人在我面前走來走去卻沒有一個注意到我.魅影披風可不是垃圾裝備,這個隱形效果還是不錯的.等面前的幾個半半獸人從我面前經過後我迅速閃過街道進入對面的房間里.這里好象是個鐵匠鋪,大量的兵器堆積在房間的拐角,牆上還掛著鐵錘和鉗子之類的打鐵用具.

從房間的後窗跳出去似乎進了個作坊,很多工具擺放在地上,不少半半獸人正在忙活著.他們這是在准備打仗嗎?在龍島和誰打仗呢?難不成和龍打?這里的半獸人有10條龍就全部KO了,哪里可能和龍打.那會是什麼人呢?

"哇哩哇啦……!"一個半獸人突然跑進來說了些什麼聽不懂的語言就跑了出去,幻影幫我翻譯的是那個半獸人喊其他半獸人吃飯去.

作坊里的半獸人呼啦一下就全都從另外一個門跑出去了,還真是積極.我小心的等他們都離開了才跑到那個房間外邊向里面看了一眼.這幫家伙全都蹲在房間里端著個破碗吃著飯,而那些所謂的食物全都是一種黑糊糊的跟糨糊差不多的東西,看了就食欲,這幫家伙居然吃的很開心.

看了看旁邊的窗台,在上面一借力就上了房頂,迅速的從這個房頂向旁邊的房頂上跳躍.一般沒什麼人會注意房頂,更何況我現在處于隱形狀態,雖然移動中有些破綻卻也不是輕易能注意到的.這些半獸人的房子全都是相當好的木料和石頭建造的房屋,看起來不象一般的半獸人部落全是破房子.這表明這些半獸人不是單純的以這里作為臨時住所,他們是把這里當成城市來建造的.一般來說半獸人是很少建造城市的,除非他們感覺到自己居住的地方不安全,可是他們又不想遷移才會建造城市.不過我看這里的半獸人很有可能另外有原因.

...................................

從房頂上跳到了城市中心,這里有座高聳的城堡,造型很像枚豎立在那里的火箭,不過樣子很丑,半獸人的審美觀和他們的長相一樣糟糕.

忽然發現不遠處一個穿著全身甲的半獸人走了過來,看他背後掛著的披風以及身後跟著的全副武裝的半獸人來看這是個首領,而且很可能就是這里的統治者.

這個首領走的非常快,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他個子高步子也大,後面的士兵幾乎都是小跑的跟著他.只見這個家伙走進了那個火箭一樣的建築內,士兵們沒有跟進去而是在門口列隊守護.

那個家伙進入只有一分多鍾,'火箭’頂上突然響起了急促的鍾聲.城市里不知道什麼地方發出了一聲像用金屬刮玻璃的那種刺耳聲音,隨後幾只黑色的大家伙從城市里升了起來."地獄飛龍王?"那些巨獸竟然是地獄飛龍王,這可是龍族最討厭的生物之一了.龍族討厭飛龍就像人類討厭臭蟲一樣,簡直是恨不得把它們都滅族才好.

飛龍王起飛後一些小東西跟著從遠處的城市邊緣飛了起來,看樣子這個城市的人口在500萬以上,一開始還低估了城市的大小.啟動星瞳很容易看清那些小東西的造型,這些分明都是雷雕,屬于半獸人們的盟族.

"吼……!"一聲震天巨響,一只金色的生物出現在遠處.立刻掉轉視線,看到的是一個毛茸茸的金色生物.它長著野豬般的腦袋,像猩猩一樣半直立行走,長長的獠牙尖銳的爪子以及那七八米的身高和金色毛發都標示了它的身份——比蒙巨獸王.

那個比蒙王不是光杆司令,它的身後相繼出現了十幾只白毛比蒙,這些都是成年的比蒙巨獸,雖然行動遲緩但是攻擊防禦都相當恐怖,號稱移動城堡.那白色的毛發就是成年的標志,未成年的比蒙身上都是土褐色的毛發隨著年齡增長毛發顏色會不斷變白知道完全成為白色.

半獸人的幾大主力基本都到齊了,要是再有食人魔和獨眼巨人那就是標准半獸人軍團了.我剛想到這兩個兵種就看到城市里的一些比較高大的房子打開了,一只只食人魔走了出來.我和紫月剛剛下來的那個通道那邊的山體上打開了幾個大石門,一隊隊獨眼巨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我靠!半獸人集團軍啊!這是要干什麼啊?

側面山谷里忽然傳來狼嚎聲,一大片黑色的洪水從山里奔湧出來,我仔細一看發現那不是洪水而是成片的魔狼,黑色的巨魔狼.這些魔狼沖進城市後像是認識路一樣各自沖到了房子邊上,不一會房間里一個個武裝起來的半獸人走了出來翻身躍上狼背.靠!惡狼騎士!

大批部隊迅速的集合起來在城市中央的廣場上集合,很快剛才的那個獸人領導走了出來.他在城堡外面的高台上嘰里呱啦的說了些什麼,接著整個獸人大軍就開始掉轉方向向島的內側開了進去.看這架勢是要打仗了,剛才集結起來的半獸人軍團大約有七八十萬人,這麼大群部隊是要和什麼人開打啊?

不管他們干什麼,反正城市里這下算是冷清多了.我沒有想到城市里還有食人魔和一些魔獸居住,也就是說這個城市規模雖然可以居住500萬人,實際卻沒有500萬半獸人,頂多就200萬不得了了.剛才一下出去近一半的半獸人,城市里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婦孺了.剛才混雜在一起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原來半獸人也有女性,不過這個女半獸人實在和男性半獸人沒什麼區別,一樣的丑!

轉身跳過幾個建築回到了城市邊緣然後躍下地面回到紫月剛才所在的地方.

"你終于回來了,剛才那鍾聲是怎麼回事啊?"

"是半獸人部隊集結,似乎他們正在和什麼人打仗,出去了七八十萬人,好大的規模!幸好剛才沒有貿然闖進去,要不然那麼多部隊踩都踩死了!"

紫月一聽拉起我就要跑."那我們正好跟著他們一起跑啊.走,快點!"

"等等等等!跟著他麼干什麼啊?"

"笨蛋啊你!前面遍地都是怪物,我們跟著他們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有怪物也是他們先碰上啊!"

"你說的有道理.可是我們不需要抓個人質審問下嗎?"

"還問什麼啊!能到龍島中心區域就是勝利,其他東西以後再說.再說了,打仗可是全世界最混亂的事情,到時候隨便抓兩個士兵還不是手到擒來?"

"對."我立刻把艾美尼斯喚了出來,一個大型遮蔽區域輕松搞定我們兩個的隱藏問題.騎上夜影從城市里直接穿過去,反正沒有人看的見,至于說聲音嗎……你們不知道夜影是夢魘嗎?夢魘要是不能隱藏自己奔馳的聲音還怎麼入夢啊!

我們兩個囂張的從城市中心的大街上穿越了整個城市,前面的大軍還沒有走多遠,我們就慢慢的跟著他們走.那個半獸人領導就在隊伍最後面,他的一切行動我們都看的見,反正他們看不見我們,我們就故意靠的很近.

忽然前面跑來一個惡狼騎士,那個騎士跳下狼背和這個首領說了些什麼,這期間那個騎士的坐騎老是不停的向我們這邊張望,看來狼的鼻子比較好.我們為了安全期間主動停了下來拉開距離.

那個騎士報告完了之後首領發出了一連串的命令,接著半獸人軍團突然開始加速小跑前進,估計是前面戰況吃緊需要加速抵達.這到正和我意,到要看看半獸人在和什麼勢力打仗.

隊伍前進了一段之後忽然停了下來,我打開披風的隱形功能離開隱形保護區域.升到空中才發現前面是個山谷,因為道路狹窄,部隊通過有些受阻所以停了下來在等待前面的部隊通過.這地方到是個伏擊的好地方.

...........................................

重新回到下面,告訴紫月我看到的情況.紫月建議我們兩個從山谷側面的斜坡上到山谷上面直接越過去不要等獸人軍團了,有他們'護送’這一路已經很不錯了.

我同意了這個建議帶著紫月翻上了左側的懸崖,這里看起來比右邊要平緩些,所以我選擇了這邊.上到山頂上之的不止我們兩個,半獸人們也不是傻瓜,大量的斥候已經在山坡上站著了.這種山谷最容易遭受伏擊,所以他們事先派人上山守著,這樣部隊通過就安全多了.

斥候只是普通的惡狼騎士,我們的隱形他們是看不穿的.夜影雖然會飛但是帶著兩個人爬山還是滿辛苦的,所以我們沒有騎馬而是步行上來的.走著走著我忽然感覺自己好象撞到了什麼東西,咚的一聲伴隨著一聲輕呼.我只是後退了兩步,可是前面卻是咕咚一聲,似乎什麼大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我的感覺好象是撞到人了,但是面前什麼都沒有啊!難道說有人和我們一樣使用了隱形?趕緊拉著紫月連續後退好幾步.

惡狼騎士就在不遠處,紫月不敢直接說話只好用似聊問我:"你怎麼啦?"

"小心,附近有人使用了隱形,我剛剛和對方撞上了,感覺是個人形生物,應該不是力量型,很容易就被我撞倒了."

"你不是有反偵察嗎?快看看什麼東西啊!"

"別緊張,會撞到我說明他也看不見我們."

啟動星瞳的識別偽裝能力,果然讓我看見了.就在我們前面,一個漂亮的人類MM正貓著腰站在我們前面幾米的地方.她一只手揉著自己的鼻子另外一只手揉著屁股,看來都是剛才撞擊的後遺症.此時她正瞪著兩只大眼睛緊張的四下張望,顯然她是看不見我們的.既然她看不見我們而使用隱形肯定是為了防半獸人,所以現在她被撞了都不敢出聲,多虧山頂風比較大把她剛才的聲音蓋掉了.

呵呵!她看不見我們我卻看的見她,真是有意思.紫月又在問我:"你發現他了嗎?"

"看見了,就在我們前面,你看那邊,那個睡倒的小草旁邊,那就是她腳踩出來的痕跡."

"恩,看見了.他是什麼?"

"是人類,不過搞不清是玩家還是NPC,看樣子還是亞洲人種."

"既然是人類應該可以溝通,過去問下."

"好.你站著別動."我再次召喚出艾美尼斯."艾美尼斯,和紫月在一起,給我們兩個分別琠w一個隱形術,我要離開一會."

艾美尼斯也不羅嗦揮手就給我們分別琠w了隱形術.我小心的移動到那個MM的身邊,看樣子是法師形職業,靠近點沒事,反正這里風聲很大,不靠近就要大聲喊,我可不想讓那些惡狼騎士聽到."小姐."

我的聲音立刻讓她緊張的一縮,瞪著眼睛看著我這個方向.

"別緊張."我想安撫她卻不知道怎麼說,因為連她的身份都還搞不清楚呢!"可以先問下你是玩家嗎?"

聽到這個話小姑娘立刻輕松多了."我是玩家.你是什麼人,我看不見你!"

"我身上琠w了隱形術你當然看不見我了."

"可是我也琠w了隱形術,你似乎能看見我."

"我有偵測隱形的裝備,看見你很正常."

"哦!那剛才……?"

"剛才我沒有打開偵測隱形的功能,那東西啟動要消耗魔力,我不是經常開.誰會知道走在山頂上還能撞到隱形人,我以為只有我隱形呢!"

"剛才把我嚇死了,走的好好的周圍什麼都沒有卻忽然撞到東西,真是恐怖!"

"你上這上面來干什麼?"

"你既然是玩家,肯定不是下面那群家伙的幫手,我等會告訴你,這里不太方便說話.我現在在執行任務,等會我執行完了帶你一起下去,我也有很多想要問你的東西."女孩向我發出聲音的方向伸出手,不過稍微偏了點:"我昵稱叫幽雅處女,你可以叫我幽雅.我是中國人.你呢?"

"紫日,中國人."

"同志啊!"

"噓……!"這丫頭,差點暴露.

"不好意思."小姑娘吐吐舌頭,樣子到是滿可愛的.她忽然正經起來."你等會."她迅速的離開我這邊快速的靠近懸崖邊,當她經過惡狼騎士身邊的時候那條狼扭頭看了看她的方向,不過大風同樣干擾了氣味的散播,惡狼最終又把頭扭回去了.

幽雅站在崖邊向下看了看,然後她忽然拿出了一個卷軸隨手扔向了懸崖下.惡狼騎士沒有注意到卷軸,那張卷軸順利的掉了下去.我也靠近了崖邊伸頭看了看那個卷軸,看樣子那是個魔法卷軸.既然知道名字我就直接用似聊系統了."幽雅,你扔的什麼東西啊?"

她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哪個卷軸下落.落到一半時卷軸上忽然張開一個小白花——降落傘?那個降落傘不是起到緩沖作用而是拉開卷軸的,傘一開就把卷軸給拉開了.看到傘花打開幽雅立刻道:"快跑."接著轉身就跑.

我迅速的跟上,並通知紫月她們遠離崖邊.剛才下去那個卷軸的威力估計不小,要不然幽雅也不會讓我跑了.由于逃跑聲音不象剛才那麼安靜,惡狼騎士注意到了我們.但是峽谷里突然爆發出一聲巨響兩邊的山都震動了一下,惡狼騎士沒有時間管剛才我們發出的細小聲音,他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崖下的聲音吸引了過去,但是他還沒有來及走到崖邊他腳底的土塊忽然出現了一大條裂縫,接著一輛車那麼大的一塊土地完全從懸崖主體上剝離了出去開始向下掉.惡狼騎士跨下的惡狼猛的轉身向這邊跳了過來,但是馱著個騎士它實在是跳不遠,何況正在掉落的地面也不是一個理想的起跳平台.這條狼只有前爪夠到了崖邊,身體一歪,它背上的騎士掉了下去,但是惡狼自己居然憑借爪子的力量爬了上來.上來的惡狼回身向下張望了一下尋找那個騎士,我和紫月一起走到它背後.我伸出手指比著三二一,然後我們兩個一起抬腳在它屁股上補了一腳.這條惡狼沒有想到遭到偷襲,一時沒有站住從崖邊栽了下去陪它主人去了.成功把惡狼踢下懸崖後我和紫月默契的擊掌慶祝.

........................................

剛剛坍塌的可不止我們這里,周圍的山體都下去一大塊,剛剛還站在懸崖邊上的一排惡狼騎士已經一個不剩了.我們對面的懸崖上也是一樣,掉了不少惡狼騎士下去.其實坍塌最嚴重的是對面,那邊的山頂整個都下去了,估計上面有多少人一個不會剩的.

此時下面經過的搞好是食人魔和獨眼巨人部隊,坍塌的山體整個把下面的通道給埋了,不知道多少怪物被埋在了峽谷里.既然沒有人了,我讓艾美尼斯撤掉了我們大家的隱形.幽雅看到我立刻跑了過來."原來你是這樣的啊?這盔甲好漂亮啊!你怎麼不把面具打開啊?"

我和紫月一起推開面罩,還沒說話她先叫了起來."原來是雙胞胎啊!"

我看看紫月,"這個問題恐怕一時解釋不清,我建議我們還是先離開這里,下面的半獸人肯定會上來查看的."

"對,我們應該快跑."幽雅指向山的那邊."越過山頂就可以看見我們的城市了,我們到了城市里就安全了,這次偷襲這麼成功,他們攻不破我們的防線了."

"還有多遠?"

"走兩個小時就到了,不是很遠的."

"這還不遠啊!"

我一揮手想召喚幸運卻被紫月拉住了."還是我來吧.天火."巨龍天火立刻出現在我們面前."上來吧."

幽雅看到天火似乎很吃驚,但是很快就恢複過來了.我們三個上了天火的背,紫月一聲令下天火沖天而起.在空中一個翻轉之後立刻向山那邊飛去.那座依山而建的城市非常顯眼,老遠就可以看見.天火對准城市俯沖了過去,正好借著山的高度一路滑翔過去.

山下和城市之間是一大片平原,此時平原上亂七八糟的大量部隊正在混戰,看起來不光是人類在對抗半獸人那麼簡單.大家很快就注意到天空展翅飛翔的巨龍,所有的部隊幾乎同時停了下來,看樣子他們很吃驚.我真是不明白,在龍島看見龍有什麼好奇怪的,反到是他們這些生物在這里才奇怪呢!

天火迅速的滑翔進城市上空然後向前扇動了幾下翅膀穩穩的停在了地面上.我們還沒有從天火的背上下來就被一大群人圍了起來,幽雅立刻跳了下去."別緊張,不是敵人."

聽她這麼一說大家都收起了武器,但是沒有人離開,反而有越來越多的人圍到了這里.幽雅回身對我們道:"你們最好還是把那條龍收起來,要不然一會就沒有人抗敵了."

紫月立刻收回了天火,周圍的人才慢慢散開.我們被帶到了城市最高處的一座建築內,這里有不少人正在忙碌的進進出出,一幅巨大的地圖掛在牆壁上,而大廳中心的一個沙盤都顯示了這里是個指揮中心.

"處女?你回來啦?"一個白種人騎士走了過來.

幽雅很氣憤的道:"和你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處女.叫我幽雅."

"可是我覺得處女比較有情調啊!"那個家伙笑著道.

幽雅一字一頓的道:"我說過,誰再喊我處女,我就……!"她立刻沖了上去把那個騎士按倒在地一頓暴打,臨了還踹上幾腳.一邊踢還一邊念叨著:"記住叫我幽雅."

我和紫月在旁邊看的汗都下來了,這樣也可以叫幽雅啊?那紫月和紅月那樣的是不是可以算淑女啊?

幽雅扁完了人站起來伸了伸胳膊."啊!我說怎麼今天全身不舒服,原來是忘記扁人了!"她好象完全把我們忘記了,等看到我們才趕緊跑回來."不好意思,兩位不要理他,他就是這樣,不打不舒服."再看看那家伙趴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奇異的扭曲著,一只手還舉在頭上抽搐著,樣子真夠慘的.

"你們的問候方式好特別哦!"我笑的好僵硬.

"幽雅."突然大廳那頭傳來一聲呼喚.

幽雅簡直像是中魔了一樣立刻道:"在這里."然後她就像一陣風一樣飄了過去.

一個穿著騎士盔甲的帥哥從那邊走了過來,乍一看他像中國人,但是自己看似乎有歐洲血統,大概是混血.騎士走到我們身邊,幽雅卻小鳥伊人一般的緊跟在他後面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你們好,我是兄弟會會長問天.聽說你們有人有龍是嗎?"

"你好."我把我和紫月分別介紹了一下."我們兩個都有龍."

"真是興會,沒有想到你們也是行會首領.對了,這次你們來了多少人啊?"

"就我們兩個,怎麼了?"

"什麼?就你們兩個?"問天一開始有些詫異但是很快又平靜下來."我是問你們上島的時候有多少人?"

"上島時6個,怎麼啦?"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關心這個問題.

"6個?"這下這個問天幾乎是叫出來的."你是說只死了4個人你們就到了這里?"

"不是.我們6個上島後有4個人被留下來看守我們的船,只有我們兩個進來而已."

"你們就這麼毫發無傷的依靠兩個人的力量到了這里?"問天的口氣明顯是不太相信.

紫月補充道:"不是我們兩個,而是他一個.我路上基本沒有出過手,都是他一人搞定."

"你們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只靠一個人的力量到達這里呢?"

.......................................

我們個問天交談了一會問天才說起他們的情況:"我們和普通玩家一樣進入游戲後在新手村,但是20級後離開新手村卻到了這里.(以前說過,新手村是獨立空間,地圖中找不到新手村的,大家沒有忘記吧?)我們一開始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出去練級遇到的怪物都好厲害,幸好這里的怪物經驗值很高殺死後升級很快.但是我們始終無法離開城市周圍,沒有那些NPC守衛我們連城市都守不住.

後來大家等級高了開始想要探索周圍地區,可是單人的力量有限,大家就組成了行會.我們行會的目標就是探索這個地區確認我們的所在地.為了弄明白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還使用帳號重建過人物體驗過.結果大家重建的小號卻在正常的大陸上,那邊都是正常的國家地圖,一個國家內有好多城市,城市與城市之間可以互相通過傳送陣連接.而這里卻只有我們這一個城市,傳送陣的唯一用處就是使用回城卷軸可以回到這里.

再後來我們又發現一些問題.首先就是這里的怪物比正常地圖那邊要高的多,殺怪升級很容易,但是怪物相對難對付,而且基本等級都很高.還有,我們用小號發現正常地圖上各個國家是分開的,在論壇上我們發現要到國戰時才會打開國家之間的通道.可是我們這里的玩家卻來自世界各地,我們這個行會簡直像個聯合國."

紫月插嘴道:"小月也是這麼說的,她那里的玩家世界各地的都有."

問天繼續道:"除了玩家外我們還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這里的地圖似乎是個島.前段時間我們的一支探索隊在犧牲了幾百人後終于到了島的邊緣,結果發現我們是在一個島上.你們是外面來的人,知不知道這里到底是哪里啊?"

"這是歐洲龍島,在大西洋上."

"哦!原來如此!"

我追問道:"你們到了島的邊緣沒有想過到里面去嗎?"

"當然去過.以前我們不知道這是個島,所以以城市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分開探索,結果我們發現島的中心被一個環行山包圍了起來.這個山在外面看不見,它被一層幻象保護著.進入幻象內就可以看見山體,但是在幻象內無法飛行,不管是用魔法還是什麼東西都飛不起來,而山體又異常陡峭無法攀緣.更危險的是山壁的洞穴里生活著一種大蜈蚣,不但攻擊力超強而且在山壁上速度奇快,我們的人連爬都很成問題了,別說還要對付它們."

"那山上沒有入口嗎?"

"有入口,而且是4個.每個入口都一樣,一道幾十米高的巨型黃金大門封閉了入口,我們不知道門後是什麼,而大門被施加了什麼魔法無論如何都傷不到它分毫.門上雖然有鑰匙孔可我們沒有鑰匙."

"你說鑰匙孔?是不是這麼大的?"我拿出了當初從羅娜那里拿到的龍島鑰匙.

"對,你這個鑰匙大小差不多."問天忽然頓了一下."你這個不會就是那鑰匙吧?"

我點點頭."很可能就是它."

"你怎麼搞到的啊?"

"是我手下交給我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哪里搞的."其實這是羅娜他們當海盜的時候從別人那里搶劫來的,我總不好說這是贓物吧!再說我們也確實不知道具體出處啊."你們還發現什麼?"

"我們還發現這個島上不止我們一個城市,你進來的時候看到我們的城市是依山而建的是嗎?"

"是的."

"其實我們的城市是穿越這個山體的,在山那邊還有半個城市.我們發現這個島似乎是個正圓,島上有好幾圈山脈以同心圓方式分布,你們進來的時候應該遇到不少山壁是吧?"

"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這個樣子.山壁一道接一道感覺就是以同心圓方式分布的."

問天道:"我們這個城市就是在其中一個同心圓山脈上,里面那個阻止我們深入的山脈應該也是這個同心圓系統的一部分.我們沿著我們這個山脈向兩邊探索,結果我們又發現了三個城市.後來我們知道4個城市正好在這個環壯山的四個方向,而且每個城市正對一個黃金大門.我們四個城市的名字也很奇怪,分別根據各自方向叫東衛城,南衛城,西衛城,北衛城.這座叫東衛城,是我出現的地方,另外三個城市也有玩家出現.大家的傳送陣一開始互相都不通,直到我們發現對方後城主NPC才說要建立聯系讓我們做了個任務就把這些城市互相接通了."

紫月道:"這麼說來你們四個城市就是為了守衛不讓怪物接近後面的黃金大門的關卡啊?"

"我們也這麼認為."問天道:"我們後面的區域都是些小怪物沒有什麼厲害東西,危險生物基本都在我們外面,而且我們的主要任務似乎只是攔截獸人和亡靈接近大門.其他怪物跟本就不離開自己的居住地,不需要對付,只要不去招惹它們,它們就不會主動入侵."

"那你們知不知道後面那些金門里面是什麼啊?"

"我們打不開大門,但是經常能看到巨龍飛到上面的懸崖頂上往外張望,可是崖壁上的結界似乎一直向上延伸,那些龍都出不來.我們也曾經實驗過向里面喊話,不過一點效果都沒有,也不知道是語言不通還是根本聽不見.對了,你們兩個來這里干什麼?"

紫月解釋道:"你們這里叫龍島,聽名字就知道了,是龍族居住的地方.在這個島上除了你們這四個城市之外還有一個城市在那道黃金大門後面."

"你是說有玩家出生地在里面?"

"不是.他們和你們一樣出生在新手村,但是他們一出來就到了那道門里面.所有在里面的玩家都是一個種族的他們全都是隱藏職業龍族,而且組成和你們一樣,跟聯合國一樣.好象是全世界只要選擇龍族的玩家都會被集中到里面去.他們比你們還慘,根本出不來."

我指指紫月."她妹妹也在里面,我們就是來救她出去的."

問天疑惑的道:"她妹妹?你們不是雙胞胎嗎?她妹妹應該也是你妹妹啊!對了,這樣你們就是三胞胎了."

"這個……怎麼和你解釋呢!反正我和她們姐妹兩個沒有任何關系,她們是雙胞胎,我不是她們親戚,第一次見面我們兩個也嚇了一跳."

"真有意思."

紫月忽然問道:"進來的時候似乎看到你們在打仗,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啊?還有時間和我們聊天."

"我當然不緊張,這里又不是第一次打仗.自從我們那個任務做完把四個城市的傳送陣接通後這些獸人和那些亡靈平均每個星期進攻5次,而且特別規律,每次都是周一開始到周五結束,每天打3到5小時就撤退.開始還滿緊張的,後來我們級別越打越高,難度就下來了,我們現在都習慣了,跟上班一樣."

"我靠!仗能打成你們這樣也算厲害了!"

上篇:第七卷 第三十七章 混亂的世界     下篇:第七卷 第三十九章 最後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