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六十三章 鬼妹  
   
第七卷 第六十三章 鬼妹

"φωщыйт☉¢┟№※〓"女鬼竟然發出了奇怪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說話.

"幻影,她在說什麼?"

"她說的是漢語!"

"啊?"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還捏著她的臉,怪不然發音這麼奇怪.松開手詢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你個大頭鬼!"女鬼突然一扭,身體像泥鰍一樣從我身下滑了出去.

回過頭,只看到女鬼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我趕緊轉過身,准備迎接她的攻擊,可是她卻連續幾個後手翻向遠處退了過去.看來她是打算逃跑,我放下戒備的姿勢,一甩手把龍筋索射了出去.

女鬼猛的一個後仰,雙手撐地,飛索從她上面飛了過去沒有碰到她.我沒有響到她反應這麼快,稍稍有些吃驚,但是她的行為卻不高明.女鬼閃開飛索後居然去抓我的索纜,不清楚她是怎麼想的!

她的手剛一碰到纜線,就看見龍筋索上立刻亮起了藍色的電弧,高壓電流在空氣中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女鬼想要丟開纜繩已經晚了,電流的速度太快,人是反應不過來的.瞬間強大的電流把女鬼炸飛了出去,轟隆一聲撞斷了一根柱子才停了下來.我一揚手,長長的纜繩迅速的收了回來.女鬼還在地上扭動著,看來電擊非常痛苦.

當我跑向女鬼那邊時她忽然有了反應,隨手一丟,一個什麼東西飛了過來.先開始我還以為是暗器,結果那東西在我前面好幾米遠的地方就落地了.嘭的一聲,那個東西突然爆炸變成一大團綠色煙霧.煙霧迅速散開後,一只人身牛頭的怪物出現在煙霧里.

"這什麼啊?障眼法?"我怎麼也搞不清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一個怪物來.

怪物可不給我時間考慮它是怎麼出現的,揮舞著手里的武器就沖上來了.這個家伙手里拿著一柄巨型大刀,刀背上還穿了好多金環.我連忙把胳膊上的龍盾頂了上去,管它真的假的,擋一下保險些.

事實證明我的想法很正確.當,一聲脆響.牛頭怪物一刀砍在我的盾牌上,震的我退了一小步.這家伙力氣到不小,還真像頭蠻牛.不過我也不是吃白飯的,雖然被大刀震的後退,卻也把牛頭怪自己震的連退三步.純粹就力量而言這家伙似乎還不如我.

一擊結束,我這邊狀態報告出來了.目標名稱為牛頭,名稱後面有個括號,里面寫的是傀儡生物.這家伙難道和一開始的影子一樣是召喚出來的?再看後面,這家伙的背後,操縱它的那個人名字也出來了.這個家伙叫小小,而且是個中國玩家,職業顯示是道士類分之,具體什麼職業沒有寫.

剛看完屬性顯示,那個牛頭又沖上來了.我後退半步,一錯身讓開了牛頭的大刀.抬腳一個高飛腿,直接命中牛頭的小巴.大牛被踢的飛了起來,先撞上房頂又摔回地面.對面的那個叫小小的女鬼玩家看到這個情況吃了一驚,她似乎對這個牛頭很有信心的,沒想到被我輕易打飛了出去.

她從身上又拿出一個小東西扔了出來,再次爆出一團煙霧後又出現了一個怪物.綜合牛頭的造型和名字,再看看新出現的怪物,我大概知道他們是什麼東西了!新出來的家伙長著一張馬臉,和這個牛頭一配對,很容易聯想到中國神話中的牛頭馬面,看來這兩位就是那傳說中的鬼吏了.

馬面和牛頭不一樣,這家伙手里拿的是雙劍.兩柄軟劍左右開弓,速度快的只能看見一片青色的殘影.牛頭和馬面根本就是互補的,一個力氣大一個速度快.對付牛頭還可以游刃有余,兩個一起上我就有些手忙腳亂了.剛架開大刀,雙劍又到了,一點空暇都不給我留.

那邊的女鬼笑著道:"哈哈!怎麼樣?不行了吧?我的牛頭馬面可是鋼柔互補,能在他們手下走過100招的人目前你是第一個,不過你注定不是他們的對手,因為我的牛頭馬面是沒有耐力限制的."

我一邊和雙鬼差打的難分難舍,一邊回道:"哦?那就試試看吧!"我突然大叫道:"獸化."在她驚訝的目光中我迅速的狼人化,身體長高之後力量和速度都明顯提高.將永硠頇冕@劍一通橫掃逼退馬面,鞭劍自動收攏成劍,迎上牛頭的大刀.乒呤一聲,大刀被我攔腰截斷,刀身旋轉著飛了出去插在地板上.趁牛頭愣住的空擋,不抽身後退反而貼了上去.張嘴一口咬上牛頭的脖子,雙爪往牛頭肩膀上一按,腹部使力,雙腿跳起來踩上牛頭的身體用力一蹬,我和牛頭的身體立刻向兩個方向飛了出去.牛頭的脖子上被我撕下好大一塊肉,黑色的血液噴的到處都是.

要害遭到重創,牛頭再也挺不住了,捂著脖子倒了下去,身體僅僅抽了兩下就不動了.尸體突然化為青煙消失在地板上.

馬面發瘋一樣的從我後面沖上來想要襲擊我,我一蹲身讓他撲了個空.猛一使力站起來,右手變化的狼爪輕易貫穿了馬面的肚子.肩膀一用力把馬面就勢向前甩出去,馬面的尸體頭下腳上的撞在柱子上變為青煙消失.

女鬼嚇了一跳,她所自豪的兩個傀儡被我連殺,這個情況有些超出她的計劃.不過這個女鬼似乎不是一般人,她很快反應過來.一口氣掏出三個東西扔了過來.三聲輕響,三個小東西在空中變成三個生物落地.一左一右兩個比較好認,黑白雙色的衣服,長長的舌頭,高高的帽子,分明就是黑白無常.中間這個就麻煩點.看起來是菩薩,和如來佛差不多.我對這些東西不太了解,也分不清這到底是個什麼菩薩.

"雖然你能擊敗牛頭馬面,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戰勝我.現在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你耍賴,三比一不公平."

女鬼笑道:"我又不是和你在比賽,有本事你也叫幫手就是了."

"這可是你說的."我一揮手,從身體里分出兩個虛影並慢慢實體化.兩個分身加上我正好三對三,這才公平.

.............................................

女鬼看到我分身,依然不緊不慢的道:"你居然會分身,不過不要緊,干掉你的真身就行了."她再次扔出一個小團團.這次爆出了個怪物.從外形上判斷可能是只麒麟,但是耳朵特別大,似乎有些比例失調,而且它尾巴上還有團火焰.印象中沒有這麼奇怪的麒麟啊!

這個怪物看了看我們三個,然後突然向我撲了上來.很明顯,這家伙知道我是中心人物,另外兩個是分身.我一揚手把它擋了回去,屬性顯示立刻就出來了.這家伙叫地聽,屬于麒麟的一種.我到是聽說過這個東西,要是它是地聽的話,那麼那個菩薩應該就是地藏王菩薩了.這個女鬼玩家身上好東西到是不少.

以前北極星君提到過地藏王菩薩,聽說實力一般般.不過這是按照菩薩的等級來分的,所以這個家伙絕對很危險.本來還打算干一場試試對方實力,現在看來應該趕緊消滅掉才好.直接打開空間門往旁邊一放,斯哥特帶著鈴音騎士們走了出來.

"你不是喜歡比人多嗎?現在比吧!"

我的話讓那個女鬼傻了眼,從空間門看過去,門里龐大的軍隊已經把她嚇傻了.她放出的四個生物反應各不相同.地聽像受驚嚇的小貓一樣開始向後退,黑白無常沒什麼反應,地藏王則是開始念起密文來.

我對斯哥特道:"這四個干掉,那邊的女鬼留下."

斯哥特回頭看了一眼."明白."他轉向其他鈴音騎士吩咐他們進攻.兩邊的生物迅速的打成一團.

女鬼這四個手下本來應該是很厲害的東西,但是這些都是複制出來的傀儡不是正體,實力有些差距.何況鈴音騎士本來人數就多,配合還比較到位,幾個回合就把四個傀儡打成了四張小紙片掉在地上.

女鬼一看情況不對,在腳底扔了個煙霧彈轉身想跑,但是鈴音騎士動作更快.一排長槍先一步飛到了樓梯口把樓梯給封住了,女鬼拼命的拉扯長槍想爬過去,可惜還是被卡住了.

"把她抬回來."斯哥特一招手,幾個亞龍騎兵跑過去三兩下把那個女鬼拉出來架了回來.

"你的傀儡不是很厲害嗎?還有嗎?為什麼不扔了?"我低頭問道.

女鬼生氣的道:"我不會屈服的,你們不要妄想了.你回去告訴錢森,讓他不要做夢了,我不會接受的.就算……"

"打住,打住."我趕緊把她截停."你在說什麼啊?錢森是誰啊?你們有事情關我什麼事啊?有什麼要說的你自己回去說,我可沒興趣當信差."

女鬼用疑惑的眼神盯著我看了半天才道:"你不是錢森的人?"

"真是莫名其妙,錢森是誰啊?我都沒聽過有這麼個人."

"對了,這是游戲里,他在這里叫影舞者."

"哦!是他啊!"

女鬼立刻厲聲道:"你們果然還是一伙的."

"停!我只是知道他,並且見過幾次.但是這不代表我們是一伙的吧?事實上我們因該算是敵對關系,至少我們的關系的負數!"

"你真不是他派來的?"

"第一,我為什麼要欺騙你?你反正也被我抓了,要殺要刮還不是我說了算.第二,影舞者和我是半敵對狀態,我為什麼要為他辦事?第三,除非我願意,否則沒有人可以指揮的了我."

"那看來我們之間是出現誤會了."女鬼歎氣道."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道歉."

"可以."

"啊?"女鬼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按慣例,俘虜求饒,然後被拒絕,似乎都是這樣.但是我卻一口答應了,搞的她沒有反應過來.

我知道她為什麼吃驚,所以解釋道:"你雖然對我動武,卻沒有造成實際傷害.我的人連受傷的都沒有,所以不存在沖突問題.另外,放了你是有條件的."千萬不要把我當成大善人,俺是不會突然轉性的.抓到俘虜哪有白白放掉的道理,沒有條件是不可能的.

女鬼聽到我的話本能的雙手交疊在身前護在胸前."你想干什麼?"

我靠!她這個動作根本就是靚女碰見色狼的動作,難道她懷疑我想對她干那事?"喂喂喂!你在想什麼呢?這個游戲有女性保護系統的,我想對你干什麼,系統也不答應啊!再說了,你長的那副青面獠牙的樣子,難道我會有興趣嗎?看到你這副尊容沒有嚇暈過去已經是我膽子大了!"

"紫日,你追到那個家伙了嗎?"孫岩突然出現在樓梯口,他走樓梯比較慢,而且這里的道路實在是很危險,他也不敢跑快,所以剛剛才到.

他這麼一喊,我們都一起看向他的那個位置,當然女鬼也回頭了.結果孫岩看到女鬼後尖叫一聲撲通倒在了樓梯上,居然真的暈了!

我指指孫岩對女鬼道:"你看,不是我瞎說吧?真嚇暈一個."

"這個不是人家的真面目啦!這是偽裝."女鬼一張嘴從嘴里吐出一個綠色的半透明珠子.她的面容瞬間由綠轉白,那些恐怖的爛肉和獠牙通通不見了.面前的女鬼居然變成了一個白衣白裙的飄逸仙子,給人一種靚麗脫俗的感覺.她把那個玻璃彈子一樣的綠珠子拖在手心."這是九魂珠,集結冤魂的厲氣熔煉而成.只要吞下去就會變成鬼魅形態,對物理攻擊有很好的抵抗作用,而且可以提高速度和物理攻擊力,同時可以增加魔法效力.不過我一般拿它當面具用,吞下去就沒有人認得出我了."

"這東西到是不錯,哪里弄的啊?可不可以制造啊?"

"這是以前的任務中弄到的,就這麼一個,不可複制不可交易無法掉落."

"真可惜!"這東西要不是無法交易無法掉落,我真想試試可不可以買過來,或者把她干掉爆出來.

"你喜歡嗎?喜歡的話我這里還有幾個低級的,你要不要?我可以賣給你.雖然屬性差了些,但是功能差不多."

"拿來看看."

她從身上拿了三個同樣的珠子."這些是五魂珠,比九魂珠效果差些,不過基本功能差不多.這個可以交易,你要嗎?"

"具體屬性怎麼樣?"

..................................

"可以吸收5%的物理傷害,提高自身1%物理攻擊力,還可以把自己變成惡鬼外形.就這些了,畢竟是五魂珠,沒九魂珠那麼厲害.對了,這東西可以屏蔽掉屬性顯示,你攻擊別人時對方看不到任何報告,別人攻擊你也看不到你名字.不過你的邪惡值還是照樣加的."

"不對啊!我看見你的屬性了.你叫小小,道士類職業."

"不應該啊!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裝備啊?"

我一想大概是星瞳的屬性造成的."我有專門反隱形破偽裝的裝備,大概是這東西的原因吧!"

"那你要不要呢?"

這東西屬性不怎麼樣,但是考慮到可以改變外貌,還能隱藏系統狀態報告,還是值得購買的."這東西你打算怎麼賣?"

"2000水晶幣一個."

"你有多少?"

"3個."

"這東西是你制造的還是任務獎勵?我想多買幾個."

"這是任務獎勵,和九魂珠一個任務中拿到的,一共就三個."

"行,我都要了."直接申請交易,打開交易選項,把6000水晶幣放了上去.小小也把三個珠子放了上去.

交易結束後小小道:"原來你叫紫日啊."交易系統是肯定會出現名字的,這個沒辦法屏蔽.除非你一開始就不接受,只要交易欄打開了,名字就會出現.

"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只是感歎一下."

我不再和小小搭話,把注意力轉到了這些綠色的小彈子上,它們真是很漂亮.雖然它們的屬性一般,但是變化外貌的能力真的很有用.我買這三個東西不是自己用,而是為了行會.冰霜玫瑰盟以前一直是個不怎麼接觸玩家社會的隱秘行會,那時候我們可以默默無聞,可以什麼都不知道.但是隨著行會的發展,情況開始發生了變化,甚至有些超出我的計劃.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什麼原因,行會發展過于迅速,而且逐漸開始走進玩家社會.我們和外部勢力交往越來越頻繁,問題也越來越多.發展固然是好事,但事情總是要分開看的.樹大招風這種事情誰都知道,冰霜玫瑰盟現在已經是棵大樹了,阻力也開始多起來了.為了保證自身安全,我們開始需要一些以前沒有的力量了.比如說間諜和刺客.

這三個珠子就是為組建刺客部隊提前准備的.對于那些影響我們發展的特殊人物,可以考慮長期刺殺,直到把他變成無關痛癢的小角色.我有星瞳,可以隨手知道目標的位置,再加上這三個珠子,就可以讓我們的刺客安全的刺殺目標而不被認出來.

看我長時間不說話小小開口問道:"你剛才說放了我要條件,是什麼條件呢?"

我趕緊把注意力轉回來."首先我需要你回答一些問題."

"你問吧."

"第一個問題是,你是怎麼到這上面來的?這個好象不是玩家的船吧?"

小小回答道:"這是個任務.我的職業任務中有這麼一個,任務提示中要我上這里來的."她遞給我一張紙條."這是任務提示."

我打開提示,只見上面寫道:"尋找游蕩在迷茫之霧中的仇恨之艦,那不可一世的寶藏號.揭開循環的封印,釋放那沉睡的不屈靈魂."把紙條還給小小道:"看來你不需要做任務了,我已經幫你完成了."

"啊?"

我指指後面那個洞."封印已經被我打穿了,那個什麼靈魂也已經醒了."

"什麼?不是吧?"小小又塞了一張紙條給我."這是提示的後半個."

我疑惑的展開紙條."成為不屈靈魂第一眼看見的生物,成為她的主人,解散迷茫艦隊.不屈的靈魂如果……"紙條不全,後面的部分不見了.我抬頭問她:"後面寫的什麼?"

"紙上的提示就這麼多,後面的文字是刻在石板上的.完整內容應該是:不屈的靈魂如果第一眼看見邪惡生物,將永遠無法回歸正途.迷茫艦隊將從此成為海上的幽魂,後世海上將永無甯日."

從這個提示來看,下面那個複活的亡靈法師MM應該會把第一個看見的生物視為主人,可是她的態度似乎沒有把我當成主人啊!還有這個迷茫艦隊是什麼東西啊?感覺好象是一個亡靈艦隊,這片迷霧大概就是因為這個艦隊的原因.可是後面的提示實在是太含糊了,完全不清楚什麼意思.

對了,直接問那個亡靈法師MM不就得了.趕緊跑到洞口對著下面喊道:"凌,你還在嗎?"

"在這里."凌從一根柱子後面走出來向我招手.

"把那家伙帶上來,我有事情問她."

"好的,馬上來."

不一會凌就拉著那個亡靈少女爬了上來.少女非常恭順的在我面前停了下來."請問主人有什麼吩咐."

少女的話把我搞的有些糊塗,剛才明明還一副反抗到底的態度,怎麼一轉眼成乖乖小貓咪了?"凌?"

凌雙手一攤:"我也不大清楚,她從你離開後就開始變的越來越聽話,我研究了一下,大概是因為法陣的原因.我剛剛正在檢查,似乎已經有些頭緒了."

"那你下去繼續研究,搞清楚了上來告訴我."

"那你等會."凌又跳下了那個洞口.

我轉向亡靈少女:"你叫什麼?"

"仆人沒有名字,請主人賜名."

我暈!這是剛剛那個高傲的少女嗎?被人掉包了吧?"你生前有名字嗎?"

"生前?"少女開始陷入思考,似乎在努力會議著什麼.

她沒有會議起什麼到是凌先爬上來了."我找到原因了."

"哦?快說說."

凌解釋道:"我們腳下的這層板上被人用內雕術銘刻了魔法陣.這個亡靈法師早就應該蘇醒了,但是這個法陣壓制了她的複蘇.我們下去的時候挖的洞破壞了法陣的完整,一個魔法陣即使是少了一個拐角也是無法工作的,何況被我們弄了個大洞."

"這和她的突然轉性有什麼關系?"

"這個可能是因為她被壓制的時間太長了,所以在意識沒有蘇醒的情況下靈魂卻自主做了一個祈禱.她向命運之神祈禱,只要誰幫助她揭開上面這個壓制封印幫助她蘇醒,她願意永遠效忠這個生物.但是在效忠的同時,她可以獲得一個權利.即使是她的主人也不能提出與這個權利相抵觸的要求."

"什麼權利這麼重要啊?"

"複仇的權利."

"複仇?"

小小突然插話道:"我做任務得到的一些消息顯示,她的族人全體被集中屠殺在某個黑暗的地方,她之所以出賣靈魂就是為了要獲得重生的機會去複仇.而且這個仇人范圍還滿廣的."

"不會是光明神殿吧?"

"好象就是的!"小小遺憾的回答道.

"怪不然你的任務提示說會永無甯日,反抗光明神殿可是個大工程,的確是甯靜不了了!"

凌又道:"為了保證她對這個誓言的絕對服從,她自願抹掉了自己的記憶.除了對光明神殿的仇恨和對主人的忠誠她的腦袋里什麼都沒有了."

上篇:第七卷 第六十二章 鬼船故事多     下篇:第七卷 第六十四章 海上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