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六十二章 鬼船故事多  
   
第七卷 第六十二章 鬼船故事多

"把繩子固定好,你們都在這邊等著.林月,孫岩,你們跟我上船."

"我也去."紅月叫了起來.

"你還是在這邊等著,指揮由你負責."

"那好吧!"紅月像受委屈的小媳婦一樣怯生生的退了回去,這到讓我非常意外.這好象不是她性格啊!

不管怎麼說,我只帶了兩個玩家和幾個NPC上了那艘破爛的鬼船.這個家伙個頭還真大,前甲板幾乎能當球場用了,不過其破爛程度確實有些誇張.

我指指船尾的一個船艙入口."孫岩,你帶四個水手從那邊下去,開著行會頻道,有什麼事情立刻報告,不要冒險."

"好的.你們四個跟我來."孫岩帶著四個水手向那個船艙入口走了過去.

我又指指船頭的船艙入口."林月,你帶4個水手從那邊下去.小心點,要是遇到什麼危險情況馬上叫我們,不要一個人冒險."

"放心吧!一條破船而已,不能把我怎麼樣的!好了,你們四個,跟我來吧!"林月帶著4個水手向船頭跑了過去.

雖然游戲里亡靈生物比較多,但是人的習慣也不是說改就能改的.孫岩和林月帶走的都是4個原來的海盜水手,把4個後來擴編進水手陣營的亡靈水手留給了我.反正我神經大條,亡靈這東西早習慣了,帶四個亡靈也沒什麼.

把他們兩個人分別派到船頭和船尾,中間只好我自己來了.剛走到船艙門口就聽到頻道里林月的抱怨聲:"我靠!這里起碼幾百年沒有人了,門都不見了!"

孫岩的聲音也蹦了出來:"那你抱怨什麼?"

"我抱怨沒一下怎麼啦?"林月發揮蠻不講理的本領把孫岩說的沒辦法."喂,你那邊在干什麼啊?乒呤乓啷的?"

孫岩道:"我這邊這門好多,可是把手全鏽死了,怎麼也打不開,我正在砸門呢!"

我笑道:"這種破爛估計也不會堅固到哪去,砸門還不是小問……啊……轟隆……啊……轟隆……乒乓……咚……乒呤乓啷……啊……哎呦……啊……轟隆……叭……我……哎呀……轟隆……哎呦喂呀……咳咳咳咳,呸呸!"

"你怎麼啦?出什麼事情啦?"兩個人都聽到我說話說到一半突然傳來奇怪的聲音,還以為我遇到什麼敵人了.

"我到船底了!"

"啊?這麼快?你怎麼下去的啊?剛才怎麼那麼吵啊?什麼聲音啊?"

"這該死的破船,也不知道在這里漂了多久了,木板都爛了.我剛剛下船艙的時候把樓梯給才塌了,結果就一路摔到船底了.你們自己最好也小心點,這里的地板隨時都可能塌掉."

"哈哈!不過你這個方法到是比較快啊!"孫岩居然嘲笑我.

我氣憤的道:"有本事你原地蹦兩下,保證你也掉下來."

"哈哈!我才不停呢!你那土電梯我可坐不慣.既然你到底了,底艙我們就不下去了,都拜托你了."

"幸災樂禍的家伙,祝願你也掉下來."

"我這不……啊……哎呀……乒呤乓啷……叭……轟隆!"

孫岩話都沒有說完就中招了,一路從上面掉了下來.遠遠的可以聽到船艙里回蕩著木料斷裂和重物落地的聲音.等聲音停止了才聽到孫岩半死不活的聲音:"你可真是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

"哈哈!這叫報應!那麼,既然你也下來了,底艙我們一人一半吧?"

"我才沒有你那麼衰呢!只不過踩塌了三層而已.離底艙還有段距離吧?"

"那你就祈禱別再踩掉下來了."我壞壞的詛咒著.

"我哪有你那麼倒黴,你還是老老實實檢查底艙吧.小月,上層你來檢查吧?我來看中間幾層,最深的地獄就留給我們最黴的會長大人吧!"

"哈哈!我贊成."林月也是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對了,你們帶的水手也通通跟著我吧,你們反正也不用帶著他們了."

"行.不過你要自己召集他們."

既然已經掉下來了,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我被迫開始檢查底艙.不過,在此之前要先把自己從這堆爛木頭里弄出來.剛才掉下來的時候弄塌不少東西,中途好象還砸到了一張床上,不過它也沒有能夠阻擋下落的趨勢跟著我一起掉下來了.

單手抓住一根斷木想把它推開,手上一用力,那木頭居然像酥餅一樣被捏的粉碎.我靠!不是這麼誇張吧?動動腿,蹬開一根橫木,再把剩下的破爛都丟開,一翻身跳了起來.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的問題,船底的木料摸上去感覺和上面的樓板完全不一樣.為了證實是不是錯覺,我蹲下小心的敲了敲地板,生怕把它給敲通了漏水就麻煩了.

底層木板傳來的聲音果然是不一樣,木料似乎非常堅固,完全沒有腐朽的情況發生.難怪上面破成那樣船都沒有沉,原來底下的木頭沒有壞.但是一般船只的底部和上面用的木料應該是一樣的才對啊!上面的都成面粉了,下面的怎麼會和新的一樣呢?

我再度靠近底板,讓幻影也幫忙看看,以他的知識量應該可以察覺一些微小的問題.但是幻影看了半天也不能找到原因,反而搞出更多的疑點來.經過幻影確認,這個船底的材料和上面是一樣的,甚至連特殊處理都沒有.按說一樣的材料應該有一樣的耐久度啊!怎麼會差別這麼大呢?

把整個底艙檢查了一遍,完全一樣的情況,整個下面都像新的,根本沒有留下時間的印記.但是船體結構告訴我,這些木料是一起安裝到船上的,根本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

考慮了半天之後實在想不通原因,干脆把凌和小純召喚出來.告訴她們這些疑點讓她們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凌和小純一起研究了一下木板並和那些腐朽的木板做了比較.小純道:"我只能感覺到這些木料被一層特殊的能量包圍著,感覺上是黑暗系的東西,我不太清楚是什麼."

....................................

我轉向凌,她回答道:"是冤魂,整個底層的木板都被低級冤魂的怨氣包圍著.木料已經亡靈化了,就象骷髏兵的骨頭一樣,沒有外力把它打碎的話多少年也不會風化."

"果然是條鬼船啊!"

凌繼續道:"奇怪的是這麼強的怨氣只能是大量生物集體死亡才可以造成的,而且尸體一定在附近,要不然怨氣早就該消散了."

"你是說那些亡靈在附近?"

"不,不是亡靈.這些冤魂沒有亡靈化,只是沒有意識的簡單怨靈,而且全都集中在木板上了.我說的是尸體,他們的尸體應該在附近才對啊!"

"可是這里什麼都沒有啊!"我到處看了看,這一層是底部隔艙,就是修理船底時方便人員進入的隔離通道,根本沒有什麼東西,除了幾根柱子之外船艙里一覽無余,要是有尸體一眼就該看見了.

"會不會在這下面啊?"小純指指地板.

"這就是船底了,木板下面下面就是水了,你不是認為尸體在水里泡著吧?"

凌竟然幫小純說道:"小純說的有道理,這個可能是偽裝,說不定有夾層也不一定.主人你就打個洞試試."

"可是萬一沒有夾層,打漏水了怎麼辦?"

"漏水可以堵啊!你開個小洞就是了.這麼大的船,就算漏水也不是一時半會沉的掉的."

"那好吧!你們兩個先准備好木頭,萬一真漏了隨時准備塞起來."

拿出永,將他變成一根手指粗細的錐子,尖端朝下立在木板上.我沒有使勁,鋒利的永琣]為自身重力自己開始向下陷.真沒有想到,這層板還滿厚的.永硠雃赤瑰@子都刺進去半尺深了,居然還沒有通."我靠!這板也太厚了吧!"

"也許底層就這樣."凌解釋道.

我們又等了一會,錐體突然向下一出溜,明顯是失去阻力了.我把手在洞眼上面一放,錐體立刻又升了起來.把永硠雃^紅色的珠子放回胳膊上的龍嘴里,再看那個洞,似乎確實是夾層,因為沒有水出來.

把一只眼睛湊到洞口上向下看,我的夜視能力讓我可以看見黑暗中的東西.夾層中雖然異常黑暗,卻不影響我的觀察.這一眼看下去果然發現不少東西,我招招手:"真有尸體."

小純過來湊到洞眼上只看了一眼就尖叫著跳了起來,凌過來看了看無所謂的道:"尸體而已,腐爛的嚴重了點而已."

"讓開,我來把洞口弄大點."

小純道:"我不參加可不可以啊?"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一招手把她送回了鳳龍空間.居然聽到系統提示忠誠度增加2點,真是難得!

把小純收回之後我用永琣b地板上開了個不規則的大洞,反正就是臨時通道,我又沒有工具,想搞成標准形狀也做不到啊!凌用自己的法杖尾巴插進了木板里,我切斷最後一點連接後她向上一提,那個切下的部分被我們拉了上來.

隨著洞口打開,一股難以言語的氣味立刻沖了上來.那已經不是臭味了,時間這麼長,臭味早就消失了,不過這個味道酸了吧唧也不怎麼好聞就是了!

"你看這個."凌把切下來的那塊木板拿給我看.原來這木板是雙層的,看起來像夾心餅干一樣.上下兩層是三寸厚的木板,中間有一層兩寸厚的白蠟.看來下面的尸體八成是悶死的,這層蠟根本就是用來密封的.

現在打開洞口後下面的情況就清楚多了.這下面整個就是一層船艙,只不過被封了.現在船艙的地面上橫七豎八的堆了一層尸體,根本都看不到地板.

我扶著洞口一縱身跳了下去,底下全是尸體,根本站不住,我一落地就栽了一跟頭,還好都是軟的.這下面和上面完全一模一樣,除了柱子什麼都沒有,大量的尸體堆的滿滿的.我在旁邊的一根柱子上發現了一些燙金的魔法符號,這大概是這些尸體經過這麼長時間依然柔軟的原因.但是到底是哪個變態要給尸體保鮮呢?單純的殺人滅口不是應該丟進海里更好嗎?

想想先把腳下的尸體丟到一邊,清理出一塊地板.抬頭向凌伸出雙手:"可以下來了."

凌縱身躍了下來,我穩穩的接住了她.將她放下地面之後道:"能計算出數量嗎?"

"看尸體堆積的厚度和這里的面積,估計不下兩萬人."

"好家伙,萬人坑啊!"我四下看看,凌估計的數字應該差不多.伸手抓住一具尸體的臉轉了過來.這個還是個孩子,頂多12歲.旁邊一具尸體大概是他母親,和他抱的死緊.在旁邊的尸體中翻了下,男女老少,什麼樣的都有,完全找不到共同點.

凌牽起一具年輕女尸的手,拉著她的手指動了動."柔韌性還不錯,保存的滿好的."

我指指旁邊一個肚子開火的道:"可是有的卻爛的很厲害!"

凌湊到柱子上的符號上看了看."這是個低級亡靈系儲藏法陣,是亡靈法師們用來保存尸體的.同時操縱太多尸體,亡靈法師會很吃力,可是尸體又不是隨時都能找到,所以亡靈法師們發明了這個東西.平時把發現的尸體收集起來,等需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

"你是說這些人不是被屠殺在這里,而是亡靈法師收集的材料?"

"這些不是,這些人就是在這里被殺死的.而這個法陣是這些人死後很長時間才畫上去的,所以有些尸體爛了有些沒有爛.這些人不是一起死的,那些腐爛的尸體是先死的,最後一披死亡的人中可能有亡靈法師,他不想自己的尸體腐爛所以畫了這麼個東西."

"真是的,人都死了要尸體干什麼?"

............................................

"通常情況下亡靈法師就是不死生物.但是有些生靈也學習亡靈法術想要成為亡靈法師,只要他們達到高級亡靈法師級別就可以轉化自己成為不死生物,而且能保留自主意識成為不死之身.但是如果沒有達到高級亡靈法師級別就意外死亡,他們就不能成為不死身,而是真的死亡了.不過這類亡靈法師死後只要尸體不損壞,靈魂是不會離開肉體的.只要繼續這麼修煉,遲早可以成為高級亡靈法師再爬起來.這個畫陣的家伙就是這種亡靈法師,他想保住自己的肉身遲早可以爬起來."

"能找到是哪個嗎?"

"不行,他沒有複活之前和死人沒有任何區別,我只能肯定他的尸體一定是完好的,但是這里完好的尸體這麼多,我也不知道哪個是的!"

"那就麻煩了!看來這些人要成為不解之迷了."

"那到不一定."凌伸出一只手指點在一具尸體的前額處,然後隨著她的手指上移,那具尸體居然跟著站起來了."忘記我是什麼人了嗎?控尸這種小把戲我能不會嗎?"

"啊!忘記亡靈法師的老大在這里了!快,問問他,出了什麼情況."

"控尸是不能回答問題的,我只能讀出大概的記憶,這要看他的靈魂還在不在附近了!"凌閉上眼睛站了一會,那具尸體突然軟倒下去.凌重新睜開眼睛:"很不幸,他的記憶只剩點小碎片了.大概知道他們是些海盜的家屬,其他的都不清楚."

"試試旁邊的,應該有完好的吧?"

凌再次點了一具尸體站起來,結果依然只有碎片.連續實驗了十幾具尸體凌停了下來."這些人死前遭到了精神魔法攻擊,思維一片混亂,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有了!"

"看來是沒希望了!"我抓住旁邊一具女尸的脖子把她拎了起來端詳了一下."海盜?這小丫頭細皮嫩肉的會是海盜?海風可是比時間更能制造皺紋哦?"

"記憶碎片是這樣的,皮膚好也許是她天生的吧!你看這個,頂多才三十歲,都快成樹皮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凌提著的那個,果然是很像樹皮.當我再把頭轉回來時,被我抓著脖子提著的女尸的眼睛突然睜開了,那雙陰冷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盯著我.我愣了一下,然後拿掉頭盔把她拉近.幾乎是湊到她臉上看了半天,尤其是看了下她的眼睛,確認眼睛可以聚焦和跟蹤物體,不是因為我碰到什麼神經造成的反射動作,是真的睜開眼睛了."哈哈!醒了一個."

被我這麼一搞,女尸的眼神從剛才的陰冷變成了迷惑,後來還帶了點恐懼的成分.我把她放下來讓她站穩,拍拍她的肩膀問道:"你能說話嗎?"

她用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我拍她的手,然後又看向我."你為什麼不逃跑?"

"逃跑?"我看看四周:"我跑什麼啊?這里有危險嗎?"

"我已經死了.正常人看到一具尸體突然睜開眼睛不是應該尖叫著暈過去或者迅速逃跑才對嗎?"

我抓抓頭發看看凌,她居然指著我笑了起來.我再轉回頭來尷尬的笑道:"好象我是有點不太正常哈!"

凌走過來拍拍我道:"主人你現在是越來越不象人了!"

"你這什麼話?"

"人家看見死尸都嚇跑了,你居然一副很興奮的樣子!"

"我這叫性格直爽.再說我本來就是很興奮啊!你不知道好奇心是一種非常強烈的yu望嗎?突然有個可以解答我的問題的……"我看看這個亡靈女孩."……的亡靈.我能不興奮嗎?"

"好好好,你有理行了吧!"凌走過來對那個女孩道:"你們是什麼人啊?"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亡靈少女出奇的回答讓我們都愣了一下.

我伸出三根手指:"我現在非常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和經過,你有三個選擇.第一,和我們談生意,我們滿足你一些要求,作為交換你把我想知道的東西告訴我.第二,你先不肯回答,然後被我們折磨到無法忍受時再回答出來.第三,你意志堅定,被我們折磨到尸骨無存靈魂消散.選一個吧?"真是的!居然在我面前裝大牌,我可不是好人,優待俘虜這種事情我不清楚,嚴刑逼供到是很熟.

亡靈少女大笑道:"我哪個都不選.第一,你們未必就能對付的了我.第二,即使我不是對手被你們控制了,但是我是個亡靈,我是沒有痛苦的感覺的,你們要怎麼折磨我呢?"

我和凌又是一愣.亡靈對凌都有本能的畏懼,即使不一定聽話也盡量不和凌起沖突.面前這個好象根本不在乎凌的實力似的.難道她很厲害?可是沒有感覺啊!一個亡靈能厲害到什麼程度?剛蘇醒的低級亡靈應該很好對付啊!我看她這麼說八成是出生牛犢不怕虎的情況,因為不知道凌的身份和實力才這麼勇敢.

凌笑著道:"真是可愛的小MM,好久沒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雖然你已經是個高級亡靈法師了,但是和我的差距還是不可逾越的.另外."她頓了一下."不要用召喚僵尸這麼低級的無聊技能對付我."

我看到了亡靈少女驚訝的目光,同時聽到了慘叫身.回頭一看,我們身後有二十幾個尸體渾身被綠色的火焰包圍著,在那里痛苦的掙紮著.眼看著那些尸體慢慢的被燒成粉末,亡靈少女驚訝的嘴巴一直沒有合上.

在那些僵尸被燒毀之後小姑娘又恢複了正常,她冷笑著道:"不要以為你會亡靈之火就了不起,有本事試試看燒我的護衛騎士."說著只見她背後站起來兩個全身盔甲的騎士,看樣子也是剛剛進化出來的亡靈騎士.

在她自信的微笑中,兩個亡靈騎士走到了她身邊一左一右把她給的肩膀一按,居然把她抓住了.凌笑著道:"這種級別的亡靈騎士我都懶得要,你居然還當寶.靈魂血契都不寫就敢指揮來作戰,你的導師是怎麼教你的啊?不知道沒有血契的召喚亡靈可以被法力更強的亡靈法師剝奪控制權嗎?看來你是個半吊子亡靈法師啊!這樣也可以從死亡中複活,你還真夠幸運啊!剛才居然還說就算是被抓了也沒有辦法折磨你,現在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著凌打了個響指,兩個亡靈騎士松開亡靈少女退到一邊.但是得到自由的少女卻痛苦的抱著腦袋倒了下去,她就這麼一邊慘叫著一邊在鋪滿尸體的地板上滾來滾去.

凌戲謔的問道:"怎麼樣?這樣的折磨算不算強烈呢?要是你認為不夠刺激我還有更厲害的,要不要試試?保證讓你爽個夠."

我走過去問道:"現在願意回答問題了嗎?"

"休想!"她居然還是這麼硬.

.....................................................

我無奈的看看凌,凌會意再次彈指.地上的亡靈少女突然蹦了起來,然後再次摔倒滿地亂滾.突然她爬起來用頭撞柱子,可是亡靈的身體是很強的,柱子都被撞斷了她的腦袋紅都不紅.撞斷柱子之後她開始瘋狂的尋找什麼東西,突然她似乎找到了.原來是把匕首.她用匕首插進自己的心髒,但是卻沒有反應,她依然在亂滾.

凌道:"我說了,讓你體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覺,就不會讓你自殺的.剛剛對你使用了亡靈系複合強化術——狂暴之心.現在你的所有感覺都變的非常敏感,痛苦也會變的更為強烈,而且無論受什麼物理傷都死不掉.怎麼樣?很享受吧?好好體會吧!再有1小時你就會因為極度痛苦導致靈魂崩潰,從此你的靈魂和肉體將一起煙消云散."

"求……求……你們……繞了我吧!……我說……我說……!"

超級酷刑終于還是奏效了,面子這東西真是無聊,一個小丫頭居然為了這虛無的東西挺了這麼久.凌撤掉魔法後,那個小丫頭像虛脫一樣倒了下去,看起來已經是奄奄一熄了.

我在她旁邊蹲了下來."下次記住了,處事要隨和一點,不要裝高傲.你不比誰強多少,總有人比你厲害,別搞的天底下你最牛的樣子."

小丫頭艱難的點點頭.

我繼續問道:"現在麻煩你解釋下這都是些什麼人,還有你們為什麼會被關在這里?"

"我們是希望島的海盜.因為長期騷擾各地國家的海上交通,那些國家就買通了光明神殿的祭祀."

凌接著道:"然後光明神殿出兵鎮壓了你們,你們這些被設定為叛逆的人就被集體抓到這里殺死,而你恰巧學過亡靈魔法,就想到用這個辦法來求生?"

少女點點頭."大致就是這樣,不過我們本來是應該被送回神殿接受審判,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中途他們突然停止了提供食物和水."

"那你知道那層蠟封是怎麼回事嗎?"

"不知道.我們活著時沒有那東西,而且這里本來是有門的,不知道為什麼變成封死的了!"

"你是最後一個死了嗎?"

"不是.我失去意識時還有幾個人沒有死."

"那你去找下那幾個人,要是我想的沒有錯的話,他們中應該有人不在."

"你什麼意思?"

"你別管我什麼意思,去找就是了."

亡靈少女不情不願的爬起來開始找那幾個人的尸體,看這里這麼多尸體估計她要找一會,我先聯絡上林月和孫岩."你們兩個有什麼發現嗎?"

林月道:"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見."

"孫岩你那呢?"

"我這里有點發現."

"哦?發現什麼了?"

"暫時不知道,但是好象是個人.剛剛看見一個背影,一閃就不見了,我正在追."

"你在幾層?我馬上來支援."

"甲板下第5層.我正在船身中部,目標向船頭去了."

林月立刻道:"我去封鎖樓梯."

我也道:"我也來了."我轉身對凌道:"你看著她,我去上面,一會下來."

"放心."

我點點頭,縱身一跳,雙手反向抓住洞口的邊緣.腰部一用力,雙腿向上穿過洞口身體翻上了上層甲板.跑到樓梯處一路向上跑,很快到了孫岩說的層次."我到了,你們在哪?"

孫岩的聲音很喘:"這家伙從你砸的洞下到6層去了.現在向船尾去了."

"我靠!"一激動直接從樓梯上跳了下去,結果又把地板踩通了,還好這次只掉了一層.爬上6層向船尾方向跑,很快就追上了孫岩.

"你好快啊?"孫岩看到我驚訝的很.

我邊跑邊問道:"那東西呢?"

"那呢."

我順著孫岩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個黑影在前面,抬起右手瞄准那個黑影前面的位置,一枚弩箭嗖的一聲飛了過去.但是讓我們驚訝的是箭矢居然穿胸而過,對那個家伙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媽的,是個鬼魂!"我從身上摸出北極星君送的符紙,手里捏了一大把,把旁邊的孫岩嚇了一跳.

"紫日你是道士啊?"

我看看手里的符道:"這是兼差."

迅速沖到前面,已經可以看見鬼影了,再次抬起右手.先拿出一枝箭,然後抽出一張符繞在上面再裝回複仇者上.瞄准那個鬼魂,一動機簧.弩箭准確命中,這次沒有穿過去,箭矢像射中實體一樣卡在了那家伙身上.但是當我們沖到跟前的時候卻聽到嘭的一聲,那個黑影消失了.我的箭掉在了地上,一張黃色的小紙片剪的小人正慢悠悠的飄下來.

"不是吧!傀儡術?"

孫岩撿起紙片道:"我們被騙了?"

我點點頭:"我看是!這該死的破船上鬼名堂到不少."

"這家伙把我們引開想干什麼?"孫岩問道.

"要麼是怕自己被發現,要麼是調虎離山計.如果是調虎離山計的話,他的目標應該不是林月,她和我們本來就不在一起.難道目標是凌?不可能啊!凌那種級別的魔寵沒有主人在身邊也是很厲害的,襲擊她可不容易."

"那他什麼意思啊?"

我的腦海里突然響起心靈接觸傳來的聲音."主人快下來,這邊有狀況!"

"不好,真是沖凌過去的."

我沖到船中間我砸穿的那個洞,直接跳了下去.隨著身體下落,一層一層的船艙在我眼中逐個閃過.當快到底時突然有一層中,一個青面獠牙長相恐怖的女鬼出現在洞口邊.按說正常情況下一般人肯定嚇的跳起來了,但是我的反應比較特殊.我動作迅速的伸手一把抱住了那個女鬼,結果女鬼反被我嚇了一跳一起掉下了底層船艙.

剛一落地我立刻把女鬼推dao在地,一翻身騎到了她身上把她壓在下面.雙手迅速的按住她的雙手鉗制住她的行動."居然裝鬼嚇我!今天算你倒黴,本大人外號鬼見愁,你算撞槍口上了."用一只手按住她的雙手,騰出一只手在她臉上摸摸拽拽想把假面具撕掉,結果發現好象不是假面具,似乎是真的."咦!真是鬼啊!"女鬼本來還驚慌失措的神色聽到我的話立刻變的興奮起來,但是聽到我後面的話她又蔫了.我興奮的道:"今天真幸運,先碰到個亡靈法師詐尸,又讓我找到個女鬼."我捏著她的臉左右翻翻."不錯,都已經實體化了!有研究價值!"

上篇:第七卷 第六十一章 霧中之艦     下篇:第七卷 第六十三章 鬼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