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六十七章 完美行動  
   
第七卷 第六十七章 完美行動

"發現目標."所有戰艦的通話器上同時響起報告聲.

位于暴君號頂部的巨大觀察裝置首先捕獲了目標影象.現在周圍彌漫的大霧已經把我們的周邊都遮擋了起來,唯一高于大霧的部分就是這個官場室了.這套德國進口的高倍觀察裝置擁有一片直徑兩米五的巨型鏡片,可以輕易的發現遠處的目標.現在我們正以這個東西作為艦隊的觀察中心來捕捉敵人.

觀察室的報告讓下面閑聊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這幫該死的小日本居然晚點,害的我們在這里白等了一個多小時.本來還以為我們來晚了小日本提前通過了,沒想到是我們到早了.長時間等不到人大家自然松懈下來,但是聽到發現敵情的消失所有人都來勁了.

我收起撲克牌回到指揮橋上,闖王和林月慌里慌張的提著根魚杆就沖進來了."來了嗎?"

我端著杯綠茶一邊慢條斯理的吹著茶葉一邊道:"別那麼緊張,上面這個觀察鏡比永皒馱W面那個還要大,標准觀察距離是170公里,雖然現在是晚上,敵人也還在100公里外呢!別急別急."

闖王有些太激動,坐不安站不穩的.最後干脆自己爬上觀察室去看情況了.紅月對著上面喊道:"你看見什麼了?"

闖王回答道:"只有三艘小型戰艦,大概是先導艦."

"後面呢?"

"不行!黑糊糊的一片黑影什麼都看不清!"

我在旁邊叫道:"把紅外補光打開,能清楚點."

過了會闖王道:"看見了.後面有一,二,三,四……哇,14艘戰列艦!小日本還真是下血本了啊?"

"看見運輸艦了嗎?"紅月問道.

"沒有看見運輸艦,可能是裝在戰艦內運輸的."闖王回答道.

我想了想補充道:"不對,一定還有船在後面.小日本的戰艦是護航的,要是攜帶物資有可能一起沉掉.肯定有不攜帶武裝的高速運輸艦,仔細找找.據說貨物中有大量冰晶石,運輸艦應該吃水很深."

"有艘護衛艦吃水很深,會不會是它?"

"有可能就是它.把它的影象用水晶通訊器傳給其他戰艦,攻擊時盡量避開不要打那艘艦."

"知道了."

我對上面另外幾個玩家MM喊道:"測繪組."

"在."

"測算敵艦速度,標記水流風向信息,馬上發布給其他戰艦."

"是."

拿起通話器向所有戰艦炮台下令:"所有艦炮裝填高爆穿甲彈,准備接受坐標分配,調整好射角."接著對身邊的霧道:"命令艦隊在迷霧的邊緣待命."

"明白."

霧是亡靈艦隊的總指揮,她可以遠距離和幽靈艦上的惡靈們直接通訊.那些幽靈艦沒有水晶共振通訊器,只好用霧代替通訊指揮中心了.

網已經撒開了,就等小日本鑽了.

紅月問道:"艦載防護罩要啟動嗎?"

"現在還早了點,等會再開."

"行."

整個艦隊保持著絕對靜默,大家都在等著小日本鑽口袋.

"敵人減速了!"觀察室的報告讓大家緊張起來.

"詳細報告."我命令道.

"距離24公里,速度下降至二十八節,正在緩慢減速中."

"不要擔心,是正常情況.只是小日本看見大霧的正常反應."

我剛說完上面又下來報告道:"敵艦開始變陣."

"變成什麼樣了?"

"主力艦下錨停船了,輕型戰艦全都分散開向前行駛中."

"那艘充當運輸船的護衛艦呢?"

"和主力艦一起停下來了."

我終于也忍不住爬上了觀察室看敵艦情況,這樣比較直觀些.小日本真夠狡猾的,他們把戰艦的間距保持在海上私聊系統的極限距離上,這樣剛好可以保證命令傳達又不用靠太近.

這些輕型戰艦分這麼開顯然是為了偵察霧里是不是有敵人,不過我們才不會被發現呢.有霧在我身邊,我們可以隨時知道小日本戰艦的位置.反正小日本自己也怕迷路不敢亂動,只要我們的戰艦保持位置別靠近他們的航道就可以了.

"霧."

"什麼吩咐主人?"

"把外面的迷霧加強些."

"請問要強到什麼程度?"

"最好是兩米以外什麼都看不見."

"馬上辦."

外面的迷霧越來越濃,進入霧中的小日本開始逐漸混亂起來.這種霧氣濃度他們基本上已經是在瞎開了,剛開始還可以互相看見旁邊戰艦的輪廓,這會什麼都看不見了.所有戰艦都在憑感覺開.

我坐在座位上品著茶水等待著小日本繼續靠近.幾分鍾後那些大型戰艦終于忍不住開始動了,畢竟他們已經遲到了,沒有時間可以耽誤了.隨著那些大型戰艦進入迷霧,我們的大網也開始緩慢收縮.迷霧遮擋了視線,所有日本戰艦都只能使用慣性導航.但是海浪嚴重影響了慣性導航的效果,一些外圍的戰艦明顯開始脫離本隊向外散開了.

日本驅逐艦秋水丸號上艦長高川平八正在嘟囔著:"這什麼鬼天氣啊!什麼都看不見了!"

平八身邊的大副道:"需要鳴笛讓他們靠過來嗎?"

"那不是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嗎?"

大副道:"這麼濃的霧,即使中國人想要伏擊我們也看不見啊.我可不相信有什麼炮能在這種天氣下瞄准."

"你們還是再試試似聊能不能接通."

大副回答道:"還是不行.我們已經超越極限距離了!"

平八咒罵道:"這幫蠢貨,叫他們別走偏了別走偏了,結果還是跑偏了!"

"那我們怎麼辦?"

...............................

"還是鳴笛吧!總比迷路好."

"是."

隨著秋水丸號上響起汽笛聲,周圍的戰艦接二連三的拉響了汽笛.位于艦隊中心位置的超級戰列艦天皇號上,黑龍會會長松本正賀聽到汽笛聲立刻咒罵道:"蠢貨!誰下令鳴笛的?"

"報告會長.是外圍一部分戰艦走散了,他們自己鳴笛的.其他戰艦聽見了也開始學樣!"

"馬上命令停止鳴笛,誰再鳴笛我扔他下海."

"可是那些船失去聯系了,似聊夠不到."

"笨蛋,不會用信鴿嗎?"

"可是失蹤的戰艦太多了."

"那就一艘艘的叫回來.快去,要不然連你一起丟下海."

"明白."大副連滾帶爬的跑去執行命令了.

松本正賀在座位上自言自語的咒罵道:"今天真他媽的邪門了,剛出日本還就遇到那個該死的冰霜玫瑰盟的戰艦,害的老子遲到這麼長時間.幸好他們都是小型戰艦還拖了好多損壞的韓國戰艦,要不然真麻煩了.可是現在偏偏又碰到這麼大的霧,真他媽倒黴!"

另外一邊我們的幽靈艦正緩慢的以精准的角度插進了日本艦隊中間.如果現在沒有霧的話大家一定會驚訝的發現小日本的戰艦中間都被幽靈艦分割開來互相不靠,可是現在這里全是霧,日本人中誰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分割了.

按照我的要求霧的濃度開始降低了一些,這是為馬上開始的戰斗做准備.但是隨著迷霧淡化消散,戰艦的影子也露出來了.大和號上的黑龍會副會長田中正太對松本正賀道:"我們側面怎麼有艘戰列艦啊?"

松本正賀隨便的扭頭看了一眼又轉了回去:"好象是菊次號,打信號讓他們回到隊列里保護櫻花號.那麼多魔晶石可不光我們一家的,其他行會的也都在這里了,要是丟了我們可要賠慘了!"

"我這就聯系他們."過了一會田中正太疑惑的對松本正賀道:"松本,那艘不是菊次號?"

"啊?不是菊次號?"這次松本正賀從座位上跳了下來走到艦橋外邊靠在欄杆上看了半天才道:"好象是啊!"

田中正太道:"可是我剛剛聯系菊次號上的水合君,他說他在隊列里沒有出來啊!"

松本正賀疑惑的道:"這麼大的肯定是水露級戰列艦,我們一共就三艘水露級戰列艦.水露號上次被那個該死的中國人紫日的艦隊打沉了,剩下的兩艘只有菊次號和流申號了.可是流申號在我們左邊啊!怎麼跑右邊來了?"

田中正太不太確定的道:"不是我們自己走偏了吧?"

松本正賀走回艦橋問道:"我們是不是跑偏啦?"

舵手看了看標尺道:"應該沒有吧!"

"那我們怎麼跑到流申號左邊來啦?"

"啊?"舵手奇怪的道:"流申號在我們左後方啊?"

"什麼?左後方?"

"是啊!一分鍾前我剛和流申號上的舵手私聊聯系過.要偏也沒這麼快啊!"

松本正賀不相信的跑到艦橋左側的欄杆邊向左後方看去,結果真的看見了巨大的艦影.他又沖回右邊欄杆邊."奇了怪了!如果流申號在那邊,那這艘是什麼船啊?難道是敵艦?不會的!"松本正賀剛剛猜到正確答案就自己否定了,因為彈打死他也不相信有人能在密集航行的艦隊里插進來,何況還是艘這麼大的戰艦.

"會不會是雨露號啊?那家伙也不小."田中正太問道.

松本正賀搖了搖頭."看那艦橋,那可是水露級戰列艦特有的,全世界只有三艘船有這樣的艦橋,不會錯的.再說雨露號沒有這麼多炮."

正在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傷腦筋時,迷霧突然再次淡化.那艘戰艦上巨大的燙金船名和編號出現在他們兩個的眼睛里.兩個人看到那個名字時的反應各不相同.田中正太指著船名憋了半天想說話可是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而松本正賀則是低頭用力揉了揉眼睛然後再盯著戰艦猛看.

"這……這……水露號?它不是沉了嗎?"田中正太終于憋出了完整的句子.

松本正賀點頭道:"沉沒時我就在船上,為此我還掛了一次.可是……可是它怎麼到這來了?"

田中正太忽然指著戰艦頂上."你看那旗子."

松本正賀往旗杆上一瞄,立刻嚇了一跳."海盜?"他瘋狂的轉身想要通知各艦戰斗准備,可是現在已經晚了.

迷霧已經降低到一定濃度了,雖然小日本依然看不太清楚,但是我們的戰艦上有專用觀察室,這個濃度已經不影響我們的戰斗了.坐在暴君號上的我不緊不慢的放下茶杯,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然後命令道:"開始吧!"

霧立刻用亡靈的聯系方式通知那些幽靈戰艦:"圍獵行動開始.放過攜帶寶石的護衛艦,其他戰艦隨意射擊."

我們這邊闖王也通過通訊水晶對其他戰艦下達命令:"狩獵開始,各艦注意隱蔽位置,火力支援亡靈戰艦,自身不要靠前.注意不要命中寶石運輸艦,協調指揮權交給本艦,由機械分配系統自動引導炮火."

"明白."各艦艦長同時回答.

轟!隨著暴君號打響第一炮,安靜的戰場突然熱鬧了起來.我們這邊早就准備好的戰艦幾乎是同時發威,來自亞特蘭締斯的炮火管理系統展示了卓越的性能.各艦的炮台內水晶通訊器里不斷傳出目標位置的信息.每門炮都被旗艦直接指揮著,不會有大量炮彈浪費在一艘船上,也不會出現沒有人照顧的幸運兒.火力分散控制系統完美的保證了艦隊的最大殺傷力.雖然炮彈有時會射偏,但是畢竟他們的目標是正確的.亡靈艦隊貼身攻擊的優點就是我們不用擔心誤傷.反正只要魔晶炮和魔光炮不開火,火炮是傷不到幽靈艦的.

................................

幽靈艦在我們開火後也開始射擊,他們的敵人就在身邊,瞄都不用瞄,只要開火一定中.亡靈們的大炮發射的都是一種綠色的像流星一樣的炮彈,不過和魔晶炮不同,這種炮彈速度很快,僅比火炮慢一點點.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亡靈炮,看起來到是滿厲害的.

松本正賀和天中正太被完全打蒙了.幾乎是一瞬間小日本就損失了近五分之一的戰艦,一眼望過去到處都是起火的戰艦和正在沉沒的戰艦.迷霧的消散讓這破敗的景象完全展露了出來,這反到讓日本艦隊比在霧中更加的混亂.開戰三分鍾就減員百分之二十,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松本正賀眼睜睜的看著他引以為豪的水露級戰列艦菊次號冒著滾滾濃煙翻滾著沉入海底.這艘排水量十五萬七千噸的超級戰列艦是黑龍會第二大戰艦,曾經擊沉過多艘中國,韓國,美國,俄羅斯等一些國家的戰艦,但是現在,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大家伙正翻著肚皮向它最終的歸宿前進著.仿佛不甘心寂寞的待在海底,菊次號下沉造成的巨大旋渦把那些跳下船的人也卷進了身下一起帶向海底.人的身體在這樣大的戰艦旁邊就像是螞蟻,他們拼命的掙紮著想要游開,卻面對巨大的旋渦而無能為力.

直到斷成三截的菊次號完全沉沒,日本艦隊才開始有戰艦反擊,也是這隆隆的炮聲驚醒了松本正賀.他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大吼著:"傳令下去,各艦不要列陣了,隨意開火.命令太田號快速護衛艦和湧浪號高速驅逐艦保護櫻花號撤退,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櫻花號."

與此同時我正在暴君號的艦橋指著大和號道:"那艘應該是旗艦吧?命令集中火力先敲掉它."

闖王和霧立刻分別傳令."集中火力敲掉對方旗艦."

松本正賀剛把命令發出去,一片密集的彈雨立刻在大和號上炸開了花.密集的彈雨瞬間就掀掉了戰艦的整個上層建築,松本正賀卻奇跡般的活了下來,不過田中正太卻和艦橋一起失蹤了.松本從卷曲的鋼板後面爬起來,剛要說什麼忽然發現遠處一艘巨型戰艦頂上突然一亮,下一刻他已經掛了.

那個亮的當然是暴君號上的魔光炮,這可是用我們最大的一塊通光水晶制造的巨型魔光炮,絕對的一掃一片.我們這次用它在大和號上來來回回畫了幾個波浪線,然後大和號就像被切片的胡蘿蔔一樣分成了N段沉入大海.

雖然松本正賀掛點,但是他的命令還是及時送出去了.日本艦隊的戰艦開始了反擊,暴君號旁邊突然升起一個水柱,看樣子是大口徑炮彈.而櫻花號也正迅速的掉頭開跑.這個櫻花號全長只有29米,屬于超輕型護衛艦.但是這艘船有一對超級戰列艦使用的巨型燃氣輪機推進器,速度堪稱日本第一.至少日本的戰艦中沒有這麼快的戰艦,全亞洲能追上它的也不多.松本正賀選擇它作為運輸艦可以說很正確,但問題是這次的海盜是我們冰霜玫瑰盟.

櫻花號掉頭開溜,旁邊的幽靈艦立刻追了上去,但是他們驚訝的發現居然追不上這艘船.櫻花號竟然是水翼艇,一跑起來就越來越快.

我們這邊的觀察室里立刻響起了報告聲:"會長,大魚要跑."

"命令強襲艦追擊."

"是,強襲編隊出擊."

我們這邊的本隊中幾艘十幾米長的快速戰艦突然靈活的掉頭向櫻花號沖了過去,小日本瘋狂的射擊想阻攔這些追擊的戰艦,卻發現炮彈全都落在了戰艦後面老遠,沒有一發命中的.強襲艦可是裝了4組噴射推進器和一台大功率側推引擎的,不論是直線速度還是轉向能力都無可厚非,想要命中這種速度的戰艦就是妄想.

那邊開始了追逐戰,這邊的海戰也是越來越激烈.小日本的魚雷艦終于開始發威,一艘造型奇怪的日本戰艦突然發射了魚雷.那些小日本叫囂著看著魚雷撞上我們的戰艦,然後他們跳起來開始歡呼慶祝.可是歡呼聲一下就停住了.魚雷是爆炸了,可戰艦毫無反應的依然在作戰,仿佛剛剛被命中的不是它一般.

小日本這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們的魚雷是人操縱的,看見距離到了就引爆,結果他們以為命中了.可實際上這是艘幽靈艦,看起來像真的卻沒有實體.爆炸對它一點反應都沒有.要是用無人魚雷說不定他們還會因為發現魚雷穿越艦體而發現問題,可是這下他們以為是魚雷威力不夠.結果又是好幾枚魚雷一起發射了出來.

這次小日本們打算等魚雷撞上戰艦再起爆,可是魚雷撞上戰艦後卻鑽了進去.魚雷里的低級玩家這下傻眼了.他看著自己所在的魚雷從戰艦里鑽了過去又從另外一邊鑽了出來,等他反應過來才發現前面是一艘自己人的戰艦.魚雷當的一聲撞上他們自己人的戰艦,里面的人因為撞擊造成的慣性手一抖.轟的一聲那艘被命中的戰艦中間猛的鼓起來一塊又落回水里,整個艦體側面被掀掉了一大片.

林月拿著望遠鏡叫著:"哈哈!小日本的魚雷穿過了幽靈艦後把自己人的戰艦給炸翻了."

"炮襲!"外面的觀察手突然一叫,我們這些人立刻往地上一趴.轟的一聲暴君號艦橋的玻璃全被炸飛了.

紅月從地上爬起來抖掉身上的玻璃渣."真不能小看日本人的大炮,居然飛這來了!"

我一邊拍身上一邊道:"九成九是射飛的流彈,哪有這麼准的."

艦橋里的通話器忽然響了起來,里面傳出戰歌的聲音,他現在是閃光號的艦長."會長,你們沒事吧?"

"沒事."

"你們艦橋上有個紅色亮斑."

"啊?"

"我說你們好象被激光照准了."

"明白了."我趕緊回身猛揮手示意大家蹲下,然後自己也蹲到控制台下面拿著通訊器對外面下達命令."敵人有新技術,可能是激光照准系統.給我找出來把它送去海底."

..........................................

"發現目標."很快就有消息了,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

"標准坐標系,方向2,距離40,修正角18."不知道哪個女玩家報告的數據,反正我們行會女人太多我也記不住.

"謝謝."我趕緊對炮台下令:"聽見啦?"

"我們正在裝填,卡彈了!"

暈!

上面突然傳來聲音."炮擊交給我們吧."

剛剛冷卻的魔光炮再次開火,一條白色的光柱出現在黑夜中,像一柄利劍一樣掃過敵人艦隊中心區,一排戰艦被腰斬斷成兩截.

"喉喉!"闖王從指揮台下面爬起來道:"干的好."

"注意."我們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戰艦突然猛的晃動了一下.我只看到前甲板上的一號炮塔變成了一個大洞正在冒著滾滾濃煙.敵人用魔晶大炮,這東西威力太大,再厚的鋼板也不行.好在防護罩削弱了魔晶大炮的威力,所以只損失了一個炮台而不是整個船頭.

"哪來的炮彈?"

"那邊.小日本的頭號超級戰列艦——武藏號.全日本最大的船了."觀察室的數據相當快.

"不好它又要開火了."

"炮台?"我叫著.

炮台回答道:"來不及了."

眼看著那邊的武藏號上魔晶大炮已經開始閃光,我們這邊卻因為剛才的沖擊而暫時無法開炮,真是著急.雖然就是再中兩炮也打不沉暴君號,但是那會給我們增添兩個大洞的!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當口,空中一道紅線突然落了下來照射在武藏號上.緊接著空中一亮,一個白色的光球順著紅線閃電般落了下來.武葬號仿佛是被一個巨型鉛球砸到了一樣,中間部分突然升起一個火球,接著整個戰艦斷裂成兩截飛了起來再分別落水.

通話器里居然響起了玫瑰的聲音."沒有我你還是不行啊!"

"老婆?你在哪?"

"我在艾辛格."玫瑰的聲音充滿笑意.

"啊?"我愣了一下."水晶共振通訊機這麼遠也可以接通嗎?"

"當然不行,不過中間要是有中轉站就不一樣了.我讓快速分潛隊幫我們搭了個轉發台.沒有響到救你一命."

"剛才的是……?"

"巴貝爾塔.難道還能是什麼?"

"我說呢!除了它也沒什麼東西能從艾辛格打到這里了."

玫瑰用非常鄭重的聲音道:"接通信號是為了告訴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啊?"

"亞特蘭締斯剛剛送來了最新消息."

"說些什麼?"

"大白鯊族沒有人會說日本話."

"那關我們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亞特蘭締斯給我們這樣的消息干什麼.

玫瑰解釋道:"他們用的是魔文,也就是說每次的交易都有個NPC在中間充當翻譯."

"那又怎麼了?"

"至今為止他們只接觸過一次.也就是說雙方互相不認識.而且語言不通需要專門的翻譯."

"繼續."

"還不明白嗎?"玫瑰焦急的問道.

"明白."我肯定的答複:"不就是想讓我們去冒充日本人個白鯊族交易嗎?"

"對……"

我打斷玫瑰:"可是亞特蘭締斯不是不希望白鯊族拿到魔晶石資源嗎?"

"誰說要給資源了.我的意思是你用日本人的資源和他們把技術資料交易過來."

"那資源還不是給了他們?難道要我偷天換日用石頭冒充魔晶石?"

"不不不,那樣會被發現的."玫瑰道:"我要你在里面多放點東西."

我立刻露出邪惡的笑容."啊!你好壞啊!"

"這叫順水人情,什麼壞不壞的.還有,拿到的技術亞特蘭締斯要抄一份副本.作為報答他們說會讓海港的技術工人無限期延長服務期."

"這條件不錯,我喜歡.可是要放的那東西我這里沒有了!"

"我知道你沒有.水晶巧克力正在向你那里趕."

我看看時間."大白鯊族還有兩個小時就要到了,來不及了!"

"不要緊,這次出馬的是我們行會的速度之王.半小時內應該就能到你那里了."玫瑰想了想又補充道:"如果沒有撞上什麼的話!"

汗!那個最強速度之王是我們行會的先進技術驗證艇,那東西基本上已經不算船了,而是地效應飛行器.速度快趕上飛機了,只不過轉向有些問題.乘坐那東西需要超人般的身體和鋼鐵般的意志,希望水晶巧克力被送來時還活著!

"那好吧!你們等我消息吧.對了,你最好在巴貝爾塔里幫我們看著點,要是白鯊族發現了問題,我們逃跑的時候你們可以幫忙攔截一下."

"沒問題."

放下通訊器我對周圍的大家道:"傳令加快速度,把這些小日本都清理乾淨,我們馬上要有比大生意."

我們這邊混戰還在繼續,而另外一邊,追擊櫻花號的強襲艦已經干掉了護航的兩艘戰艦正在追逐櫻花號.雙方都是高速戰艦,已經跑出一百多公里了,還沒有追上.

眼看著其中一艘強襲艦靠近了櫻花號,雙方的距離已經不到20米了.強襲艦上突然轟一聲,不過這不是火炮而是捕鯨叉.實際上應該叫捕艦叉,造型就是捕鯨叉的放大版本.隨著炮聲過後,一根長一米五直徑二十厘米長有三向倒鉤的純鋼長箭飛了出去,箭尾上還帶著根手腕粗細的鋼絲索.

當的一聲鋼箭命中櫻花號尾部.巨大的長箭突然炸開成好多鉤子,淅瀝嘩啦一下子就把櫻花號上的欄杆,固定樁,支撐架之類的東西給纏滿了.發射鋼箭的戰艦突然關閉了推進器,完全依靠繩子的拉力牽引前進,這樣做是為了不拉斷鋼絲索.

櫻花號後面多了個船,速度立刻就慢下來了.其他的強襲艦抓住了機會一起靠了上去,連續的轟隆之聲,一條條鋼絲索接到了櫻花號上.轉瞬之間櫻花號就慢下來了,後面拖著這麼多戰艦能快才怪.

船上的日本人拼命的想把鋼絲索砍掉,可惜這些鋼絲本來就很結實,何況每個箭頭都炸成了一大堆鋼絲頭,他們根本來不及一根根的砍.

強襲艦這頭的繩索都是連接在卷揚機上的,隨著這些卷揚機開始收線,強襲艦一艘艘的貼到了櫻花號上.所謂強襲艦實際上就是近戰用的肉搏型戰艦.這種戰艦是唯一一種只配備很少NPC的戰艦,船上的主要武器是高級玩家組成的突擊隊.這些人都是本行會的驕傲,戰斗力最牛叉的一群人都在這里了.船一貼到櫻花號上那些戰艦上的玩家立刻跳上了櫻花號.

小日本的櫻花號上立刻開始了一場肉搏戰,但是這個實在是有些一面倒,因為我們行會的玩家都有守護獸.鋼爪在這些船上簡直是巨獸,隨便幾下把小日本全都弄進了水里.幾個小日本還打算放水自沉,可惜剛打開閥們就被干掉了.

我在暴君號上正在指揮戰斗,忽然通話器響起報告的聲音."會長.這里是強襲分隊,目標捕獲完成,船員已經被壓制,貨物到手."

"好,馬上掉頭回來,我們需要那些東西."

"明白,15分鍾後可以回到本隊."

我轉身對紅月他們道:"哈哈!東西到手了.滿滿一船的魔晶石."

上篇:第七卷 第六十六章 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下篇:第七卷 第六十八章 魚目混珠