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五十七章 小買賣  
   
第七卷 第五十七章 小買賣

就這麼抱著玫瑰躺了一晚上,雖然沒有睡覺,卻不覺得無聊,不知道這是不是原始本能的作用!早上起來之後大家集合集體去外面玩了一早上,談判結束大家又恢複了平常朋友的感覺.

中午午飯的時候阿修福德忽然提到行會的事情."你們大家是不是都有玩《零》啊?"

一桌子人都紛紛點頭.尤西娜非常熱情的問道:"阿修福德是在游戲里叫什麼啊?玩的怎麼樣?"

阿修福德道:"我用的本名.在德國是個行會的會長,算是德國第一大行會了,還算比較不錯吧?神林和索藍特跟我在游戲里都見過面,他們也滿厲害的."

尤西娜一聽就來勁了."神林你游戲里叫什麼啊?"

"我的游戲名叫紫日.蓉蓉的叫血紅玫瑰."

"那你們是什麼職業?有行會嗎?"

阿修福德搶著回答道:"他們有個冰霜玫瑰盟,人不多,實力卻是數一數二的.他還有個超級城市叫艾辛格,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就被嚇了一跳.那才叫壯觀."

特瑞在一旁小聲的念叨著:"冰霜玫瑰盟?好象哪里聽過!"

索藍特自我介紹道:"我在游戲里用的就是本名,自己建立了一個行會叫聖毀聯盟.不過相比他們兩個就差的遠了.他們行會在自己國家都是可以呼風喚雨的大行會,我這個行會到現在還是非法集會一樣的小幫派,連行會城市都只有一座17級村鎮,連城牆都是土木結構的!"

玫瑰笑著道:"不至于這麼淒慘吧?"

"你們是不知道啊!法國境內的行會太多,勢力分化嚴重,互相競爭好厲害."

我點點頭道:"大概是浪漫的法國人民喜歡自由,所以行會都很小,而且松散的很."

索藍特無奈的道:"所以我才這麼慘!對了,告訴你們一個只有法國才有的情況.在我們那邊一套超級漂亮但是屬性很糟糕的盔甲比一套屬性好造型垃圾的盔甲要貴好幾倍!搞的我們那里高級裝備沒人要反到是偽裝盔甲特別暢銷.法國區是唯一個裁縫比鐵匠多的國家!"

尤西娜可愛的道:"不愧是世界服裝潮流的鼎盛地區,居然裁縫比鐵匠多!"

我對尤西娜道:"對了,問了我們,你自己呢?"

"我?"尤西娜靠在座位上道:"我的游戲名叫艾爾莎,有個中等級別的行會,名字叫彩虹聯盟."

阿修福德突然叫道:"上次我遇到的那個花花綠綠的戰艦不會是你們的吧?"

"不是吧!"尤西娜也叫了起來:"我的彩虹號是被你打沉的?"

阿修福德尷尬的笑道:"不好意思!誤會誤會!我那時侯又不知道那是你們的船.再說當時好象讓它逃了啊!你那船滿快的,我們沒有追上."

"5555~快什麼快啊!後來還是沉了!那是我最漂亮的一艘戰艦,你居然把它打成了篩子.返航的徒中沒有堅持住,離海岸還有100多海里的時候實在堅持不住了."

特瑞奇怪的問道:"你被艦隊圍攻啊?怎麼會被打成篩子呢?"

我幫阿修福德解釋道:"他們行會有速射炮,一分鍾能打二三十發,裝甲薄點的話,是能打成篩子.這麼說來尤西娜的船不大啊?"

阿修福德笑罵道:"鋼材很貴的,誰和你那麼變態把裝甲造那麼厚!材料不要錢啊?"

尤西娜看著我問道:"神林的戰艦很厲害嗎?"

阿修福德道:"他的戰艦啊?就你那艘彩虹號上的火力,他就是停在港口里沒有人在船上你也打不沉它."

"這麼誇張?"

我趕緊辯解道:"你們別聽他亂說,我也不是每艘船都那麼大的!前段時間還讓小日本打沉一艘重創一艘,到現在還在船塢里躺著呢!"

阿修福德一聽驚訝的道:"什麼?你的船沉了?哪一艘啊?"

玫瑰回答道:"勝利號沉沒,閃光號重創,現在還在修複中."

"這麼東西這麼厲害啊?你們那船裝甲快有城牆厚了,這都打的穿?"

我苦笑著道:"魚雷炸的.小日本搞到了魚雷技術,我的勝利號中了29條雷,在海上撐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沉了.閃光號中了18條雷歪歪斜斜的逃了出來,後來是被我們連拖帶拽的拉回港口的.多虧我們的戰艦動力大速度快,要不然一個艦隊就都交代在那里了!"

阿修福德驚訝的道:"你那戰艦快20萬噸了,這就沉啦?"

尤西娜驚叫道:"你們的戰艦這麼大啊?"

"什麼魚雷這麼厲害啊?20萬噸29枚就炸沉了?"特瑞也看著我們說道:"我的行會有人也在研究魚雷,近20萬噸的船怎麼著也能挨個三四十條雷吧?"

我道:"小日本的雷直徑800多毫米,7米多長,威力跟小原子彈差不多,能保住一艘我就謝天謝地了!"

特瑞一聽道:"我靠!比我們的雷大了好幾倍啊!"

玫瑰聽出了問題."特瑞,你的意思是說你的行會有魚雷?"

我一聽也來勁了."對啊!特瑞介紹下你在游戲里的情況,還有我想知道那個魚雷的情況."

特瑞道:"我在游戲里叫龍藍.自己有個行會叫海王殿,專門搞海軍的.前段時間剛剛搞出了一個魚雷方案,威力還不錯,滿好用的.俄國老被我們搞沉了不少船."

聽到這里我更有興趣了,特瑞居然有魚雷,而且已經實用化了."你們的魚雷是直航的還是可以制導的啊?"

特瑞笑著道:"我們那可是真正的線導魚雷,准的很."

尤西娜掩著嘴笑個不停,"哈哈!還線導魚雷呢!你那也叫線導魚雷嗎?哈哈!"

其他人都奇怪的看著他們不知道什麼意思.特瑞不服氣的問尤西娜."我那是不是魚雷?"

"是."

"那我的魚雷是不是用線控制方向?"

"是."

"那不就得了,能用線控制方向的魚雷不是線導魚雷是什麼?"

我們都被他們兩個的話搞糊塗了,阿修福德問道:"你那個到底是怎麼個線導啊?"

尤西娜笑著道:"他啊?就是在魚雷左右兩邊的平衡翼上各拴一根線,想左轉,拉左邊的線,想右轉拉右邊的就行了."

"靠!這也叫線導啊?"大家一起叫了起來.

...............................

我仔細想想,這好象也是個辦法.你可以想象自己張開雙臂,在兩邊手腕上各拴一根繩子,然後開始向前跑,如果哪邊手的繩子被麼突然拉住你肯定因為慣性自然的向那邊轉彎.這個線導魚雷也是一樣的原理.結構是簡單了點,不過真的是個可以實現的方法.最重要的是這個設計好便宜啊!兩根繩子能值幾個錢啊?再說爆炸後繩子可以收回來的嗎!又不會全炸掉.我們一開始怎麼沒有想到這個方法呢?美國人到是真會想!不過這個設計似乎有缺點,要是繩子被炮火炸斷,不就變成無制導了嗎?不過我想一根繩子應該不是那麼好瞄准的吧?

玫瑰也問道:"推進器你們怎麼解決的啊?"

"用內燃機啊!我們研究了一種魚雷專用的小型推進器,動力小,但是便宜.一台推進器成本價才63水晶幣,合算吧?不過因為動力太小,還要拖著兩根繩子,所以魚雷不能造太大.要不然速度太慢連船都追不上就沒有用了."

我和阿修福德幾乎同時喊了出來:"小推進器你賣嗎?"

"你們兩個這是什麼眼神啊?"特瑞被我和阿修福德的眼神給嚇到了."我造這東西當然賣,能賺錢干什麼不賣?"

我立刻道:"2百萬水晶幣,我買你的專用推進器生產技術.我承諾不轉讓第三方,僅用于自己生產.干不干?"

特瑞伸出5個手指:"5百萬.產品你不得出售,只能自己行會使用."

"4百萬.我不出售包含這個推進器技術的任何東西."

"我也要."阿修福德也要了一份."條件一樣."

"成交."

"太棒了!"哈哈!小日本,等著吧!報仇的時間到啦!"對了,剛才忘記問了,你這魚雷能跑多遠啊?"

"魚雷到是能跑非常遠,主要問題是繩子太長受海浪和繩子自身彈性的影響,容易走偏.再說跑太遠你也看不見了,怎麼制導啊?"

阿修福德道:"我們有超視距觀察鏡,再遠都看的見.不過我想魚雷這東西不太需要發射那麼遠,10公里之內就可以了."

特瑞保證道:"這個沒有問題,只要不是海浪太大的情況下10公里絕對沒有問題."

"那就夠了."玫瑰拉拉我的手我明白她的意思.我們行會有潛艇,魚雷配潛艇可是徹底的沒話說,絕對一打一個准.

"對了,阿及亞你的情況怎麼樣啊?"尤西娜發現阿及亞一直沒有說話.

"我?"阿及亞有些不好意思."你們都是行會會長,我真不好意思,什麼都不是,連行會都沒有加入,到現在還是單打."

"不是吧?"特瑞誇張的叫道:"這麼長時間還能一個人單干,你也太偉大了吧?"

"不是我偉大,實在是沒有辦法!人家都不肯要我!"

"你什麼職業啊?怎麼會沒有人要呢?"

"我是輔助職業玩家,沒有攻擊力的那種."

"那也應該有人要啊!"

"我的職業是鏡片制造師,根本不知道有什麼用!"

"鏡片制造師?"阿修福德道:"我知道有什麼用."

"什麼用啊?"

"海上的遠距離觀察鏡還有望遠鏡都要靠鏡片制造師制造,但是從來沒有聽說玩家可以選擇這個職業的,以前都是NPC在干啊!"

"所以沒有人肯要我啊!"

索藍特道:"意大利的海軍不多,用不了大型鏡片,小型的望遠鏡船廠有賣,當然不會用到鏡片師了!"

"那我是不是需要出國謀求生路啊?"

我立刻道:"來我這吧?我們要.你游戲名叫什麼啊?"

"叫西西比."

阿修福德也道:"到我這里也行,我的行會本身就有這方面的研究機構."

阿及亞道:"還是算了,我想留自己國家.相信以後會用到的."

既然他這麼說了我們也不好硬拉他過來,大家也就算了.

特瑞忽然想起來我們不在一個國家,問我們的交易怎麼進行.我答道:"我過幾天要去趟美國,到了那邊私聊聯系你."

"我看還是我派人去和你們聯系吧?"特瑞似乎比較著急.

阿修福德道:"算了,我看還是我來吧!這邊距離近一點.你把圖紙給我,我轉交給紫日."

我說道:"行.回頭我讓他們把錢給阿修福德,你們兩個交易.幫我帶一份圖紙回來就行了.反正我們兩個見面容易."

尤西娜問道:"你們兩個見面容易?你們不是一個在德國一個在中國嗎?"

阿修福德剛要說話被我搶先道:"我們是友好行會,有船只長期互相來往的."跨國傳送陣的事情暫時還是不要讓太多人知道比較好.尤其是特瑞和尤西娜的行會和我們是敵是友都不清楚的情況下.

說說笑笑度過午飯時間,下午我開車送他們去龍緣總部大樓見他們的家長.老爸看見我之後用眼神詢問我情況怎麼樣,我比了個大拇指,老爸笑著點點頭.

下午3點左右我和老爸一起送他們去機場,直到4點多大家才陸續離開.望著最後一架飛機飛走,老爸對我道:"跟我說說情況."

我獻寶般道:"三種藥劑,成交價10萬,60萬,160萬,他們最少的人每樣要了10萬支.怎麼樣?"

"還不錯.有點本事.10萬美圓一支乘10萬支就是100億美圓,一家至少2300億!差不多了.反正藥品這東西是消耗品,用完以後還要買,以後還有的賺."

我笑著道:"誰告訴你是美圓的啊?"

"哦,不是美圓啊?人民幣也不虧了,別灰心."

"誰說是人民幣的啊?我賣的是歐元.10萬歐元一支."

"歐元?你還真夠黑的.不錯不錯,老爸沒有看錯你!"老爸高興的拍著我的肩膀.同樣的數值,三種貨幣代表的價值可是差了一大截啊!

我趁機道:"老爸.我提個要求可不可以啊?"

.................................................

"想要什麼啊?說吧.這次你功勞不小."老爸高興的連我闖的禍都給忘記了.

"你不是讓我在游戲里對付日本嗎?可是這個游戲天生就是用來吸收資金的,實在是太費錢了,我這樣投入太大,好辛苦啊!可不可以讓我換一比錢進去啊?"

老爸考慮了半天道:"當初不讓你調集資金是怕你指望我的投資不思進取,現在看來你干的不錯.那好吧!從這次的利潤你抽20億人民幣給你,行了吧?"

"你還說我黑,你別我還黑.我幫你賺了快一萬億歐元,你就拿20億人民幣打發我啊?"

"那當然,我是你爸,肯定比你黑嘍.你還要向我學習啊!哈哈哈哈!"

玫瑰也繞到老爸另外一邊婉著老爸的胳膊."爸!我們真的很辛苦啊!神林他讓我管帳,我真是頭疼死了.雖然他也滿會賺錢的,可是要錢的地方多,我急的臉上都長豆豆了,您就救救兒媳吧!"

女孩子的優勢就是可以撒嬌,而男人基本上對此沒什麼免疫力.不管對方是媽媽,妻子,女兒,只要是關系比較親密的女性,撒嬌一般都管用.老爸最終被玫瑰的軟磨硬泡擊敗,答應抽100億人民幣給我們.哈哈!10億水晶幣啊!有救了!我要買好多好多戰艦,造好多好多魚雷,把小日本的船都送到海底去.

"對了,兒子.你在游戲里見過這個人嗎?"老爸遞給我一張照片.

我接過來看了半天,感覺好象在哪里見過,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把照片遞給玫瑰."你看看見過沒有,我好象有些印象!"

玫瑰看著照片也愣了一會,她忽然讓我拿著照片,然後她伸手擋掉頭發和下巴.我和她同時叫了起來:"影舞者?"

玫瑰道:"你也看出來了?"我點點頭.

老爸拿回照片."你們真見過?"

我道:"上次中國行會大會盟的時候我們交過手,這家伙是一個叫光明聯盟的行會的老大.您問他干什麼啊?"

老爸道:"現在我們還不能確定,總之你盯緊他,這可能是我們身邊的一個定時炸彈."

"明白."

老爸趕緊關照道:"千萬別打草驚蛇,我沒有通知你之前,你不要讓他注意你在關注他.你就當沒有這件事情,要是有摩擦照樣打,只要別讓他感覺你是在特別注意他就可以了."

"有難度啊!"

"沒有難度我就不讓你去了."

"好吧,我盯緊他就是了.反正他和我們在游戲里有摩擦,我派人注意他也是情理之中."

"總之你先不要驚動他,以後會告訴你具體怎麼辦的."

和老爸一起離開機場,老爸回了龍緣總部大樓,我則和玫瑰去了基地.看看時間還早,讓玫瑰先睡會,晚上可能要很晚才能休息.等玫瑰睡熟了我一個人去食堂海吃了一頓.這身體就這毛病,平時像正常人,要是受傷或者大體力運動後食量就會大幅度提高.吃完東西後去看了看幸運順便通知他准備上線.

幸運這小子兩天休假小日子過飛了,和他的龍MM翻云覆雨差點沒把基地震塌.研究員還不敢說話,誰都知道干那事時被人打斷是多麼的郁悶,他要是個人郁悶就郁悶吧!可幸運是條龍,誰敢讓他郁悶啊!小命不想要了嗎?幸好幸運還是有體力限制的,趁他累了的時候說幾句話他到也滿配合的.

研究員報告說龍MM已經出現受精的征召,超聲透視結果在她肚子里找到一個正在成長的小龍,幸運居然比我還快,都要當爸爸了!研究員建議我最近幾天不要讓幸運上線,專門陪伴銀龍.因為按照他們測試DNA得到的結果顯示龍在預產期會比較暴躁,他們怕銀龍發火沒人制的住她.幸運好歹是條龍,應該可以控制住她.另外幸運和銀龍都是合成生物,雖然他們看起來像爬行動物但是DNA被設計成了胎生.胎生生物一般出生後需要父母的照顧,他們不希望小龍出來後幸運卻在游戲里,那可能影響小龍的心理成長.高智慧生物就是這點麻煩,容易出現心理問題!

我關照幸運這段時間就不要上線了,反正我不止一條龍寵,需要全體出動的情況並不多.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回去叫醒玫瑰,帶她去吃個飯回來上線.玫瑰先打了個電話問了下船的情況,得到消息說已經到了附近了,只是找不到龍島具體位置老是在繞圈子.

我們馬上帶上頭盔後出現在龍島的海岸上,居然有人比我們到的還要早.這些龍人還真是"離心似箭"啊!看到我們上來之後大家一起圍了上來,詢問船的情況.

我站到一塊岩石上道:"我們剛剛上線之前打電話問過了,船已經到我們附近了,但是這里有幻象結界保護,他們看不見島在哪里,所以在外面兜圈子.你們都變身成龍形出去找找,在高出應該比較好找.找到就把他們帶進來."

"已經到了?太好了."眾龍人興奮的全體變身飛了出去,我和玫瑰只能在岸上等著.這麼多人出去了,應該很容易發現目標的.

實際上那艘輕巡已經到島外面了,距離我們不到5公里,就是看不見島跑過了.龍人們一飛出幻象范圍立刻就發現了目標,幾乎就在他們離開後幾分鍾戰艦就開了過來.

輕巡畢竟是巡洋艦,噸位不小,沒辦法靠的太近,全體龍人自己飛了過去在船上降落,我也帶著玫瑰飛了過去.但是現在大家還不能走,因為人沒有到齊.還差5個人沒有上線,其中還包括紫月.我們約好是北京時間晚6點上線,最多等到8點離開島嶼,現在才6點多,還有一個多小時,必須等待.要是到時候還有誰不到,我就絕對不會再等了.

7點10分紫月上線,緊跟著又有兩個人上線,可是還缺兩個人.船上有幾個美國人提議不等了,怕島上不能離開的人心理不平衡過來搗亂.我何嘗不知道多等一分鍾就多一分危險,奈何時間就是這麼定的,我總不能背信棄義吧!

7點40分,又一個人上線.這家伙一上來就被大家罵了個半死,但是我們還缺一個人,真是夠戧!

後面贊成不等的人越來越多,我也開始有些動搖了.回身對林月道:"清點人數,看看誰沒有來?"

林月數了半天道:"一個美國玩家,孫岩找來的,我不知道叫什麼."

我問道:"是我們行會的嗎?"

"不是,他沒有加入."

這個結果讓我更加不想等了.後面的玩家都開始吵鬧起來說為了一個人冒險不值得.我對後面道:"現在已經7點45分了,我們約好是8點就必須守信用.大家再等15分鍾,到了8點他再不到我就立刻開船."

大家想想15分鍾也不是很長,就都安靜了下來.我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著真是著急,可是那個該死的家伙就是不出現.時間到達7點55,我對站在艦橋外面的艦長大聲喊道:"起錨,先把船頭掉過來,給推進器預熱,做好准備."

下面的人一聽我的話都激動起來,就要離開這里了,他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戰艦緩慢的掉了個頭面向大海,隨時准備出發.一切就緒的時候剛好8點整,那個該死的家伙還是沒有出現.一個玩家提醒道:"會長,8點了."

我看看時間,對上面的艦長喊道:"出發,不等了."

隨著推進器的轟鳴,戰艦後面出現一團白色的浪花,戰艦終于還是啟動了."等等我!"島上忽然傳來聲音,那個家伙終于在最後一秒出現了.他變身成巨龍向我們飛了過來,他落在戰艦上之後立刻遭到群毆,這就是遲到的結果.

我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龍島,結果卻被看到的東西嚇了一跳."敵襲……!"

上篇:第七卷 第五十六章 大買賣     下篇:第七卷 第五十八章 自己人與外人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