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四十二章 殘酷任務  
   
第七卷 第四十二章 殘酷任務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襲擊我們?"現在他們頭領被我控制著,主動權就該由我來主導.

"別裝了,昨天殘害大公主你們很高興是吧?告訴你們,我們是不會輕易放棄的.生命之泉必然是我們拜葉特的,你們羅絲塔休想沾邊."

沒想到剛進來就碰到了其中一個國家的代表.我手一招,那個頂著他們頭頂脖子的半月刷的飛回我背後."幾位別激動,我們不是那個什麼羅絲塔的人,我們是過路的碰巧經過這里而已,是你們先動手才被迫反擊的."

問天也走出來道:"就是,我不過是在那里站著,你們沖上來就砍,我們總不能站著等死吧?"

對方一聽立刻把武器收了起來,那個帶頭的也非常尷尬的道:"真不好意思.我們這里幾乎從來沒有來過路人,你們穿著盔甲還帶著武器,身上又沒有我們拜葉特的徽章,所以我們把你們當成了羅絲塔人.真是對不起了,我對自己的鹵莽表示道歉."

幸好這些人還算比較通情達理."沒關系,一場誤會.對了,看樣子你們和羅絲塔國的人有很深的仇怨啊?"

"這個是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我們兩個國家一直就不和,互相戰斗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看看問天.

問天立刻猜到了我的意思,知道我要套這些人的話了解一下這里的情況.他主動提出問題道:"羅絲塔國的人是不是很多啊?聽你剛才說的好象市吃了虧了,還有什麼公主什麼的?"

前面的那個首領聽了這話臉色有些難看,但不是生氣而是傷心的樣子.後面一個人代替他回答道:"羅絲塔國人口也就十幾萬,比我們多不了多少.不過他們的騎士部隊比較厲害,好在我們的弓箭手也很厲害,雙方實力基本持平."

他沒有回答那個什麼公主的問題,大概不是好事,我也不想繼續追問了."那你們為什麼打仗呢?不會無聊到看著不順眼就打吧?"

"那當然不是."這次是那個領頭的道:"我們雙方的恩怨就為了爭奪那生命之泉."

這個名字聽起來似乎很牛氣,難道這泉水很珍貴?我身上的壇壇罐罐可不少,要是很珍貴的話就裝幾罐回去."生命之泉很珍貴嗎?"

"那當然.沒有她我們這里的人都要死."

"這麼厲害啊?那泉水一定是有特殊,有很厲害的作用嘍?"

"不,那只是普通的水."

"普通水?"問天驚訝的追問道:"普通水你們搶什麼?"

"你們是外地人不知道這里的情況."對方隊伍中一個比較年輕的人回答道:"我們這里的土地有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水都無法飲用.那些池塘,河流,水井弄上來的水洗衣種地到是可以,就是不能喝.少量飲用會出現呼吸困難以及暫時失明等中毒反應,大量飲用就會立即死亡."

我驚訝的問道:"別告訴我你們兩個國家就靠喝那泉水?幾十萬人要喝多少水啊?"

"不是不是,那泉水可沒有那麼多.生命之泉的水量很小,每個月只能有兩桶左右.而且每次都固定在那一天突然流出來,平時卻一滴都沒有."

"那麼點水怎麼夠啊?"

"生命之泉不是用來直接喝的,它的作用是解毒.我們把普通水都弄到一個大池子里,然後把生命之泉加進入,這樣這個池子里的水就全都可以飲用了."

問天猜測道:"雖然這泉水可以解毒,但是要達到一定比例才可以有效是吧?"

"對.就是這樣.每次我們都在泉水即將噴發時派人去泉邊取水,只要能拿到泉水下個月就有水喝了."

"但是羅絲塔國也要水,他們總是和你們搶水?所以你們才常常打仗是吧?"

"對."

這下情況清楚了,兩個國家沒有什麼本質沖突,唯一的問題是水源.只要有水這兩個國家就不會再打仗,但是我又不會生產水.對了."你們就沒有考慮過雨水嗎?"

"誰說沒有啊!"那個帶頭的人道:"多虧雨水可以直接飲用,要不然光靠泉水淨化的那點水我們早就渴死了.可是這里雨水不穩定,有時候連續幾天下個沒完,有時候又一連幾個月沒有一滴水,誰也不敢光指望雨水啊!"

"你們的馬喝什麼水?"問天注意到對方有坐騎,人都不夠喝了,馬還要分,那還得了.

"我們這里的動物都不怕毒水,只有人不行,所以牲畜還是可以養的.不過所有牲畜的血液都和毒水一樣,少量到無所謂,多了就要人命."

"你們有沒有注意這里的植物啊?動物們說不定知道吃什麼東西對抗毒素呢?"

"我們早就實驗過了.我們只給幾只馬吃面粉,結果他們依然不怕毒素,說明這不是因為它們吃的某種植物能解毒."

"那蒸餾水試過沒有?"問天居然想出這麼個鬼辦法.

"啊?蒸什麼餾?"這幫人可不知道蒸餾是什麼意思.

我解釋道:"就是把水燒開,然後用鐵板把水汽收集起來,這樣可以把水里的雜質去掉,一般對付有毒或者髒水都很有效."

"哦!你們說霧水啊?那個我們也實驗過,不行,收集起來的水還是有毒."

看來水里的有毒物質是一種可以和水一起蒸發然後一起凝結的物質,而且高溫不能破壞這種物質的結構.問天也理解的差不多,他推推我道:"好象是有機毒素,沒聽說化學毒素蒸餾不掉的."

我對那幾個人道:"我們想幫助你們,說不定我們有辦法解決水的問題,可以帶我們去你們的城市嗎?"

"可以,跟我們來吧."

幾個人到是很好說話,他們還勻了匹馬給我們兩個.但是那個頭領最後卻補充道:"雖然我們可以招待你們,但是飲水可能無法提供,這里的所有飲水都是配給的,給了你們就意味著有人沒有水喝."

...................................

問天立刻緊張的道:"糟糕,紫日你帶了多少水?我只有小半袋水了.平時不怎麼出城,我一般不帶太多水的."

"放心吧,我帶的多.都倒出來夠你開船的,一年之內你是喝不完的."因為空間手鐲大,所以我對藥品,飲用水,食物,火把,弩箭,各種卷軸等一些消耗品都是大量攜帶的.

跟著他們上路後我沒有和問天騎一匹馬,那馬比夜影個頭小的多,要是和問天一起騎肯定要和他抱在一起,我不習慣和男人靠太近.幸好我還有翅膀,飛起來就沒有問題了.前面那些人對我五彩斑斕的翅膀很是驚訝,不過他們沒有說什麼,這種魔法時代看見非人類生物不是什麼奇怪事情.

根據他們的說法我們的目的地是拜葉特國僅有的一座城市——愛樂城.拜葉特總共就十幾萬人,一半都在這個城市里了,但是盡管如此這個愛樂城依然不大.想想一個只有幾萬人的城市,能算大城市嗎?

老遠看見的城市比我預期的要大的多,幾萬人居住的城市竟然這麼龐大,真是有些奇怪.到了附近才發現有些不對,城市里有很多巨型建築占據了城市一半以上的面積,而這些建築似乎不是用來住人的.

這些大型建築一個個都高達十幾米,而且頂部寬度都在十幾米以上,如此巨型的東西真是很奇怪.再看這些東西的造型也很奇怪,仿佛一把翻過來的陽傘,頂上是個大鍋一樣的傘狀物,底下一個圓形底座接地,說起來滿像衛星天線的.

那個帶我們來的人解釋道:"這些是雨倉,當下雨的時候雨水會被那些大鍋聚集到中心位置,那里有個洞,雨水會流進下面的水箱儲存起來,這就是我們這里的生命線了."

"原來是收集雨水的東西啊!"這下明白為什麼城市里要建造這麼多大家伙了.其實不光是城市里,這個城市附近的區域幾乎全是這些東西,為了活命人的潛力還真是夠大的.

"你們在這里等下,我們是巡邏衛隊,不能帶你們到處跑,我去通知國王,會有人招待你們的."

"謝謝你了."我和問天都落到了地上.

那個隊長跑開之後附近很多的人都圍了上來,看樣子這里的條件相當艱苦,人們全都穿著粗糙的麻布衣服,而且都很破舊,感覺就像把麻袋套身上了.環顧一圈這些人發現這里確實缺水缺的厲害,幾乎每一個人的嘴唇都有些起皮,明顯是干渴造成的.

那個隊長很快就回來了,跟他來的還有個騎士.這個人的裝備要好的多,看來地位要高些.隊長和我們告別離開,那個騎士向我們行禮道:"我是皇家衛隊的隊長,國王要接見你們,跟我來吧."

我和問天跟著這個衛隊長進入城市里,走了不多遠就是王宮了.其實說是王宮不如說是個大點的院子,別說什麼宏偉壯觀,這些建築根本連豪華都算不上.三層石制小樓,占地幾千平米,這就是王宮了.想想也是,這里本身就艱苦,有勞力都去建造那種雨水收集器了,誰有心思蓋房子,飲水絕對比住房重要.

進入房間里把我嚇了一跳,外面看起來破爛不堪的房子里面完全不是那回事.不知道的話肯定會把這里當成水晶宮.房間里的牆壁,地面,天花板,家具幾乎所有東西都是水晶的.難道說這個地方盛產水晶?

那個衛隊長帶著我們到了一個房間門口就停了下來,敲了敲那扇紫水晶大門."殿下,客人到了."

里面傳來聲音:"帶他們進來."

隊長推開大門,房間里的光閃的我眼睛都花.這個門後的房間居然比外面還誇張,大量的各色水晶物品反射著不同顏色的光線照的人眼睛都睜不開.勉強適應了光線才看到那個超級漂亮的水晶寶座,那東西主體部分是透明的白水晶,上面鑲嵌了不知道多少各種顏色的寶石和一些黃金.最漂亮的要數那寶座的靠背,那上面有一只展翅欲飛的水晶獵鷹,真是漂亮.

盯著那椅子看了半天才注意到寶座上坐的小老頭,主要是那椅子的光彩太奪目了."兩位就是外地來的客人吧?"

"國王殿下好,我們就是從遙遠的地方來的冒險者."我打開手鐲從里面翻了十個一人高的巨型木桶出來,這本來是船上用的淡水儲備桶,後來造新式戰艦都換儲水艙了,這東西就沒用了.我看丟了可惜全都拿來裝水方便攜帶了."國王殿下,這些桶里都是可以直接飲用的淨水,聽說你們很缺水,這個作為給您的見面禮吧."一個桶價值1個金幣,也就是1人民幣,水是河里的,不要錢.送十桶水才10塊錢,多便宜的禮物啊!

俗話說物以稀為貴,這里缺水,老國王看到這麼大的桶眼睛都直了,聽說是淨水立刻就笑的眼睛都成一條縫了."遠道而來的客人,真是太感謝您的禮物了,我代表我的人民感謝您的饋贈."老國王剛才還在那里裝威嚴,看到這禮物立刻就熱情起來了.送禮的最高境界就是送人家最想要的,而不是送你認為最貴重的東西.

旁邊上來的衛士居然搬不動這麼大桶,後來我幫他們把桶放倒兩人一組推著桶滾才把大桶運走.老國王看這些桶這麼重更加高興了,這一桶是兩噸半,十桶水就是25噸,他能不樂嗎?不過這個國王的胃口似乎很大."尊貴的客人似乎帶了不少水,不知道可不可以……?"

............................................

"這里的情況我已經聽說了,這點水肯定是不夠的.我這里還帶了大量的水,本來應該主動支援你們的,但是這些水本來是要販賣給一個沙漠國家的,所以不能全都送給你們.而且我也是和別人合作經營,剛才那10桶已經把我的紅利都送出去了,總不能拿別人的東西來送禮啊!但是如果你們願意購買的話,我到是可以做主勻一部分出來給你們."我的禮物可不是白拿的,當我二百五白送啊!

"這個……!"老狐狸,光想要好處不給辦事.考慮了半天後他點頭道:"不知道你們有多少?"

"就剛才那種兩噸半的水桶,我還有200桶,但是不能全都賣給你們,最多出售120桶,這是我能做主的極限了."嘿嘿,其實我這里有400多桶,少報點才能獲得最大利益,全告訴他就不好賣了.

"這麼多啊?"老國王有些吃驚,不過畢竟是國王,很快就冷靜下來."你想用什麼來交易呢?"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看起來你們這里寶石和水晶的產量很豐富啊?就用水晶和寶石怎麼樣?"用這里最缺的東西交換他們最多的東西,這才是交易的王道.他們這要是真的盛產水晶,那就不會太值錢,不要錢的水換水晶,這個生意好啊!不管這次任務能否完成,只要這個交易作成就不虛此行了.

問天在一旁對我小聲的道:"我這下知道你們行會的福利為什麼這麼好了."

我小聲回道:"這叫商業頭腦.身為一會之長,我手下要錢的人也多,時時刻刻都要記著刮錢!"

那個國王已經想好了."可以.但是你打算怎麼換?"

"這可不好說,我要先看看這里的水晶成色."

"來人啊!把我們這里出產的幾種寶石和水晶都拿給客人看看."

國王發話下面的人也立刻忙活起來,不一會有一隊女侍拖著托盤走到了我面前,她們手中的托盤上都是各種寶石和水晶.我一一過目,果然都是極品,不但光澤很好,而且都很大塊,最讓我驚訝的是居然還有魔晶石也在里面.

"殿下,這些寶石都不錯,我想這樣.用大天平來稱,我十噸水換一噸水晶,20噸水換一噸寶石如何?"

"這也太貴了吧?"國王也是老滑頭,居然和我還價."我看二十噸水一噸水晶,五十噸水一噸寶石還差不多."

我故意裝的很生氣的樣子道:"殿下.我沒有開虛價,這就是底價了,你們覺得能夠承受我就賣,不行我就走,反正我已經聯系好買家了,這披水本來就是要送去沙漠之國救命的,人家可拿著寶石黃金等著我呢."做生意切忌不能死纏爛打,你越是著急推銷人家越還價,俏一點反而好賣.反正剛才的禮物才10塊錢,生意不成我也不怕,大不了去找羅絲塔國,那邊肯定也缺水,賣誰不是賣啊?

"客人不要激動,就按你們的意思,我們買了還不行嗎?"

"那就太好了."

國王有道:"但是客人,我希望您可以多賣一點,我們這麼多國民,這點水不太夠啊!"

"120桶就是極限了."

"拜葉特的人民懇求您了,就多賣我們一些吧?"國王開始裝可憐了.

我裝做思想掙紮了很久才道:"那好吧!按剛才的價格,200桶全部賣給你們."

"哦!感謝您拜葉特永遠的朋友."

"打住.先不要忙高興.我有條件."

"請說,只要我們能辦到."

我看了看他的寶座."您的王座看起來非常漂亮……"

"這個王座?"國王有些吃驚."可這是王權的象征啊!"

"您誤會了.我不是要這個,而是希望你們幫我也造一個類似的寶座.這麼大的水晶別的地方不好找."

"沒有問題."

"我想多鑲嵌些寶石,做漂亮些."

"沒有問題,絕對沒有問題."

"還有上面那個,我不要鷹,要巨龍.要猙獰凶悍一點."

"絕對沒有問題,絕對沒有問題."

"我還希望可以把寶座的比例弄大一點,我那個地方的大廳比較巨型,您這個小了點.最好能有兩米高兩米寬."

"呃!……這個有點問題.好象沒有那麼大的水晶,或者說不太好找."

"那麼如果我幫你們爭奪生命之泉的控制權呢?"

"那就沒有問題了."老家伙,到頭來還是要好處.剛說有問題我一給好處他立刻就沒問題了.

後面的問天打斷我們道:"國王殿下,我們有些話要私下說下,可以嗎?"

國王看該談的都差不多了也道:"沒有問題,你們到旁邊的休息室談吧,水晶准備好了會通知你們的."

"那好,我們一會見."問天有些急的把我拉了出去,搞的我莫名其妙的.到了房間,等侍從一出去問天立刻關上房門."你瘋啦?"

"怎麼了?"

"忘記我們進來干什麼的嗎?"

"沒有.進來做任務的啊."

"那你剛才那樣許諾?"

"那不是許諾,那是在找幫手."

"幫手?"問天的行會畢竟不大,玩詭計的本事和我還差那麼一點.

我開始解釋."你說下我們的任務是什麼?"

"解決兩個國家的糾紛."問天回答道.

"那好.你說解決糾紛要做到什麼?"

這個問題有些籠統一下就把問天給問住了."我想大概是要說服雙方停手吧?"

"錯,而且錯的很離譜.兩個國家的糾紛是說解除就解除的了的嗎?要是那麼簡單就不會有戰爭了.還是讓我說給你聽吧."我坐在房間里那張豪華水晶沙發上不緊不慢的道:"要消除戰爭就需要先了解戰爭發生的條件.首先,一場戰爭需要有兩個勢力,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第二,戰爭需要一個矛盾,沒有矛盾的戰爭是打不起來的.第三,戰爭需要人民的支持.一個全國人都反對的戰爭是打不起來的,即使是封建國家也不是真的一個人說了算的.通常都是資源問題引起人民關注的,現實中的戰爭基本上都是為了資源.

..............................................

知道了要素後就好辦了.我們倒過來排除.第三項,人民的支持.現在這兩個國家的人民都支持,因為他們想要活下去就要有水.為了水大家願意拼命.不打仗就渴死,打仗還有可能活下來.第二項,矛盾.現在的矛盾就是人多水少,和第三個原因聯系到一起來了.想要解決的唯一方式就是找到充足的水.剛才我們兩個都研究過了,水明顯就是不夠的,我們也變不出來,所以解決水是不可能的."

問天焦急的道:"你這麼說就是我們讓他們暫時不打也沒有用,只要水不夠他們就不會停戰?"

"對.不解決飲水問題戰爭就不會結束."

"那不是沒有希望啦?"

"所以我考慮從第一個要素上下手."

"啊?你什麼意思啊?"

"有兩個國家才可以打仗吧?既然解決不了矛盾就干脆解決國家.放開手支持一個國家把另一個國家滅掉.只要把羅絲塔的人全部殺光,那就只剩下拜葉特了.那樣一切都解決了.水夠啦,大家就不要搶啦,戰爭也沒啦,糾紛解決啦,這個世界和平啦!"

"確實是好辦法,也夠魄力,至少我就沒有你這個膽識.但是這樣是不是太那個了?"

"如果玫瑰在或許會考慮用第二個辦法,不過這次只有我來了."

"玫瑰?"

"我老婆.她比我聰明,也比我仁慈."

"這麼說你有第二方案可以和平解決了?"

"對,我確實有第二套方案,使用第二方案的話就不用死人了.但是第二方案可能需要我們兩個去冒險,而且不一定能完成.龍族的本意可能就是要我們用那個第二方案,要不然一開始就不會有那個泡淨化池的測試了."

問天無奈的道:"哪知道有你怎麼個超級大惡人不但把池子給蒸干了,而且居然進來後直接考慮使用最簡單但是邪惡的第一方案."

"要是玫瑰在我一定用第二方案,可惜她不在.我的血管你流淌的都是冰晶,善良和我不沾邊."

"誒?你那個第二方案到底是什麼啊?"

"你想知道?"

"當然."

"其實我不單有第二方案,我還有第三方案.第三方案就是建立大量的雨水收集器.我想如果把現在的收集器數量翻一倍,水問題基本上就解決了,不過這個可能比較慢.至于第二方案嗎!進入森林找到那個泉水,在那附近應該是有什麼BOSS影響了這個地區的水質.一開始我們就分析水中的是生物毒素,那一定是有毒的BOSS造成的.只要殺掉它就OK了,不過我們拿的是F級的超級任務,估計那個BOSS不會好對付,要是一不小心沒有把它干掉卻讓它把我們兩個報銷了就虧大了.所以我說你還是安心當回大惡人,到時候我們跟著拜葉特的軍隊一起去把羅絲塔打敗,這多簡單啊?兩個國家本來就實力相當,我們幫哪邊哪邊肯定贏."

"可我還是覺得心里堵的慌,人家只是為了水,我們卻要屠城!"

"覺得不舒服你可以換個方法想.你可以想滅了羅絲塔就救了拜葉特,我們是殺一救一,也不是什麼大罪啊?再說老這麼打下去兩個國家遲早一起玩完,還不如我們快刀斬亂麻,長痛不如短痛."

"算了吧!你越說越嚇人了!我看你就是個商人,而且是個邪惡的奸商."

"說的不錯.不過說到商人我到很想和你做比交易."

"啊?和我做交易?"問天非常爽快的回答:"不管什麼交易,我拒絕."

這次讓我吃了一驚."為什麼?"

"因為你是奸商."

"錯.我雖然並不善良,但是我很正直.交易就是交易,我從不強迫客戶.表面上看起來我便宜占大了,實際上我的殼戶都拿到了實際好處.比如這次.看起來我拿水換水晶,我便宜占大了,實際上他們不吃虧.水對他們來說就是生命,水晶他們多的是,談不上垃圾至少也是森林里的柴火,一撿一堆.用對他們來說用隨手就可以撿到的東西換他們的命,你說到底誰占便宜?"

"你反正會算計,我是老實人不和你說."

"別這麼決情嗎!我要談的可是好事.我知道你們很多人不想留在龍島,我可以帶你們出去,覺得這個怎麼樣?"

問天突然正色道:"恰恰相反,我不但不希望你幫我們出去,反而希望你可以阻止外面的人進來."

"啊?為什麼?"

"原因很簡單,只是你一時沒有想到.我們這些人的小號都不在龍島,按說人家會選擇不在龍島的號比較有發展前途,但是大家依然使用大號的原因就是龍島的經驗值和任務獎勵.可能你不知道,我們這里的任務獎勵是各種技能,而且相當好用,大家都舍不得這些獎勵所以不舍得放棄大號.但是大家都渴望出去,回到大陸上和更多玩家交流會更有意思一些."

"那不是正好嗎?我可以帶你們出去啊."

"那是大家的希望,不是我的."

..........................................

我愣愣的看著問天,好半天之後我突然反應過來了."哦!我明白了.哈哈!原來你是這個意思啊?"

"你明白就好."問天笑的也好陰.

"你這個家伙,剛才還說我,現在看來你比我更壞."

"當領導的,有些時候太善良只會誤事."

"話是如此,但是我反正要離開龍島,不帶人出去對我來說是一種變相的虧損.我不能為了你而不帶人出去啊?"

"這才是我苦惱的.現在看來我沒有足夠的條件收買你,真是為難."

"那你就慢慢想你的條件,當我們准備離開的時候如果你想到什麼條件足夠收買我,哪怕和我帶人出去的利益持平我都會選擇幫助你的."

"行,作為一個商人你能這樣說就是給面子了."

轟隆一聲大門突然被撞開了."你們好卑鄙."一聲嬌叱讓我們一起把視線轉到門邊.

磨紗水晶大門旁邊站著一名妙齡少女,一身白紗襯托出曼妙的身資,美麗的臉蛋配上閃耀的寶石真是光彩奪目.這個絕對是美女,雖然不及玫瑰但也是極品了.少女臉上因為激動而顯得很紅潤,她氣勢洶洶的沖到了我們面前用雪白的手指指著我的鼻尖."你怎麼可以這樣?難道人命是草芥嗎?羅絲塔是敵國,但也是人啊?再說,打仗要死多少人啊?羅絲塔死光了我們至少也要死一半啊.你就為了自己省事就把我們都推出去送死?"

嘭,我的翅膀猛然張開."看到這羽毛嗎?這黑色的羽毛代表什麼你知道吧?我不是天使,你們和惡魔做交易就要有代價.順便說一下美麗的小姐,你是不是搞錯情況了?如果你不想完成交易,我當然可以和羅絲塔聯手把你們殺光,這對我來說似乎沒有什麼問題."

那位很美麗的小姐非常自信,甚至還帶著一點自豪的道:"我肯定羅絲塔王國是不會接受你的交易的,威廉國王沒有你們這麼狠毒."看她說話時那思春少女的樣子我什麼都清楚了.這個八成是拜葉特公主,而那個羅絲塔的國王大概是她的戀人.真是現代版本的羅蜜歐和朱利葉啊!

"公主殿下,既然你在外面偷聽那麼長時間我想你應該聽到我的最終目標了?只要糾紛解除我就完成任務了,如果你們都不願意合作我還有第四方案."

問天一聽還有第四方案立刻問道:"你還有第四方案?"

"對.第四方案就是第一方案的變種,一個巴掌拍不響,沒有巴掌就更不響了."

"你是說把兩個國家都殺光?"

"糾紛的雙方都不存在了,糾紛也就沒有了.一了百了."

"你……?"公主被嚇的往後退了兩步."你這個惡魔!"

"請不要反複陳述一件事情,我知道自己的種族."其實我根本不會考慮把兩個國家都滅掉,現在不過是逗逗她取樂,反正她也不是國王,想來那個老國王才不會停她的意見.

問天忽然道:"紫日,我在想龍族說的那個魔寵任務,你認為F級任務的獎勵會不會非常厲害?要是我們單純的解決糾紛不去殺那只怪物可就沒有魔寵了?那東西比寶石值錢多了,聽我朋友說那玩意可是有價無市啊!"

被他這麼一說我頓時愣住了.靠,真是丟西瓜撿芝麻,那個魔寵可比寶石值錢多了.一揚手把面罩放了下來."問天,計劃改變,跟我走一躺,去把那個放毒的怪物干掉."

那個公主一聽立刻高興的拉住問天."謝謝你幫忙.既然你們要去找毒水的源頭,也不急于一時,等會召集人馬和你們一起去吧?"

問天這家伙真是看到女人就腿軟,他居然拉住我."我們還是先等等吧?要不然解決毒水問題後你的水就賣不掉了."

"毒源不在了水質也要好幾個月才能變回來,哪那麼容易破壞我的生意.不過……"我轉向公主."你好象和那個羅絲塔國王很熟啊?是不是可以讓他也出點好處?還有派掉部隊幫忙啊?"

"你做夢!"公主非常氣憤的瞪著我:"你這個貪得無厭的混蛋."

"不行就算了,反正我任務完不成也沒什麼,不過你們的人又要為水的問題發愁嘍!"

公主氣的跺了下腳轉身叫道:"亞力娜,放焰火召喚威廉的信使."

"是的公主."一個女侍立刻轉身跑了出去.

"這樣你滿意了?"

"你別搞錯了,是你們在求我幫忙,我可不在乎.所以呢?你最好別惹我生氣,要不然我一激動失手完不成任務事小,你們全國沒水喝可就是大事了.或者說萬一我一不高興要帶你走作為交換條件,你就永遠見不到那個什麼國王了.我這個人可是最喜歡折磨人的,被我帶走你可就求生不得求死無門了."

公主被我氣的大叫道:"你敢要挾父王把我帶走,我就自殺."

"無所謂,你死就是了.前黑暗女神是我的愛寵,等你死了我就把你複活成亡靈.不對,那樣就不好玩了.對了,等你死了我先把你放水里泡兩天然後再複活成僵尸.到時候你這個美麗的臉蛋就會腫成這麼大,上面還有很多洞洞,大團的小肉蟲在那些洞里鑽來鑽去.哇!那個樣子……"

"啊!不要!"公主嚇的捂住耳朵蹲在地上哭了起來."我不敢了……555~千萬不要!"

"哈哈哈哈,小女孩真好騙!隨便說兩句就嚇倒了."

問天上來安慰那個公主,還對我道:"紫日你別嚇唬她了.人家還是小姑娘."說完她轉而對公主道:"別聽他的,他就是嚇唬嚇唬你.那家伙估計平時經常受女人欺負,今天碰到你好欺負拿你出氣來了.要是他那個玫瑰老婆在這里估計他就老實了."

"真的嗎?"公主突然瞪著滿是淚光的大眼睛看著問天."那個叫玫瑰的女人真的可以制的住這只惡魔?"

問天被問的莫名其妙."大概是吧?你問這個干什麼?她又不在."

"我有辦法把她弄過來."公主突然站了起來從衣服領子里拉出一個奇怪符號的項鏈墜,看材質居然是紅紋魔晶石制造的."星空之門為我打開,召喚那名叫玫瑰的女人到我面前吧!"我靠!真的假的啊?這東西能召喚玩家?玫瑰在不在線還不知道呢?

我們面前突然紅光一閃,一個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玫瑰?"

"紫日?"

天啊!那個項鏈墜真的把玫瑰召喚出來了.可是……可是這怎麼可能呢?"玫瑰?是你嗎?你……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老公我不知道啊!剛剛正在和鷹商量事情,忽然出現系統提示NPC拉拉公主正在召喚我的幫助,詢問我是否同意.我不知道什麼意思以為是任務就選了同意,結果就到這里來了.這是什麼地方啊?"

我兩眼放光的盯著公主手里的那個項鏈墜.能直接召喚玩家的寶貝,這還得了!被我看到的寶貝,一般都會……嘿嘿嘿嘿!不過按照玫瑰的說法似乎被召喚者可以選擇是否接受,畢竟召喚的是玩家,要是對方不同意強行傳送不太好,所以有選擇功能.

"大姐姐?你就是那個玫瑰嗎?"

"啊?"玫瑰被搞的有些糊塗,畢竟幾秒之前她還在和鷹說事情呢,突然出現在這里她也犯迷糊.

上篇:第七卷 第四十一章 第二個考驗     下篇:第七卷 第四十三章 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